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25章 真假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陆小凤,死了。=

    这个消息入耳的那一刻,岳缘第一个感觉,这是假的。

    这样的一个人,怎么会死?

    不仅是岳缘诧异,连同一边的商秀珣同样觉得愕然。她在这个世界,已经借由客栈的力量了解到了许多的人和事,陆小凤无疑是她做过专门了解的对象之一。

    这是一个极为出色的男人。

    也是一个极为懒惰的男人。

    而且武功是极高。

    可以说,天下间有着不少的人都是陆小凤的朋友,但在这一刻,听闻陆小凤之死,即便是商秀珣也会意外。

    不可能!

    但在岳缘的心中,只有这样一个念头。

    一晚上的时间,除去和商秀珣聊天后,岳缘并没有其他的不妥之感。再说,这个天下间能够杀陆小凤的人不多,在京城……已经知道的人有三个。

    岳缘自己,有着孔雀翎的商秀珣,还有一个人则是白云城主叶孤城。

    一想到这里,岳缘的面色变得有些奇怪。

    半晌。

    “我要去看看!”

    说过这句话后,岳缘便与商秀珣两人一起造访了花满楼所在的地方。

    ……

    一块木板。

    陆小凤就那么安静的躺在上面,面色惨白,浑身上下不见一丝生气,是属于死人所独有的面貌。

    这是岳缘和商秀珣到达花满楼所呆的花楼,所见的场景。

    一直保持着完美男人形象的花满楼在这一刻,浑身上下都是荡漾着一股子的黑暗,整个人呆呆的坐在那里,一个人面无表情,脸上不悲不喜。唯有那散发的气势,让人知晓此刻对方心中的波动。

    愤怒!

    还有杀意!

    真的死了?还是假的?

    花满楼的变化自是落在了岳缘的眼中,但对于这样的情况。岳缘自是不信。以他对陆小凤的了解,在这个世界只怕最会保命的人就是他了。没有出声询问什么,岳缘只是上前,右手伸出,先是在陆小凤的脸上摸了一把,没有察觉到人皮面具什么的后,这才伸出双指点在了陆小凤尸体的脑门上,体内的真气自然而然的引发而出。

    岳缘在试探。

    以长生诀对生机的共振的试探。

    而商秀珣则是蹲下身,开始检查起陆小凤身上残留的伤势来。

    右手双指受到创伤,而致命伤则是在胸口。从残留的痕迹上来。商秀珣知道这样锋利的痕迹很是熟悉,因为她本身也是用同样兵器的,这便是剑。

    留在陆小凤身上的是剑伤。

    手指上的痕迹若说是剑伤,倒不如说是擦伤,是阻挡长剑,皮肤与剑身的摩擦所致。

    而在心口上的剑痕则显得很浅,确切的说是剑气入体留下来的痕迹。这痕迹,如梦如幻,似存似虚。恍若云雾。

    那痕迹,让商秀珣的双眼不由的微微的眯了眯。

    因为这剑痕,她似乎在哪里见过。

    “是剑伤!”

    一直保持着沉默的花满楼出声了,“陆小凤是被一柄利剑所伤!”

    “这天下间。能够用剑伤他的人本就没有多少,就更不用说杀他的了,更没有几个!”花满楼那双早已经没有了神色的双眼朝岳缘的方向望去,说道:“但我知道在这京城。有一个人足以。”

    岳缘闻言没有出声,他知道花满楼的话中所指的人是谁,自然是自己。

    身为陆小凤的挚友。花满楼自然是从陆小凤那里知道很多的事情。

    “我没动手!”

    面对花满楼的话,岳缘很是淡然的回道:“如果我要杀他的话,当初陆小凤自己早就被糖炒栗子毒死了!”

    “我知道!”

    花满楼的声音很冷,不同平常的悠然,他的声音中少见的带上了煞意,那弥漫的杀意使得房间里的花朵都受到了影响,变得一蹶不振,如离开了水的鱼儿焉了起来。

    “所以……我让人送信去了万梅山庄!”

    花满楼的这话让在回忆伤势的商秀珣抬头望向了对方,诧异道:“西门吹雪?”

    万梅山庄的顶尖剑客。商秀珣在之前也拜访过,自是知道这个人。

    叶孤城。

    西门吹雪。

    这是要提前汇聚京城么?

    听着花满楼的话,岳缘并不意外,刚才的检查已经让岳缘知道这躺在木板上的陆小凤是真实的,并不是其他人假冒的。收回放在陆小凤脑门上的右手,那在尸体里窜动的真气也一同而回。

    起身。

    岳缘扭头望向花满楼,开口道:“那他的尸身怎么处理?是火化还是土葬?唔,看来是要等西门吹雪来这里后,再解决了!如果需要什么帮忙的可以告诉我,毕竟我与他见面有缘,自是要帮忙的!”说到这里,岳缘的面色显得十分的沉重。

    这口气……

    商秀珣抬起头,目光略带奇怪的看着岳缘。

    彻底陷入了对挚友真正死亡的花满楼自是一时没有听出来,只是面无表情的点点头。

    回去的路上。

    商秀珣与岳缘并肩而行走了半晌,突然开口了。

    “陆小凤没有死吧!”

    “嗯,不过也差不多了!”

    “怎么说?”

    脚步停下,商秀珣侧着头瞥向岳缘的侧脸,疑惑道。

    “陆小凤现在的情况是一种假死状态,他应该练过一种类似龟息的功法,当然他确实遭受了重创,体内五脏六腑都被剑气所伤,这龟息的法门不仅是让他假死,也是自我疗伤的一种方式。一般人匆匆一瞧,自是看不出来,按照他的功力,半个月的时间足以恢复过来。在明天的时候就可以苏醒,不过……”

    “不过什么?”

    听着岳缘那欲说未说的话语,商秀珣自然而然的问了下去。

    “哈哈!”

    温和一笑,岳缘的表情变得让人觉得奇怪起来,只听他说道:“我用长生诀替他疗了下伤势。情况会好很多!”

    点点头,商秀珣倒也没怎么在意,随意的接口道:“那也应该是好事,为什么不告诉花满楼?”

    摇摇头,岳缘的表情没有丝毫的不好意思,说道:“我顺便在他体内加了一把锁,用长生真气锁住了他的气息,半个月内外人察觉不出来,他也不会苏醒,也不会饿死。”

    “……”

    听到这里。商秀珣身形一个趔趄,愕然的看着岳缘,当初在一起的时候,她知道岳缘的脾性,但也没有到眼前如此恶劣的地步。以她的了解,陆小凤想要挣脱这份被岳缘埋在他体内的锁,只怕是无比困难,搞不好这半个月他都会保持那种‘死亡’的状态。

    而且在眼下这个世界,在功力境界上能够媲美岳缘有几人?

    要知晓。当初在大唐的时候,他在最后已经是号称天下第一了。

    眼下的岳缘有多强?

    最直观的便是号称天下第一全才的生父鲁妙子为其准备的孔雀翎被其生生的挡了下来,毫发无伤。要知道,在鲁妙子的理论上这可是足以让大宗师级别的高手重创死亡的暗器。

    一想起陆小凤的朋友在一番仔细认真的检查后。发现陆小凤是真正的‘死亡’,那这个结果……只怕是陆小凤不是被土葬,就是被火化。火化的可能性不大,土葬只怕是大大的可能。

    不!

    应该是肯定!

    好恶劣的做法。

    就在商秀珣这个念头盘旋的时候。岳缘摩挲着自己的下巴,感受着下巴上的短短的胡须,自言自语道:“这么做之后。我心情实在是好太多了!”

    “在陆小凤下葬的那天,我定要做一个朋友的义务,去上一炷香!”

    一脸无语的看着在安排数天后的事情的岳缘,商秀珣这时突然想起了一件事,直接说了出来,“我想起来了!”

    “嗯?”

    望着走到自己前面,转过身拦着的商秀珣,岳缘一时奇怪,“秀珣,你想起什么呢?”

    “剑伤,那是天外飞仙留下的一种痕迹!”

    目光炯炯,商秀珣死死的盯着岳缘,似乎是想要从岳缘的脸上看出什么来,“你不想问我是如何得知?”

    微微皱眉,岳缘先是以为是在这个世界看到的,但随即想起了一件事来。在大唐的时候,商秀珣有机会看见天外飞仙留下的剑伤。虽然自己的剑与众不同,但是其中却有着一份相同之处。

    这伤痕……应是从了空和尚的身上见到的。

    天外飞仙,岳缘施展过不少次。

    其他的地方商秀珣没有机会看到,但当初在飞马牧场的一战,却是有着这个机会。

    视线死死的盯着岳缘,商秀珣脑海里回忆的是当初与父亲鲁妙子一起替了空大师收捡尸身的时候的发现,虽然在那满身的刀伤、剑伤还有毒伤中,鲁妙子还是发现了一处最为奇特的剑痕。

    当时,父女两人还以为只是了空以前的伤痕。

    但在今天瞧见了陆小凤身上的伤势后,商秀珣想了起来。

    岳缘动的手?

    不对!

    他昨晚一直与自己在一起。

    那么是谁?

    脑海中,猛的闪过一道身影,商秀珣那原本隐藏的猜测在这一刻再度蒸腾起来,难道……

    与此同时。

    京城。

    一处隐蔽的庄园里。

    房间,叶孤城盘膝而坐,面色极为诡异的望着那搁在自己膝上那柄寒铁剑,隐隐出神。(未完待续。。)

    ps:出去算是旅游闲逛了一趟,人已经恢复了,眼下好多了,更新应该就正常了。R527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