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13章 梦中的完美 上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河上。

    富家公子面色有些惊悚的看着眼前的大佛。

    只见那佛泪越加的急了,甚至,连着大佛整个身体的上下都如同遭受了大雨之天,整个呈现出了一种湿漉漉的迹象。远远的望去,让人感觉到这已经不是所谓的石佛流泪,而是在其肚子里只怕是装了一肚子的水。

    哪怕是河上,距离大佛有点距离,他们仍然能够感受到那隐隐约约的热气。

    水汽蒸腾,渐渐的将整座大佛所笼罩,乐山大佛彻底的隐没其中。

    远远瞧去。

    就好像那是传说中的西方极乐世界一般。

    近看如此。

    在乐山大佛的对面的山野上眺望,就越发的相像了。

    “这个是……”

    作为历代都在这里住着的农户,中年男子在向自己的父亲说了一声后,便从田野间朝这个方向走来。站在了山野半腰,眺望那在乌云笼盖之下,却又白气环绕的乐山大佛。

    就是因为太熟,眼前这大佛的诡异景象才让人觉得诧异。

    中年男子有一种直觉,今儿的大佛有一种极端的危险。

    思索了下,还是觉得不要太过好奇的好,正想转身离去,却听天际猛的传出了一声奇怪的呼啸自远方响起。

    诧异的转过头。

    目光中见到的是一道红光,自大佛的方向疾驰而来。

    瞬间。

    已经划破了距离,来到了眼前。

    未等中年男子有所反应,便觉得自己的左肩一麻,一道血花溅起的同时什么东西透体而过,射在了身后的地上,留下了一个冒着青烟,不知有多少深的小洞,而这股强大的惯性之力则是带的中年男子整个人朝后飞了去,摔在了地上。

    “?!!!”

    摔在地上的中年男子侧着头,看着自己的左肩,那里出现了一个拇指大小的窟窿,鲜血只是刚开始飞溅而出,但眼下却不在流淌,反而是升腾起了一股糊味,如同被火烧了一般。

    麻!

    紧接着是灼伤一般的痛楚,在中年男子反应过来后,传遍了全身。

    “啊!”

    痛!

    如同烧红的铁块落在了肩上一般,只听滋滋声不绝于耳,那剧烈如火烧一般的疼痛使得中年男子整个人的表情都狰狞起来,脖子,脸上乃至于手臂上都是青筋直冒。

    整个人更是抱着肩膀,在地上不断的滚来滚去,强烈的疼痛之下并没有让中年男子晕厥过去,反而是越发的清醒了。

    “有……有东西……”

    害怕,恐惧,还有疼痛彻底的混在了一起,中年男子能够很清楚的感觉,自己肩上不知被什么东西咬穿了,而且在伤口中留下了什么东西。

    那东西……

    活的!

    滚烫如岩浆一般的事物,在体内灼烧着自己的鲜血,灼烧着自己的神经。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传递进了脑海,想要控制他。

    那是一种疯狂。

    嗜血一般的疯狂。

    “杀!”

    “杀!”

    “杀啊!”

    口水横流,眼中尽是狰狞杀意,眨眼间,中年男子的瞳孔已经开始发红起来,就如同被火烧了一般,烤了个通透。

    最终。

    中年男子忍受不住这份痛楚,强行凭借着那残留的一份清醒,直接将头朝地面碰去,砰的一声中,额头鲜血直溅,中年男子也如愿昏迷过去,只留下他的身躯仍在不断的颤抖抽搐中。

    凄惨的嚎叫,回荡在山野间。

    连同那乐山大佛旁边溪流上呆在扁舟上的富家公子也听到这一声如同野兽一般的嚎叫。这一声嚎叫虽然在中途戛然而止,但仍然将富家公子等人吓了个够呛。

    先是大佛出现诡异变化,里面也传出了兽吼,再加上背后山腰上传来的兽吼,彻底将故作镇定的富家公子也彻底的吓到了,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但为了面子,富家公子却是生生的咬着牙承受着这份内心的恐惧,不让旁人见到自己也漏了底。

    同时。

    内心的好奇心却也在这一刻快要达到了顶点。

    多年来,从未有人说过乐山大佛有如此诡异的变化。

    外面的人不知道里面的事情,里面的人同样不知道刚才的事情会造成何种影响。

    石殿里。

    还残留着火麒麟的热劲。

    那凹坑里的寒冰不知何时已经渐渐的融化开来,形成了一股股水流沿着缝隙朝外面流去。

    四目相对。

    一大一小两者之间的眼神在半空碰撞。

    似是察觉到了什么,阿朱不由的侧身挡在了小丫头的面前,哪怕是以她的能耐面对女帝那如刀锋一般的眼神,浑身上下犹如刀割一般的感受,但在这一刻,阿朱站了出来。

    因为在这里,三人中唯有她算是大人了。

    卫贞贞与女帝交锋,再度成为了以前的女童模样,再加上穴位被制,压根儿就没有还手的能力。若是对方直接动手的话,只怕在场三人都没有任何生还的可能。

    “……”

    目光隐隐,在视线被挡住后,明空的目光停留在了阿朱的身上。对于这个在卫贞贞的唆使下,冒充了岳缘数天的女子,虽然当时她第一眼便认了出来,但不论如何,那几天却是这些年来比较快乐的日子。

    就如同当初初见无崖子的时候。

    只是一个是被骗,一个是甘愿被骗,前后两者的心情不同,但同样有一份快乐。

    “你不错!”

    没有理会嘴角的血迹,火麒麟的反噬再加上岳缘的那一刀,使得明空眼下的创伤要比看起来的深的多。因为她走的是魅惑之路,否则的话也不会被寇仲赐了个武媚的小名。

    那是因为在寇仲的眼中,魔门天魔功与慈航静斋的剑典之魅惑都让他有些熟悉。

    一个媚字,其含义实在是太多。

    而这个媚字,则是明空一身功法的最大特点。

    只是当她成为女帝后,将其隐了下来,只是无论如何,即便是修炼了道心种魔,她以那精神力所增强的地方仍然是这里,是而她强行以精神力控制住火麒麟。

    “你究竟想做什么?”

    到现在,阿朱已经明了眼前女子的真正身份,太多的惊讶与震惊已经让阿朱已经麻木了。女帝,父女,这两者彻底的混合在了脑海里,纠缠个不停。

    是对岳缘的惊讶,也是对眼前人的惊讶。

    更是对这父与女之间的关系的惊骇。

    要知道,她之前可是和对方虚情假意了好些天。

    那份猜测……阿朱压根儿不敢去想。

    但在这个时候,即便是她在某种意义上只是花拳绣腿,算得上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在这一刻,却是母性大发,心中的那份善意促使她挡在了两个女童的面前。

    即使是那种若隐似无的威严,使得阿朱汗流浃背,身子发虚,一双腿更是不觉的有些发颤,既是热的,也是怕的。

    “朕羡慕她!”

    “朕嫉妒她!”

    迎着阿朱的目光,明空的视线瞥过对方,落在了那站在其后面,仍然在偷偷瞧着自己的小丫头。

    “……”

    眉头微微一蹙,阿朱算是明白了女帝嘴中话的意思。自她遇见岳缘来,小丫头就是如同女儿一般的呆在岳缘的身边,以徒弟的身份。而经历了这么多,面前人的身份,她也知晓。

    父亲不在,母亲虽然内心在意,但手腕上却算得上是利用……

    那种日子,只怕让她来承受,估计是承受不住。

    阿朱能够理解亲生父母都不在身边的那一种悲哀,因为她自己就是。直到遇见了岳缘,阿朱才算是寻找到了自己的亲生父母。那种感觉,她觉得她理解对方。

    “我理解!”

    “不!”

    摇头,明空笑了,目光中却是带上了一丝欣赏,“你不理解!”

    “我不同于你!”

    “我自己的路从来都不是自己选择的……在我出生的那一刻,就已经被人定下了未来!”明空的目光最后扫过了阿朱,停留在了化作女童之身的卫贞贞的身上,说道:“只是权力是一样迷人的毒物,会让人欲罢不能!”

    说到这里,明空嘴角的笑容颇显不屑,也不知道是讽刺别人还是自己。

    即便是登上了九五之尊,可那真的快乐?是她所想要的吗?

    “有时候我就在想啊……”

    “若是一开始我们一家三人就在一起,那是何等快乐的日子!”

    呢喃声中,明空的眼前似乎浮现了一家三人,男的挥毫画花,而女的则是**相伴,至于小的则是在两人面前跳着欢快的舞蹈要给他们看……可惜的是,这一切只不过是自小以来存在脑海里的想象。

    一直以来,这份愿望如同种下的种子一般,在内心里生根发芽。

    又在母亲,师傅、还有寇仲等人的话语中,岳缘的形象彻底的被扭曲,她已经不知道他真正的形象该是什么,唯有在脑海里想象一个完美的存在。

    可睁眼之后,存在的还是她独自一个人。

    无崖子。

    只是模样是的,但不是她想象中的存在,所以她让丁春秋废了对方,之所以不杀他是因为对方有着自己父亲的模样。

    阿朱,同样是假的。

    但她能够大概的描绘出岳缘的风采,虽然被明空一眼看出了女儿身,但同样她也陪着玩闹了下去,只是为了心中那份最完美的人。哪怕是明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的,可是她仍在追逐那一份想象。

    以至于这份简单的愿望,彻底的成为了她埋藏心底的心魔。

    可是在真正的见到了对方后,明空的内心里却隐隐的有些失望。

    母亲让她失望。

    难不成父亲也让她失望?

    一个游戏,是选择也是试探。

    而试探……

    终究是有了结果,因为不满意,所以她放出了火麒麟。

    武明空,她嫉妒那一直呆在岳缘身边的小丫头了。她不妒忌阿朱,也不妒忌卫贞贞,唯一妒忌和羡慕这个年纪不过七岁大小的红衣小丫头。

    若她是她,该有多好!

    念头落下,身形闪烁,只在阿朱的眼中留下一道幻影,人已经来到了她的身后。

    面对阻路的卫贞贞,一手将其提起扔开后,武明空的右手化拳为掌,猛的落向了小丫头的头顶。

    “不要!”

    转过身,阿朱和卫贞贞大骇中,武明空右掌终于抚在了小丫头的天灵之上。

    而这个时候,岳缘仍在那已经被打的乱七八糟的通道中往石殿中而赶来,只差些许的距离。

    两女的惊呼自然也是落在了岳缘的耳中,大惊失色中,岳缘不顾胸口被火麒麟留下的伤势,再度加快了速度。

    整个人如同一只射出的利箭,朝石殿中而去。

    当他踏入石殿的那一刻,看到的是一大一小两女对视的模样,其中一人正以仙人抚顶的姿态将手放在了对方的小脑袋上。R1152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