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05章 怡情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王府。

    天下间王爷很多。

    但在江湖中闻名的王爷并不多。

    在某些时候,权贵财富并不让江湖人喜欢,反而每个人的脸上嘴上都会表现出唾弃之色。至于内心里是否真如表面上那么像,就不得而知了。这个只有自己知晓,外人一般是看不出来的。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在些权贵世家,或者是皇族里,真正的顶尖高手屈身在此,是极为稀少的。

    但在眼下,确是有着一个。

    白云城主。

    叶孤城。

    便是这其中最为出名的一个。

    王府。

    后院。

    这里显得极为幽静。

    幽静的好似是冷宫,不沾丝毫的俗气。

    在这里。

    一名身穿的男子安静无比的站在树下,静静的抬着头,看着天际的白云。

    他身上的白不是雪,而是如同天际的白云。

    而在他的背后,则是一名不过二十多岁,身着奢华衣袍的年轻人正在舞剑,剑光如龙,舞的霍霍出声,那舞动的剑锋搅动着四周的气流,更是将树枝上的叶子弄了下来。

    叶落。

    花落。

    伴随着剑舞。

    若是一般的江湖人士在此,定会发现这名穿着一身奢华衣袍的年轻人是一个剑中好手。单看剑法,只怕能够在江湖上位列一流好手。只是,他舞的再好看,再厉害,却是没有丝毫吸引那个站在旁边抬头看云的男人。

    锵!

    收剑入鞘。

    年轻人望着眼前男子的背影,也是不由的微微一叹。

    自己的剑法如此,还是吸引不了自己的师傅啊。

    似乎是察觉到了年轻人的叹息,白衣男子缓缓的转过身。目光落在了对方的身上,平淡如水的眼神如同那天际的白云一般让人摸不着,太过飘渺。

    “你是世子!”

    “不需要那么多!”

    对视了半晌。白衣男子如此说道。

    “可是身为白云城主的徒弟,我的剑不能这么无力!”

    “哪怕我有着定南王世子的身份。”

    定南王世子目光炯炯。眼中散发着的是对手中长剑的喜爱,低头扫了一眼手中那装饰华丽的长剑后,这才继续说道:“我也是爱剑之人!”

    “你不诚!”

    对于自己的这个徒弟,对于这个定南王世子,叶孤城只说了这样一句。

    然后,定南王世子无言。

    是啊!

    他追求的终究不是剑中之巅,与叶孤城不同。

    剑,不过是他达到目标的必备品之一。

    不需要的时候。忘记就可以了。

    被叶孤城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定南王世子倒也没有什么害臊之色,而是随意的转移了话题,说道:“对了,师傅,最近听闻有一个女人前来寻你呢?”

    “是看剑还是看人呢?”

    很难得,定南王世子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八卦之色。尤其是他知道自己的这个师傅,可谓是无情之人。这样的人,招惹到了一个女人,无疑是一件值得他去猜想的事情。

    “……”

    叶孤城一时之间沉默了。

    半晌。

    他才缓缓开口说道:“她是找人的。我不是!”

    “噢?”

    定南王世子讶异了,不由疑惑道:“师傅的剑术已经是天下绝顶,难不成天外飞仙也无法让那个女人满意?”

    这个女人是谁?

    定南王世子并不知晓。

    而且。他也动用了自己手上的情报系统,却仍然查不到这个女人的根底。不过唯一查探到的是在一段时间里,那个女人暗地行走江湖,拜访了不少用剑高手。

    譬如峨眉派的掌门独孤一鹤。

    譬如万梅山庄的西门吹雪。

    甚至还有那木道人。

    江湖上的顶尖用剑高手,都被那个女人拜访过。

    人虽然是暗地行走,但拜访却不是暗中进行,这些痕迹倒也让人容易探查。

    “我的剑,不是用来看的!”

    对此,叶孤城只是回了这么一句。随后。人再度陷入了安静,静静的站在那里。眺望着天际的白云。但叶孤城却是知道,自己的麻烦才刚刚来临。

    定南王世子呆呆的看着眼前人的背影。

    一时之间也是无言。

    即便他是世子。却也无法从叶孤城的脸上和语气中看出丝毫的东西来,太过飘渺的人就如同他的剑,让人压根儿捉摸不到。哪怕师徒之间呆了不少的时间,定南王世子自语自己是不了解自己的这个师傅的。

    就如同叶孤城也从没有真正意义上了解过自己一般。

    师徒的关系……

    是笑话,又不是笑话。

    彼此各有所求,所以走在了一起。

    师傅追逐的绝顶之上的境界,而他追逐的则是九五之尊之位。

    都是在追求那个最高的位置,自然合拍。

    下午。

    叶孤城离开了王府。

    回到了自己的府上。

    作为定南王世子的剑术老师,他有着自己的住处。

    只是在叶孤城踏入房间的一刻,动作却是猛的停了下来。

    转身。

    离开。

    只是步子刚刚踏出了两步,一道略显低沉的女声在房间里突然响起。

    “定南王府厨子的水平不怎么样!”

    “酒,酿的不行!”

    “菜,做得差!”

    “点心,更是做得差!”

    “一塌糊涂!”

    女子的言语没有丝毫的客气,将定南王府的厨子的水平贬的一无是处,要知晓能够成为王府的御用厨师,基本上水平不会差到哪里去。这些人,在做菜的水平上几乎堪比御厨。

    但就是这样的厨师所做的菜肴,却是被一个女子贬的一无是处。

    脚步停下。

    叶孤城缓缓的转过身,目光停留在那端坐在房间里。将桌上的菜肴点心弄的一塌糊涂的女子,看了半晌,这才认真的说道:“我说过。我不是你想找的那个人!”

    “我知道!”

    被房门的阴影遮掩了大半身子的女子闻言放下了手中的玉筷,说道:“只是你们有着一样的剑法。一样的无情!但听闻你的剑法乃是自己悟得的,所以我一直很疑惑,你们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

    “是吗?”

    “那个人是谁?”

    “听姑娘这样说,我对他有兴趣了!”

    似乎是听到了什么高兴的事情,叶孤城的面色终于有了些变化,眼中闪烁着的是一种期待。在半个月前,叶孤城那孤寒的内心,就已经开始重新跳动起来。

    只是在之前不知道为了什么。眼下他似乎发现了一些缘由。

    “……”

    柳眉微蹙,女子似乎对眼前之人的如此表现很是意外。

    “可惜!”

    “他不在这个世界!”

    沉默了半晌,女子用一种满是幽怨的口吻说道。

    “不!”

    “你错了!”

    然而,叶孤城却是否定了对方的话语,道:“他,来了!”

    “!!!”

    凳子翻到在地,发出砰的一声响,在这句话下女子猛的站了起来。

    与此同时。

    京城。

    怡情院。

    最终岳缘还是没有将陆小凤掐死,也没有往对方的嘴里再度塞几颗有毒的糖炒栗子。

    在经过一夜的时间疗伤逼毒后,在第二天的下午。陆小凤再度回到了活蹦乱跳的情况。而作为他在岳缘的天字号客房趟了一夜的回报,所以他在第二天下午就拉着岳缘去了怡情院。

    院名怡情,说穿了就是青楼。

    也就是陆小凤先前嘴中说需要找十个八个女的陪睡的地方。

    当然。

    岳缘之所以跟着去。是因为在一夜的时间里,岳缘没有等到想要等的人。

    想想也是。

    身边多了一个陆小凤,不是每个人都喜欢与陆小凤接触的,尤其是心怀鬼计之人。细细思索了一下,岳缘决定去另外一个地方来见对方的人。

    只是在陆小凤的嘴中就不是这个样子了。

    按照他的话来说——破罐子破摔好了,反正活不长了……不如先好好的享受一把,到时死的好看点。

    为此,岳缘几乎是在下午走出客栈的时候,差点直接将陆小凤给弄死。

    第一次。

    岳缘发现陆小凤的嘴巴会是这么损。

    来到这座在京城颇为出名的青楼。自然而然的在陆小凤的安排下,果真是找了十个八个的女人陪着喝酒。而他人则是懒洋洋的躺在一边,任凭那些女人上下摸索着。还有亲自用嘴渡酒水给他。

    果然是懒人的享受。

    而在岳缘的四周却是空无一片,却是那些想要凑上来的女人被岳缘那突然展现出来的气势给迫的不敢上前了。

    “哎?”

    “难不成你想要洁身自好,从现在做起?”

    陆小凤头靠在一个女人的大腿上,侧着头看着岳缘,说道:“我觉得你可能来不及了!”

    “……”

    眉目微合,不屑的瞥了一眼陆小凤,岳缘这才说道:“我所接触的女人都是倾国绝色,想要人陪着喝酒,她们还不够!”言语中是对陆小凤的一种嘲讽。

    “你们退下!”

    “请叫你们的花魁出来!”

    岳缘对一边的下人做了吩咐,“就说这里有一个叫陆小凤的男人,要请她喝酒!”

    “……”

    陆小凤如同受到惊吓一般猛的坐了起来,歪着头上下打量着岳缘。

    好半晌。

    他才开口问道:“看样子,你对怡情院的花魁很熟?也是你的红颜知己?”

    “不!”

    岳缘摇摇头,道:“我只知道对方的名字!”

    陆小凤一脸的不信,嘴上却问道:“花魁叫什么?”

    “欧阳情!”

    情?

    怡情?

    好名字!

    陆小凤沉吟了一声,如此赞叹。

    ps:关于老婆婆的身份问题,这个是薛冰,公孙大娘是带篮子的,而带锅炒栗子的则是薛冰(红鞋子里就她喜欢炒栗子。)(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