<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50章 意外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海浪顿止。

    风停浪落。

    言语上的交锋只不过是双方各自对对方心神的刺探,言语谈不好,接下来自然只有一个互动方式——动手。

    “哈!”

    一声轻斥,脚步一踏,脚下顿显出一片凹槽,借大地的反弹之力,杨念昔身形一闪,整个人在一瞬间化作了一团捉摸不定的红云,朝徐福的方向冲去,那一往无前的气势就如同山洪暴发,任何事物在这一刻都无法阻挡。

    面临杨念昔的突然发动攻击,在常人眼中那若奔雷一般的前进姿态,并没有让徐福在意。表情丝毫不变,在对方冲向自己的刹那,徐福竟是后发先至的有了动作。

    身形幻动,人则是朝后退去,似是要避开杨念昔这雷霆一击,而他姿势看上去闲庭信步飘飘欲仙,在旁人看着不觉得有多快,实际上几如缩地成寸一般,甚至快过音速,只是周身真气环绕,排开空气,因此不会出现音障,甚至不会掠起罡风。

    一前一后。

    两人经过的地方,空气明显的出现了变化。

    甚至。

    在还剩下几口气的牛肉汤的眼中,她惊恐的看见那空气中出现了一道明显的透明同道,庞大的气劲直接朝两边排山倒海而去。那劲力将地面生生的带出了一条沟壑,可想而知其中的力道。

    而这些只不过是两人将轻功发挥到了绝顶才出现的场景。

    要遭!

    两道身影自身边一闪而过,在牛肉汤的惊恐的目光中,这被两人排斥开来的气劲直接轰在身上,那肆意狂乱的劲道一股脑儿的作用在了牛肉汤的身上。

    若是寻常还好,没有受伤的她自是避的开,甚至也能强行抵挡。

    但眼下……

    牛肉汤最终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嚎,这个徐福的女儿就在两人以轻功排斥开来的气劲下被撕裂的四分五裂,搅起漫天的血花,艳丽的让人觉得背后发凉。

    对于此情此景,在杨念昔和徐福的眼中却是视而不见。

    一个不在意,一个是活的太长故而无情。

    “有长进!”

    双方之间一前一后,虽说相距三尺,但这区区三尺竟是如那海角天涯,让人看得到却触碰不到的绝望距离。徐福的眼中满是赞叹之色,眼前的杨念昔果真是成长了不少。

    正因为这份成长和资质,却是让徐福的内心真的有了欣赏的心思。若说此前不过是为了对付岳缘而说的邀请,那么眼下却是已经有了这样的心思。

    这样的资质,有资格成为神母。

    甚至有资格继承他的绝学。

    “!!!”

    眼前的三尺距离如迟迟天涯,让杨念昔的面色显得并不是那么的好看,在全力爆发下的轻功她仍然是差对方一筹,这不是轻功本身的差距,而是自身功力的深厚差距。

    这迟迟天涯却并不让杨念昔放弃,一声冷哼声中,无数的红线自身上窜出,直接拉近了这看似迟迟天涯的三尺距离,在红线的顶端则是闪耀着银光,赫然是无数的银针。

    叮!叮!叮……

    一瞬间,这小岛上便响起了一阵连绵不绝于耳的密密麻麻的声音。

    冰屑与火星一同飞舞。

    两人一前一后,已经来到了岸边。

    一人进攻,一人还是纯粹的抵挡,虽是简单,但两者交锋产生的劲气仍然是将经过的地面弄得狼狈不堪。

    来到岸边,徐福身形不止,为了确定杨念昔的成长,徐福整个人一同白雾直接朝海上而去。整个人踏波逐浪,竟是来到了水面上。之所以这样做,不怕意外,没有任何的担心,是因为徐福在现在已经有了足够的自信。

    踏足海面,凭借着深厚无匹的真气,徐福在脚下凝结出了一块薄冰,而他人这么站立其上,双手负背,随波荡漾上下起伏不定。没有说话,只是用一种期待的眼神瞅着站在岸上的杨念昔。

    徐福在期待,心中也是有打算以绝强的能力压服对方。

    如果能够让杨念昔入他天门,那种成就感绝对比成为九五之尊更让他感觉兴奋。

    虽说满心的仇恨,但徐福亦不得不承认与岳缘有关的人都是天资出众之人,包括他之后人。哪怕是当初暗中支持了下嵩山派进行试探,可也没有料到嵩山派会落得那样的下场,被华山吞噬殆尽。

    如果不是二十年前自己亲自动手,只怕这华山已经成长为了武当和少林那样的大派,有恢复过往风光的趋势。

    岳不群是一个人才,只可惜他姓岳。

    “我说过……”

    “我今日的武功将会让你震惊!”

    迎着徐福的眼神,杨念昔根本没有在意,对方那是挑衅又是瞧晚辈的姿态更让她内心的愤怒越发的汹涌。在身体四周飞舞的红线收回,重新没入了那大红衣裳之中,而杨念昔整个人则是与徐福一般无二的踏上了海面。

    一步一步,就那么随意而悠闲的立足在海面上。

    寒冰?

    目光一凝,徐福的视线停在了杨念昔的脚下,对方走过的地方都会出现一小块的冰块,显然对方亦是会冰属性的功法。见到那在杨念昔走过后便沉默的冰片,徐福心中的那份满意更甚了。

    她是自己的功法的最佳传承人选。

    只是在徐福的内心绝不会承认自身的功法借鉴了那人。这是他的,是他自己创造的。

    两人再度迎面而立,距离不过是区区三丈。

    只是不同之前在地面,眼下两人是在海面上,随着海浪的偶尔起伏,立身其上的两人也是上下起伏不定。

    在言语中,在之前的轻功交手中,徐福便已经得出了一个结论。

    这个日月神教的教主,是一个极为骄傲的人选。

    面对这样骄傲的人,徐福想要达成目的,那么就必须以最为狂暴霸道的姿态让对方见识到自己的强,要对付知道自己强的如同传说中的仙神一般无二。

    强的让人没有丝毫的反抗的心思,没有反抗的余地。

    然后慑其心魄,在对方心中埋下诚服的种子。这样天门既有了自己的神母,更能对岳缘起到相应作用,更能让其在后面一同屠龙。这简直是一箭三雕之事。

    心思电转间,徐福已经有了决定。

    他要以最强的姿态,让杨念昔认识到自己的强。

    决定已下,徐福已然有了动作。

    双臂张开,以一种拥抱微风的姿态缓缓摊开,脑后那灰白的长发更是无风自舞,随后双掌猛地一扬。

    轰!

    一声滔天巨响。

    原本还算平静的海面如同沸腾的油锅中添了一碗凉水,在这一刻轰然炸裂。本来平静的海面乍变,霎时海浪滔天。

    以徐福为间隔,在他前面四面八方共同掀起了高达十数丈的巨浪劈头盖脸的朝杨念昔砸了去。

    在这一刻。

    杨念昔几乎以为自己是在面对那变化无穷的大自然,那巨浪就那么劈天盖地而来,在那一恍惚的瞬间,杨念昔差点以为自己在对抗这整个天地。这股庞大的压力,让杨念昔知晓这个在二十年前收了手的人真正的再爆发全力。

    大浪滔天。

    轰然巨响。

    使得飞过海面准备捕鱼的海鸟受到了极端的惊吓,扑腾着翅膀拼了命的朝天空飞去。

    只是在这只海鸟扑闪着翅膀的时候,突然发现自身貌似重了不少,扇动翅膀有些费力,侧着小脑袋海鸟琢磨着自己还是肚饿来着没有吃饱,怎么会重呢?但这些早已经不是海鸟去想象的,在这一刻那逼命的海浪已经让海鸟惊慌失措,朝天空飞去。

    海浪中。

    两条红色的丝线在阳光下灼灼生辉。

    而丝线的尽头正是那海鸟的一双腿上,随着海鸟的升空,那红色丝线亦随之升空,而在红色丝线下方则是连着一团红色身影,赫然是杨念昔。她借着海鸟沸腾的力道,连带着自身避开了那滔天巨浪。

    “哼!”

    清冽的嗓音使得那震天响的水浪声也无法遮掩。

    双手握住丝线一拉,突然的大力使得海鸟的身子不由一降,差点掉了下来,好不容易海鸟才扑腾着翅膀重新飞了上去。而杨念昔却是借着这力道整个人扶摇而上,眨眼间便已经来到了海鸟的身边,驾临其上。

    玉足脚尖轻轻在鸟背上一点,再度借力,杨念昔整个人更是借此直上数丈的高度。

    随后。

    人自半空倒坠而下,红衣翻飞中玉手化拳为掌,紧接着便是全力一掌拍下。

    下方。

    立足那不断起伏不断的海面上的徐福正仰头而望,杨念昔以这种姿态避开了那看似避无可避的一击,让徐福不由赞叹。绝顶高手经验是代表着战斗力的一部分,但灵光一闪在某些时候更能逆转局面。

    无疑。

    在徐福的眼中这份灵光一闪更加的重要。

    海面在之前的那一下变得不断的上下晃动起来,大浪砸在海面上,溅起无数的水花,使得海面一片水汽蒸腾,还有那一波接着一波的水纹朝四面八方散开。

    水汽临近徐福的身体三尺,便化作了无数的冰晶落入了海中。

    抬眉。

    昂首。

    那一头灰白的长发被气压迫的朝下坠去。

    掌未至,气劲先到。

    面临杨念昔的这一掌,徐福并没有避开,而是缓缓的抬起了右手,亦是一掌拍向半空,迎向对方。

    嘭!

    掌劲在半空交击。

    发出一声如闷雷一般的声响。

    同时。

    原本还在波纹不断的海面好似被一个什么巨大的东西踹了一脚,那还算平整只有波纹的海面哗然间出现了一个碗型凹槽,而凹槽的正中心正是徐福所在。

    凹槽下陷。

    那是生生被气劲所迫。

    而四周则是海面上升,形成了一圈数丈高的水浪倒卷而出。

    轰!

    杨念昔被气劲击的倒飞向了半空,玉足从一只飞过身边的海鸟上踏过,而那海鸟则是在看似轻轻一脚下粉身碎骨。不仅如此,咽喉中更是有着一股液体想要汹涌而出,鼻孔中甚至有了血腥味。

    强行将已经到了嗓子眼儿的鲜血吞了回去,杨念昔这才借着之前用红丝牵引的海鸟再度避开了这第二波的海浪,落在了海面上。

    而在两人气劲交击下造成的凹陷则在四周那无穷无尽的海水倒灌下回复了原状,只有那不断起伏不定,还有一大片泛着白色肚皮晒太阳的海鱼告诉着两人之前的一击有着怎样的影响。

    这一掌下似乎并没有对徐福造成多大的影响,只是让他的衣摆湿润了不少。

    “呵呵!”

    低头扫了一眼已经被海水淋湿的裤脚和衣摆,在这一掌下徐福知道自己算是吃了一个小亏,但他肯定眼前的女子则是在他的那一掌反击下受到创伤。

    “果然。”

    “杨教主的资质确实让本座震惊!”

    这与二十年前的她简直是一个天下地下,要知道他一身的功力可是千年来的累积,是凤血的帮助,武学智慧更是如此。但对方只是凭借二十年的闭关苦修,竟是能在自己全力一掌下不相上下。

    天才二字只怕不足以形容眼前这红衣女子的惊艳才绝。

    但对方也只能达到这个地步了。

    时间,造成的是累积与根基的差距,是区区二十年无法解决的。

    “但……到此为止了!”

    “一招!”

    徐福随手将那淋湿的衣摆扯下,右手伸出,很是随意的说道:“一招,让你见识神的能为,能成为本座坐下,当是你之造化。”

    让对方彻底明白凡人与神的差距,徐福已经决定接下来的一招要施展自身最强的那一招。

    正是圣心四劫眼血心神中的第四劫——极神劫。

    以人之精神元神为武器,是他最强的一招。

    见徐福已经有了动作,杨念昔面色凝重,戒备着对方的杀招。

    毕竟她对这个人并不了解。

    对方虽然对自己也不算很了解,但刚才的交锋让她知道两人之间的功力差距有着肉眼可见的沟壑,两人的底牌并不相等。

    “注意了!”

    一声看似友好的提醒让杨念昔不由抬头朝对方望去,这一眼便让她落入绝对的下风。

    这招……

    来不及惊讶,来不及防备,甚至来不及退却,杨念昔便见一道人影自徐福的体内踏出,直接朝她而来。

    在这一刻似乎什么都停止了,甚至连时间都停止了。

    不过是眨眼的一瞬间,那人影已经来到了杨念昔的面前,杨念昔只来得及仰了下身体,那身影便没入了她的体内。

    极神劫!

    你将逃无可逃!

    成为座下神母已经是确定了。

    欣喜之色爬上嘴角,还未来得及绽放为笑意,徐福的面色已经突变,不可置信道:“这是!!!”

    那闯入杨念昔体内的身影似乎遭受了什么冲击,被彻底的排斥了出来,整个倒飞了出来飞回了徐福的体内。刚没入体内,徐福就发出了一声闷哼,面色苍白的同时嘴角也是浮现出了丝丝血迹。

    没理由的啊。

    没有理会自己的伤势,徐福愕然无比的盯着面前那个还保持着仰着身体的红衣女子,眼神中尽是意外。

    在徐福那满是意外与不信的目光中,眼前的红衣女子终于有了动作。

    咔擦!

    那是脖子扭动时,体内骨节发出的声响。

    随着玉脖扭动,杨念昔仰着的身躯挺直,恢复了正常的姿势。

    当她的面孔再度落入徐福视线中的时候,徐福却是猛的一怔,他发现眼前的这个女子变得不同了。

    嘴角微翘,那是以一个完美的弧度。

    眼角带笑,更是给人一种别样的媚。

    但在同时,对方浑身上下肆意散发着一种让人不敢仰视的气势。这不同江湖人的霸道,不同之前见过的教主的霸道气势,反而是其他的一种霸道。

    就好像——九五之尊。

    这不是杨念昔!

    徐福敢肯定。

    玉手轻轻拂过身上那变得有些褶皱的红色衣裳,随后便又用那纤纤玉指抚了一下鬓角的秀发,她的目光终于望向了站在数丈外的海面上的徐福的身上。

    食指轻轻一指,红唇轻启,那诱惑的贝齿中道出的却是金戈铁马,更是金口玉言。

    “对朕不利,此乃大逆不道,罪无可恕。”

    “你是希望朕夷你三族么?”

    “那么,朕准了!”

    在这一刻,更狂更傲更霸道的声音回荡在了天地间。

    ……

    与此同时。

    京城。

    人来人往。

    每天有人来,也有人离开。

    而在今天,京城再度迎来了一位江湖上的顶尖高手。

    其身为地位和身手,在江湖上都是赫赫有名。

    来人正是峨眉派掌门独孤一鹤。

    或许是走得急,显得风尘仆仆的独孤一鹤来到京城后,并没有去峨眉派在京城的据点,而是来到悦来客栈住了下来。

    因为他是隐秘而来,并不是以公开的身份。

    没有熟人知道他是为了什么匆忙而来,除了他自己。

    而这个时候呆在悦来客栈一直为了接下来的决战准备,亦算是在打酱油的岳缘只觉得内心不由的莫名一颤。

    人,忽的从座位上站起。

    来到窗边,岳缘的目光不由望向了东南方向。

    那里……那里,感觉好像有什么与自己相关。

    岳缘突然的变化,自是让商秀珣措手不及。她第一次见到岳缘出现这种心神不宁的现象。R1152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