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04章 正邪难辨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客栈。

    天字号客房。

    岳缘就那么安静的坐在桌子旁,如同一位安静的美男子,就那么淡然的看着正在趴在木桶旁边使劲呕吐着,那凄惨的模样压根儿看不出对方是风采翩翩的陆小凤。

    “呕!”

    运功逼毒。

    再加上强行将吞咽进去的糖炒栗子生生的催吐后,陆小凤这才精疲力尽的抬起头来。目光落在了呆在角落里做安静的美男子的岳缘的身上,开口说道:“怎么不早说?”

    “……”

    看着那已经肿的跟香肠似的嘴唇,岳缘也不得不赞叹陆小凤眼下的功力,当真不错。要知晓,这出自红鞋子组织的糖炒栗子,可以说是一颗就足以毒死普通的二三十个大汉。

    即便是功力高强的人,面对她们特别配置的剧毒,也不敢亲身犯险。

    岳缘自己之所以吃,是以一种让他自己也无法言语的心态,再加上自己本身的能耐,还有拥有着的龙元与长生诀,两者之间配合下压根儿不惧毒素。

    糖炒栗子。

    虽然掺杂了毒药,但从某方面来说,这味道当真不错。

    能尝它,前提是你能够忽视毒药的问题。

    无疑。

    陆小凤算是自作自受了。

    “你自己都说了啊!”

    面对陆小凤的反问,还有那略显郁闷的口气,岳缘有些好笑,一个聪明,小心的人,竟会因为自己本身的问题,差点让那些想要杀陆小凤的人开心起来。

    如果不是其本身反应及时,如果不是有着自己的存在。只怕陆小凤在今天就会死在这里。

    当然。

    若是自己不在这里,陆小凤显然也不会那么容易中毒。

    “啊!”

    “悲哀啊!”

    一声叹息,陆小凤靠着木桶整个人一屁股随意的坐在地板上。一边用手扇着风,他也知道自己落得眼下场景。是自己自讨苦来。在内心里惊骇了一下眼前人的能耐,也在分析着对方究竟是擅长什么?

    是功力旷古烁今?

    还是单纯的在毒药上有着出神入化的造诣?

    不过眼下这份思索分析都埋在了自己的心里,他到现在还有一种纳闷儿,就是那种奇怪的感觉。也许,这个感觉不只是自己拥有,眼前的男子也应该存在着一模一样的感慨。

    “你刚才想杀我?”

    “为什么这么说?”

    一个问题,一个反问。

    让人房间里的气氛变得有些奇怪。

    “因为我刚才从你的眼中,没有看到你有救我的打算!”

    目光打量着岳缘。陆小凤歪了歪脑袋,回想着先前的景象,说道:“如果我再多吃一颗糖炒栗子,只怕自己就无法自救了。想来,你不会伸手援助的!”

    “……”

    闻言,岳缘并没有立即回答陆小凤的话,而是沉吟了一下,这才笑着说道:“某年某月某时某刻,陆小凤贪嘴,因一颗糖炒栗子噎死。想来在江湖上会有不错的反响!”

    没有否认。

    岳缘在陆小凤亲口吃下那一颗糖炒栗子的时候,在内心确是波动过杀意。

    “哈哈!”

    陆小凤听了这话,不由的笑出了声。整个人随意的推开那木桶,懒洋洋的躺在了地板上,仰着头,看着头顶的房梁,嘴上却是说道:“虽然被你算计了一下,但我意外的没有生气的心思!”

    “好像我欠了你什么东西,又或者是你欠了我什么似的!”

    “知道吗?”

    “我害怕欠人情,尤其是女人的!”

    “但换做是男人,却没有这个感觉。不过看你……是欠了女人一些东西吧?”

    “而且还是欠了不少的女人!”

    仰躺着。陆小凤用一种嗤笑的口吻说道:“我想问一句,你究竟欠了多少?”说到这里的时候。陆小凤使劲的抬了下头,眼角的余光瞥向了岳缘的脸庞。

    “……”

    岳缘没有说话。不得不承认陆小凤的观察力真的太过出众了些。

    “哎?”

    岳缘的这副低沉的模样,让陆小凤大惊失色,道:“难不成你还没数出来?那你也太不是男人了吧!”

    陆小凤的这话一出口,一颗糖炒栗子直接被捏碎,岳缘觉得还是直接将桌子上的糖炒栗子直接全部塞进对方的嘴中,让其生生的噎死算数。

    “那你觉得什么样的人才算是男人?”

    岳缘瞥了一眼仰躺在地上的陆小凤,随口反问道。

    “呃……”

    陆小凤迟疑了。

    他生性风流,离不开女人,但又害怕女人。

    所以,他会逃。

    因为他没有那个闲情,懒得去弄。

    确切的说眼下的他还没有遇见真正心动的女人,所以面对岳缘这个反问的时候,陆小凤也傻眼了。因为这样一盘算,他发现自己也被自己归属到了那不是男人的一份子当中。

    这真是一个悲哀的结果。

    房间里。

    气氛稍显尴尬。

    不过,岳缘很快便转移了话题,说道:“你对这有毒的糖炒栗子怎么看?”

    回到客栈的第一句话,陆小凤便说出了有人在吃了有毒的糖炒栗子死掉。显然,他遇见了那样的事情。

    “正邪难辨!”

    这是陆小凤回答的第一句话。

    “嗯?”

    “听江湖上的一些老人说,以前的江湖不是现在这样子的!”

    听到岳缘那一声轻讶,陆小凤的表情显得很是凝重,说道:“眼下,连一个卖糖炒栗子的人都这么危险……实在是太黑了!”

    未等岳缘继续询问,陆小凤继续自言自语的说道:“有传闻,曾经的江湖还算得上是黑白分明,但自有几个门派合一后,这江湖便变得极为诡异起来!”

    “是正亦是邪!”

    “以正道的身份,走邪道之事!”

    “到现在。弄得好多时候都让人习以为常了!”

    “甚至……行走在路上,路边的任何一个人都有可能是杀手……人心,谁也分辨不了黑白……我们眼前的一切。甚至还不如一个瞎子眼中的世界来的纯净。”

    这种类似感叹的口吻,让岳缘颇有些讶异。

    而更让岳缘在意的是对方嘴中随口提起的那句。江湖在数十年前已经发生了变化。若说以前的江湖,好歹还算是浑浊的,那么眼下的陆小凤的世界,就如同一潭黑水了。

    行走在其中,没有几人能够保证自己一身不染。

    “噢?”

    低头扫了一眼手上的糖炒栗子,岳缘笑道:“没想到传闻中的陆小凤也会如此多愁善感,倒是少见!”

    “不是我说的!”

    “是一个瞎子的感慨!”

    陆小凤很快便否认了,他从来不认为自己会有多愁善感的时候。因为。他懒得去想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

    他时间很空,但也很少。

    更多的时候,陆小凤都是花费在了懒之一字上面了。

    能坐着,就不要站着。

    能躺着,就不要坐着。

    能不想……就不要去想了。

    “呵!”

    放在桌子上的糖炒栗子已经冷掉了,还残存着那香甜之味,却没有热度。伸手拨弄着这些栗子,岳缘突然问道:“那几个门派是指五岳派么?”

    “五岳?”

    陆小凤闻言一愣,人有些诧异,不过他只是摇头说道:“时间有些长了。我不知道!对这些过往没有什么兴趣,懒得去了解它们。”

    “……”

    对于这个回答,岳缘并没有表示任何的不满。

    他所经历的这么多世界里。唯有眼下这个世界是一个彻底意义上的阴谋诡计的江湖世界。

    哪怕是在战乱时期的大唐,还有南宋末,江湖也从未有如此的黑暗。

    除了这个世界,那笑傲的世界,同样如此。

    正邪难分。

    披着面具的人,几乎就是名门正派。

    想到这里,岳缘整个人的思绪暂时的抛锚了,开始思索起来。至于悦来客栈的主人,岳缘却是知道想要直接见面。只怕是有着极大的阻力。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岳缘突然问道:“算了。不想这个。陆小凤,我有一个其他的问题。需要得到答案!看你能否给我一些意见。”

    “嗯?”

    微微眨了眨眼睛,顶着一副香肠嘴的陆小凤算是放弃了去青楼的打算,这副模样让其他的女子看见,他觉得有些丢人。此刻,听到岳缘的话,轻轻的抬了抬头,轻轻的嗯了一声。

    “你说当一个男人阴差阳错之下拥有了一群倾国倾城的红颜知己……”

    “但这群红颜知己却又有着自己的心思,虽然心系一个人,但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私心……那么这种情况下,什么样的解决办法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稍微思索了一下,岳缘便询问出了这么一个问题。

    “!!!”

    起身。

    陆小凤端坐在地板上,没有如之前那般躺着了,显然他对这个问题起了兴趣。

    “她们单纯吗?”

    “聪慧无比!”

    “她们会武功?”

    “很是厉害!”

    “那她们之间的关系非常融洽?”

    “不,有的之间是生死大仇,有的则是宿命中的对手!”

    “那她们会吃醋吗?”

    “女人哪里有不会吃醋的?!”

    听到这里,陆小凤几乎是倒吸了一口凉气,只是将自己代入幻想了一下,他的额头就已经浮现出了热汗,后背在这一刻更是几乎将衣服浸湿。目光怔怔的停留在岳缘的脸上半晌。

    真是艺高人胆大。

    陆小凤叹了一声,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兄台!”

    “去让那个炒糖炒栗子的人再给你多炒一些,吃死了算了!”

    闻言,岳缘面色顿时黑了下来。(未完待续)

    ps:ps:话说小四好像也有这个大神之光了,订阅了的童鞋可以领取一下R655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