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78章 唯我可称一品 下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这乐章!”

    “该你们来念!”

    话语落下,众明教弟子只觉得眼前一花,原本走在面前的锦衣人已然消失不见。再听铃铛声,这才发现对方已经不知何时走到了己方的身后,正漫步朝居中的的房间走去。

    嗯?

    好诡异!

    众明教弟子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对方的惊骇,但是既然对方已经上了总坛,看那般模样显然而然是来这里寻圣教的麻烦的,不管对方强悍厉害与否,在这个时候都不能放过对方。

    熊熊烈火……

    不能放过对方这么轻易的突进去!

    心中念头急闪而过,转而脑海中尽是那熊熊燃烧的生火,弯刀出鞘,数人成为两队直接朝锦衣人的后背斩去。

    刀!

    如同本身弯曲的弧线,斩出狠辣的痕迹。

    刀刀致命,尽是杀招。

    只是在刀锋即将贴近眼前之人的时候,顿时一股诡异的拉扯力道从四面八方传来,强烈而诡异的拉扯力量直接将他们的刀锋朝两边拉扯了过去。众人惊骇欲绝,眼睁睁的看着彼此受到这股诡异力场的控制,将那弯刀刺入旁人的腹中。

    噗!噗!噗!

    利刃入体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走在前面的锦衣公子站定,手中的三尺青锋仍然是被双手托在背后,伴随着铃铛的响动声,锦衣公子那略显清冷,却又无情的声音在四周飘荡,“人言不知者无罪!”

    “但!”

    “你们是明教弟子!”

    “出言不逊,亵渎于我,自是当受惩罚!”

    “作为不知者,我就不赐你们圣火洗罪之罚了!”

    说完。没有理会身后所有站在那里手持弯刀保持着刺入各自身体内的人,锦衣公子继续踏步朝前方走去。

    扑通!

    随即,一连串的倒地声响响起。

    刚刚出手之人。竟是全部身亡,而作为出招之人却是身形没有丝毫的移动。

    落地声入耳。锦衣公子似是完全听不见,确切的说的是身后之人的死亡没有被其放在心上,此刻人的目光正望向前面,看着那正在朝这里而来的一行现任明教高层。

    譬如方腊等人。

    “你是……”

    一名明教女弟子正想要说什么,却被走在前面的方腊猛的打断了,被其挡在了身后,这个时候方腊也看到了那些倒在锦衣公子身后的明教弟子。

    自己杀死自己人?

    他是明教中人,自是知道不会如此。

    只怕眼前情况有些诡异。

    眯着眼睛。打量着出现在面前的人,第一感觉是俊逸的不像话,好看的就如同一个女人,随后便是那一身肆意的贵气,就如同一个站在九天之上的人给人一种高贵的不似江湖中人。

    原本方腊在前段时间是再度被派了出去,但是因为慕容复等人的到来,被圣女招呼回来了。

    正想开口说什么,却听身后猛地响起了一道熟悉的声音,是的方腊紧紧的闭上了嘴。

    随即。

    众人躬身相迎。

    只是身后并没有来人,有的只是千里传音的手段。

    “你们退下!”

    “让她上来吧!”

    得到了吩咐。几人只能躬身而退,带着人去替教众收捡尸体了。

    “哈!”

    浅浅一笑,发出一声不知道是嘲讽还是什么的嗤笑声。在一阵铃铛声中,锦衣公子越身而过,对于他们其中一些人的怒目视而不见。

    房间。

    师妃暄端身正坐。

    在她的面前,则是摆着一封信,正是当初被人送过来的,来源乃是西夏。

    摊开的信纸,被吹得起起伏伏,那角落处,有着一行字——唯我可称一品。

    当这封信送到师妃暄的面前的时候。她的心就乱了。

    心中,一直翻滚着一种名为后悔的情绪。

    怔怔的看着面前的信。师妃暄一直在隐隐的有些发呆。

    不一会儿。

    一阵铃铛声在外面响起。

    顿时吸引了师妃暄的注意力,将她从一种回忆中拉了回来。

    铃声。让人觉得太过熟悉,太过怀恋。

    未等这份感怀彻底的在心中酝酿,铃声来到了门外,随后房门终于被人推开,一身锦衣的人踏了进来。

    没有说话。

    走入房间的锦衣人只是安静端坐在了师妃暄前面的椅子上,两人对目而视。

    师妃暄的脸上没有丝毫的遮掩物,面纱亦没有。

    两人互相打量着彼此。

    半晌。

    师妃暄的目光从面前这个做一身男儿打扮的锦衣女子身上收回,说道:“我后悔了!”

    “噢!”

    “那真是让人意外!”

    随手将手中的长剑放在桌上,随口回话的锦衣女子这番举动让师妃暄的眉头不由的一蹙,那剑的模样……太过让人熟悉,是色空,更是月缺。双眼微微的眯了眯,师妃暄的视线再度落在了对方的脸上,问道:“你不问我为什么?”

    “为什么?”

    似乎是为了配合对方,锦衣女子面带笑意的询问了一句。

    “够了!”

    “明空!”

    但是这份如鹦鹉学舌一般的问话,终于惹恼了一般情况下都不会生气的师妃暄,言语中直接道明了来人的真正身份。

    “哈哈!”

    锦衣女子大笑不已,好不容易停下了笑容,她这才用一种低沉的语气说道:“我知道你在后悔什么,后悔将我交给了婠婠师傅!”

    “……”

    师妃暄觉得自己的眉心有些疼,当初做下这件事,哪怕是最终自己的女儿得到了皇位,但真正意义上……她自己算的是一个很好的母亲吗?为了目标,算的是亲手将自己的女儿送到了宿敌婠婠的手上。

    以婠婠的那种性子,她在那一刻便知道自己的女儿。从此以后,其实已经不能彻底的算是自己的女儿了。

    彼此之间没有询问对方为何在此,对于她们来说这个事情已经得到了认证。对于其他的事情来说太过简单,因为有些东西只要彼此知道一个讯息便能够推测出大概。

    在这一刻。

    师妃暄有一种看到了婠婠的影子的感觉。其实在将对方送到婠婠的手上后。两者之间其实再度见面的时间已经极少。回想起来,这么多年来,师妃暄突然发现母女之间竟然再度见面不过是十数次而已。

    甚至。

    在将人送出后,师妃暄再度见到明空的时候,是在天山附近,那个时候明空已经长大了,成为了一个倾国绝色的少女。

    而在那天。

    少女亲手杀了一个男人。

    一个在魔佛道三门中有着一个共同代号——行者的男人。

    流着泪,吻着对方。笑着用天魔刃亲手插入对方的心脏。

    那一刻。

    师妃暄便发现自己的女儿不是想象中的女儿了。

    再度见到明空的时候,她已经贵为皇后。而那个时候,明空据闻已经得到了寇仲为后代留下的皇族最强绝学——唯我独尊功,为此更是推导出了纯阳的部分绝学武功。而在之后,明空的做法已经渐渐展现出了她真正的心思。

    或许之前,她的事情都遭受到了影响。

    譬如婠婠。

    譬如师妃暄本身。

    在她掌握大权后,第一件事便是反手将自己的师门——魔门,差点将其连根拔起,而缘由,不过是为了那传说中的道心种魔大法。当然。在真正知情人的眼中,她们都知道,这不过是明空一直存留着的怒火。她在宣泄。

    如果不是当时为了登上皇位,借助了大部分的佛门力量,只怕佛门的结果也不会比魔门好上多少。

    隐与忍,那才是明空真正的优点。

    当然。

    师妃暄在外人面前,在独孤凤的面前不能这么说。外人也不知道这么多,真正了解的比较多的只有婠婠和她自己。

    其中断断续续的见了几面,在最后,明空将道心种魔大法叫给自己的时候,并没有亲自来。而是托人。

    想想也是,当时她的身份太过尊贵。而且只怕还不止这些。

    回想着过往,师妃暄的目光停留在面前锦衣女子的身上。面色不断的变化。

    “我们好久不见了吧!”

    “也是!”

    “当初你我身份本身就矛盾,与不对等!”

    一边用纤纤玉手拨弄着那金银铃铛,发出了一阵阵清脆的铃铛声响,锦衣女子一边笑着说道:“我来此,就是为了确定一些东西,顺便看看你过的怎么样!”

    “眼下看来,你还是失败的!”

    略带嘲讽的笑意在嘴角显现,锦衣女子继续用手玩弄着铃铛,说道:“还在固执!固执的被慈航静斋残留的人认为是叛徒,固执的自己入了魔也不知!”

    未等师妃暄说话,锦衣女子继续自言自语道:“眼下从我收集而来的情报,眼下明教这般做法,只怕是那人也在这个世界吧!”

    “我到现在还记得你与师傅的教导!”

    “说我当是一品之人!”

    “有这一品的美貌,有着一品的武功,有着一品的智慧,更有一品的权利,可是这些我都有,可惜我没有真正称得上一品的男人!没有一个男人,能在我眼中称为一品。”

    说到这里的时候,锦衣女子的面上有着一种难以言明的悲哀,一手撑着侧脸,托着香腮,一手继续在拨弄着铃铛,散发着铃声。但在这一刻,听在师妃暄的耳中,这铃声却不是那么的悦耳好听,而是有些烦躁了。

    “知道么?”

    “当初师傅和你让我杀行者的时候,我着实悲伤了一阵子!”

    “因为那是我第一个,也是真正喜欢上的男人!”

    眼前,似乎又再度回到了过往的那天,她出师后的第一件任务,微微的叹了一声,柳眉微蹙,脸上存在着的是一种怀念,锦衣女子继续说道:“后来,我才了解清楚这个行者的代号究竟是什么意思,原来只是漫步的意味!”

    听到这里,师妃暄有一种感觉,只怕任凭对方说下去,会说出什么骇人听闻的事情。

    心思及此。

    师妃暄出手了,想要打断对方的话。

    面对师妃暄的出手,锦衣女子没有坐以待毙,而是伸出那拨弄铃铛的玉手,直接抵挡起来。纤纤玉手在面前的空中化作数道虚影,剑招、拳式等等化作一切可以用的招式在这小小的方寸之间飞舞,一边抵挡着,锦衣女子一边则是悠悠说道:“最后,我才发现,当初喜欢上的并不是那人,而应该是这个漫步的男子!”

    这话落下,落在师妃暄的耳中恍若旱地惊雷一般震耳。

    “武明空!”

    交手顿止,师妃暄猛地站起来,脸色带着愕然与震惊的看着面前的女子,眼中尽是失望。

    “哈!”

    “怒了吗?”

    同样缓缓的站起身,锦衣女子迎着师妃暄失望的目光,嗤笑道:“我不姓岳,也不姓石,更不姓师。我都不知道自己真正的该姓什么?所以现在只好姓李,曾经沧海难为水,你可以叫我李沧海,或者李秋水!”

    “他来了!”

    “这个号称天下第一的男人!”

    “我可是在乐山佛像那里留下了一件惊人的礼物了啊,到时我会给你们一个惊喜!”

    “告辞!”

    双手负背,锦衣女子缓缓的转过身,径直走出了门外,那放在桌子上的长剑还有金银铃铛都留在了那里,似乎是在诉说着什么,告诉他人当事人的信心与决定。

    “……”

    目送着锦衣女子的离开,师妃暄呆呆的站了半晌,突然一下子失去力气坐在了椅子上。

    她。

    再度发现,事情又超出了掌握。

    这一次的局势,只怕局面要比以往更加离谱。因为师妃暄非常清楚一个词的意思。

    这个词,它叫做金口玉言。(未完待续)R580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