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16章 香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嘭!

    如同孔雀遇见了自己喜欢的雌性一般,飒然开屏。&lt;&gt;

    在这美如画的风景中,在这一刻飞出的是足足有三百六十根的冰魄银针。在空气中组成了那如同孔雀尾羽的形状,在阳光下,折射出七彩光芒,一股脑儿的朝岳缘的身上飞涌而去。

    它不是一根根的射出,而是一下子全部涌出。

    “!!!”

    在这一刻,岳缘脸上惊愕之色还来不及收敛,便见到了这一幅美到吓人的景象。

    瞳孔在一刹那,几乎缩成了一点。

    变成了扁长的椭圆形。

    目光中,岳缘在这漫天的美景中,已经看到了它的真正面目。

    不仅如此,在心里,更是浮现出一丝密密麻麻的疙瘩,那是人在陷入极为危险之境的情况下,才会有如此反应。

    而激射而出这些银针的商秀珣更是在那巨大的反弹力之下,连人带着那金色圆筒事物一起被推的朝外面飞了出去,那房门在咔擦声中彻底的化为了碎片,更是在墙上留下了一个妖娆的空洞。

    右脚轻轻一踏。

    那留在脚下散了的桌子在这一踏之下,如同失去了重力一般,无数的木屑浮了起来。

    随后。

    木屑前冲,与那瑰丽鲜艳的孔雀尾羽两者在半空中相撞。

    叮!叮!叮!叮!

    一连串叮叮当当的声响在房间里响起,如同那连绵不绝的闷雷声,木头与银针在半空相撞。

    空气激荡。

    带着岳缘真气的木头与那带着巨大机关力道的银针对碰,人体力量与机关力量的彻底对决。最终,木头终究是化作了漫天的飞屑,被那密密麻麻的银针所突破。

    嗯?

    在这一刻岳缘来不及去分析美人儿场主为什么会突然来上这么一手,但想起自己曾经应承下来的话,对此岳缘却是没有丝毫的脾气。眼下。让

    缘震惊的是这些银针。

    竟然在交锋中,突破了他的护体真气。

    这银针有着破罡的能耐!

    有破无形真气的能力!

    就好像,这暗器是专门为绝顶高手而准备的。

    人,在退了一步。

    一切不过是在眨眼间发生,岳缘身形后退了一步,身前的护体真气在这一刻发生了变化。

    一股冰冷酷寒的气息以岳缘为中心朝四面八方散发而去,离岳缘越近的地方那股寒冷气息越发的浓厚。

    不过眨眼间,房间里四周的其他家具上面,就已经蒙上了细细的一层白霜。地上,更是出现了白花花的一片。一瞬间。这烈阳夏日气氛酷热的季节,在房间里却是翻转成了寒冬季节。

    寒冷气息四散。

    在岳缘的身前更是凝结成了半片弧形,如同一半蛋壳的冰膜,说是膜,但也足有寸许厚。这层冰膜挡在了岳缘的身前,将他整个人保护在其中,任凭那些银针激射在了上面。

    一时间。

    冰屑四乱飞舞。

    噼里啪啦的声音不绝于耳。

    那感觉就像是无数的弓箭射在了盾牌上一样。

    人,在那银针巨大的力道前赴后继之下,岳缘整个人连带着那冰膜一同被推向了角落。在人即将挨到墙壁的时候。人终于停了下来。

    这美到极处,却又厉害到极处的银针终于彻底的被挡了下来。

    “……”

    站在角落,那蛋形冰膜仍然是在岳缘的身前竖立着。

    咔擦。

    只闻轻轻一声碎响,那冰膜终于破碎。

    上半部分化作了碎片。坠落在地。

    露出了岳缘的脑袋,而在这个时候,岳缘的注意力则是早已经停在了自己运用长生真气的阴之真气所铸造而成的冰膜上面。只见那上面密密麻麻的一片银针。

    远远的望去,就如同一只刺猬一般。

    若不是岳缘反应及时。画无形真气为有形之物,只怕这些银针他也会一时间措手不及之下,遭受创伤。虽然以强大的能力。岳缘不惧什么毒素,但若是整个人被插上一身的银针,成了一个人刺猬,那副场景想想也让人觉得头皮发麻。

    但吸引岳缘注意力的却不是这个刺猬一般的造型,而是那根根彻底没入寒冰中,只余尾部在外面的银针的上面。

    看了半晌。

    岳缘伸出手,将其中的一根银针拔了出来。

    目光有些失神。

    没有去询问美人儿场主为什么会突然来上这么一手,岳缘的视线已经彻底的定格在了手上的银针上面。

    “化无形真气为有形之物!”

    “你的长生诀又厉害了不少!看来,我爹爹曾经的想法,还是没有达成!”

    鲁妙子一生有三件让其自认为是完美造物。

    这三样便是师妃暄、月缺剑以及眼下手上的孔雀翎。

    三样,却都是聚焦在了一人的身上。

    脚步声响起,商秀珣人从外面走了进来,从那个人形空洞中走了进来。望着正若有所思打量着手上银针的岳缘,美人儿场主开口说道:“怎么……是不是觉得这个银针让你很熟?”

    冰魄银针!

    岳缘自是认得这手上的银针是什么。

    这份暗器实在是太让他熟悉,太让他印象深刻了。

    “你见过她呢?”

    刚刚那份即便是岳缘也不由得感到震惊的暗器,那劈天盖地的激射,在岳缘的印象中可没有几样。更何况,这东西只是单凭物理力量便能够对绝顶高手产生巨大的威胁。

    若不是自己经历了几个世界,若还是在大唐,那么他只怕也是挡不住这份暗器,也要饮恨针下。

    有一种感觉,刚刚那金色圆筒事物,那是专门针对自己而造。

    应该是鲁妙子的手笔。

    但若是配合其他的暗器还好,一配合冰魄银针就不能不让岳缘想到其他的地方。

    抬头,岳缘的脸上的神色多了些许疲惫。还有一丝奇怪的感觉,似是总有一些不自在。

    她?

    果然如此!

    美人儿场主的面色微微一暗,心头如此想着,但嘴上却是说道:“我想我们该好好的谈一下了!”

    “也是!”

    “我想吃你做的点心了!”

    岳缘将手中那枚冰魄银针握在了掌心里,笑着说道。

    客栈。

    楼下。

    偏角处。

    花满楼一个人颇为无奈的站在那里,一身温文尔雅的气质,再加上那一身锦衣,站在那个旮旯里实在是让人觉得有些不合适。当然,这只是在四周其他路过的人的眼中的景象。

    花满楼自己是没什么感觉的。

    唯一的感觉,便是他觉得陆小凤实在是……太无聊了。

    一杯酒。

    一个人。

    陆小凤垫着脚朝上望着那开着的窗户。

    不用轻功。便是他知道岳缘的武功太高,再加上那商秀珣手上有着一件恐怖的暗器,只怕没有人愿意落在两人的眼中。

    都说夫妻间是床头吵架床尾和。

    但在某些私密之事,还没有彻底揭穿的时候,是绝对不会让外人察觉的。

    尤其是两人都算得上是一个高傲的人的时候。

    所以——

    有些时候,只需要听到声音在结合自己的脑子,就能够大概的推断出所想要看的场景了。

    很快。

    陆小凤的这个心思就达成了。

    叮叮当当声从上面传来,不绝于耳,显然是小夫妻俩没有谈好。直接动上手了。

    听那接连不断,恍若冰雹不断砸下的声音,陆小凤就知道那传闻中的绝顶暗器孔雀翎动用了。

    会不会被射成一个刺猬?

    中毒什么的,陆小凤倒是不会在意。不过在他的脑海里倒是勾勒出了岳缘一身针的形象。

    虽然早有猜测,但真正听到这个动静的时候,陆小凤仍然是震撼不已。即便是一直安静,极少动怒的花满楼在这一刻。脸上也尽是惊愕之色。

    陆小凤不由的打了个寒颤,朝花满楼望去。

    转过头。

    发现花满楼正用他那一双无神的双眼,瞅着自己这个方向。

    一个正常人与一个瞎子在此刻对视着。

    两人不约而同的同时吞了口口水。彼此都听到了对方那咽口水的声音,这是一种紧张的表现。

    那有着小麦色肌肤的商秀珣很美。

    陆小凤自是瞧得出,在这天下间,能够媲美的人也没有几个。更何况,还是一个有着小麦色肌肤的女子。

    而花满楼即便是瞎子,但他喜欢花。

    听声音,嗅香味,也能体会出那是一个绝色美人。

    只是当想到一个绝色美人拿着孔雀翎和自己的情人动手的时候,这份感觉就已经变了。

    这样的女人又有几人能够承受得起?

    更重要的是陆小凤还回想到了当时在房间里岳缘与自己所谈的话。

    他若没记错的话,岳缘好像说的是他有一群倾国倾城的红颜知己,而且彼此之间的关系并不和睦。再说女人都会吃醋,不管美丑。只是一个就已经是如此恐怖,若是一大群这样水平的女人凑到一起的话……

    接下来的场景,陆小凤已经不敢去想象了。

    女人。

    麻烦。

    恐怖!

    尤其是绝色的美人。

    这个感觉,陆小凤在这一刻越发的这么觉得了。

    似乎想起了什么,陆小凤在朝花满楼说了一句稍等后,人便离开了。

    不一会儿。

    陆小凤再度回到了这里。

    只是这个时候,楼上的声音已经停止,安静了下来。

    “你去做什么呢?”

    花满楼很是奇怪,不由的开口问道。

    陆小凤没有回答。

    而是将一件事物递给了花满楼,同时自己也拿出了一样的东西。

    “嗯?”

    “这是!!!”

    摸着手上的事物,花满楼自是知道了手上东西的名字,是香。

    “作为朋友,我只能做到这样了!”

    陆小凤从怀中摸出火舌子,将手上的三炷香点燃,然后双手举着朝那楼上遥遥一拜,然后弯腰插在了地上。

    紧接着,陆小凤更是从腰间摸出了一个酒杯,拿出酒葫芦朝里面倒了一杯酒,非常认真而严肃的将杯中酒就那么撒了一半在地上,剩下的一半他舍不得倒掉,直接喝掉了。

    一边。

    听着陆小凤所嘀嘀咕咕的话,花满楼彻底无语了。(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