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49章 杀招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是你的敌人在念叨你么?”

    商秀珣手提茶壶,正在一个人安静的泡茶,看着岳缘接连不断的打着喷嚏,便出声笑道。

    “……我不记得自己现在还有什么敌人。”

    听着这份带着笑意的话,岳缘却是没有回答,而是转过头,用一种欣赏的目光上下打量着正在泡茶的商秀珣,说道:“你还是在厨房的时候最好看。”

    “哈!”

    浅浅一笑,商秀珣那双亮晶晶的大眼睛随意一搭,反问道:“你的意思是说我不适合泡茶吗?也是,这茶终究不是那悟道茶了。泡的再好,却也没有曾经的味道。”

    悟道茶……

    岳缘的双眼微微一合,倒是不再接话。

    半晌。

    岳缘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这才睁眼望向商秀珣,而这个时候美人儿场主已经将一杯泡好的香茶搁在了岳缘的面前,同时说道:“那悟道茶只怕该由道姑泡才最合适吧?人家只能泡到这样。”

    一直以来,在商秀珣的心中曾经有过一个疑惑。只是那事情似乎是梦中花,水中影,看似存在却又实际不存,那便是曾经的华山纯阳派曾经非常短暂的冒出了一个掌门夫人,亦是他的道侣。

    只是在之后,这道姑便不见了任何的踪迹。哪怕这事情她拿着去问寇仲和徐子陵,但得到的答案仍然不满意,不是支支吾吾,就是一问三不知。

    耳边回荡着的商秀珣的这句问话,反倒是让岳缘一时忘记了想要问的问题,在这句话的引导下,在他的脑海里反倒是浮现了这么一副场景——赤练仙子泡茶,独孤凤舞剑,商秀珣做饭,石青璇**,婠婠赤着脚跳舞,小龙女鼓捣蜂蜜,仪琳则是在旁边念着经……而在自己的身后,则是站着陆无双、念昔等一众貌美如花的徒儿。

    嘴角微翘,这个场景无疑是最让人满意的。

    但这个场景只不过在脑海中一闪而过,紧接着画面突变,成了一副血淋淋的画面,瞬间便让岳缘打了一个寒颤,回到了现实。

    陆小凤说的不错,能达到这种地步恐怕也只有那两个方法。

    九五之尊与仙神。

    可是即便如此,这也只是最美的想法,能否达成还是未知数。

    似是察觉到了岳缘那细微的表情变化,商秀珣不由开口问道:“你在想什么?表情变得这么奇怪。”

    “没什么。”

    “只是对未来憧憬了一下。”

    摇头,将这个话题随意的转移开来,这种想象却是不能落入对方的耳中的,而是将之前的一个问题提了出来,问道:“对了,你这两天将客栈里的大量钱财转出,准备做什么?”

    不说在这两年的时间里商秀珣已经彻底掌控了属于她自己的客栈,人心多变这是事实。但这京城的客栈却已经是在彻底的掌控之中,仅此一地的金银便不是小数目。

    造反?

    商秀珣可是从来没有这样的心思。

    要知晓当初身为飞马牧场场主的时候,她都还准备打着左右逢源的做法,如若不是李家做了出格的事情,只怕她是准备将生意就那么做下去了。

    在心中转了一圈,岳缘已经大概的猜到了答案,“难不成你想做生意?”

    “你知道的。”

    “我一直都是一个生意人。”

    商秀珣没有直接回答,反是说了这样一句,笑问道:“你猜猜我想做什么……”

    四目相对。

    岳缘从商秀珣的眼中看到的是一种期待,作为在鲁妙子的见证下,也算是合法情侣的她自是希望什么,她希望自己真正的了解她,而不是如她那样无法彻底的了解自己。

    沉吟半晌,岳缘噗嗤一笑,目光中尽是赞叹:“果然还是那个美人儿场主,你这是要将我的那场战斗作为一场赌局啊!”

    “那你希望谁赢呢?”

    “你这是一句废话。”

    简短的对话,却是彰显着商秀珣的心思,“有时候我都觉得替你种下的情花都不如你毒,而我在栽下的那一刻就已经中了毒。”

    情与恨纠缠,这是缘,也是劫。

    回首,望向窗外那喧闹的街市,商秀珣琢磨着自己并不是第一个看透这个问题的女人,第一个……应该是那个慈航静斋的圣女,师妃暄。以佛门的言语来说,该说师妃暄完纳了她的劫数吗?

    说岳缘是魔,是不是在当时就察觉到了什么。

    而且,即便是到现在,商秀珣亦对岳缘的父母并不了解,但有一个问题可以肯定的是当他这缘字取下的一刻,似乎就已经注定了什么。

    ……

    京城是平静下暗藏波涛,而在另外一个地方,已经是风起云涌。

    这海中小岛上已经是杀意弥漫。

    在这惊天的杀意中,岛上的海鸟已经如同受到老鹰惊吓的小鸡一般不断的扑闪着翅膀,开始逃离这个地方。顿时,海岛的上空便出现了一大片成群结队叽叽喳喳乱飞的海鸟。

    “三步。”

    “杀岳缘!”

    当小老头道出这句话后等待他的并不是杨念昔的震惊,反而是一种奇怪的眼神。因为在杨念昔的脑海中,她的公子师傅是无敌的,乃至恶龙都无法将其如何。

    似乎是感觉到杨念昔眼神的含义,小老头气势稍微的收敛了一下,而在这短短的时间里他的身上已经浅浅的浮现了一层细冰,“第一步,灭其后。”

    杨念昔一听这句话,面色不由一冷,那骨子里潜藏的杀意已经是越发的沸腾了。

    只是有一点杨念昔并没有瞧到,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小老头的眼眸的深处明显的闪过一丝羞怒,似乎这一点他并没有做的很好,而且还遇见了挫折。

    外人不知晓,但小老头自身却是十分清楚的。

    除去冰冻隐藏自己,躲避岳缘的出现,在其他的时候出来做这件事的时候,也不是一帆风顺。先不说其中两个猛的不似人,哪怕他活了这么多年亦不敢正面交锋。

    他是厉害,是狂。

    但这不代表他是无敌的,他更珍惜自己的命。所以他绝大部分的时间都在用寒冰冰冻自己,延缓衰老的同时,也算是避开某些人。

    做的最成功的一次还是二十年的那一次,让华山派彻底的落魄下来,但仍然被人拼死救出了一个余孽,不过倒也没什么,那个孩子已经算是天阉了,绝后是肯定的了。

    而另外一件便是北宋末年了。

    只可惜那人的后人亦是绝猛之人,虽说在武功上不如他的姐姐与弟弟,可其人格魅力也恐怖的可以,武功同样不差。最后还是借用朝廷大势,以对方为国为民的愚忠性格特征进行针对,以十二道金牌这才拿下。

    但最终的结果小老头并不满意,离成功只差一步。

    而最终带来的后果,便是他自己易容的化身背负着只怕是千年万年的骂名。骂名小老头并不在乎,那不是他的真面目,可那结果终究让人不会满意。

    深吸了一口气,感受着杨念昔那已经是肆无忌惮的杀意,小老头将这份情绪抛在脑后,笑着继续说道:“第二步,乱其红颜。”

    若说这世界上最了解岳缘的人,小老头敢拍着胸脯保证那不是他的任何一个红颜知己,而是他。

    敌人永远是最了解自己的那个人。

    这么多年来清醒的时候,小老头遍观佛道魔三教的典籍,终于察觉到了岳缘的一大缺点,或者说是对方的行为。

    对方在红尘欲望中打滚,以佛门一句话来形容,那便是爱本祸劫。

    岳缘在渡劫。

    而且不是以劫后忘情的做法去渡,而是以一种真心实意的做法去渡。

    这不似佛道,更似魔道。

    所以琢磨无数年,小老头自语寻到一个方法,那便是从对方的红颜知己上插手,让她们去对付他,或许杀不了他,但足以削弱对方。故而留下杨念昔,邀请对方成为神母,在向对方说说岳缘过往的一些不堪往事,如果武功不够,他还可以教导他的绝技……那场面,啧啧。

    这便是小老头的一个打算。

    在小老头第二句话出口后,杨念昔望向对方的眼神已经是丝毫不遮掩的鄙视了。

    这人也算是绝世高手了,怎么做法如此下作不堪!

    强行忍着怒气,杨念昔嗤笑道:“那第三步呢?”前两大步骤都不是针对岳缘本身,由此可见对方对在家公子师傅有多么的恐惧和害怕。

    “第三步,杀招!”

    对杨念昔的眼神和语气视而不见,在说到第三步的时候,小老头的面色变得容光焕发,整个人如同换了另外一个人一般,语气森冷却又狂热无比的说道:“屠龙!”

    “!!!”

    这话终于让杨念昔诧异了,眼中尽是愕然。

    看着眼前这已经狂热却又森冷的小老头,杨念昔知道对方隐藏了什么关键的东西。

    龙与人,究竟有多大的关联?

    脑海里回想起年幼时候看到的那副一辈子也无法忘记的场景,杨念昔也实在是不明白那条恶龙怎么会与自家公子师傅有性命牵连,难不成……这与当初的龙血之浴有关?

    这小老头倒真是隐形的够厉害,能够强忍这么多年。

    心中疑惑没有问出来,杨念昔的眼神很奇怪,瞅着眼前这个气势爆发如同神佛一样的小老头,她强行抵抗着这份压力,嘴上则是说道:“看你这口吻,看你这语气,似乎公子他与你是有着深仇大恨,可我从未听闻过。直到十八年前你之偷袭,这才让我知道这江湖上原来还有你这么一号人。”

    “公子可是从未提过你这个人。”

    几乎仍然在节节拔高的气势在这句话下戛然而止。

    眼睛瞪大。

    怒睁的双目甚至能让杨念昔看到那里面的血丝,不管是之前风淡云轻的糟老头子的形象,还是眼下这副狂拽霸道的姿态,在杨念昔的最后那句话下戛然而止。

    眼中是愤怒,更是绝望。

    在杨念昔愕然的目光中,只见这小老头哈哈的笑了起来,眼中更是渗出了泪水,声音尽显一种诡异的凄厉。

    “是啊!”

    “他从来就没有正眼看过我。”

    “更是不记得我。在他的脑中,只有那些他的那些红颜知己,哪里有我徐福的半点影子!!!”

    海岛上,在这一刻飘荡的是一道苍老中带着愤怒绝望与孤独的愤恨之音。

    一旁。

    在见到情绪大变的小老头,杨念昔虽然从对方的自言自语中了解到了正在的身份,但局势更紧张了。

    杨念昔知道,只怕下一刻便已经不是语言上的交锋了,而是动手。

    凄厉的声音戛然而止。

    小老头……不,徐福慢慢的转身,目光落在了戒备的杨念昔的身上,缓缓的说道:“杨教主,本座以天门之主帝释天的身份再邀请一次,你愿意入本座门下吗?”

    “我说过。”

    衣袍一扬,红色衣裳不断的飞舞,真气更是充斥着全身,面对对方那威胁的话语,杨念昔直接回道:“念昔这一生除了爹娘亲人外,只对一个男人屈膝。”

    话语落下,整个海岛上只余岸边那波涛拍岸的声音。

    海浪……

    突然停了。R1152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