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92章 功亏一篑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战争。

    已经开始。

    对于乔峰等人来说,那是仇恨的结果。

    但对岳缘来说,这是一种必然。

    他要在这里彻底的打消掉师妃暄最后的侥幸,彻底的抚平这一切。

    独孤凤来此,说穿了是想要与自己论剑,但从根底上来说,岳缘总觉得对方是来阻止自己的。毕竟,曾经的独孤家族与佛门的关系并不差,当然,也许也没有想象的那么好。

    踏步而出。

    眼下少林与丐帮的声望同时遭受了重创,丐帮还好,不过是下面一些人的出现了问题,但少林寺却是堂堂的方丈,生生的被门派的清规戒律迫去了生命。

    目光从虚竹的身上收回,这个丑陋的小和尚正抱着玄慈方丈和叶二娘身体低声哭诉,哭诉的同时一边念叨着佛号。

    迷惘。

    还有悲伤。

    虚竹不明白,原本安稳的日子为什么会突然变成了这样子。

    由萧远山亲口说出,点明了他的身份,正是玄慈与叶二娘的儿子。一日之间突然多了一对父母,但同在这一日之间父母却是被迫的失去了生命。这突变的景象,让小和尚反应不过来。

    留存心中的唯有一种难以言明的悲伤。

    段延庆和岳老三看着面前的一切,目光在岳缘的背影上停留了半晌,最终段延庆的声音化作了一声叹息。而岳老三则是死死的捏着自己手上的鳄嘴钳,脸上流淌的不知道是什么。

    愤怒还是恐惧?

    比较起来,岳老三突然发现他们四大恶人,也不过是人家手上的棋子。该舍弃的时候,自然舍弃。

    当初。

    他还迷惑为什么老二没有死,被放走,要知晓在四大恶人中真正恶行的话就是老四云中鹤和叶二娘,却没有料到……

    “开始了!”

    一手负背,一手轻放在腰侧,岳缘迈出悠然的步子,朝前面走去。

    刚走出两步,步子便停了下来。

    “……”

    岳缘看着那抵在自己面前不远处的银枪,却是笑了,道:“没有想到,第一个阻止我的人竟是你们!”

    看着站在前面的诸葛小花,叶哀禅、还有元限三师兄弟,还有那站在最后面被三人保护着的许笑一,更是从怀里掏出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东西,那份天赋却是让岳缘想起了鲁妙子。

    想起鲁妙子,岳缘便想起自己应下要照顾的那个爱吃美食的美人儿场主。

    悦来客栈……

    啊!

    最终,岳缘也是无法言语。

    就像即便是遇见了卫贞贞,岳缘也从未开口去询问商秀珣的缘故,仅仅一个悦来客栈所代表的意义就已经足够了。

    “是的!”

    “有我们六扇门之人存在,你无法灭少林!”

    如果说之前诸葛小花还不怎么担心,毕竟少林寺乃是天下间名门正派,一般的邪魔外道攻山又如何?少林高僧自是不少,再加上丐帮的存在,想来也是稳当至极。

    但哪里会想到,事情的发展会变成这样子。

    可以说眼下少林寺到了极为危险的时候,若是少林被灭,只怕整个江湖将会发生翻天覆地的波动,这对大宋来说绝对不是好事。四师兄弟一商量,乃至于他们该盯的目标慕容复与慕容博也暂时被四人压在脑后,而全神贯注的面对起面前的人来。

    慕容世家的阴谋已经被彻底揭露,危害性已经不大。

    加上萧远山和乔峰父子的针对,只怕慕容父子今儿想要活着从少林寺走出实在是太难。

    “我们有理由怀疑,你才是这件事情的最终黑手!”

    最为年轻与狂傲的元限,则是点出了自己的心思。在来到这少室山的一刻,第一眼他看到的人便是这眼前的岳缘。

    虽然没有展现出什么能为,但那种风采依然夺目。

    即便是英雄大会的故事发展的奇诡,却仍然不能夺去他的风采。

    隐隐的,在元限的心中,有一种江湖人就应该像岳缘这般的念头和希冀。

    嗯?

    这份话让岳缘有些发愣,是多长的时间没有听过如此熟悉却又陌生的话呢?

    一时间,让岳缘想起了警察这个词汇。

    不过转念一想,六扇门还真是做这个的。

    “一个用刀!”

    “一个用枪!”

    “一个用箭!”

    “还有一个先天残疾!”

    “不过,就凭你们四人却是不够啊!”

    “或许,你们的师傅韦青青青可以抵挡一二,单凭你们……”岳缘伸出一根食指,一一点过四人,然后轻轻的左右摆了摆,那份睥睨与自信沛然而现。

    四人先是倒吸了一口气,随即便是难以忍受的愤怒。

    最终,这份愤怒化作了行动,四人对视了一眼,同时抱拳,沉声道:“自在门下叶哀禅(许笑一、诸葛小花、元限)讨教了!”

    话音落下。

    便是出招。

    银枪点出,如银龙一般直接击向岳缘的心口,枪带人走,出手诸葛小花便是一往无前。

    戒刀颤动发出嗡嗡的声响,画出一道弧形的曲线,如一条银色的匹练擦着那银枪贴身而至,自在门下大师兄叶哀禅紧随其后。

    而让岳缘诧异的是元限。

    没有出箭,反而是赤手空拳而上,在两位师兄动手的刹那,人已经跃上了半空,右脚旋转,直踏岳缘的天灵。

    至于许笑一,因为武功不行,则是拿出了一柄组装好的器具遥遥瞄准了岳缘。

    刹那间。

    四人的合击已经形成。

    将岳缘笼罩其中,似是连逃也逃不了他们四人的追击。

    在四人道出自在门的时候,四周听到的群雄同样是愕然与不明。

    江湖中,一代人一代江湖。

    后浪,总将前浪拍死在沙滩上。

    上一代的事情,很多情况是传在这一代的时候,就已经知道的不多了。时间是足够磨去,让人忘却太多东西的东西。韦青青青自是如此,终其一生也得不到江湖正道的承认。

    他,算得上是邪派中人。

    单单就为国为民的方面,这天下间能够将此事做的轰轰烈烈,让人拜服的本身就没有几个。

    脚刀枪。

    三种武器同时抵达,但让所有人惊骇的是三人的攻击在抵挡岳缘三尺的时候,整个人恍若掉进了淤泥之中,就已经是寸进不得。

    这是!!!

    气墙!

    功力达到极高境界的人,能够使出传说中的气墙。

    这个看起来年纪与自己差不多大的年轻人的内力究竟有多强?

    诧异,骇异,还有震惊!

    随即。

    三人只觉得这三尺气墙突兀得分发生了旋转,形成了一个诡异的力场,顿时庞大的力量彻底将三人的合击彻底的破了去,而站在外围用组装的器具射出了一百零八根细针的许笑一更是惊恐的发现那些暗器在接近岳缘的时候,就已经不知偏移到哪里去了。

    随后,便闻四周响起一连串的惊呼惨嚎声,正是那些偏移出去的细针,全部落在了看戏的群雄的身上。

    元限飘飞落地,倒退了三步这才停下,而诸葛小花和叶哀禅也被分到了两旁。

    四人震惊。

    他们的合击,对方竟然是连出手都没有出手,便被破了。

    一想到这里,四人的额头上已经沁出了冷汗。

    “就这样?”

    言语中尽是失望,在破少林前岳缘见对方四人阻拦,原本还想见识一下他们的武功,但是刚才的合击无疑让他非常的失望,“你的惊艳一枪呢?你的自创剑谱呢?你的伤心小箭呢?”

    “还有你的暗器,我还以为会是孔雀翎这样的存在,可是就只是如此?”

    惊艳一枪?

    自创剑谱?

    伤心小箭?

    孔雀翎?

    四人闻言都是一怔,那是什么?绝学么?

    四人的表情落在岳缘的眼中,岳缘也明白了过来,这四人没有经历过那些事情,显然该有的绝技都没有创造而出。其实,比较起惊艳一枪,岳缘更想见识元限以后的伤心小箭。

    箭能伤心,它能伤自己么?

    “若只是这样,你们无法阻止我灭少林!”

    “你们是晚辈!”

    “我给你们一招的机会!”

    双手负背,缓缓的转过身,看着随着自身气势的散发出来,被迫的已经散了开来的群雄,岳缘对这群人彻底的忽视了,目光扫过诸葛小花四人,慢慢的说道。

    一招的机会?

    世上又有几人敢如此对他们四人说?

    即便是熟悉自己几人的师傅只怕也不敢用这样的口吻说话吧。

    叶哀禅、许笑一、诸葛小花和元限四人彼此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一份失望,对自身的失望。几人也算是江湖中年轻人中的顶尖高手,但在这一刻面临岳缘的时候,他们才发现那只不过是其他人的故意赞叹。

    “注意了!”

    一声提醒,四人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岳缘的身上,只见岳缘负背的双手有了动作,右手拿开,缓缓的伸出,朝身后不远处站着的梅兰竹菊四大剑侍的方向遥遥一伸。

    化拳为掌。

    随即一股吸力传出。

    “呀!”

    只闻四女一声惊呼,在无数人愕然的目光中,四女系在腰间的腰带散开,同她们名字一般的四色腰带被吸纳了过来。

    四条带着梅兰竹菊各自体香的腰带在空中纠缠旋绕,在诸葛小花四师兄弟的注视中,那四条颜色各异的腰带最终缠绕成了一根布棍落在了岳缘的右手之中。

    布棍入手。

    感受到的是一股温暖,恍若少女的体温。

    轻轻抬起,目光从上面一点一点的扫过,然后慢慢的闭上眼睛,轻嗅。

    岳缘的如此做法,让梅兰竹菊四女已经是面色通红,一双玉手一手持着长剑,一手则是死死的按着腰间的衣裳,脸上又是羞又是一种奇怪的骄傲。

    但是四人的面上却是凝重之极。

    额头的汗水早已经爬满了整个脸庞,四人将一身的功力几乎提到了眼下能够提到的最顶点,面临这个完全让人不知道根底深浅的人,没有人能够以平常心对待。

    一招的机会……

    是他们的机会。

    也是他们的危险。

    目光死死的盯着岳缘的右手,还有那手腕上由少女腰带组成的布棍。

    然后——

    他们四人恍惚间看见的是一道阴影从眼前闪过。

    快的措手不及,快的让人以为是幻觉。

    似乎是出招了,似乎又没有出招。

    再望向岳缘右手的时候,却见岳缘已经将那布棍朝身后抛去,如同开始一般,情景倒转,布棍四散开来,再度化作了四条腰带飞向了梅兰竹菊四女的腰间,重新缠绕其上。

    紧接着四人只觉的身上功力莫名一泄,手中的刀断了,枪弯了,胸口更是一痛,四人同时飞了出去,砸在了地上,溅起了一片灰尘。

    眨眼间,四人重伤。

    “可惜了!”

    摇摇头,岳缘看着倒在自己四周的几人,不由的叹息。

    四人太过年轻,又怎能是自己的对手?

    “你们功亏一篑啊!”

    没有杀他们,岳缘漫步走过几人的身边,留下了这么一句感叹,人则是继续朝前面走去。

    他的目的,终究只是一个。

    哈!

    一个敬佩英雄的魔头。

    自己还不是一个合格的魔头啊!

    岳缘一边走着,一边自我嘲笑道。不管如何,在岳缘的心底,他还是想为这个民族留下些什么。

    虽然,他自身并不想承认。R1152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