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82章 如你所愿 下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青山依旧。

    落叶枯地。

    寒冬的季节让天地间一片肃然,让人觉得冷,冷的连心都不由的是凉的。

    黑木崖。

    师妃暄独自一个人站在山顶,眺望着那山腰的白雾翻滚,迎着那吹来的冷风,不言不语。在她的右手上,正是拿着那柄仿造的月缺剑,那剑鄂处的金银铃铛此刻正迎风飘荡,发出清脆好听的响声。

    她没料到明空会来到这个世界,来到黑木崖,更是以那种姿态前来。

    她不是以本身的面貌,以石青璇来面对自己的女儿,而对方却也同样如此,不是以自身的真正模样来面对自己。

    她师妃暄是无法真正的面对,而明空呢?

    能够一眼认出对方的身份,那是因为师妃暄知道自己女儿的气质与说话的态度,不管如何,分别了多长的时间,两女之间彼此的关系终究还是母与女。

    前段时间再度见到明空,对方那种态度,已经让她感受到了极大的危险。作为决定,明空甚至将金银铃铛送还了回来,由此可见她已经下了最终的决定。

    倘若知道结果是这般,她师妃暄当初又何必如此?

    我后悔了!

    第一次,师妃暄感受到自己这个身为母亲的人没有真正尽到母亲的责任。

    心中呢喃了一声,师妃暄仰着头望着天空,喃喃道:“婠婠,你呢?你后悔了么?”

    不知道怎的,以师妃暄对自己曾经的宿敌婠婠的理解,搞不好人家还是喜闻乐见了,她的性子就是这般的邪恶与无聊。不管如何,作为婠婠的徒弟,明空着实做到了阴癸派想做却又做不到的事情。

    虽说明空后来反手便将魔门几乎连根拔起。

    但是明空的身份最终还是确定的了她的代表。

    冷风吹乱了秀发,师妃暄还在怔怔发呆,满脑子寻思解决办法,破除明空那危险的心思,要知晓做过皇帝最大的欲望便是占有欲。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所有的一切都是她的。

    尤其对方还是一个强势的皇帝的时候,那任起兴来……就如同隋炀帝杨广一般无二。

    就在师妃暄寻思办法的时候,有明教弟子来到身后启禀情况。

    “禀圣女大人!”

    “又有人强行上山,指名道姓需要见您!”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明教弟子的心中颇为郁闷,心说圣教最近是怎么呢?这黑木崖可是天下绝险的山峰,竟然在短短的时间里接二连三的有人强行闯山。

    可谓是将明教等一种人压根儿就没有放在眼里。那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跟自家院子似的。

    “嗯?”

    转过身,一声讶异,弟子的声音将师妃暄从思虑中拉了回来。在仔细询问了对方半晌,得到答案的师妃暄顿时面色变得不好看了。

    山上。

    岳缘一身黑金色衣袍,站在广场中,身负双手,做闭目养神状。

    四周则是无数的明教弟子,弯刀在手,锐利而满含杀意的目光全部落在岳缘的身上,似要在他的身上开几个洞。而在四周的地上,则是躺着不少正在呻吟的明教弟子。

    竟是各个遭受了重创,气海被破,一身功力化为乌有。

    而围在四周的明教弟子竟是不敢丝毫上前,只能远远的站在远处,手持弯刀用满是愤怒的眼神盯着站在中央的岳缘,希望用熊熊圣火来洗涤对方身上的罪孽。

    哒!哒!哒!

    脚步声响起,岳缘便知道自己等待的人已经来了。

    回过头。

    目光朝来人望去,这一眼却是让岳缘的神情微微一怔。视线落在师妃暄手中所持有的三尺青锋上,那剑的模样还有挂在剑鄂上的金银铃铛。

    嗯?

    一声惊讶,岳缘的视线定格在那上面。

    要知晓金银铃铛在唐朝的时候便已经落在了师妃暄的手上,而从卫贞贞的嘴中岳缘也得知这两个铃铛是落在了自己的女儿的身上,但这一刻……半晌,目光从那上面收回,岳缘的目光停在了师妃暄那带着面纱的面上,说道:“它们,怎么在你的手上?”

    “……”

    师妃暄没有说话,而是在走到岳缘三丈之外的距离后猛的停了下来,玉手死死的攒着三尺青锋,目光更是有失望,还包含了其他许多复杂的情绪落在了岳缘的脸上。

    “!!!”

    岳缘原本兴冲冲地而来,但在这一刻迎着师妃暄这股充斥着各种眼色的表情,岳缘也不由的一怔。

    第一次。

    岳缘是第一次见到师妃暄有这样的表情。

    即便是当初在长安雪天,师妃暄被破心神的时候,面色失望和幽怨也没有眼前这一刻那般浓厚和凄厉。那模样,就好似自己做了一件让天地都为之愤怒的事情一般。

    “无关的人,你们退下!”

    袖袍一扬,一股庞大的劲力朝四面八方散去,顿时将隐隐围在四周的明教弟子一扫而空,全部被庞大的意志精神给压的昏迷过去。对于岳缘的这般做法,师妃暄没有阻拦,她知道接下来的话不容许其他人听到。

    “告诉我!”

    “你当初为什么要那么做?”

    “她难到不是你的女儿吗?”

    目光落在师妃暄的脸上,岳缘的眼神有些失望,这种情绪即便是对方曾是慈航静斋的圣女,满口的为天下行走,也没有让岳缘失望过,毕竟那是目的的不同。

    但在对孩子的份上,师妃暄的做法却让岳缘无比失望。

    “你就这么恨我?”

    直到现在,岳缘有两个孩子,但孩子的母亲的处世做法却是天差地别。赤练仙子在江湖中堪称女魔头,几乎是人人喊打,但她对自己的孩子却不是那样,虽然同样远离而去,但是莫愁对孩子的安排却不是这样。

    无疑,赤练仙子给了孩子当时最好的安排,让其在名门正派全真门下,只是后面阴差阳错使得事情出现了变化。

    但不管如何,至少心性没有发生扭曲变化。

    但明空呢?

    作为孩子的生母,师妃暄亲手将对方送到了婠婠的手上当徒弟。

    婠婠是什么性子作为宿敌的师妃暄不知道?

    仅仅是这一手,在岳缘从卫贞贞的嘴中得到了确切的信息后,心中隐隐的有了一种愤怒。哪怕是自己的这个女儿最终是天下唯一的女帝,可那又如何?

    一个女人要在男权社会,踏上权利的顶点,可想而知,她的一生中只怕都是处在算计与反算计的生活之中。

    “看来我当初没做错!”

    “师妃暄你果然是入魔了!”

    “我该渡魔!”

    迎着师妃暄的目光,岳缘最终叹了半晌,目光又落在了那金银铃铛上,询问道:“看来,她也来到了这个世界,见过你这个生母了!”金银铃铛重回师妃暄之手,显然母女之间的交流只怕是崩了。

    经历了传鹰之事后,岳缘终于隐隐的感觉到父亲是什么感觉。

    “果然!”

    “石青璇比现在的你好多了!”

    在这一刻。

    他当真愤怒,岳缘曾以为自己当初那破心神,直接将她的这个师妃暄性子破碎,展露出对方的本性。但万万没有想到,不知如何却起了反作用,对方的执念着实强的离谱。

    “哈!”

    “哈哈哈!”

    师妃暄笑了,声音颇显凄厉。

    半晌。

    笑声顿止,手中仿造的月缺剑铿锵声中轰然出鞘,铃铛遍响的同时,银色的剑身遥遥指向了岳缘。

    “这该怪你!”

    “若不是遇见你,事情不会是那样子的!”

    这几天,在师妃暄的脑海中回荡尽是母女之间的碰面,那一句‘我不姓岳,也不姓石,更不姓师。我都不知道自己真正的该姓什么’无疑如同一根利箭刺在了师妃暄的心中。

    事情发展成那样子,是谁的错?

    思来想去,师妃暄发现最大的错,是当初自己不该遇见道公子,又或者道公子不该出现在她的那个世界。

    师妃暄非常清楚,自己的女儿是什么心态。

    她是在报复!

    报复她,报复岳缘!

    而这份报复,则是lun理。

    一旦明空下定决心,那么以她那唯吾独尊的性子只怕是没有人能够劝得了。金银铃铛重回自己的手上,无疑则是告诉了她,明空已经彻底的抛去了最后的束缚。

    因为金银铃铛代表着她真正的身份。

    道公子岳缘的女儿。

    一旦抛却……

    两人的争锋落得这样的结果,师妃暄不敢想象那种结局,这一刻她的所有怒气都散发在了岳缘的身上,三尺青锋遥遥指向对方,怒道:“都怪你,岳缘,你这个大魔头!”

    “若不是你,事情不会变成这样!”

    师妃暄的突然发飙,让岳缘意外,但是更让他愤怒,让他觉得眼下的师妃暄有一种无可救药的感觉。

    “魔头?”

    “你说我是大魔头?”

    “既然如此,那我就如你所愿!”

    “从今天起,我就是魔头!”

    黑金色衣袍飞扬中,岳缘转身大步离去,他堂堂道门中人是魔头?岳缘不想与眼下状态的师妃暄谈话了。岳缘觉得眼下的师妃暄有一种任性之感,愤怒中的岳缘同样也任性了。

    “来吧!”

    “我在少林等着你,否则的话……”

    “静念禅院最后的余孽,就此落幕!”

    “我将让你看看,什么叫做真正的魔头!我等你来渡我啊!”

    这一步踏出,这一话出口,却已经代表着江湖在这一刻彻底风起云涌。R1152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