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45章 种道收魔,种魔收道 下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敌人。

    朋友。

    对一个人来说,最了解你的人是你的敌人,但你最大的敌人则是自己。但是当这两者合二为一的时候,其影响力绝对不是单一之选能够媲美的。若说刚开始的时候岳缘还有所诧异,但随着接触之后,这份诧异则是渐渐的变成了意外与恍然。

    一个人不可能无中生有,必须付出相应的代价。

    就拿武功来说,他第一次进入神雕的时候,究竟是付出了什么代价?仅仅是道藏为代价吗?

    若说之前来到这个世界,岳缘只是以为那是普通的情况而已,甚至自身也做了相应的准备,但经历了这么多,尤其是在这个世界见到陆小凤与叶孤城的那一刻,岳缘这才发现事情远远不是他以前认为的那么简单。

    这些天来,岳缘几乎就那么安静的呆在了京城的悦来客栈,没有同以往那样的行走江湖,即便是施展一些计划,亦是做了一种军师样的做法,呆在原地,进行遥控指挥。

    更多的时候,他还是在思索。

    思索其中的原因,思索真正的缘由。

    背后。

    美人儿场主商秀珣窈窕而立,静静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

    她欣喜。

    她也无奈。

    欣喜的是对方终究没有骗自己,道出了一部分的真相,但无奈的是她了解的还是太少,这个男人仍然如同白云飘渺,可看却不可琢磨。回想过往,商秀珣的脸上也不由的浮现出一丝苦涩。

    眼前这个不惧天下任何人的男子,在这一刻终于遇见了他最大的敌人。但商秀珣却不知道自己该去帮谁?而在商秀珣的内心里,她其实真正在意的还是在隋末时期的那个飘渺道长。而不是眼下这个让人彻底看不透的男人。

    因为那是一个人的初心。

    “你在等?”

    “嗯,他们也在等。”

    简短的对话,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可两人都知道这话中的意思。

    于是,房间中又是一阵难言的沉默。

    半晌。

    “为什么?”

    率先开口的还是商秀珣,她还是有些不明白。在她的内心,即便是真相如同岳缘所说,但他们各自都有了自己的人生,或喜或悲或豪迈或潇洒,但岳缘的到来却使得事情彻底脱轨。

    商秀珣不是道家人,不是佛门人,亦不是魔门人,她只是一个女人,一个在红尘中行走的女子。

    道家忘情,佛门斩缘,魔门绝情。

    商秀珣都不是。

    即使她的武功很高,但却没有匹配的心境。自始至终,她的心境或许有了成长,但她还是那个从飞马牧场走出的场主。没有太多的变化,反倒是眼前的男子的变化让她有些认不出。

    岳缘没有回答商秀珣的问题,从对方的语气岳缘已经听出了商秀珣的心思。

    但这让他怎么回答?

    因为他也没有想到自己弄丢的,结果寻回来会有这么大的麻烦。

    见岳缘保持沉默,商秀珣怔怔的看了他的背影半晌,也是轻轻叹了一口气,开口道:“那你们决定了地点了吗?”

    “嗯。”点点头,岳缘的目光透过窗户,朝一个方向望去,那里是当今天子所在的地方——紫禁城,“这天下,只有一个地方符合了。”

    顺着岳缘的目光,商秀珣亦看了去。

    入目所在,也让商秀珣一怔。

    随即恍然大悟。

    从某方面来说,岳缘其实有着一个尊贵的身份,那便是帝师。

    “好了。”摇头失笑,岳缘转过身,走到商秀珣的面前,轻轻的拉过对方那白皙如玉的手腕,边走边说道:“不说这个了,我陪你好好走走吧。话说,这京城我还不是很熟了。”

    上次是观月,这次则是真正的游览了。

    ……

    川蜀。

    峨眉山。

    峨眉派掌门独孤一鹤一个人呆在大堂里,手上则是拿着两封信。

    一封信是来自他的二徒弟孙秀青,一封信则是匿名信,没有任何的署名。

    比较起来,徒弟孙秀青的来信虽说介绍了京城的局势,以及峨眉弟子所面临的情况,加上她所经历的事情,这些都只不过让独孤一鹤稍稍在意了一会儿,便压在了心底不在理会。

    什么西门吹雪,什么叶孤城,什么陆小凤,他都不想去理会。

    反而,独孤一鹤对另外一份没有署名的匿名信有着更大的兴趣。

    这封信是挑衅。

    是谁有这个自信挑衅自己?

    是白云城主,还是万梅山庄的庄主,又或者是陆小凤?但以独孤一鹤对这三人在江湖上的传闻,这三人只怕都没有这样的心思。陆小凤是一个惫懒的人,而另外两人他虽然没有见过对方的剑,但亦能察觉出对方的一丝习性。

    许久。

    独孤一鹤抿嘴一笑,在峨眉弟子面前的那幅慈祥与严肃的面孔发生了变化,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狰狞之意。

    “看来,我是得亲自去京城一趟了。”

    嘴上喃喃自语,独孤一鹤已经做了决定,起身,衣袍飞扬中离开了大堂。

    独孤一鹤的决定再度为已经波涛汹涌,暗藏危机的京城平添了一份压力。

    京城,郊外。

    金九龄与二娘两人易容打扮,看似欣赏着风景,但实际上两人的心思都不在此。只不过其中一人的心思放在身边的男人身上,而另外一人则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嗯?”

    就在两人依靠着站在岸边,任凭眼前河流波涛的时候,身后传来一阵喧哗声,哪怕声音小,但在金九龄与二娘的耳朵里仍显热闹。

    回头。

    金九龄便见到一个有着小麦色肌肤的绝色女子正和一名穿着一身素白衫的男人行走在水边。

    女子一身紫色绸缎衣衫,以金九龄的眼光自是看得出这一身的奢华。即便是对方有着无数大家闺秀比较厌恶的小麦色肤色,但在这个女人的身上却是有着独到的魅力。

    美。

    就好像一个在黑夜中呆了太久的人,突然见到了阳光。

    金九龄身为天下第一名捕,眼光自是不说,更何况他的内心里还有着一个模样堪称倾国倾城的师傅,但在看到这个小麦色肤色的女人的时候,仍然忍不住内心的赞叹。

    倾国佳人,莫不过如此了。

    只不过在金九龄的心里,还是比不过自己的师傅。

    当金九龄的目光从女子身上挪移,转到旁边的素白衫男子的身上的时候,亦是一怔。对方没有同其他的书生或者富家公子那样手持羽扇,腰挂玉佩,而是简简单单的什么都没有,似乎是坠半吊都嫌。

    似是察觉到了金九龄的目光,对方则是微笑着朝他点点头,算是打了一个招呼。

    微微一愣,金九龄亦是朝对方回了一个笑容。

    双方就这么错身而过。

    半晌。

    站在金九龄身边的二娘出声了。

    “好美的女子,好奇怪的男人。”

    刚刚错身而过的两人,给了她很大的印象。

    同样。

    金九龄也是点点头,表示赞同。

    而刚刚过去的岳缘和商秀珣也是一样在说这话。

    “刚才那两人易过容。”

    “噢?”商秀珣听了这句话不由回头朝身后望了一眼,看到的是金九龄和二娘两人还在眺望着自己两人的背影,目光相碰,商秀珣不由一愣,随即抿嘴一笑,朝对方回了一个温暖的笑容。

    回过头,商秀珣这才继续说道:“易容……这两人的易容水平马马虎虎。”刚刚商秀珣没有在意,现在仔细一看,自是瞧出了对方身上的纰漏。

    金九龄和二娘自是不知道两人的易容早已经被人识破。先不说岳缘和商秀珣的武功,单单就从见识上亦超出了对方太多。

    商秀珣有着一个号称天下第一全才的爹,其第一件完美的作品便是面具,生生的将一个人造就成了两个人。而岳缘更是亲身经历,亦见过单单从技术上堪称极高造诣的易容术,那是阿朱的。

    “唔!”商秀珣沉吟了一下,突的说道:“那男子太过柔弱了些,虽说遮掩的很好,但身上有股子阴沉娇气。”言下之意,那个男子并不是那个女人的最佳人选。

    “……”

    岳缘没有出声,只是内心里有些诧异。

    这种气质,有些让人似曾相识。

    只是岳缘和商秀珣都没有去理会,没有深究,今儿两人就一件事,好好的游览一番京城。

    半晌。

    目光收回。

    金九龄和二娘两人对视一眼,不由一笑。

    能够与这样奇特的男女错身而过,倒也算是一件趣事。

    将刚刚发生的事情放在脑后,两人这便一同朝城门的方向走去。对金九龄来说,是计划进行的下一步,而对二娘来说,则是有着再度与红鞋子里的其他姐妹见面的机会。

    到时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没有人会知道。

    只是……

    计划对每个人来说,都不容许失败。

    对其他人来说如此。

    对金九龄也是如此。

    抬头看了一眼眼前的城门,金九龄内心已经是杀意弥漫。

    谁挡着他拿金鹏宝藏,那么谁就是敌人。

    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侧头看了一眼跟在身边的二娘,金九龄的内心仍然冷的像是冬日的寒冰。R1152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