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10章 开始
    江湖浩荡。

    每天都发生着恩怨情仇,也可以说是每天都有人死在其中。

    一个月的时间,足以发生太多的事情。

    对于岳缘来说,眼下则是有另外一个女人需要解决。

    确切的说,是陆小凤给带来的麻烦。

    客栈。

    岳缘侧着头,看着那站在自己面前的女子,面色很是奇怪。

    这女子身上衣饰奢华,一看便不是普通人家。

    这样奢华的人物,即便是江湖女侠一般也不会穿这样的衣服。视线上下挪移,女子极美,美的像天仙,更是高贵的如同公主一般。在岳缘打量对方的同时,对方也是安静的打量着岳缘。

    咚!

    几乎是一瞬间,女子双膝一软,整个人如同推金山倒玉柱一般的跪在了岳缘的面前。

    “……”

    岳缘久经数个世界,见过不少的绝色美人,自身更是被牵扯其中,但是他却从未遇见一个如此美丽的女子亲自向自己下跪。当对方跪下的那一刻,岳缘的心也是不由的慢了一拍。

    果然。

    陆小凤。

    在心里恶狠狠的嘀咕了一声,岳缘有些哭笑不得,红鞋子的人已经被他派了出去,在寻找悦来客栈幕后的老板,眼下的他呆在悦来客栈便是一种等待。

    只是,岳缘远远没有料到会等到一个陌生的漂亮女人。

    目光上下打量了对方的模样和衣饰后,岳缘就已经在心底猜测出了这个女子的身份。

    丹凤公主。

    跪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女人,便是丹凤公主——上官丹凤。

    不!

    或者说,她该叫上官飞燕。

    面对一个娇美如天仙,如公主一般的女人下跪,岳缘并没有丝毫的阻挡。而是用一种审视的目光看着对方,直看的对方对视的目光忍受不住岳缘的视线,而避了开来。

    “陆小凤叫你来的?”

    房间里响起了岳缘的声音。语气虽是疑问,但内里的意思确是肯定的味道。

    因为在这里。除了红鞋子的人知晓自己的地址外,剩下的便只有一个人知道,那便是陆小凤。

    一个陌生的女人。

    一个不认识的人。

    却在今天直接找到了自己,这无疑是受到了他人的指使。

    “嗯!”

    丹凤公主有些紧张。

    即便是见到陆小凤的时候,紧张的都是陆小凤,而不是她。她从来都不觉得自己会紧张,但在看到眼前这个俊逸的不像话的男子的时候,丹凤公主紧张了。

    人。有些喘喘不安。

    她见过太多人。

    但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男人。

    不因为自己的美貌,也不因为自己带来的人,而是对方那种眼神。包含的东西实在是太多,让人一眼望去就觉得自己看到了一出沧桑的情怀,还有隐于期间的歉然。

    她是公主,又不是公主。

    真正的公主一般情况不用去在意他人的目光,只需要在意自己父母的问题即可,但丹凤公主则不然。

    她是一个亡国公主。

    一个亡国公主,就必须在意,注意他人的心思和打算了。

    无疑。丹凤公主在这一方面有着自己的能耐。

    刚一进屋的时候,她就将整个的注意力放在了眼前这个名叫岳缘的男子的身上。

    没有听说过的人。

    却是在陆小凤的嘴中十分赞叹,让其觉得他是唯一能够帮助自己的人。

    这一个能够让名闻天下的陆小凤如此赞叹。如此夸赞的男人,到底会有什么样的能耐?

    丹凤公主并不清楚,但当她踏入房间的那一刻,却是意外的发现这个男子只怕是那个能够帮助自己的人。至于当时陆小凤那扔麻烦的口吻,现在想来,还是不去找他麻烦了。

    丹凤公主的应答,无疑肯定了岳缘的猜测。

    对方,就是陆小凤这个怕麻烦的人将其丢过来的。

    闭上眼,岳缘的脑海里甚至能够幻想出陆小凤在将丹凤公主转移给了自己后。他那个人高兴的模样。只怕是要举着酒杯,跳着舞。哼着小曲儿以示高兴。

    最有可能的便是一口气喝下好几坛子上佳的美酒做庆祝了。

    好黑的心思!

    心中感叹,陆小凤也是一个腹黑的人。

    试想。

    若是真正的见到了场主美人儿。若是自己的身边再度多了一个丹凤公主……岳缘不用猜测,也能够想象到那个画面。红鞋子倒好,她们多是黑暗中人,即便是出现却知道分寸。

    但丹凤公主……

    这完全是一个黏人的女人,一个别有心思的跟屁虫。

    目光下移。

    岳缘用一种俯视的姿态看着那跪在自己面前的丹凤公主,面色冷酷的出声说道:“你想让我帮你?”

    “是的!”

    “那你凭什么让我帮你?”

    这句话下,丹凤公主霎时愣了。

    与此同时。

    一处府邸。

    里面,此时此刻显得极为的热闹。

    当然,热闹的只是客人,而不是主人。

    陆小凤没有丝毫坐样的仰靠在椅子上,手中拿着一个造型精致的瓷杯,正用一种享受的表情品着酒。而在他的旁边,则是端坐着一名温文儒雅的俊秀男子。

    比起陆小凤的浪荡不羁,这名俊秀男子则是文雅太多,有着一身谦谦君子之风。

    站得直,坐的正。

    让人看起来,好似是一个完美的男子。

    可惜的是他的那一双眼睛破坏了这份完美。

    双眼漆黑无神。

    显然是一个瞎子。

    正是陆小凤的挚友之一,花满楼。

    “你很开心?”

    微微侧头,那一双无神的眼神落向了陆小凤的方向,花满楼讶异道。

    “自是开心!”

    陆小凤浅饮了一口酒水,回道。

    “我知道,这并不是为我开心!”

    花满楼太过了解陆小凤这个人。听着他的笑声还有语气,他便知道对方是什么想法。显然,这份开心并不是因为自己脱离了危险而开心。也不是因为他答应了对方,救下自己而开心。

    “唔……额呵呵!”

    一声沉吟。最终陆小凤还是没有忍住自己的笑声,一手懒洋洋的玩弄着手里的酒杯,说道:“甩掉了一个大麻烦,而且还给别人丢了一个大麻烦,如何不开心?”

    “而且,我还是越想越开心!”

    “根本停不下来!”

    陆小凤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压根儿无法忍住那一份快乐,整个人如神经病一般的笑了畅快淋漓。似乎是察觉到了花满楼心中的疑惑。陆小凤这才若有所指的说道:“这个问题……你一个专情的人怎会理解风流一词?”

    一个是爱花,一个是折花。

    “……”

    花满楼没有说话,而是凭着记忆伸手拿过插在旁边的鲜花,温柔的摸着花瓣,细细的嗅了一下花香。陆小凤虽然没有直接说,但花满楼却是大概的猜测出了这其中的缘由。

    那是一个陷入红尘,在红颜中打滚的男人。

    背负了一身,挣脱不得的男人。

    而陆小凤只怕与对方有着奇怪的关系,否则的话陆小凤不会让那丹凤公主去寻那个男人。对陆小凤来说,最大的缘由是丢弃了一个大麻烦。对他花满楼来说,却是少了一个少女好听的声音。

    花满楼听过太多的声音,在心底。对那个少女的声音他有着一种别样的记忆。

    而且若是没有那个男人的突然出现,以花满楼对陆小凤的了解,只怕会是专门邀请其他人,为他帮忙。最起码陆小凤会邀请万梅山庄的西门吹雪。

    但眼下……

    陆小凤却没有。

    在记忆中,花满楼不记得陆小凤有这么一个不知深浅的朋友。

    似是在心底下了什么决心,花满楼突然开口问道:“他叫什么?”

    “嗯?”

    嬉笑声戛然而止,陆小凤放下手中的酒杯,转过头,望向花满楼。正面看到的是那一双无神的双眼。半晌,陆小凤的语气低沉了下来。道:“你想见他?”

    陆小凤知道,花满楼在担心自己。

    两人是朋友。是兄弟。

    可以拿命换的人。

    就像他来救花满楼一样,而花满楼同样可以为了他陆小凤做到这样。

    花满楼没有出声,仍然是保持着刚才的模样。

    房间里。

    气氛就这样安静了下来。

    许久。

    回荡起了一声叹息。

    ……

    城门。

    “今儿的天气有些怪啊!”

    守卫城门的士兵正在闲着无事的聊着天。

    “有什么怪的?万里晴天,很好的日子啊!”另外一名士兵正在检查着进入城门的人流,毕竟这里是京城,天子脚下,需要注意的东西实在是太多。

    “不是啊!”

    “你看那个云……”

    然而另外一个士兵似乎是看到了什么稀奇的事情,用手碰了碰对方的盔甲,指着南方的天边说道。

    “看什么?”

    不耐烦的说了一句,士兵还是抬头望向了天边,这一眼,却是让他怔在了那里。

    目光所及处。

    白云翻滚。

    恍若无数柄利剑自天外而来。

    霎时间,两名士兵都不约而同的打了一个寒颤,大热天里,有着灼热的阳光照耀下,两人仍然是诡异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上多出了一份寒冷的味道。

    就在这时。

    一匹奔腾的快马来临。

    马背上是一个六扇门的捕快,但对方的样子极为着急,直接纵马冲进了城门。

    显然。

    是发生了什么骇人的大案。

    半天后。

    一份出自六扇门的小道消息在有心人的耳畔回荡。

    华玉轩珍藏的七十卷价值连城的字画、镇远的八十万两镖银、镇东保的一批红货、金沙河的九万两金叶子以及东南王府的十八斛明珠被一人所盗。

    而唯一留下的线索。

    便是一幅牡丹。

    用针线绣出来的牡丹。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