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24章 刺杀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繁星遍布。

    闪烁着丝丝光华,夜晚的微凉仍然降不了就如那些混迹在青楼的男人心头那荡漾着的浴火。

    烫心。

    灼人。

    怡情院。

    每到夜晚的时候,都是它最为热闹的时候。毕竟,白日宣淫的事情大白天的还是不那么多,很多人都将这个事情摆在了夜晚,黑暗是许多事情的最佳遮掩。

    一天。

    陆小凤在怡情院呆了整整一天的时间,喝酒,赏美,听小曲儿,懒洋洋的躺在床上,什么也不想动。

    作为一个懒人,在很多时候,陆小凤一直觉得这青楼着实是一个懒人所能呆的好地方。既不用担心负什么责任,也不用去在乎什么牵扯。青楼,自来就是一个交易感情的地方。

    花满楼早已经离去。

    对于青楼的态度,花满楼自是不如陆小凤。

    耳边回荡着的是妙龄女子所独奏的曲子,在结合另外一名少女玉手提壶,面带微笑的倒着酒水,听着那滴答的酒水声,就足以让人产生一种沉醉的感觉。

    陆小凤已经是懒的动了。

    他就那么趟在床上,任凭妙龄女子动作,让对方一点一点的喂自己酒水。

    “哈哈!”

    喝了一口酒水,嗅了一把眼前女子的体香,陆小凤突然笑了起来,自言自语道:“果然,女人是麻烦的事物,换做是我的话,跑都来不及!”在下午的时候,花满楼让人带了话过来。

    消息自是关于那拿着孔雀翎的商秀珣与岳缘的事情。

    命真大。

    这是陆小凤的第一个念头,随即便是幸好自己不是这样的人。

    “啊嚏!”

    不由的,陆小凤打了喷嚏,伸出手挠了挠那有些痒痒的鼻子。就在这时,房间的门突然被推了开来,走进来了一个陌生人。

    “嗯?”

    微微昂头。目光落在那推门而入的人身上,陆小凤的眼中跳跃着诧异。

    进门而入的是怡情院的老鸨。这女人的面色上显得有些紧张,脸上陪着笑。那笑容,虽然看起来很真,但在陆小凤的眼中,却是看得出那有着一种假。

    但那种小心翼翼,却是很真。

    视线越过老鸨,落在了她的身后,定格在了那站在后面的男人的身上。

    那是一个身穿捕快服装的男子。

    与一般的衙门捕快不同。男子身上的衣服有着些许不同,目光一扫而过,陆小凤的眼神不由的微微一凝,这是六扇门的人。

    要遭!

    麻烦来了。

    这个念头刚刚在陆小凤的心中爬起,房间里的几个女子见状后立即躬身走了出去,老鸨在向站在自己身边的男子伸手示意后,这才说道:“请!”随即,老鸨逃也似的离开了。

    进门。

    随手将房门关上。

    身穿捕快服装的男子快步走到陆小凤的床边,看着这个仍然是懒洋洋的躺在床上,没有丝毫动弹。只有眼珠子转动的男子,心中是什么想法外人不得而知,男子没有说什么。只是从怀中掏出了一封信,恭恭敬敬的递了过去。

    “……”

    陆小凤瞥了一眼站在床边的捕快,仍然是没有丝毫的动作,继续懒洋洋的躺在床上,目光却是落在被青楼女子搁在腹部上酒杯,深吸一口,那杯中美酒顿时波动,升腾而起,形成了一道小小的水龙没入了陆小凤的口中。

    一旁的六扇门捕快仍然是恭敬的举着手上的信封。

    两人就这么安安静静的保持着各自的做法。却是对手上的信封视而不见。

    半晌。

    六扇门捕快发现这么下去,自己的任务只怕无法完成。低头思索了下。捕快便直接将信封给拆了开,从里面拿出了信纸。然后摊开,送到了陆小凤的眼前。

    白纸黑字。

    只要陆小凤不是瞎子,都能瞧出上面写着的究竟是什么。

    然而——

    陆小凤闭上了眼睛,甚至发出了呼噜声。

    一个时辰后。

    六扇门的捕快终于离开了怡情院。

    虽然有不少人都在看到了,许多人也在猜测着发生了什么,但这些终究是外事,而不关当事人。

    房间里。

    烛光下。

    陆小凤看着手里的信纸上面的字,面色有些低沉。

    过了一会儿后,将信纸捏了个皱皱巴巴后,陆小凤这才将信纸卷起,递到了蜡烛的上面,看着火苗将信纸点燃,在手上成灰。

    “金九龄啊!”

    陆小凤吹了下那落在桌面上的纸灰,不由得的摇头苦笑,道:“不愧是天下第一名捕!”

    绣花大盗的案件,这是想要将他也牵扯进去啊!

    陆小凤没有专门去了解这个案子,但是他也知道这震惊天下的大案,不同大众,在陆小凤的眼中,这个案子并不是许多人想象的那么简单。尤其是当金九龄亲自来信后,陆小凤更能确定自己的这个想法了。

    号称天下第一名捕的金九龄都觉得棘手了,可想而知。

    作为一个在天下间有着许多朋友的人,陆小凤与金九龄同样很熟。

    一封信。

    着实挠到了陆小凤的痒痒处。

    起身。

    陆小凤离开了怡情院,他要将这个事情和花满楼说道说道,甚至也想听听岳缘的看法。

    虽然关系比不上与花满楼,西门吹雪,司空摘星之间的情分,但两人之间也算是朋友。

    街道上。

    虽然还是有着不少的行人,但却早已没有了白天的热闹。

    由于是在天子脚下,更显警惕。

    所以,在这里除了某些地方外,是需要宵禁的。

    一个人走在路上,抬头看了一眼那不知何时多起来的云,再加上迎面吹来的夜风。陆小凤莫名的有了一种月黑风高的感觉。

    这可是杀人的好时候。

    这个怪异的念头刚刚爬起,陆小凤的脚步已经顿下。

    手中的折扇收起,搁在了掌中。轻轻的拍打着,发出啪啪的声响。在这个陡然安静的只有风声的街道上显得清晰入耳。

    呼——

    夜风呼啸,吹起一边的空竹篮在地面上带着滚儿,自陆小凤的面前滚过。

    夜风有些冷。

    但让陆小凤在意的是那肆意散发的杀气。

    滚过的篮子确是没有丝毫吸引陆小凤的目光,而陆小凤的视线却是死死的定格在了这条街道的尽头。那尽头,站着一个黑衣人。

    一身诡异的黑袍罩身。

    全身上下丝毫见不到其他的东西,就好像一个人钻进了一个套子中,静静的站在那里。

    很明显,对方在等人。

    “你在等我?”

    目光一直打量着这个黑衣人。陆小凤这一生来见过不少的人,也遇见过不少的陷阱,更是见识过许多的高手。其中,甚至有不少的人都是他的朋友。

    譬如万梅山庄的西门吹雪。

    而眼前的人,给他的感觉,无疑也是一个顶尖高手。

    因为那份感觉,与西门吹雪实在是太过相似。

    只一眼。

    陆小凤就觉得眼前人是一个用剑高手。

    在陆小凤观察着对方的同时,黑衣人同样在观察着陆小凤。

    面对陆小凤的问题,黑衣人没有出声回答,他不会暴露任何的纰漏在外面。即便是暴露了。今晚过后,这些纰漏亦将不在。

    风仍在吹。

    吹起黑衣人身上的衣袍不断的朝后飘扬,发出嗤嗤的声响。

    笼罩在头上的兜帽亦在这股风下吹的不断的晃动着。在陆小凤的注视中,黑衣人没有任何的言语,只是安静的对视了一眼后,这便缓缓的举起左手来。

    手上是一柄黑色的剑。

    剑就那么横在了身前,黑衣人的目光早已经不在陆小凤的身上,而是停在了眼前的剑上面。

    锵!

    一声响,剑自己就那么缓缓的出鞘了。

    剑鞘黑色,剑身也是冷黑色的。

    陆小凤识的,这是寒铁的颜色。

    神情凝重。折扇早已经收回,插在了腰间。陆小凤的右手早已经准备,一双指头已经在蓄势待发。

    “留神了!”

    这是黑衣人的第一句话。也是今晚的唯一一句话。

    话语落下。

    长剑终于彻底的出鞘。

    剑气相冲,长剑如同射出的利箭,剑柄朝前直射而去。

    与长剑一般速度的是黑衣人。

    人剑过处,路上的一切阻碍都被分开。

    在剑柄即将靠向陆小凤的时候,黑衣人的右手终于握向了剑柄,随即斩下。

    与此同时。

    陆小凤的灵犀一指也豁然而出。

    迎向了对方的剑。

    天上的乌云,在这一刻烟消云散。

    露出了那被遮掩的满天星斗,还有那轮银月。

    悦来客栈。

    岳缘整整的说了一夜的故事。

    说的自是自己的故事。

    而唯一的听众,则是商秀珣。

    那个故事听起来十足的荒诞,但在商秀珣看来,这确实是真实的。因为她自己,便是岳缘故事中的一个人。

    “……”

    心情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是失望?还是长久以来的猜测终于得到证实后的失落?商秀珣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她只知道自己并不是唯一的那一个。

    当然。

    与商秀珣不同的是,岳缘虽然有心去伤春悲秋,去为自己那一塌糊涂的感情而感慨,但是眼下的他却被另外一个消息给震惊了。

    那是刚才花满楼托人带来的消息。

    这个消息便是——

    陆小凤,死了。(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