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106章 画皮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啊!”

    气劲横扫而过,将漫天的雪花搅的倒卷而起,朝天上涌去。+

    更是在地面上形成了一个方圆三丈的圆形凹坑。

    庞大的力道,更是将跪在面前的师妃暄给弹飞了出去,同样,一时间措手不及的独孤凤同样受到了殃及,整个人被这股气劲给带了出去。

    而在旁边的其他人,则是没有这么好了。

    凄厉的声音,如魔音灌耳,顿时震得不少人头晕眼花,口吐鲜血,受到了重创。但这道凄厉的魔音并没有就此结束,在达到最顶点后,有些人只觉得脑海中一阵炸响,整个人的眼前便黑了过去,再也不知道什么事了。

    在声波横扫的那一刻,岳缘已经身形移动,来到了小丫头还有四大剑侍的身前,挡住了音波的冲击。

    “哈!”

    “哈!”

    “哈!”

    漫天的雪花终于再度恢复了下来的状态,乱糟糟的一团彻底的将明空所站的地方笼罩起来,站在外面的人只能看见朦胧一片,看着一个婀娜多姿的身影在那里不断的轻喘着气。

    原本面颊上的泪痕早已经不见,微红的眼眶也恢复了原状。

    若不是那不断起伏的胸口,还有那一声声似是疲惫到极点的喘气声,再加上那凹下去的地面,以及狂舞的风雪,只怕在外人看来刚刚那些都不过是幻象。

    柔弱的表情再也不在。

    留存在脸上的只有无情之色,还有那睥睨的目光。

    身为一个帝王,最主要的便是要能够控制自己的情绪。

    缓缓的站起身,明空的全身上下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那是骨节在颤动,是她的一身的功力在运转,一手负背,人就那么从风雪中走出。越过师妃暄的身旁,朝岳缘的方向踏步而去。

    中途。

    却是再也没有瞧师妃暄一眼。

    同样。

    四周还清醒的其他人的目光也落在了刚才那个发出巨大震动的女子的身上,那一身明黄色的衣衫,在风雪中显得分外显眼。

    段誉,王语嫣等人都知道眼下只怕是局势再变。

    虽说王语嫣满心担心自己表哥的安危,但在现在却是不敢去里面寻找慕容复的踪迹,虽说在某些方面她挺单纯,但也知道六扇门的出场,已经代表了事情的不可控制。

    她去极有可能牵扯到曼陀山庄,甚至成为六扇门的引子。

    而且。眼下,王语嫣的注意力也被眼前的事情所吸引。

    在所有人的眼中,这个一身明黄色衣袍的女子,一身衣衫彰显奢华,轻踏着的步伐更是稳健无比。

    那走路的感觉……

    在段誉、段正淳还有段延庆等人的眼中,更是有着明显的威严。

    就好似皇帝一般。

    “……”

    目光盈盈,明空踏着优雅的步子,一步一步的朝前走去。

    而在她的对面。

    岳缘则是安静的站着,看着这个女子一步一步的朝自己走来。

    两人之间的距离越近。岳缘的内心就有一种越发熟悉之感。虽然对方的模样岳缘没有见过,但是那种骨子里的熟悉却是做不得假。再看师妃暄的模样,还有独孤凤那愕然震惊的表情,岳缘的内心已经猜测出了来人的身份。

    正想开口说什么的时候。对方确是在自己之前出生了。

    玉唇微启。

    那无情的模样,刹那间又化作了柔情似水。

    缚音成束,以传音入密的形象化作了一声满是深情的话语——“爹爹!”

    顿时。

    岳缘愣了。

    即便是已经猜测出了对方的身份,但在听到这声称呼的时候。还是愣了。当初见到传鹰的时候,对方不过是一个少年,少年心性叛逆。加上本身的自傲,自始至终他也叫出口这个称呼。

    而直到现在……

    岳缘才真正意义上听到了自己后代的这个称呼。

    一时间,哪怕是岳缘的定力,在这一刻心思万千,万般的心情与语言都说不出口,人便也失神了。

    而就是这个失神的一刻,对方有了动作。

    “爹爹啊,我终于见到你了!”

    身形一闪,几乎是紧靠着岳缘的胸前,玉手轻轻的在岳缘的脸颊上滑了一下后,明空出手了。

    出手的对象不是岳缘。

    而是站在一边的小丫头,自袖子里飞舞而出的是天魔缎带,将小丫头连腰缠绕,随后整个人纵身飞出。

    “呀!”

    小丫头一声惊呼,这才让陷入失神状态的岳缘反应了过来。

    抬头望去。

    见到的是明空带着小丫头的身形,如同鬼影一般的移形换位,只是在其他人眨眼的瞬间,就已经带着小丫头窜出了山顶,人朝山崖坠下,唯有她的传音回荡在岳缘的耳畔。

    “想救她吗?”

    “想救卫贞贞、想救阿朱吗?”

    “来找我吧!”

    “爹爹啊,可只能有你一个人哦!”

    明黄色的衣袍在飘荡,人影已经看不见,最后回荡在岳缘耳边的则是一个地名。

    岳缘面色大变。

    他万万没有想到,会是如此之景!

    但一想起传鹰的事情,比较起来,武明空的处境却是比不上传鹰。哪怕是明空坐上了地位,成为千古女帝,但在岳缘的心中,仍然是可怜的。这是他身为一个父亲的失职。

    而且卫贞贞和阿朱都落在了对方的手上……

    以刚刚对方的身手来看,在这广场上只怕是除了自己,便是她最强。所以,这句话,岳缘不怀疑真假。

    师妃暄的姿态,岳缘之前也看在了眼里,一部分的心思已经在出现的明空的身上,只不过亲手杀死所敬佩的英雄,心中那份感怀不知不觉间侵染了整个心神。

    就如同他眼下手中除去天外飞仙的最强之法——飞刀。

    自始至终都没有出手过。

    那是因为飞刀斩的都是万恶不赦之人,而萧峰不是。

    喝酒。

    雕像。

    飞刀。

    那一刻。岳缘的心都是苦涩的。

    那一瞬间而起的苦涩之情,甚至蒙蔽了心神,让人一时间陷入了自我烦恼与感怀之中。岳缘没有阻止这份感伤,甚至是顺其自然。

    英雄,都是值得缅怀的。

    等再度清醒的时候,见到的便是那副场景。

    目光朝那跪在一边的师妃暄望去,看见的是低头不言的她,狠吸了一口气,右手遥遥一握,那落在师妃暄面前的仿造月缺剑立时落在了岳缘的手上。

    铃铛声中。岳缘人亦跟了出去。

    至于少林寺……

    在这一刻,已经彻底的被岳缘抛之脑后了。

    这一切都不过是在很短的时间里发生,当目送着岳缘如同一只大雕从山顶绝崖跃下的那一刻后,广场上还在的人都觉得这一切恍若梦中之景,一头雾水。

    一边。

    独孤凤看着岳缘那追逐而去的身影,再回头看着仍然跪在地上的师妃暄。

    哪怕是她,也不由的叹了一口气。

    事情……

    怎么弄成了这样?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明空终究是挽救了少林一把。

    比较起来,在岳缘的心目中其他的比少林更重。

    摇摇头。

    独孤凤知道师妃暄这一跪是在逼迫明空。但看眼下师妃暄这一幅如同死了的模样,她也有些不忍心。正想伸手去拉对方一把的时候,动作却是戛然而止,停在了那里。

    “这是!!!”

    随着独孤凤惊愕之语出口。四周一些也在关注这里的人同样目光停在了师妃暄的身上。

    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师妃暄的身体出现了变化。

    自脖颈处,那肌肤一点一点的老化,褶皱。一双玉手则是痛苦的捂着脸。随着一点一点的撕裂,最后整个头如同蛇蜕皮一般的整个蜕了下来。

    如此情景,只瞧得在场的江湖人士毛骨悚然。

    哪怕是许多人都知晓易容。但是却没有人见过面前如此诡异恐怖的景象。

    啪!

    地上多了一个已经老化的师妃暄的皮,而在原地则是多了一个气质清纯脱俗,不食人间烟火,美得不可方物的年轻女子。

    这个女子的模样,独孤凤认识。

    正是石青璇。

    远处。

    同样瞧得此景的段誉,不由的惊呼出声:“神仙姐姐……不,不对!模样不对!”

    样子不是。

    只是那一身的气质,与他当初在无量洞里所见的玉人一般无二。

    “咦?”

    “这里是何处?”

    诧异的声音,如同林间幽泉一般清冷的嗓音在广场上回荡,石青璇呆呆的扫了一圈,眼中尽是迷惑,不明所以。而人更是无比戒备的防备着,晶莹透彻的目光中如初生婴儿不见丝毫杂质。

    见到这里,独孤凤突然开口问道:“你还记得师妃暄吗?”

    “嗯?”

    “那是谁?你又是何人?”

    迷惑的眨着大眼睛,石青璇一头雾水,不过她对眼前女人同样认不出来,不过潜意识中倒觉得眼前这个漂亮的女人理应不坏。

    “……明空呢?”

    “明空?不认识!”

    仔细的观察,独孤凤发现面前之人并没有说谎,心中沉吟了下,又问道:“那……道公子岳缘呢?”

    “岳……缘?”

    “是山岳的岳,缘分的缘么?这又是何人?”

    侧着头,石青璇嘴中呢喃着这个名字,然后又摇摇头,示意自己不知道。不过,她的目光随即落在了四周那遍地狼藉之上,见到那凄惨的景象,让她的眉头不由微蹙。

    想吹走一曲为这些人送行,但发现身上没有竹箫,她只能作罢。

    再说,这血腥味一片,实在是让人不太欢喜。

    还是早早离开为好。

    身形旋转中,一丝轻纱已经捂在了脸上,遮住了那种美得如仙的脸庞,身形飘退,整个人却是在众目睽睽中离开了。

    为何出现在这里?

    自己的箫呢?

    这里又是哪里?

    身上的鲜血又从何来?

    还有听见明空这个名字的时候,心为什么会疼呢?

    许许多多的问题都在石青璇的心间盘绕,危险的地方还是早点离开为妙,不过不在想那些问题的石青璇,在她的心中仍然有着一个问题似欲吐为快。

    那便是这世间有谁有缘与自己笑傲江湖呢?

    不觉间,她的脑海里突然升起了一首曲子。

    这曲子,就叫笑傲江湖。

    目送着石青璇离去的身影,再看了一眼脚下的皮,独孤凤便知道师妃暄……已经彻底的死了。

    在场的人,却也知道这群雄大会也就此落幕。

    随后。

    江湖大震。

    两道消息在江湖中流传。

    第一个便是少林寺被一个大魔头迫的封山百年,哪怕是六扇门、朝堂的军队的进发,也不过是抓住了一批江湖份子,至于其中主要的人物却是一个都没有捉到。

    当然,也许是不敢抓。

    另外一个,则是仙子蜕皮。

    不过随着传言,这个信息越发的飘渺和变化了,在最后蜕皮一词中的蜕字在有些人看来觉得不合适,而改成了画字。而随着传播途中的变化,这个消息最终变成了一个飘渺的故事,一个吓人的故事。

    故事里讲的是一个妖魔之女带着人皮面具捣乱的事情,不知有何人才能去渡!

    这个故事,被称之为——

    画皮。(未完待续。。)

    ps:天龙已经没有多少了,估计这个星期就会结束了。R752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