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79章 启程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湖水起伏跌宕。

    一叶竹舟游曳小镜湖上。

    在上面,岳缘盘膝而坐。

    面前摆弄着一个小桌子,上面则是搁着泥炉,里面烧着红旺的炭火,在上面则是搁着一只名贵茶壶。此刻,正在阮星竹的一双素手所秀下,展示出一种别样的味道。

    水。

    茶。

    还有女人。

    倘若眼前之人的身份不是特别的话,或许更会让岳缘有一种*添香的感受。

    不过即便是面前女子乃是阿朱的生母,但对岳缘来说,仍然不减心中对这份举动的赞叹。这是男人对女人本身的姿态的赞美,不带丝毫的色彩,自然而然。

    有着这一份姿态,却也能想象阮星竹为何能够吸引段正淳了。

    “岳公子!”

    “请!”

    在将茶具都摆好后,动作轻柔的为岳缘添上了茶水,将那颇为名贵的白瓷杯搁在岳缘的面前后,阮星竹笑着说道。对阮星竹来说,不管如何,即便是面前之人乃是大恶不赦之人,但对方为自己带来了亲生女儿,就这一点来说,彻底的更改一番印象便已经足够了。

    “多谢段夫人了!”

    面对阮星竹递过来的茶水,岳缘温和一笑,那一身错综复杂却又矛盾的气质在这一刻平添了一份温暖之感。

    哈!

    抿嘴一笑,阮星竹闻言不由大喜,这岳公子果真会说话。

    仅仅一个夫人二字,便足以让阮星竹心花怒放。

    旁边。

    “……”

    段正淳的面色隐隐的显得并不怎么好看,但见到阮星竹那份开心的模样,他也只能在内心里叹一口气。他的内心之所以没有阮星竹这么高兴,并不是女儿的找到不让人惊喜,而是岳缘这让人觉得诧异的身份,还有先前的做法着实让人心惊胆战。

    当然。

    最重要的还是他段正淳很清楚的看见了自己女儿望向岳缘的眼神的些许不同。

    凭借段正淳那一身的风流债,流连花丛的手段,他自是看得出自己与阮星竹的女儿阿朱已经不是完璧之身,再加上那份略带幽然的眼神,已经

    诉了他不想知道的一切。

    只是……

    再怎么想又能如何?

    段正淳直到现在仍然感觉心头有些发凉,那四大剑侍还好,虽说是四胞胎一模一样的相貌有着别样的魅力,让他很是羡慕这般的享受。但那两个七岁女童,则是让段正淳的头皮有些发麻了。

    第一次。

    他是第一次见到,小小的年纪的女童竟然出手都是那般狠辣的手法。

    微微闭上眼睛,脑海里回荡的都是那白衣女童摁在自己檀中穴上的大拇指,还有那红衣女童手中指着自己下阴的绣花针。

    不管是哪个,手段可谓都是致命的毒辣。

    如果是十几岁的少女也还好,但是两个七岁女童,这就让段正淳理解不能了,这究竟是什么门派,才能训练出这般狠辣的弟子?而且他在其后,也听见了那红衣小姑娘叫眼前年轻人的称呼——师傅。

    俊朗的乃至是邪魅,再加上那种邪与仁两者相斥的气质融合,自里而外散发出来的那种魅力,让人觉得甚至有些恐怖。

    这样的人!

    这样的人……

    不是好人。

    不是一个好男人。

    虽然段正淳自己也不算一个真正的专情的男人,但他也没有觉得自己会如面前这岳缘一般离谱。倘若不是知道阮星竹对自己的感情,这个时候他都有一种诡异的感觉,是自己心爱的女人会移情别恋了。

    这种气质,不该人有。

    当是一种诡异的功法。

    除此之外,段正淳对岳缘的那一身让人骇异的身手更是心惊胆战。再加上段延庆对对方更是言听计从。

    这也是为什么在最后,段正淳乖乖的任凭岳缘处事,而不做丝毫的反抗。那一手将阮星竹从水中擒拿出来的手段,让段正淳开了眼界。

    大理段氏的一阳指是万万没有这么厉害的。

    或许……

    “唉?”

    “段王爷,可又是走神了!”

    “难不成是夫人相伴,夜晚劳累,而使得精神不好?”

    端起茶杯,浅浅的品了一口,目光落在明显有些失神的段正淳的身上,嘴角微翘,微笑道。

    霎时。

    阮星竹的面色顿时显得有些红。

    而段正淳也颇为尴尬,眼中闪烁着的尽是你当着阿朱的亲生父母说这样的话,合适吗?

    “她,还过得算是不错!”

    “比之她的妹妹,日子确实好过很多!”

    没有理会段正淳与阮星竹那幽幽的眼神,岳缘撇过头,视线落向岸上。

    岸边。

    阿朱正一身白衣站在那里远远的眺望着这里。

    远远的望去,岳缘能够很清楚的看到阿朱面上的担忧之色,显然对方是在担心一个谈话不好,自己会将段正淳与阮星竹一掌毙在小舟上。

    “啊!”

    心中隐隐一叹,自自己彻底解决了龙元的问题,岳缘便发现了阿朱看向自己的眼神的矛盾。

    不同之前陪着自己一行的时候,那般的随意。

    在这一刻,她对自己反而是有着一种陌生。岳缘能够体会那种纠结矛盾的情绪,毕竟当时的做法虽说是迫不得已,但也让人无可奈何,终的来说那是属于自己的错。

    阿朱不同师妃暄。

    她没有那种非常大的目标,自是态度也会不同。

    再加上自己先前那般条件反射性的做法,无疑加重了阿朱的担心。

    妹妹!

    然而让段正淳和阮星竹两人在意的却是另外一句话——他们之间可是有着两个女儿,刹那间两人的眼神亮了。

    同时。

    岸边。

    阿朱倚湖眺望,在她的身边则是梅兰竹菊四大剑侍站在旁边。

    至于小丫头和卫贞贞两个看起来七岁大的女童则是围绕着段延庆和岳老三上上下下打量着,那审视一般的眼神瞧得段延庆还有岳老三两人的眉头直跳。

    不仅如此,其中一身红衣的小丫头还指着岳老三那大脑袋与段延庆那有些秃头的脑袋比比划划,那有些肉呼呼的小手对着卫贞贞摊开做着示意的动作,以表示自己的熟悉。

    说实话,哪怕她是杨过的女儿,当初在襄阳也见过不少的形形色色的江湖人,但问题是那时年纪太小,记不住太多的东西。

    这个时候再度看见四大恶人,对她来说颇为奇葩。

    尤其是这还是第二次见到对方几人了。

    “……”

    卫贞贞听着小丫头的话,脸鼓的像包子,一种不知道该如何去说的表情,这小丫头一直认为她比自己还大来着。

    一边。

    被围观的当事人之一的岳老三终于忍不住,就要虎着脸上前吓唬吓唬这两个小丫头,只是他的这份动作还没来得及施展,不过是刚刚踏出了一步,便听那白衣女童,冷冷的盯着自己,清脆的童音颇为冰冷,但在说话的过程中已经开始发生了隐隐的变化,似乎变得成熟了一些。

    “莽汉,本座杀你,不需要第二招!”

    一句话,一道目光不由的让岳老三吓出了一身冷汗。

    段延庆更是目光一凝。

    “记住!”

    “段延庆!”

    卫贞贞背负着一只小手放在腰间,一只小手伸出那有些肉呼呼的手指指着段延庆说道:“你要为你的后人考虑,否则以他现在的处世态度,我们有必要回收属于我们的东西!”

    “记得,在公子的下面,就莫要有小心思!”

    毕竟是做了这么多年的宫主,卫贞贞早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什么都不太懂的侍女了,也不需要处理一件事情的时候还需要问旁人的意见,眼下的她已经有自己的主见了。

    “公子!”

    “不是你们能够测度的!”

    “只需要保持安静就好!”

    训斥完后,卫贞贞回过头,这便将小丫头拉过去,朝阿朱的方向走去。

    独留下岳老三一脸的委屈和莫名其妙,还有段延庆那越发凝重的眼神。

    一个时辰后。

    岳缘与段正淳夫妇的谈论妥当,而接下来便是阮星竹、段正淳与阿朱亲人之间的交流了。自然,阿朱也知道当初傻乎乎的跑到听香水榭的段誉乃是自己的兄长。

    角落里。

    “阿朱,你还是跟着他走?”

    段正淳没有去望,只是用一种忌惮的语气询问道。

    旁边。

    阮星竹的眼中也是期待阿朱留下来的意思。

    看着父母那表情那语气,明显看岳缘不像是正道人士的模样,阿朱玉手束拢在袖子里,使劲的捏了一把,感受着掌心里那如针扎一般的疼痛,阿朱这才喃喃道:“爹!娘!”

    “你们知道吗?”

    “在前段时间我认识的岳缘,不是这样的!”

    说到这里,阿朱的表情显得有些奇怪,她还记得当初带着小丫头与岳缘一同前往天山的路上的日子,那路上她可是听着岳缘讲了许多的故事。比如,讲了一个号称为国为民的大侠,说其行为亦只有当今的武林中的乔峰能够媲美。

    那样的英雄好汉,让他极为敬佩。

    只是让人失笑的是小丫头还拍着胸脯说那故事中的主角是她的爷爷,这自然是被阿朱当成了孩童的笑谈。那个名叫郭靖的男子,她可是从来都没有听过了。

    “我感觉……”

    “他受到了什么影响!”

    阿朱不觉得眼下的岳缘那是属于他的真面目,沉吟了半晌,阿朱继续说道:“我想帮他……”

    听到这里。

    段正淳和阮星angjinshengnv/"&gt;黄金剩女最新章节竹顿时沉默了。

    外面。

    卫贞贞正轻声询问着站在湖边眺望天际的岳缘,接下来要去的地方:“公子,我们接下来是直接去那少林寺吗?”

    “不!”

    “你们先去少林寺!”

    摇摇头,岳缘说道:“我需要暂时去另外一个地方,再见一个人!”

    再见一个人?

    卫贞贞闻言一愣,随即便明白了这个人,这个地方是哪里了。

    师妃暄。

    明教的现在总坛所在,黑木崖。

    只是……

    不知怎的,卫贞贞的心突然的一抽,浑身上下突兀的冒出了一种发凉之感,整个人有了一种名为心虚和心慌慌的感觉。R1152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