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17章 猜测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房间。/

    这不是客房。

    而是悦来客栈专属于她这个老板的房间。

    房间里的布置简单却又别致。

    说是简单是因为房间里没有普通大家闺秀那般的女儿秀气,这点岳缘自是知晓。当初在飞马牧场的时候,便是如此,人更是一身劲服,很多时候她是将自己当做男儿的。

    所以,房间并不显得娇气。

    说是别致,是因为她是美人儿场主。

    一踏入房间,岳缘便嗅到了美食的味道。目光挪移,最后定格在了那摆放在桌子上的一盘点心上面。

    果然。

    她吃的才是最好的。

    目光在房间里一扫而过,除去这些外,岳缘最后在窗台的位置看到了一盆艳丽无比的鲜花。

    这花成火红色,恍若流淌的鲜血一般的绮丽,在阳光的照耀下,呈现出一种奇诡的美丽。

    这花,竟是房间中最为引人注意的存在。

    进入房间。

    商秀珣先是随手将那已经将所有暗器射出的金色圆筒事物搁在了桌子上,随手拿起一块自己下人准备好的点心放进嘴里后,人却是走到了窗前,开始仔细而小心的收拾起那盆鲜花来。

    “这是什么花?”

    跟在商秀珣的身后,岳缘站在一边看着美人儿场主吃点心的小动作,最后目光却是随着她的动作落在了这花的上面,看了半晌,不由开口问道。

    岳缘见过不少花。

    但眼前的这种花,着实让他有些陌生。

    毕竟,他不算是草本植物的爱好者,也不是立志拯救天下人的医者,更不是那种如花满楼爱花之人。所以,眼前的鲜花。不是岳缘印象中的常见之物。

    而且,在印象中,美人儿场主也极少去养花。

    她更多的还是在养马。

    不过眼下想想也是,不同大唐时候,明朝又岂能让私人开马场养马?更不用说那名闻天下的锦衣卫和东厂了。若是美人儿场主再想养那样规模的马,朝廷自是容不得的。

    听着岳缘的询问,商秀珣并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小心翼翼的在整理着,一边拨弄着那上面的些许杂草,嘴上却是随意的回道:“你猜!”

    “……这花。我没有见过!”

    听着商秀珣的反问,岳缘摇头道。

    “看来你也不是前知一千年,后望五百年的人!”

    轻吸了一口气,商秀珣很明显的松了一口气,说道:“这花是我移植的,花有十色,我取红白两色,虽然它们有自己的名字,但我给它们取了一个好听的名字!”

    “什么名字?”

    岳缘的心不由的一颤。但嘴上还是忍不住的去询问,他知道即便是自己不问,不接话,对方也会道出这花的名字。

    “情花!”

    一句话道出口。已经是让岳缘的面色一怔,让他不自觉的接口道:“曼陀罗!”

    一句情花,已经让岳缘知道了眼前红色花朵的来历,是天竺而来的曼陀罗。

    红白二色。却也让岳缘明白了其中的含义。

    据闻冥界只有一种花即彼岸花。彼岸花的白色花开在彼岸即天国,名为曼陀罗华:红色花开在忘川三生石边,名为曼珠沙华。

    红色的在美人儿场主的身边。是为曼珠沙华,那么白色的……

    “绝情谷!”

    怔然中,岳缘道出了白色情花所在的地方。只是在他自己道出了这个地方的名字后,人却是猛的愣在了那里。

    为了那个名字。

    绝情谷!

    好一个绝情谷。

    当这个地方出现在岳缘脑海里的时候,他的心中有的却是一种无法言明的感受。

    在神雕时期,若是自己不出现的话,那么赤练仙子最终却是将她自己与情花一同葬在火焰中。脑海里再度浮现出当初在悦来客栈所见到的那幅画,岳缘心中一直潜藏的那个问题在此时此刻终于彻底的浮了上来。

    自己的穿越,或者说是飞升,从某方面来说是在玩弄时间。

    而最终的结果……蝴蝶效应开始了。

    是影响?

    又不是影响?

    岳缘一时间无法形成这种感觉,就像眼下他突然发现自己回想不起自己第一次穿越的真正缘由呢?又或者说他发现自己回忆不起在都市的时候的故事了。

    是真的只是为了莫愁吗?

    在商秀珣的目光中,她见到岳缘在自己的一句话下人变得有些奇怪起来,脸色一时白,一时红,如同开了染厂一般,更是恍若雨后天晴后出现的彩虹。

    又还是自己早已经迷失在了这滚滚红尘中?

    魔障!

    聪明人的魔障更为可怕。

    无疑。

    这一刻的岳缘在商秀珣的一句‘情花’的话下,整个人莫名的陷入了一种魔障。以前没有认真,没有仔细的去想,但在这一刻,突然将问题摆在面前的时候,岳缘却发现自己早已经了解不了其中的真相了。

    真相究竟是什么?

    眼下的岳缘突然在思考一个问题,自己的第一次穿越究竟是在什么时候?这个时间,究竟该怎么算?

    半晌。

    只听一声闷哼,岳缘人猛的清醒了过来。

    但在商秀珣的眼中能够清晰的看见岳缘的嘴不由的一抿,将什么东西给吞咽了回去。而先前那斑斓的面色也恢复了原状,如此情况商秀珣自是知道岳缘在一句话中不可名的陷入了魔障,从而使自身出现了内伤。

    刚刚岳缘吞咽下去的东西,应该是一口热血。

    只是高傲如他,怎能在女人面前将这口血喷出来?

    鼻子微微一嗅,以美人儿场主在美食上的嗅觉,自是闻得出那一丝血腥味。

    说来好笑,自己父亲所准备的孔雀翎无法对对方造成丝毫伤害,反而是自己无意的一句话造成了这样的结果,这让商秀珣有些哭笑不得。不过,她的内心倒也起了高兴。

    原本幽怨愤恨的心态。在岳缘内伤的情况下,却是好了不少。

    好险!

    自己竟然陷入了知障状态!

    心生叹息,哪怕那个问题仍然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但现在清醒过来的岳缘自然不会再度陷入那种状态,因为他有一种感觉,自己走到现在,离真正的真相只怕不远了。

    目光下移,视线与美人儿场主的目光相对。

    哪怕是商秀珣避开的再快,岳缘仍然能够看到那眼中闪烁的担心。

    一个口是心非的女人。

    而且,即便是刚刚被对方用那莫名的暗器激射了一通。但挡了下来的岳缘却是没有丝毫的怒气。先不说孔雀开屏代表的意义,单单就责任,已经让岳缘没有了生气的资格。

    “我们一起做饭吃吧!”

    最后,岳缘非常认真的看着商秀珣,这样说道。

    而结果……便是悦来客栈的在接下来挂上关门的提示,暂时不营业了,一群厨师更是被人撵出了厨房。

    就在岳缘与美人儿场主做餐点的时候,悦来客栈的另外一间天字号客房。

    叶孤城安静的坐在椅子上。

    在他面前的桌子上,则是摆放着一杯美酒。在旁边还放着一席白色手绢。

    这个时候的他,正在用酒洗剑。

    酒水是悦来客栈最近数月来推出来的新品,名为寂寞。

    洗剑的时候,叶孤城的脑海里则是回荡着刚刚与对方交手的那一击。

    一剑。

    一指。

    两人只不过是各自出了一招。但一招之下叶孤城已经知道各自的深浅,以及彼此的差距。

    是的!

    差距!

    虽然不知道对方的剑法,而他自己也不过是试探一剑,但这一剑下已经让叶孤城察觉到了彼此功力的差距。对方的功力。恍若大海,看起来平静无比,其实乃是暗涌滔滔。

    一旦爆发。那将是劈天盖地的恐怖。

    更重要的是彼此之间存在的那种感觉,却是让叶孤城越发的疑惑了。

    但不管如何,这却已经让他那颗一直寂寞冰冷的心,变得热乎起来。不过,眼下,他需要做的还有另外的事情。

    白色手绢轻轻抹过剑身,擦干了上面的酒,这才还剑入鞘。

    随后。

    叶孤城起身,悄然离开了悦来客栈。

    一个人易容打扮,去了一处平南王府设下的一处隐秘据点。

    这处据点,便是怡情院。

    叶孤城何时离开悦来客栈自是没有人知道,能够有这个能耐知道的岳缘则是在厨房和美人儿场主卿卿我我,自然没有发现。而在外面烧香的陆小凤终究是被撑不下去的花满楼给拖了回去。

    花满楼觉得在这样下去,只怕自己与陆小凤会被人灭口。

    故而,同样没有人能够发现叶孤城的离开。

    厨房。

    “今天做什么?”

    “叫花鸡,这个味道不错的!”

    岳缘嘀嘀咕咕说着,手上则是拿着一柄菜刀,其刀法如同羚羊挂角一般不着痕迹,不过一会儿那只活蹦乱跳的鸡已经没了毛,变成了一只活生生的肉鸡,整个扑扇着肉翅,咯咯的在地上乱跑。

    “叫花鸡?”

    “那是丐帮的吧!”

    商秀珣一脸你又骗我的表情盯着岳缘,说道:“现在我可是做客栈的,一般的食物早已经不入我的眼了!”话中之意,是需要一件特别的东西才可以。

    “……”

    岳缘闻言顿时沉吟了,在思索中。

    很快。

    商秀珣便换了话题,若有所指的问道:“白云城主叶孤城,与你是什么关系?”

    手上的动作戛然而止,岳缘转过身,放下了手上的菜刀,望向了对方。岳缘知道,对方寻到了叶孤城,自是在寻找答案。

    未等岳缘开口回答,又听美人儿场主自言自语道:“容貌秀丽端庄,自幼痴心向剑,且天资极高,自己悟得上乘剑道,并自创了天外飞仙绝技,名震海内。世居南海飞仙岛,人称白云城主,身经百战,号称无敌。”说这话的时候,商秀珣在那‘自创’一词上格外下了重语气。

    岳缘知道,这是江湖上对白云城主叶孤城的评价。

    “而且……”

    商秀珣的话不止这些,沉吟了一声后,她这才紧接着继续说道:“在我的调查中,我发现白云城主叶孤城……他没有过去!”

    没有过去!

    这可不是言语上的一般形容。

    这是商秀珣以悦来客栈的力量所调查后得到的一个让人诧异的结果,就好像是凭空冒出来一般。以前的事情,基本上都是人们的口述,但事实上却是没有几人见识到。

    在外人眼中看起来或许没什么,但在商秀珣的眼中则并不然。

    “告诉我!”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又或者你们其中有一人是假的?”

    目光炯炯,商秀珣的视线死死的定格在岳缘的脸上,期望着得到想要的答案,“又或者你们其实是一个人?”

    一样的气质。

    一样的剑法。

    还有一样的无情。

    这明明是一个人,为何出现在眼前的是两人?

    而且,没有过往的不只是白云城主叶孤城一人。

    譬如陆小凤。

    面对这个问题,岳缘发现事情比他原本想象的要严重的多。

    与此同时。

    怡情院。

    青楼自然是每时每刻都有着客人的。

    而在这一刻,它再度迎来了一位客人。

    只是这位客人不同其他来寻欢的男人,裹得有些严严实实,在进入其中后则是进了一间早已经备好的房间。

    里面安静无声。

    没有琴声,也没有嬉笑声。

    更没有女人。

    有的只是一个身穿锦衣的中年男子,端坐其中,安静的等待着。

    中年男子白面无须,整个人一脸的富贵相,面显威仪,但在见到进入房间的人后,脸上浮现的却是卑微的笑容。似乎刚刚那个模样不过是幻觉。

    “来了!”

    “杂家已经恭候城主多时了!”

    起身。

    中年男子微微佝偻着身子,低着头,恭敬的说道。

    “事情这么急,看来王总管是有大事需要禀报了!”

    叶孤城整个人仍然被包裹在大衣中,在他面前的王总管见到的都只是一片黑暗也孤冷。

    “是的!”

    独属太监的那种尖锐嗓音又在房间里响起。

    “水与火龙珠早已毁灭多时!”

    “今上,不会武功!”

    闻言,叶孤城隐藏在兜帽下的头缓缓的抬了起来,露出了一双闪烁着光芒的眼睛。而在同一刻,陆小凤为了庆祝,拽着花满楼来了怡情院喝花酒来了。(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