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98章 谁是魔 下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冷风吹过。

    冻结的温度,就如同被沁入了冰水中的心,让人体会到的不仅仅是身体的冷,而是一种从心间的冰冷。

    卫贞贞与眼前女子的对话,让阿朱在从侧面猜测过往事情的时候,也隐隐的察觉到了一股让人惊骇的过往。让人想不到,让人不敢去想的过往。

    “……”

    回想起无崖子如果真是想要走到那步,但以面前女子的魅力,这很正常。但是唯一让卫贞贞有些诧异的地方则是还有一点所在。

    想了想,卫贞贞便直接道出了心中的这份疑惑,“以你的性子,按道理来说是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的。既然你已经杀了李秋水,那么曼陀山庄为什么还存在?”

    “以你的能力,杀掉无崖子更是简单之极,为什么会留他到至今?”

    连续两个问题,卫贞贞显得有些咄咄逼人。

    锐利的目光,直接定格在了面前女子的身上,一步也不退让。

    传闻中,历史上记载的女帝在位期间做过的事情卫贞贞十分的清楚,再加上她本身与李唐皇室的关系,其中的许多事情对她来说不是传闻,而是事实。

    以眼前女子的狠辣心性,她完全没有必要留手。

    难不成是不屑?

    又或者是其他?

    目光紧紧的盯着对方,卫贞贞等待着答案。

    曼陀山庄?

    一边,阿朱听到这个无比熟悉的地点,顿时也将耳朵竖了起来。

    要知晓在阿朱以前的生涯中,她只有两个地方最为熟悉,一来是参合山庄,二者则是曼陀山庄。参合山庄是慕容氏的所在。而曼陀山庄则是王语嫣的家。

    在这一刻,阿朱隐隐的发现这事情牵连的人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庞大。

    难道,这少女。不,这女子与曼陀山庄有什么关系?

    心中念头急转。阿朱的视线也落在女子的脸上,非常认真而仔细的观察着对方的模样,想要从对方的脸上看出有什么不同来。不经意间,阿朱的脑海里已经将面前的女子的模样同王语嫣的模样开始进行对比起来。

    这一对比,却是让阿朱的面色变得奇怪起来。

    模样并不相像。

    但,阿朱却又一种诡异的感觉,她总觉得哪里不对。

    “……”

    面对卫贞贞的话,武明空并没有直接回答对方。而是微微昂首,目光朝那湛蓝的天空望去,看了半晌,这才说道:“也许是我恻隐之心爆发而已!”

    “虽然我心狠手辣,但偶尔之间也会有着善良之心的!”

    这话看起来是一个自我嘲讽,但说的却也是实话。

    能够身为皇者,历来都不是好相与的人,尤其还是唯一的一个女帝。

    能够登上皇位,那已经不仅仅是心狠手辣可以形容的存在。

    面前的女子,即便是卫贞贞也不得不承认。她真正的继承了公子一身的能耐,虽然登上帝位有着许多的巧合和背景,但仍然可以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面对这样的话语。卫贞贞脸上冷笑,自是不信。

    然后,在对方的注视下,卫贞贞道出了最后的一个问题,也是最为重要与关键的问题,“那明空你为什么不用你的真正面目见人?”

    真正面目?

    角落,阿朱闻言一震,诧异的看向了女子,卫贞贞的这话让阿朱想起了一个惊讶的念头。

    难不成……

    如同自己一般。眼前的女子也是易容而成?

    目光上下打量,结果却是让阿朱有些无奈。眼前之人完全看不出有易容的痕迹。又或者说对方的易容水平已经到了神鬼莫测的境界?

    对了!

    似乎想起了什么,阿朱的目光朝山崖的方向望去。

    卷轴……

    眼前的事情。无疑是最重要的。

    “当初你强迫鲁老传人门派万花为你制造出堪比鲁老最为完美的作品,就是你现在的这副模样吧?”

    视线如针一般的刺在明空的脸上,卫贞贞的表情十分严肃认真,语气中更显一种沉重。

    真正的模样?

    嘴唇微微颤动了一下,明空的神情有些失神,半晌,这才笑道:“哈!”

    “卫贞贞你终究太过单纯了些!”

    “又或者你认为成为皇帝的寇仲还真的如你以往所认识的寇仲?”

    轻轻的抖了一下衣袖,武明空侧着脸,看着卫贞贞,她有些不大明白。这么多年来,卫贞贞难不成是活到了狗的身上?性子还是那般的单纯。时间,竟是没有磨砺出一个老道狠辣的人出来。

    “都说皇者无情!”

    “想要成为一个合格的皇帝的基本,便是莫要让人瞧出你的真正面目,带上面具!”

    “但也没有你这样连同自己模样也改变的!”

    作为曾经的人,卫贞贞见过明空的真正模样,故而哪怕是她眼下不是以真正的面目来见自己,但仍然能够一眼认出对方的原因,是因为那一身的气度实在是太过出众。

    在女人中,千万中唯一。

    “呵呵!”

    轻声一笑,武明空的视线投向了远方少室山的方向,心中盘算时间,也知道哪里只怕快要到了终点,却是不能再拖了。收回视线,她的视线再度从卫贞贞和阿朱两人的身上扫过,“也好!”

    “时间差不多了!”

    “唯我独尊功……当初我能破你,让你走火入魔,这一次同样如此!”

    话音落下,人影闪烁中,已经突兀的出现在了卫贞贞的身前,一掌打了出去,就如同当初偷袭的那一掌一般无二。

    ……

    山下。

    不仅仅是少室山,连同在旁边四周的山峰都存在着三十六岛七十二洞的人。

    为踏破少室山,岳缘这一次几乎将缥缈峰下面这群人全部带了出来。在他的心中,其实已经对这些人有了处罚的打算。毕竟。反叛过的人的信誉究竟有多大的价值值得信任,实在是个问题。

    对岳缘来说,拉出这三十六岛和七十二洞之人。从某方面也是替岳缘吸引其他势力的注意力,譬如朝堂。

    当然。

    在这其中。有许多人骇于岳缘的实力,不敢有丝毫抵抗。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是如此。

    譬如说,此刻的一名小年轻就悄悄的脱离了队伍,一个藏在了一处不知名山峰的脚下,静悄悄的躲藏着。

    “……”

    目光遥遥落向远方少室山的方向,他虽然不知道那里眼下情况怎么样,但只怕少林寺讨不了好。在那种非人一般的能耐下,这世上又有几人能够阻挡?

    可是面对实力非人的岳缘。年轻人也不想就那么随波逐流。

    当初的反叛,是许多人唯一期待的希望。

    但随着岳缘的出手,强势镇压,将许多人心中的心思给吓散了,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彻底的臣服。

    就拿他来说,便没有臣服。

    对方以光明正大的姿态强势上少室山灭少林,在他看来,这其中定有诡异之处,只怕……只怕……自己等人的结局同样好不到哪里去。因为,在他的眼中。现在的岳缘基本上就是一个大魔头。

    不臣服!

    是因为他想为自己的门派,尽一份力量。

    自从女帝之祸后,魔门几乎被连根拔起。剩下的大部分人则是被缥缈峰全部接收奴役至今,最终化为三十六岛和七十二洞,中间反叛过多少次,但都是以失败的结局告终。

    眼下。

    这个年轻人便忍着那生死符没有解药的后果强行离开了。如果无人能够解开这生死符,算算时间,他也只怕只有一年的性命了。

    “不行!”

    “我魔相宗分支这一脉不能在这里断绝!”

    呢喃了一句,年轻人思索了一番,人生不过是拼搏,如果连拼都不敢拼?那人生还剩下什么?年轻人。无疑是在三十六岛七十二洞中有着理想的人。

    离开中原!

    离开那个恐怖的男人,离开这个恐怖的缥缈峰!

    缥缈若是存在。他们最好永远不要出来。

    这个念头升起,一直躲着寻找自己的人的年轻人。这才深吸了一口气,从幽暗的山东中小心翼翼的走了出来。在洞口,小心的四处打量了一番,发现没人任何人影后,年轻男子这才弓着腰从里面蹿了出来。

    只是……

    刚来到外面,他的后脑勺就猛的被一个东西砸了一下。

    霎时!

    “饶命!”

    脸色一惊一变,整个神色在眨眼间变得惨白至极,恍若死人,双膝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出声求饶。

    声音在林间回荡。

    惊起的是一众麻雀。

    半晌。

    年轻人的耳中回荡的只有鸟鸣,缓缓的回过头,他看到的是空无一切的后面,并没有发现有人后,这才长呼了一口气,似要将差点跑出嗓子眼儿的心放回肚里。

    擦拭了一把额头的汗水后,年轻人整个人软倒在了地上,许久,这才重新回过头望向身后那砸在自己脑门上的东西。

    入目所见。

    他看到的是一份卷轴。

    “这是?”

    视线死死的定格在卷轴上的那几个大字——道心种魔!

    身为魔门中的后人,年轻人自是知晓这门传说中最为顶尖的功法的存在,这是魔门中至高宝典。

    这东西……

    没有词汇能够形容他此刻心中的感觉,颤抖的双手缓缓的打开卷轴,他发现这卷轴似是用一种奇特的材质所铸造,不是纸也不是布。随着卷轴的打开,他的目光定格在了上面的文字上。

    虽然他的武功并不怎么样,但是第一眼他还是能够看出这是一门极高的武学宝典。

    只是暂时以他的眼界,无法理解这份卷轴的真实。

    抬头望向上方。

    他看到的是一处看不到顶的绝壁悬崖,然后便是那湛蓝的天空。

    “呵!”

    “呵呵!”

    “呵呵……哈哈哈!”

    “我蒙某有救了!”

    “我魔相宗有救了!”

    “哈哈哈!”

    张狂的大笑在林间回荡,是庆幸,也是,在年轻人看来这是苍天要让自己不绝……不管这门功法是否真假,但只要是一门高深的武功,对他来说已经足够了。

    许久。

    笑声终于停止,年轻人将卷轴收好后,这才唠叨道:“对!”

    “中原太危险了!”

    “得逃!”

    “西夏?不行,那里也危险,是缥缈峰所在!”

    “辽国?”

    “也不安全!”

    “我得逃到大漠去!”

    “逃离这个地方,不练成此功,永永远远的不要回来!”

    有了决定,男子连滚带爬的逃了,朝西北方向而去。(未完待续)R655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