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09章 名捕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怡情院。

    当陆小凤在外面闲逛了一圈后,最终还是难耐心中的好奇而再度走上了楼。

    还未等他推开门,便见房门已经被打了开来,从里面走出了一个正在整理身上衣饰的青衣女子。出来的女人的模样,让陆小凤一脸的愕然,一手举着酒壶,怔怔的站在原地看了半晌。

    目送对方离去后,视线久久不愿从对方那个闪亮的光头上离开,陆小凤这才咂吧了下嘴,自言自语道:“厉害啊!”

    出家人!

    摇着头,陆小凤晃着身子,迈着懒洋洋的步伐走进了房间,这才注意到房间里的景象。

    没有什么变化。

    好似与之前离开一般无二,唯一有些变化的就是床上的被褥稍显凌乱了一些。

    而这份凌乱正在告诉陆小凤一些男人该知道的东西。

    房间。

    欧阳情正在替岳缘梳着头发,一头乌黑的长发正在她的一双玉手上拨弄着,白玉梳子在手上翻转,正安静如同侍女一般的跪坐在岳缘的背后,安静的坐着自己的事情。

    视线一扫而过,鼻子更是不由自主的嗅了嗅,陆小凤便知道这房间里在刚刚不久前发生过激斗。

    而且还是一个男人与好几个女人的战斗。

    当然。

    这战斗不是男人一般所想的那种战斗,而是真正意义上的战斗。

    因为房间中,压根儿就没有男女激情过后的那种味道。

    换句话说,那便是岳缘与这个女人达成了什么交易,又或者她被人收服了。

    没问。

    也不想问。

    陆小凤觉得若是掺杂其中,只怕是会遇见天大的麻烦。

    靠着门。

    陆小凤摆了一个吊儿郎当的姿势,一手拿着酒壶喝着酒,一手摸着嘴上的胡子,问道:“这么快?”

    “你想太多了!”

    没有回头,岳缘还在让欧阳情为自己做着头发,听到陆小凤那颇有韵味的一句话,直接回道:“看你的口气,似乎是有其他的事情?”

    “嗯!”

    “我需要见一个瞎子一趟!”

    “他有点麻烦!”

    点点头,陆小凤承认道。在两人之间,一直存在着一种奇诡的感觉,外人无法想象,但两个当事人却是知晓。嘴上虽是说着瞎子,但明眼人都能够听出那是他一个极好的朋友。

    “唔!”

    “你去吧!”

    沉吟了一下,岳缘说道。

    “希望我们下次见面,还能够在一起喝酒!”

    笑了笑,陆小凤将已经喝完了的酒壶搁在了旁边的桌子上,在转身离开,走出房门的时候,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我也希望!”

    岳缘缓缓的转过头,目光投在了陆小凤离去的背影上,轻声说道:“希望到时喝的是酒,而不是怀念!”

    这话是什么意思?

    欧阳情在听到陆小凤这句话的时候颇为奇怪,不过在她的心中思索的倒不是别的,而是眼前自己正在为对方梳头的岳缘,岳缘拿下自己姐妹等人,掌握红鞋子,给人的感觉自是去做坏事的。

    而陆小凤无疑是正道大侠,乃是正派人士。

    那么两人刚才的对话……

    手上动作不慢,仍然是以温柔之态,轻轻的梳着岳缘的长发,在刚刚的交锋中,欧阳情已经知晓了面前这个男人是绝顶高手,厉害的一塌糊涂。哪怕现在她的右手正在对方脑袋上的要穴上拂过,但欧阳情却是没有丝毫动手的心思。

    不敢。

    甚至是连想法都没有。

    说句不好听的,她怡情院的花魁,红鞋子组织的四当家,已经臣服了。

    这不怪她没有坚持,那是因为在无法抵御的绝望下,为了生存,臣服是唯一的选择。要知道,连她们的大姐公孙兰同样是束手就擒。而且,在她的心中竟骇异的发现有一种欣喜的情绪。

    这样的男人,太过可怕。

    即便是想要反抗,也需要有着足够的把握,否则的话……

    房间里。

    岳缘眯着眼睛,以一种放松的姿态任凭欧阳情替自己整理着秀发,而脑海里则是回放着刚刚发生的事情。

    面对生死符,几女没有丝毫的反抗余地。

    眼下。

    时间太短,只能用力压服。

    薛冰、青衣女尼都已经回去,而公孙兰同样是在岳缘的安排下回去了。

    不过岳缘却知晓,公孙兰这一次的回去,只怕会将红鞋子里重新整顿一番,至少……吃里扒外的人是会被清理了。这是公孙兰的想法,也是岳缘的想法。

    毕竟这个红鞋子岳缘用来做的事情,是找人,他可不想自己手上多一些其他人的痕迹。

    女人。

    正因为爱的深,会在许多时候,在女人之间是没有多好的友情的。

    为了爱,可以背叛任何的东西。

    彻底整理一个组织,是需要时间的。即便是红鞋子不大,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有些东西的整理可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最重要的是有些东西岳缘并不需要,故而也是让几女有着足够的缓冲时间,岳缘一个人呆在怡情院享受花魁数天的服务。

    ……

    江湖之远远不过海角天边,庙堂之高高不过紫禁之巅。

    从来,江湖与庙堂并不是分割开来的。

    江湖影响庙堂,庙堂也会影响江湖。

    尤其是对庙堂来说。

    哪怕是现在已经是儒家当道,但在朝堂来说,都脱离不了一个法字。

    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

    这都是统治者需要注意的。作为统治者,想要的都是掌控一切,即便是江湖同样也是想入手掌握,尤其是过往的江湖之人给了现在的统治者太大的印象。

    江湖门派,插手了改朝换代之事。

    尤其是朱家皇室,更是十分的清楚。所以,锦衣卫监察天下,查的不仅仅是官员,而且从其中还专门分裂出了一门管理江湖之事的部门,这个部门早在历代已经存在,只不过都没有彻底的定下名字。

    而在朱家皇室,便为这个专门插手江湖之事的部门定下了专门的名称。

    那便是——六扇门。(历朝历代都有,但确切的名字是在明朝定下,故而也将之前宋朝的相应处理江湖事的官府名称称之为六扇门,大家是一脉相承的,六扇门就是暗指朝堂专门处理江湖事的部门)。

    而在这六扇门里,眼下便有着一个号称六扇门中三百年来的第一高手。

    天下第一名捕。

    他的名字,叫金九龄。

    房间。

    点着油灯,金九龄一身捕快服装,端坐其中。

    在他的面前,则是摆着案卷。

    这是最近出现在手上的一些比较难的案子,自是牵扯到了江湖中人。身为天下第一名捕,自是有着自己的态度。小案子压根儿不会入金九龄的眼,而只有那种顶尖大案,才会让金九龄起一丝自己的兴趣。

    昏黄的灯光闪耀,照耀出他的影子。

    金九龄虽是天下第一名捕,但他并不像是一般的捕快,长得五大三粗,反而是十分秀气。

    面目白净无须。

    着实是一个清秀的男人。

    倘若不是一身的捕快服装,还有那一身的气质,一般人看来定会认为他只是一个文弱的秀气书生。

    手上卷宗翻过,随即他的目光落在了这上面记载的最新的一件案子。

    有人中毒死了。

    即便是镖局将自己的人的尸体收拢了回去,但六扇门还是弄清楚这是中了什么毒,吃了什么。

    那是一份有毒的糖炒栗子。

    外表看起来这是一件极为普通的案子,在一般的捕快的眼中只不过是普通的江湖仇杀,毕竟走镖之人遇见的危险是很大的。不是他们危险,而是运的东西危险。

    一旦被某些人打上主意,很有可能会出现意外。

    但是这件案子却并不是如此,因为这死去的运镖的人是运完了镖。

    旁人或许看不出什么来,但在金九龄的眼中却是能够看出其他的东西,那既是因为他自己,也是因为他的身份,天下第一名捕的身份总会让他知晓太多普通人不知道的隐秘。

    就在这时。

    一声轻响在屋外响起。

    端坐在房间里的金九龄立时反应了过来。

    白玉一般的右手一翻,一根绣花针已经出现在了指尖,随后绣花针划过油灯,霎时间房间里顿时熄灭,变得黑暗起来。而就在这时,一个奇特的声响开始在那房门上不断的敲击着。

    这是一种暗号。

    咚!咚咚!

    知晓了对方的身份,金九龄手上的绣花针早已经收起,也在桌子上轻轻的点了几下后,人这才起身走了出去。

    门外。

    站着的是一个黑衣小厮。

    在见面后,两人没有说任何的话语,小厮目光打量着这个名捕的同时从怀中拿出了一封信递给了对方。

    “嗯?!”

    借着月光,信封上的字已经让金九龄的瞳孔不由微微一缩,接过信封,打开后便仔细的看了下去。半晌,信纸一收,放进了怀里后,金九龄这才对面前这个黑衣小厮亲切的说道:“我知道了。你前来没有泄露任何的马脚吧?”

    “没有!”

    黑衣小厮自是记得吩咐,一路来可谓是万分小心,自认做到了万无一失。

    “噢!”

    “那就好!”

    “回去吧,世子殿下不会忘记你的这份功劳的!”

    金九龄闻言很是满意的笑了,说道。

    “告辞!”

    举手,抱拳示意后,黑衣小厮转身就要离去。只是在他刚刚转身的那一刻,只见眼角的余光中察觉到了一丝亮芒,随即只觉得自己眉心一痛,似乎有什么东西透体而过。

    微张着嘴,开口想要说什么,却又骇异的发现自己的嘴不知何时被什么东西给缝上了。

    缓缓的回过头。

    黑衣小厮怔怔的看着站在那里,面无表情的金九龄,只来得在喉咙里发出了一声呜咽后,这便没有了声息。

    “呵呵!”

    “对世子来说,你就是马脚啊!”

    金九龄一把扶起那倒下已经失去了声息的黑衣小厮,含笑道。搀扶着已经死去的黑衣小厮,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金九龄走到角落里,轻轻的逆转了一个机关。

    在嘎吱声中,墙壁上突兀的多了一个小门。

    随后。

    金九龄便拖着黑衣小厮的尸体走了进去,那小门便又闭了上来。

    密室里。

    空无一片。

    什么都没有。

    在点亮了油灯后,金九龄随手将尸体丢弃在了角落,然后人走到了正中间的石台边。

    石台上,摆着一个造型精致的木箱子。

    世子的来信,已经让金九龄知道,他的差钱可不是一般的小数目。在这么短短的一会儿里,金九龄的脑海里已经寻找解决的办法来。钱的解决办法,对于一个知道了太多隐秘消息的天下第一名捕来说,并不困难。

    “……”

    望着眼前的木箱子,金九龄怔怔的看了半晌,这才自言自语道:“看来,是用到你的时候了!”

    箱子打开。

    露出了里面的东西。

    那是一叠秀的十分漂亮的牡丹手绢。

    当然。

    这些手绢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那摆放在最中间的一个小包裹。

    包裹打开。

    里面摆放的是整整齐齐的黑色毛发。

    看那毛发的样子,似是自人身上脱落的胡须。

    右手如同抚摸情人一般轻轻的抚摸着这些黑色的胡须,金九龄的脸上荡漾着一丝奇特的表情。

    许久。

    他甜甜的,笑了。R1152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