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16章 天龙完结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半个月后。

    四川。

    成都。

    少林之灾早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天的时间。

    有些时候,短短的时间就恍若沧海桑田,其中对许多人尤其如此。江湖局势纷变,一场少林寺之灾,使得中原江湖的局势陡变,甚至连同大宋与邻国的局势也变得危险起来。

    因为那一战,中原江湖少了绝大部分的战斗力。

    当然。

    这个对有些人来说,并不在意。

    哪怕他也同样算是为国为民。

    譬如说段正淳。

    他在这一刻,正在为四个儿女的问题而头痛万分。

    其一,是王语嫣与独孤凤三个月之后的决战。

    其二,则是他与阮星竹的小女儿阿紫的仇恨。

    其三,便是这一刻站在他们面前的阿朱。

    其四,正是段誉的问题。

    “发生了什么?”

    “他人呢?”

    他指谁?

    不言而喻。

    面对段正淳和阮星竹两人接连而起的问题,阿朱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保持了一种沉默。

    可以说,她虽然没有亲上少室山见到那一次的动乱,但阿朱的遭遇更是离奇,她见到了火麒麟,更是知道了所谓的破碎虚空。只不过,在最后一步的时候,似是出了什么问题。

    “他,离开了!”

    温柔一笑,阿朱很是平静的回道。

    她并不担心,因为在最后,岳缘仍然给了一句承诺,只有她才知道的承诺。

    “!!!”

    段正淳和阮星竹两人震惊了。

    这算什么?

    将两人的女儿玩完就甩了吗?

    虽然段正淳风流多情,但他见如此情况,自是心中愤怒,正想说什么,在阮星竹拉了自己一把后,这才注意自己女儿阿朱的表情后,这才放下心来。

    阿朱,没有失望,没有伤心。

    显然,她是得到了什么保证。

    在简短的聊了一些事情后,阿朱并没有彻底的说关于女帝的事情,只不过那样的故事,即便是到了现在,阿朱仍然觉得太过迷离。说出来,只怕自己的父母也不会相信。

    但阿朱也不想将这个事情提出来,毕竟如果是真实的,那……

    不过阿朱倒是提起了另外一件事,那便是火麒麟。

    那一头狰狞之兽。

    “什么?”

    “这不可能!”

    段正淳豁然起身,突然的动作更是将身边的椅子给碰翻了过去,彰显着他内心的震惊。站在一旁的阮星竹同样是惊愕满面。

    麒麟?

    这东西……不应该是传说中才存在的东西吗?

    比起阮星竹来说,段正淳因为是大理皇族之人,知道的更多,更是清楚所谓的祥瑞是一种什么货色,一般情况下都是统治者自己需要后所进行的造假。

    但若是真正的……

    这不可能!

    这是段正淳的第一个念头。

    面对自己父亲的惊愕与不信,阿朱没有说其他的话,而是拿出了那柄剑,还有那一片红色的鳞片。

    “这个……”

    段正淳有些意外的接过自己女儿手上的鳞片,入手便感觉一片温和,不同寻常鳞片该有的冰冷。就好像这鳞片是一直放在温水中温养着。或许是因为离开火麒麟身上时间有些长,让人感觉不到那种嗜血气息,但从鳞片的模样上还是能够观出对方那一身狰狞之态。

    仅仅从鳞片大小,还有锋利程度上,都能够让人感受到那所谓火麒麟的可怖。

    哪怕是阮星竹在脑海里稍微一思索了下,也是面色苍白。

    喷火!

    更是几乎刀枪不入的存在。

    那可是传说中的神兽。

    从阿朱的口气中,显然那火麒麟是一个祸世一般的存在,而岳缘则是为了救世强行将火麒麟打成了重伤,重新镇压,而自个儿则是因为伤势暂时离开了。

    话虽如此,但在身为母亲的阮星竹看来,自己的女儿只怕是说了谎。

    这是身为女人的直觉。

    因为在之前,他们母女父女之间已经大概的说了一下少林寺一战的后果,岳缘的魔头之名传遍天下,声名狼藉。在加上慕容氏的造反,当时便让阿朱面色大变。

    阿朱虽然不是那种大慈大悲的圣母性格,但也说不上是坏。

    只是听闻那般狠辣的结果,即便是她还是无法接受,又或者说时间太短,她无法彻底的了解清楚岳缘。

    正因为这样,阮星竹看来,自己的女儿似乎是在为岳缘挽回名声。

    只是若真有火麒麟的话,那又怎能让世间人知晓?

    但听阿朱的口气和摆出来的证据,显然那火麒麟是确切的存在。

    乐山大佛,竟然是镇压火麒麟的所在。

    “阿朱!”

    “你是想……”

    放下鳞片,段正淳又查看了一番那长剑,这才放下,用一种不太肯定的语气询问道。

    “是的!”

    “爹爹!”

    “我想将这剑和鳞片铸在一起,让人帮忙照看下大佛,那是他的东西!另外,那火麒麟只怕没死,也需要让人防备那祸世魔物出世,再度祸害世间!”

    说到这里,阿朱的声音显得有些低沉,“就算是为了少室山的罪孽,弥补一分!”

    这份弥补,并不是寻常意义上的弥补。

    或者说是做给段正淳和阮星竹看的。

    因为那一战,段正淳阮星竹还有许多人都认为岳缘心性太过狠辣,哪怕最终因为意外让少林寺残留了下来,但那种做法,仍然在他们的心间留下了深刻的痕迹。

    显然。

    岳缘不是良配。

    这是身为一个父母的想法。

    作为过来人,两人自是看出了太多。可以说,打心眼里,段正淳和阮星竹是绝不认同那个霸道无双的女婿的。

    “值得吗?”

    最终,段正淳的一腔心思化作了一句话。

    面对这个问题,阿朱确是反问了自己的母亲阮星竹一句,“娘,您值得吗?”

    顿时,段正淳无语了。

    还有阮星竹也傻在了那里。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段誉的声音。

    “父王!”

    “我觉得您可以同意阿朱妹妹的意见!”

    段誉推门而入,当走入房间后,他的目光也落在了自己的这个妹妹的身上。扫了一眼,心中不由的叹了一声。

    乔峰是他的结拜兄长,而乔峰算是死在了自己的妹夫手上吗?

    那种仇恨和关系,最后却是在他的面前纠结成了一种矛盾,让段誉不知道该如何去处理?

    该恨吗?

    段誉却也知道不关自己妹妹的事。

    但还有一人却不是这么想的。

    那便是阿紫。

    自乔大哥死掉后,自己的这个小妹已经不见了踪迹,带着一身的仇恨离开了。

    在门外,听了半晌,最后段誉还是忍不住的推门而入,插嘴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应下。

    算是自己为自己结拜兄长做了一份事,也算是为了自己段氏一家去赎罪,为那个让天下间所有人无可奈何的男子的赎罪。熟读佛理的段誉,在经历了这么多之后,他总发觉这是一种因果,是大理段氏皇族的劫数。

    这么多的事情,大理段氏总该做些什么,以求一个心安。

    父与子对视了半晌。

    最终,段正淳点头应下了。

    “派出一部分的段氏族人来做这件事吧!”

    “为了让大宋不要太过戒备……这批人就改姓断吧!”说完,段正淳的面色低沉了下来,整个人在这一刻似是老了好几岁,心神俱疲。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足以让他彻底的精疲力尽。

    段?

    断!

    阿朱闻言也是一怔,却是明白了这其中包含的意思,眼神也是忍不住的有些发酸,终究……自己的父母和兄长妹妹还是不会认同自己的他啊!这是要她断去那份念想吗?

    可是……

    我只怕断不了啊!

    沉默无言。

    许久,阿朱一个人离开了。

    只留下一个在低声哭诉的阮星竹,还有在一角叹气的段正淳。至于段誉则是陪着自己的妹妹阿朱一起走了。

    三个月后。

    华山。

    阿朱和段誉两人都来到了此处,还有一头大雕在天空中飞舞,见证两个女人之间的顶尖剑法对决。

    独孤凤与王语嫣两女在华山之巅论剑。

    山腰。

    两人抬头见到的是云起云涌,狂风乱舞,风雪飘摇。

    哪怕是隔了老远的距离,仍然能够见到剑气纵横,飞沙走石。

    这一战,足足打了一个时辰。

    一个时辰后。

    两人在山腰见到了漫步走下山,身上带着数道剑伤的独孤凤。

    “她,输了!”

    面对两人等待结果的目光,独孤凤只说了这么一句话,而话语刚落下,段誉的身形已经跃向了山顶,唯有阿朱一个人站在那里安静的呆着。

    “……”

    独孤凤走到山腰的一片悬崖处,在阿朱的注视下,自腰间拔出了一柄软剑,随后就那么随手丢入了那不知道多深的山谷。似是察觉到了阿朱疑惑的目光,独孤凤慢条斯理的解释道:“紫薇软剑,误伤义士!”

    “我曾想过弃之其他的地方,但最后还是发现华山才是最佳的地点!”

    “为什么?”

    少室山之战,阿朱早已经了解了个七七八八,但她还是不明白独孤凤这份选择。

    “因为……”

    独孤凤嗤笑一声,回道:“这是自语天下正道,是真正英雄所在的纯阳派所在!而且我在这华山隐秘所在留下了一套剑法,我要看他到时发现该如何去破?”

    在独孤凤的心中,少林的一战也同样没有完成。

    剑法之斗,最终化作了那般结局。

    一头雾水,阿朱没有听明白其中的含义。

    似是察觉到了阿朱的疑惑,独孤凤缓缓的转过头,目光正式落在阿朱的脸上,视线划过,最后停留在了她的腹部,突兀道:“一次?”

    “嗯?”

    “我说他一次就让你怀有身孕呢?”

    见阿朱迷惑的眼神,独孤凤解释道。

    “……”

    闻言,阿朱顿时脸红了。

    她万万没有料到这股剑法高超到极点的女子,竟会问出这样的话来。

    “看来不是!”

    “不过,倒是有意思了!”

    “我很期待下次见面,他是什么样的表情!”

    摇头失笑,独孤凤没有丝毫的害臊,而是问道:“你想听一个在唐朝发生的故事么?”

    唐朝!!!

    脑海里,突兀的出现了女帝的模样,阿朱点点头,显然对这个故事非常感兴趣。

    于是在阿朱期待的目光下,独孤凤慢慢的道出了一场恩怨情仇的过往来……许久,当阿朱听完了这个故事后,整个人彻底的处在一种失神发呆

    状态中。

    “这个孩子,你想怎么教导?”

    独孤凤似乎很有兴趣,师妃暄的结局无疑成了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她想看看面前的女子如何抉择。

    面对这个问题,阿朱沉默了。

    半晌。

    阿朱才开口说道:“我会教导孩子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英雄,成为一个为国为民的大英豪!”

    “噢?”

    语气虽然是疑问,但含义并不意外,有着女帝作为例子,眼前名叫阿朱的女人的选择到没有让独孤凤意外,反而她对孩子的名字起了兴趣,询问道:“那你准备给孩子取什么名字?”

    “……”

    没有直接回答,阿朱抬着头,目光落向那在天空不断飞舞着的大雕,那声声雕鸣,似乎是在寻找自己的真正主人而无果,显得有些悲凉。

    顺着阿朱的目光,独孤凤的视线也落在了那大雕的身上。

    只听阿朱开口询问道:“这真的是雕吗?”

    “嗯!”

    “倒是像传说中大鹏的血脉……雕,怎么有这么大的?”

    见识过了火麒麟,这世上说再有大鹏什么的,阿朱也会去试着相信了。

    “看来,你已经确定了孩子的姓名呢?”

    “是的!”

    “叫什么?”

    “鹏飞九天,就叫鹏举吧!”

    说着这个名字的时候,阿朱的双手却是在袖子里死死的握着那金银铃铛,在心里产生了一个念头,决定了一个想法,那便是将这金银铃铛到时重新放回当初两人行周公之礼的密室里,也是割断这腥风血雨的江湖。

    与此同时。

    四川。

    乐山大佛。

    一个富家公子带着几个家丁,在忍了三个月的时间后,终于忍不住心中的那份疑惑,终于想法设法的爬上了大佛的膝盖上。

    他们见到的是一个看起来深不见底的洞穴。

    最后。

    几人还是打着火把,走入了其中。

    其中,三人带头,两人断后,将富家公子保护在了中间,几人一起进行着所谓的大佛探险。

    只是不过在踏入了一半距离的时候,事情发生了变化。

    在其中,他们遇见了一头浑身冒火,吸引了火把上火苗的狰狞巨兽,五个家丁全部落入了巨兽的嘴中,被拖入了坑道的深处不见了踪迹。而这个富家公子早已经吓的肝胆俱裂。

    一番乱窜之下,却是越逃越深。

    最后,富家公子来到了一处通道的尽头。

    当他人逃到这里的时候,好不容易重新点起了火折子,人却是整个被眼前的景象所吸引。

    面前是一座真人大小的玉像。

    通体白莹透彻。

    这是一个女子的雕像,看那底座,似乎是从何处重新搬来的,原地点并不是在这里。

    但在这个时候,富家公子精气神都被面前的玉像所吸引。

    美!

    美得好似九天玄女下凡。

    媚!

    媚得好似传说的九尾狐。

    英!

    英的不比男儿差距丝毫。

    都说书中自有颜如玉,但富家公子却从未想过世上会有这般美丽的女子。

    这是神仙吗?

    在他的眼中,面前那一身凤冠霞帔的玉像的眼神正一直深情的凝视着自己。而且那眼神有着一种让人无法言明的魅力,似要吸引着他的灵魂,他的一切。直到手上的火折子烧到手指,烧的冒起了水泡,烧的冒出了肉香后,他才反应过来。

    右手微伸,手指轻轻的在玉像上雕刻的衣裳摩挲着。

    在这一刻,富家公子知道自己遇到了一个真正该喜欢的人,可惜她不是真人。

    她,是谁?

    无人知道,哪怕是富家公子重新点燃了一个之前备好的新火折子,却也在雕像上见不到丝毫线索。最后,他的目光落在了那后面的石壁上,那上面雕刻满了无数的文字和图画。

    正是佛道魔三教的典籍。

    而在最终的角落里,富家公子看到了这个雕像的姓氏——武。

    数天后。

    以数十条人命为代价,他将洞穴里的大部分石壁被凿毁,更是带出了一座蒙着红布的雕像,带回了自己的家。在随后不久,富家公子更是冒天下之大不讳,违背孝道,将自己的姓氏更改为武。

    没有人知道他是为了什么。

    同时。

    在中原大地的北方。

    明教的一处隐秘据点。

    作为负责人的方腊迎来了一个带着兜帽,隐藏着身形的熟人。

    “方兄!”

    “慕容兄!”

    简短的招呼,掀开了帽子,露出了真正面貌的慕容复,“在下已走投无路,方兄可敢收留?”

    “欢迎之至!”

    两人彼此对视半晌。

    一同笑了。

    对视了半晌,两人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不约而同的开口念叨了起来。

    “焚我残躯,熊熊圣火,生亦何欢,死亦何苦?为善除恶,唯光明故。喜乐悲愁,皆归尘土。怜我世人,忧患实多!”

    似乎天地间,只有这一声声虔诚到极点的祈祷,对火焰的祈祷。

    生于火,死于火……

    是为执着。

    是为明教。

    PS:啦啦啦,节操不见了。R1152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