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18章 三人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你不是应该很悲伤吗?我可一点都看不出来”

    走在后面的花满楼听着在嘴上哼着小曲儿的陆小凤,他实在是想象不出对方和那岳缘两人之间究竟是有多大的仇恨,有必要这样吗?

    “啊?”

    走在前面的陆小凤哼小曲儿的声音霎时消失了,脚步停下,转过身瞅着走在身后的花满楼,也不管对方是否是瞎子,能否看见自己的动作,陆小凤右手狠狠的拍着自己的胸口,一脸痛心的说道:“就因为伤心,所以我才来怡情院的!”

    “???”

    侧着头,花满楼一脸的雾水,不太明白的样子。

    “你应知道,他、我还有你,我们三人都是爱花之人……”

    陆小凤这句话还未感叹完,便听花满楼很是认真的说道:“我们彼此的花只怕不同吧!”

    “这个不重要!”

    “重要的是只要知道他是爱花之人就可以了!”

    “试想,遇见手拿孔雀翎的红颜知己,他还敢去招惹其他的美人吗?作为男人,我为他感到痛苦,感到悲哀!”

    “所以悲哀之下,我决定帮他一把,今天去来怡情院让花魁欧阳情陪我们喝酒!”

    一本正经的扯淡,这便是眼下陆小凤的状态。

    当初吃糖炒栗子的仇,陆小凤已经觉得自己回报了回去,现在心情实在是舒服太多了。

    喝酒。

    自然是要的!

    当然,能作为见过一面的朋友,让花魁欧阳情陪着喝酒倒也没事儿。至少在心中,陆小凤是怕麻烦的,喝酒也就是单纯的喝酒,原因并没有什么,不过是懒而已。

    进入怡情院后,陆小凤先是丢了一块银两给了老鸨后,直接点了欧阳情的牌子。当然,这并不是直接的,而是让老鸨给欧阳情给传个话而已,那银子不过是跑路费。

    花魁。

    自是怡情院的摇钱树。

    尤其是欧阳情还不是一般的花魁。

    但若是花魁亲自应下,则又不同了。

    而结果……欧阳情应下了。

    在欧阳情的专属丫鬟的带领下,陆小凤和花满楼两人一起朝她所在的房间走去。

    在路过其中一间房间的时候,陆小凤突然停了下来。

    目光扫了一眼那开了一道缝隙的房门,随后视线便收了回来,没有再瞧。毕竟,在青楼,偷瞧这一习惯陆小凤还是不会有的。

    与此同时。

    房间里。

    王总管的声音被叶孤城的动作弄的戛然而止。

    面色颇为奇怪的看着对方。

    但见对方那有些认真的动作,显然也是猜到了什么,面色也不由的一变。

    “旁边是何人的房间?”

    撇过头,叶孤城那让人觉得浑身上下发凉的目光让大内王总管整个人都有些喘不过气来。

    “应该是怡情院的花魁所在!”

    但是面对眼前的男子,王总管自是认真无比的回答着。眼前之人虽然不是皇帝,但是在某方面比皇帝更为恐怖。而且作为平南王府的合作人,王总管更是知晓这其中蕴含的东西。

    “花魁?”

    语气稍显诧异,叶孤城重复了一下这个词语。

    “是的!”

    点点头,王总管说道:“这是怡情院的花魁,名为欧阳情!只是一般情况下,她是不出场的,此次出来,显然是有特别的客人!”虽然身为太监,但选择这怡情院作为与平南王府的交流据点,王总管自是对怡情院有所了解。虽然不能说每个人都知道的清清楚楚,但是大概的东西确还是清楚的。

    一个花魁,在王总管的眼里看起来并没有什么。

    这样的大事,只怕没有几人想要搀和进来吧。

    “……”

    微冷的目光瞥了一眼王总管,叶孤城没有说什么,他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那份不在意。在安静的等待了一会后,四周安静下来后,叶孤城这才重新关上了房门,两人继续谈起话来。

    在青楼,这种上房的隔音还算是做的不错。

    低声洽谈,不会被人听见。

    “另外,有人插手大案了!”

    以前王总管是与其他人接触的,与白云城主接触可以说眼下这不过是第一次。

    大案是什么?

    叶孤城和王总管都知道。

    在叶孤城未到京城前,作为王府的联系人是由金九龄负责,而眼下金九龄已经离开了京城,自然负责联系的事情便落在了他叶孤城的肩膀上。作为一手策划整个计划的白云城主,许多事情他是知道的。

    有些东西,只不过是不想知道而已。

    因为他真正在意的只有一样,那便是突破那份完美。

    “谁插手?”

    “是那些大人们,派出了水师的人。”

    “噢?他叫什么名字?”

    “水师提督,顾长风!”

    王总管十分认真的回答道:“是一个高手!当然,这顾长风不过是一介武夫,自然是比不上城主你的!”

    叶孤城没有说话,这让王总管觉得自己的这一手马屁只怕是拍到马蹄子上了。

    若是平南王世子在此的话,定然能够看出自己的这个师傅的身上发生了什么,如此表情不是马屁拍错了地方,而是他人已经杀意已起。

    隔壁。

    陆小凤喝着花酒,一边说着笑话,脑海里却是不由自主的浮现出自己刚刚经过隔壁房间时,从那缝隙里看到的场景。

    一身遮头盖面的衣衫,这一看只怕就是有心人。

    不得不说,他起了一丝好奇心。

    尤其是在这身边的花魁还在时不时的询问着岳缘的情况的时候,这份感觉就越发的浓了。

    作为花丛浪子,陆小凤一眼便瞧出这个怡情院的花魁的情绪有些不大正常,似乎……似乎是对岳缘起了真心了。只是陆小凤一回想到先前见过的那个有着小麦色肌肤的女子的模样和气质,在一对比……在心里,陆小凤已经为欧阳情划下了结局。

    模样。

    哪怕是欧阳情是花魁,但也就是花魁的水准,对比那个女子少了一份味道,多了一身的风尘气息,在模样上也是逊了一筹。更不用说对方还有一手可怕的极品暗器孔雀翎。

    这即便是抢男人,欧阳情也万万不是对手的。

    只怕是过去了,也就是一个丫鬟的命。

    “嗯?”

    然而,陆小凤的表情变化却是落在了眼观八方的欧阳情的眼中,诧异的为对方添上了酒水,欧阳情直接问了出来,“陆大侠,奴家的脸上是否有什么不妥?为什么这样看着人家?”

    “哈!”

    “没事!”

    “只是姑娘让我不由的想起了一个问题!”

    摇头失笑,陆小凤自是不会直接说出了心中的想法。也幸好当时的丹凤公主早已经离开,若是被那个名为商秀珣的女子发现,只怕不难想象那孔雀翎搞不好射的会是自己。

    眼下这个时候,陆小凤可是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只是陆小凤哪里想到欧阳情所在的红鞋子组织基本上已经落在了岳缘的掌控中,上至大姐公孙兰,下至小妹薛冰,几个姐妹中一大半的人已经成为了岳缘的属下。

    陆小凤的这一份担忧,来的太迟了。

    第二天。

    没有去悦来客栈,再度来到怡情院的陆小凤发现了一件事。

    那便是这青楼的龟孙子大爷在昨晚时分死掉了。

    据闻是酒醉后上茅房不小心摔倒,整个脑袋磕在了一块尖锐的石头上,摔死了。

    死去一个龟孙,这并没有什么。

    压根儿就没有影响怡情院的正常开业。

    哪怕是陆小凤也只是当笑话听听而已,压根儿就没有放在心上,但对于另外一个人却根本不是这样想。

    这个人便是欧阳情。

    一个会武功的人会被摔死这怎么可能?

    欧阳情可是十分清楚那个龟孙是什么人,表面上看起来不过是青楼一个跑堂的,但他实际上却是红鞋子外围的人。然而就这样的一个人,在晚上喝醉酒摔死了,却是让她万万不会信的。

    一只看不见的黑手,在无形中笼罩了自己。

    即便她是红鞋子的人,更是见识了岳缘的能耐,但在这一刻她仍然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若是昨晚自己不是回到了姐妹那里,只怕……那死的人不只一个,而且她也瞧出是如何死的。要知晓,从来都是红鞋子杀人,人人都是杀人高手,从来都是她们针对别人,而不是有人针对红鞋子。

    但自从岳缘出现后,这就好像变了。

    红鞋子变得谁都可以欺负了的样子。

    故而,在陆小凤来到怡情院喝花酒的时候,欧阳情的人则是乔庄打扮来到了悦来客栈。

    房间。

    欧阳情有些尴尬的呆坐在那里。

    在她的面前,则是站着一个皮肤如小麦一般的美丽女子,正一手托着下巴,一手环胸的站在面前居高临下的打量着她。

    即便是欧阳情见多识广,但在这一刻她也觉得自己颇不自在。

    一直以来,欧阳情都是以为自家大姐公孙兰是这个天下间最美的女人,但在这一刻,她发现这世上还有一个不相上下的女子。尤其对方还有着一身奇特的肌肤。

    作为花魁,她可是十分清楚男人在某些时候特别喜爱一些与众不同的地方。

    无疑。

    在欧阳情的眼中,商秀珣有着这份与众不同的地方。

    一身短打劲服,这可不是眼下江湖女子的常服,倒是颇有些像曾经的胡服。

    只是对方的那种打量的眼神,让欧阳情觉得十分不自在。

    “唉?”

    商秀珣围绕着欧阳情转了一圈,如同观察一件新货品,看了半晌这才扭头对坐在对面,正在研究孔雀翎的岳缘说道:“这是你新的剑侍么?”

    “我最近不用剑!”

    对于商秀珣的阴阳怪气的口吻,岳缘只是这么回道。

    “也是,有风尘味,自是比不上卫贞贞的,想来白清儿那个臭丫头应该挺欢喜的。若是我,我也不会选。对了,月缺呢?”

    岳缘的回答自是让商秀珣有些意外,但也让她想起了一个差点忘记的问题,那便是由她父亲帮忙铸造的月缺剑不见了踪迹。

    “噢!”

    见岳缘沉默不想回答,商秀珣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道:“我知道了!”

    商秀珣那怪模怪样的姿态,岳缘自是知道对方的心中仍然有气,见面给了自己一孔雀翎,不过是发泄掉了一部分而已。只是商秀珣的猜测显然错了一分,可这个问题岳缘却不想解释,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说自己的月缺剑配合独孤凤的玄铁重剑为自己的儿子铸了一把厚背刀,在以差不多同样的模样给郭襄来了一把倚天剑,剩下的则是成为了一把屠龙刀?

    这解释一出口,岳缘几乎可以肯定,美人儿场主搞不好会从她自己的怀里再度掏出第二个孔雀翎来。

    月缺剑?

    剑侍?

    岳缘是用剑的?

    两人的对话自是落在了欧阳情的耳中,让花魁一头的雾水。

    “告诉我!”

    “姑娘,你找姓岳的有什么事?”

    转过身,商秀珣随意的坐在了主位,直接询问道。之所以这样问,是因为她昨晚与岳缘定下了一个条件,那便是在今天有什么事,都该以她为主,她来负责。

    换句话说,那便是岳缘不得插手。

    “!!!”

    欧阳情颇为愕然。

    眼前女子那一副大妇的姿态是怎么一回事?欧阳情见过不少人,但她极少见到这种一身男儿气魄的女子。那飒然姿态,以及口吻语气,就如同她是主人一般。

    一时间,她的花魁气质在这份压迫下,生存的极为艰难。

    仔细想想也是,红鞋子最终才有几人?

    而且红鞋子的老大也是公孙兰,而不是她欧阳情,她在外面的身份也不过是怡情院的摇钱树,花魁而已。而美人儿场主呢?在大唐的时候,便是手掌数万人的飞马牧场。

    眼下虽然不再是场主,但更是有着数百年的悦来客栈。

    目光瞅瞅岳缘,又瞧瞧商秀珣,欧阳情在这一刻觉得身上有着一股前所未有的压力。尤其是见到岳缘并没有直接出声的打算后,欧阳情也算是瞧得出眼前这个有着小麦色肌肤的女子与岳缘有着极为亲密的关系。

    想了想,为了生命安全,欧阳情还是选择将心中的担忧说出来。深吸了一口气,在心里组织好语言后,欧阳情缓缓的开口了。

    “事情是这样的……”

    嘎吱!

    话不过是刚刚开了个头,便被打断,房门又再度被人推了开来。

    一个身着锦衣长衫,迈着悠悠小步,抿嘴微笑的漂亮女子如同进入自家一般的推门而入。

    来人正是丹凤公主。

    然后——

    三女都愣了。R1152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