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35章 苏醒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花香。△¢,

    人也香。

    浴桶里,鲜花遍布,几乎撒满了整个水面。

    在其中,躺着一个人。

    当然,在其中沐浴的人并不是女人。用鲜花沐浴,这并不是女人的专属权利。男人自然也可以,譬如说楚留香。

    眼下在鲜花中沐浴的人自然不是楚留香,而是另外一个人。

    滚烫的开水再度倒入其中,这一幕让添水的人直吞口水,这般做法似乎不是在沐浴,而是在煮人,又或者是如同杀猪一般的那样给人烫熟了好褪毛吧?

    带着这一份疑问,倒水的人那是战战兢兢。

    可这份战战兢兢在旁边的两个人的影响下,那是丝毫不敢表现出来。

    因为站在他身边的是名满江湖的花满楼和万梅山庄的庄主西门吹雪。花满楼温文尔雅对人的影响还好,但西门吹雪则不然,那一身的冷冽似乎让那桶中的热水都要冷却下来。

    一个瞎子,一个剑客,两人就那样**裸的站在旁边看着桶中的陆小凤。

    许久。

    一直闭着眼睛的陆小凤终于有了反应。

    眼皮微微颤动,昏迷如假死的陆小凤在这滚烫如开水的沐浴下终于再度活了过来,躺在浴桶中的陆小凤此刻整个人如同煮熟了的螃蟹一样,整个红彤彤的。

    很快。

    那颤动的眼皮彻底的有了最大的反应,猛然间睁了开来。

    先是愕然的扫了一眼那站在前面的西门吹雪和花满楼,在看了一眼一边还在往浴桶里添加开水的下人,在那新一桶的开水倒入浴桶中后,一直有些呆愣的陆小凤终于有了反应。

    “好烫!”

    “好烫!”

    浴桶猛的炸起无数的水花,陆小凤**着身子带着无数的花瓣自浴桶里飞向了半空,随着他的动作,站在一边的花满楼和西门吹雪两人的头同时向上抬去。随着陆小凤的身形落下而颔首。

    落在地上那刹那,陆小凤已经再度有了动作,手一伸,便将那搭在木桶上的布拿了起来,缠在了自己的腰上,将下身给遮了起来。

    “你们看到了?”好不容易将下半身遮好后,陆小凤这才扫了一眼自己那红彤彤快要熟了的身体,这才望向西门吹雪和花满楼两人,用一种奇怪的语气说道:“我从来不知道你们有这个爱好。”

    “我是瞎子!”花满楼对陆小凤的这句话丝毫不在意,手轻轻的弹了下衣袖。这才继续说道:“什么都看不见,现在不臭了。”这个回答,算是反击。

    至于西门吹雪,则是用一种淡然无比的眼神上下瞅了陆小凤一眼,那目光就好像不在是看一个活人,而是一个正在用开水褪毛的猪一样,说道:“没什么好看的!”

    “……”

    闻言,陆小凤彻底无语。

    再过一会儿后,等身上那快要烫熟的感觉过去后。陆小凤这才让下人拿来了一套丝绸衣衫套在了身上,在那一顿开水的沐浴下,陆小凤都觉得自个儿快要脱皮了。

    丝绸不会太过磨皮肤,算是好的选择。

    总不能让陆小凤赤身**吧?虽说他陆小凤生性风流。但还没有风流到赤身**在朋友面前的地步。

    在让下人收拾,三人则是来到了另外一间房间。

    坐下来后,西门吹雪便直接开口了,道:“说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同样。

    花满楼也竖起了耳朵。对于陆小凤此次遭遇性命之危的问题,他也十分在意。毕竟,这一生中。他只有这么几个至交好友。而且,花满楼也隐隐的感觉到陆小凤陷入了一个极大的阴谋漩涡之中,事情恐怕并不简单。

    目光在西门吹雪和花满楼两人的身上来回扫了一眼,陆小凤内心也感幸运。人之一生中,有几个知己朋友,那是幸运。但正因为是知己朋友,陆小凤着实不想让两人掺杂其中。

    沉吟了半晌,陆小凤在心里构思了下语言后,这才开口说道:“我不想你们掺杂其中……”这话还未说完,陆小凤便觉得房间气氛猛地一变,冷了下来。

    “……”

    停顿了一下,陆小凤并没有就此结束,而是继续说道:“这是生死之争,我不想将你们扯入其中。”

    陆小凤的话被花满楼打断,说实话在花满楼看来,这是第一次见到陆小凤没有信心的情况,“对方太强?”

    而西门吹雪则是拔剑出鞘,直接一剑朝陆小凤刺去。

    锵!

    争鸣声后,一缕黑色毛发飘落而下。

    刚刚苏醒的陆小凤压根儿避不开西门吹雪的剑,眨了眨眼睛,摸了摸嘴角那被一剑斩去的胡须,陆小凤有些哭笑不得,那可是自己最为珍惜之物啊!望着西门吹雪还剑入鞘,只听西门吹雪冷冷的说道:“现在你可以说了。”

    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四条眉毛的陆小凤此刻变成了三条眉毛,右手摸着残存的胡须,陆小凤叹了一声,起身说道:“我们先去见一个人,悄悄的。”

    说完,人已经走出了房门。

    怡情院。

    在岳缘的帮助下以及大姐公孙兰的重回,欧阳情才算是压下了心目中的那份恐惧。

    当初她的属下无端死在怡情院,在别人看来那只是意外,但在欧阳情的眼中却不是如此,给她的感觉是有人在灭口,正大光明的在灭口。而且,从对方的手段上来看,武功超出她太多,是欧阳情万万所不及的。

    眼下。

    有着岳缘的承诺,和大姐公孙兰的能耐,那份担忧这才压了回去。

    香闺。

    玉手在摩挲放在桌子上的酒壶,欧阳情在思考这份由岳缘传来的话。对方不是亲自来,欧阳情并不意外,自从在悦来客栈见到了那悦来客栈背后所谓的女老板后,欧阳情就已经明白了。

    女人嘛……在怡情院以花魁身份出身的欧阳情自觉了解的多。至少,在红鞋子几姐妹中,只怕欧阳情是最为清楚感情是什么东西的。

    故而,欧阳情即便是知道自己心中对那个男人有着一份念想。但也压在了心底。

    也许是女人的直觉,她觉得自己掺杂其中恐怕会比较悲惨。

    单单一个商秀珣,就足以让她却步。

    更让欧阳情无奈的是她感受到了岳缘身上的一股无情……不,确切的说不算是一种无情,到似一种情深到极点转为无情的感觉。就好像传说中

    些高高在上的仙神。

    欧阳情可不是佛门道门弟子,自是不信那些的。

    再加上在青楼见过太多的恩怨别离,所谓青衣戏子,婊子无情,太多的形容词落在了上面,这让她对感情的态度并不是那么的义无反顾。正是因为这份缘故。所以欧阳情强行压制了内心那种犹如飞蛾扑火的冲动。

    半晌。

    侧身,玉手撑着侧脸靠在床上的欧阳情站了起来,带着一身的香风离开了房间。

    “他是一个魔性的男人!”

    一声叹息,欧阳情离开了怡情院,在踏出房间的那一刻,欧阳情便知道自己踏上飞蛾赴火的路。

    同时。

    悦来客栈。

    房间。

    商秀珣在得到了店小二的回报后,来到了岳缘的房间。

    “怎么不亲自去?”商秀珣靠在房门处,望着这段时间来一直呆在房间,几乎没有出去过的岳缘。用一种带着笑意的语气询问道:“难不成是你收心养性呢?要知道以我对你的了解,你不是这样子的!”

    “……”

    转过身,岳缘看着商秀珣,那份带着笑意的口吻岳缘很清楚并不是常人所想象的那样。“在你眼中,我应该是什么样的人?”

    迎着岳缘的目光,商秀珣很是认真的说道:“带着美貌的剑侍,骑着毛驴儿。满天下招惹这世间的绝色佳人……无论对方是正是邪。”说到这里,商秀珣随手将房门关上,走上前接着说道:“只可惜落花有情。流水无意。”

    “在我的印象中,像你最近这样呆在一处久久不愿意动弹的迹象,着实太少!”

    话语停下的一刻,商秀珣也走到了岳缘的身边,站定,道:“这是我第一次见!”

    对此岳缘没有否认。

    因为岳缘自己也无法去否认,纵观过往,除去受伤治疗的时间里,几乎很少那样在一个小小的地方停顿太长的时间,除去疗伤的时候,唯有在惊雁宫了。

    自己的一生是一个追逐的人生。

    岳缘心中如此感叹。

    “所以……”来到岳缘身边,商秀珣目光中笑意已经彻底收敛,语气显得严肃认真起来,“你究竟打算做什么?”岳缘的做法,在商秀珣的眼前是一种奇特的明目张胆,有些东西她需要确定。

    面对美人儿场主的质询,岳缘只是缓缓的抬起了右手,五指张开,目光落在掌心,说道:“秀珣,你难道还没有察觉吗?”

    商秀珣闻言不由一怔,柳眉微蹙,似乎想起了什么来。

    就在商秀珣低头思索的时候,只听岳缘以一种悠悠的语气说道:“道心种魔啊!”

    一句道心种魔,让商秀珣有一种恍然大悟之感。

    身为鲁妙子的女儿,如何不对这门魔门最为顶尖的功法有所了解?只可惜,没有修炼过的人终究了解的只是表面。

    有一句话岳缘没有说的是当他自修炼了道心种魔**的那一刻起,就什么也停不下来了。而且,再过不久,道心种魔**将会再进一层,离最高境界的仙……也越来越近。

    道与魔,也不过是一念之差。

    一切,会从这里开始,或许也会从这里结束。(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