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77章 唯我可称一品 中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小镜湖。

    此时此刻,原本安静的日子却是在这一天突变。

    确切的说阮星竹是在这些时间来遇见了自己久违的情郎段正淳后,日子就过的越发的精彩起来。

    就如同十数年之前,两人初遇的那一刻。

    两人许久未见,当真是干柴遇到烈火,自是夜晚留宿,*添香,被浪翻滚。只不过是第三天后,也就是今天,原本还算安静的小镜湖倒是突然热闹起来。

    四大恶人之首的段延庆带着老三南海鳄神一同来此,寻段正淳的踪迹了。

    当岳缘踏入这里的时候,迎面而来的则是一道指气,如同利箭一般从房间里劲射而出,点向了面门。

    “嗯?”

    轻轻伸出一根食指,直接点向了那道指气,气劲如同一个水泡一般被岳缘随手扎掉,刹那间便被卸掉了一切的力量,四散开来,感受着这份指气,岳缘讶异道:“一阳指!”

    推开门。

    印入眼帘的正是碎成了两半的桌椅,以及以精钢拐杖对峙长剑的段延庆与段正淳。

    在一旁。

    南海鳄神岳老三则是用着那把鳄嘴钳一对三,对峙着段正淳手下的几大臣。

    在发现有陌生人进入房间后,在场的人都是一怔。

    随即。

    啵!

    一声响,段延庆与段正淳分了开来。

    段延庆退了一步,而段正淳则是蹭蹭蹭的连续退了三步,才站稳身子。

    一行人,这才将目光同时落向门外,看着推开房门走进来的人。

    一身黑色带金的长袍,一头黑发随意的扎在脑后,没有丝毫的点缀之物,但即便是如此简单的装扮,但在段正淳的眼中却是着实显露出一种威严大气。

    除此之外,剩下的便是一种诡异的矛盾之感。

    感觉有一种说不出的矛盾,就好比冷与热,邪恶与仁义共存的矛盾。

    而在对方身后,则是安安静静的站着五个模样娇俏的少女,其中四个乃是罕见的四胞胎,剩下一个的模样正隐隐的有一些激动,而在旁边,则是站着两个个头几乎一般大小的七岁女童。

    其中一个红衣服的眨巴着大眼睛,看稀奇一般的四处乱瞧,而另外一个则是用一种审视的目光看着自己,颇有一种身居上位之人居高临下看人的味道。

    先是在心中赞叹了一声这五个少女的模样,又在心底感叹了一声这两个女童实乃是极品美人坯子,长大之后只怕是倾国倾城之人。

    随后,段正淳这才分析来人的身份。

    江湖人?

    不!

    这只怕不是一般的江湖人,段正淳虽然也行走江湖,与江湖中的许多名宿都算是有着交情,但是段正淳身上更大的背景是他那一个大理王爷的身份。

    正因为这份身份,使得他的身份在江湖上颇为不同。

    而也因为这份背景与眼光,段正淳自是看得出来人的身份只怕是不一般,难不成是大宋皇室之人?

    那份尊贵,不容段正淳有其他想法。

    要知晓,大宋创始人赵匡胤可是由一根棍与一套拳法打遍天下的。只是在随后,江湖上甚少有赵氏皇室之人行走,而更多的都是隐于其中。

    想到这里,段正淳先是扫了一眼面无表情站在一边并不说话的段延庆,见对方没有丝毫的动作后,这才抱拳道:“在下段正淳,不知阁下到此是为何事?”

    遇见了一个前来寻麻烦的段延庆,倘若眼前之人又是对阮星竹不利之人,只怕……要知道,这小镜湖可是阮星竹的隐居地点,一般只有自己知道,而且段延庆跟来正是尾随自己而来的缘故。

    “……”

    没有回答段正淳的问题,岳缘的目光只是随意在房间里扫了一眼,发现并不见阮星竹的踪迹,就在刚刚段正淳打量自己身边的女人的时候,岳缘已经不由的隐隐的皱了下眉头。

    并没有理段正淳,岳缘的目光落在了段延庆的身上,笑道:“怎样?看你这个样子,想来应该是答案确定了哦!”

    “……”

    抬头,段延庆伸出精钢拐杖拦下正要冲上来的岳老三,房间中顿显腹中语,道:“是的!”

    “一段时间未见!”

    “阁下的变化,倒也非常!”

    段延庆的视线停留在岳缘那一头已经焕然一新的黑发,叹道:“阁下之要求,我自会应下!”

    说完,段延庆便闭上了眼睛,不再言语。

    脑海中,却是不断回荡着当天所见的场景,在老四被对方一飞刀毙命,老二被重伤,老三被自己一拐踹了出去后,对方与自己说过的话。

    确切的说,那是一份条件。

    自己为对方所用的条件。

    若说当初在见了那招飞刀之术已经让段延庆没有了动手的心思,但在眼下,却是连这个心也没有了。

    “好!”

    “恶人有恶人的态度!”

    “不愧是四大恶人之首!”

    点头,岳缘对段延庆的态度自是满意,对方哪怕是四大恶人之首,但在某些时候说话算话,甚至比正道人士更为在意诺言一词。

    听到这里,段延庆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抬头看着岳缘,问道:“如果我没答应呢?”

    “自是送你入恶人之归途!”

    “黄泉!”

    这份回答,立即让段延庆的内心里不由的叹了一口气,回头扫了一眼正用一种戒备的眼神瞅着自己与对方的段正淳,段延庆便知道今天自己此次前来的事情是无法得到解决了。

    显然。

    对方来此,也是为了其他的事情。

    “此地的女主人呢?”

    来回扫了一眼,仍然是不见阮星竹的踪迹,岳缘便知道只怕阮星竹被段正淳藏了起来,或许是为了防备段延庆的缘故。按道理,理应不应该如此,以阮星竹是不会自己躲起来的,只怕是……

    回过头,目光看了一眼段延庆,岳缘若有所思。

    房中。

    面对岳缘的这个问题,段正淳的心莫名一慌。

    就在刚刚交手的时候,阮星竹被打落下水,凭借水性,阮星竹一直藏在了水中,到现在都还没有出来。以段正淳对阮星竹的了解,自是知晓阮星竹可以坚持这么长的时间,其水性极为厉害。

    但听到岳缘的这份询问,他的心却颇为担心。

    段延庆闻言正想开口说什么,但随即又停了下来,他亦想看看这眼前之人眼下的能耐,与先前所见有什么不同。

    半晌。

    站立了一会,保持沉默的岳缘突然出声道。

    “噢!”

    “发现了!”

    “原来在这里!”

    浅浅一笑,便转身走出了门外。

    这处房间的建筑方式,与听香水榭里的建筑相差不大,都是邻水而建,甚至,有一部分还在水上,倒也颇有一种山水之间的韵味。

    一男一女。

    在这里居住,无疑是一种优美的享受。

    来到外面,岳缘看着面前的一广碧波,目光落在这盈盈水面之上。

    随即——

    岳缘目光一凝,却是笑了,右脚缓缓的抬起,随后猛的踏下。

    同时。

    不妙!

    见到岳缘的举动,段正淳心中的担忧越盛,却是硬着头皮,一指遥遥点向岳缘的后背。

    轰!!!

    如钱塘波涛,在这一刻,小镜湖如同遭受了陨石砸落,溅起滔天水浪。

    水浪中,一道俏丽诱人如美人鱼的身影出现在里面,正手舞足蹈不已,玉脸上尽是惊恐。

    “找到了!”

    目光对那凹凸有致的身材一扫而过,岳缘随后右手一扬,猛的就是悬空一吸。顿时,被震飞在半空的女人,在一声惊呼中如同被套上了绳子的野马,生生的被这股力量扯了过去。

    同时同刻。

    背后的那根手指已经点到,大理王族的绝学一阳指预发而出。

    只是这道指气还没有发出,段正淳的身形已经猛地停了下来,面色有些苍白的看着四周,额头冷汗直流。

    四大剑侍的四柄长剑搁在了脖颈上。

    在他的后背,则是段延庆的精钢铁拐已经抵在了背心。

    而在他的面前,腹部则是被一个白衣女童用拇指按在了檀中穴上,真气隐隐待发。那红衣女童,则是不知何时从身上掏出了一根绣花针,正指着段正淳的下阴处。

    一边。

    阿朱被眼前的一切惊的目瞪口呆。

    同样目瞪口呆的还有落在了岳缘手上的阮星竹。

    滔天巨浪落地。

    再度溅起漫天的水雾。

    “段郎!”

    阮星竹的声音中带上了丝丝哭腔,她也算是游走过江湖的人,但她从来没有见过让人如此恐惧的人物,逃无可逃,避无可避。这个时候的阮星竹可是没有丝毫的心态去感叹对方的模样。

    尤其是见到段正淳被制住的动作,顿时整个人慌了。

    回过头。

    岳缘对着站在旁边已经愕然满面的阿朱,指着阮星竹和段正淳,说道:“这便是你的母亲,还有父亲!”

    霎时。

    整个场面,安静了。

    唯有那还在不断淅沥沥作响的湖水声回荡。

    扭头回望,阿朱脸上的神色无比的幽怨,眼眸中尽是对面前这个与自己已经有了肌肤之亲的男子来见丈母娘的做法无比抑郁。

    甚至。

    其他几人的眼神也显得极为奇怪。

    面对众人的眼神,岳缘先是一怔,随即也是不由的愕然一笑。

    这也许是自己的潜意识做法。

    试想——

    石青璇的父亲邪王,小丫头的父亲杨过……等人都是不好相与的存在。邪王与自己当初可都是往死里弄对方的节奏。甚至,当初仪琳的那个和尚父亲,第一次就给自己来了一个下马威,剃了个光头,当了一段时间的冒牌和尚。

    这般做法,无疑是顺手……

    与此同时。

    黑木崖。

    山顶。

    无数身穿白色带火苗点缀衣衫的明教弟子则是不断的后退,面带惊恐的看着来人。不仅如此,连带着也惊扰了山上明教的主要负责人。

    一身锦衣,一柄剑,在铃铛的响声中,来人吟诗而来。

    “仰膺历数,俯顺讴歌。远安迩肃,俗阜时和。化光玉镜,讼息金科。方兴典礼,永戢干戈。”

    其中懂古文诗词的人,赫然听清了这诗的含义。

    赫然是——

    《唐明堂乐章.皇帝行》!R1152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