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76章 唯我可称一品 上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奇怪的人!

    马蹄声响起,慕容复骑着马慢悠悠的朝前面走着。/

    脑海里回想着的尽是刚才与那锦衣公子的遭遇。当时似乎是没怎么发现,但眼下回过头来,却是发现那人身上的奇诡之处。明知晓这处险滩地处偏僻,而且有着明教这样的存在。

    对方还能够大大咧咧的前来,显然是有着足够的准备。

    又或者对方只是大户人家少爷的外出游玩?尝试一下书生义气,剑客游侠?

    “……”

    摇了摇头,慕容复将这份疑惑驱除出脑海,不再去想。作为初见,能够提醒一声对方的安危,也算是不错了。他慕容复不是乔峰那样的热心人,他做事都有着明确的目的。

    是生是死?

    那又与自己有什么关系呢?

    挺身,直腰,慕容复手中的缰绳微微一抖,胯下马匹顿时扬起了马蹄,疾奔而去。

    险滩。

    白色毛驴暂停了自己的步子,正在旁边喝着河水。

    锦衣公子则是站在了旁边,手中持着那柄三尺青锋,目光遥遥望着慕容复消失的方向。

    看了半晌。

    锦衣公子突然笑了,自言自语道:“李延宗!”

    回头眺望了一眼不远处那高耸的山峰,那里正是明教眼下的总坛——黑木崖。收回视线,又瞅了一眼慕容复消失的方向,锦衣公子盈盈一笑,道:“真是有意思!”

    伸出手拍了拍衣袍,锦衣公子从毛驴的脖颈上将那两个金银铃铛给取了下来,然后将两个铃铛挂在了手中三尺青锋的剑鄂上。

    微微一动,便是一阵清脆的铃声。

    “我的明教!”

    随后素手一翻,长剑在手腕上翻转,后移,剑横在了手上托在背后。就这么一步一步的朝前面那高耸的山峰踏步而去。

    扬州。

    藏剑山庄。

    独孤凤一个人安安静静的立在院子里,默然无声。

    陪同她的只有那只足有成人大小的大雕,至于其他人则是没有资格,却也不敢踏入这处院落。

    哪怕是独孤凤在此最为亲近的侍女,在这一刻也无法踏入其中。

    不是独孤凤不允许,而是这院落里的气氛极为凝重和压迫。一踏入其中,就会让人有一种诡异的感觉,似乎自身在直面无数的剑锋,抵着自己身体的要害之处。

    那侍女,先前不过是踏入其中不过一小会儿。整个人便满头冷汗的退了出来。

    她知道,这是纯粹精神上的感受。

    不对!

    究竟是哪里不对!

    独孤凤低头看着自己的右手,那纤纤玉指如白玉一般皎洁,双指并呈的剑指正随意的落下。

    想要打败岳缘,眼下的自己可能还不够!

    决斗,最能够让人赢的无疑是知己知彼。

    而眼下,独孤凤觉得自己的缺点便是这一处知己知彼。

    在得到师妃暄给予自己的道心种魔后,她参悟过,但是作为武者的真正高傲。独孤凤便将这份卷轴归还给了师妃暄嘴中的真正主人——道公子岳缘。

    这份参悟给了她无疑更加广阔的眼界,但也给独孤凤带来了绝大的麻烦。

    道心种魔虽说不是剑法,但是万法归宗,练到极致。彼此之间的差距并没有什么,所谓一法通万法通。放在武学一道上,同样如此。招式或许不同,但道理却是一样。

    由道心种魔。独孤凤首次发现自己的剑法,独孤九剑仍然存在一种缺陷。

    确切的说,还不够。

    三尺青锋为剑。玄铁重剑为剑,甚至草木落叶亦可为剑。

    甚至。

    在先前,她还尝试过纯粹以剑意带动四周的其他剑,但是因为参悟所得与自己所修的剑法有过冲突,没有很好的融合,使得功败垂成。

    究竟是哪里不对?

    是自己参悟的不对,还是自己的不对?

    半晌。

    似是听到了院落外面的声响,独孤凤这才收回了思虑,开口道:“来了啊,进来吧!”

    “是的!”

    “庄主!”

    “您吩咐的新剑已经做好!”

    侍女恭恭敬敬低着头,双手托着着一柄崭新的剑,剑身不是一般精钢长剑的颜色,而是散发着一股木质的清香,赫然是一柄木剑,缓步踏到院门处,便停下了,她没有进去,院落里的那种气势不是她能够承受的。

    目光回转。

    视线落在了那木剑上面。

    玉手一翻,一握,那被侍女恭恭敬敬托在手上的木剑立时跳出,飞跃到了独孤凤的手上。

    手腕一翻,一舞。

    木剑在独孤凤的手上眨眼睛,画出了数朵剑花。

    “你下去吧!”

    随着吩咐,侍女再度恭恭敬敬的躬身离开了。

    院落里再度剩下她与大雕。

    “小雕!”

    “我们开始吧!”

    目光落在大雕的身上,独孤凤盈盈一笑,眼中流露出精光,说道。当初,岳缘将小雕托付给她照顾,原本还好,在发现小雕的异常之后,独孤凤便知道这只怕是因为和氏璧异变之故。

    而且,她也知道,这小雕将是独一无二的雕中存在。

    这些年来,一般的人只怕都不知道,在她的教导下,这只大雕已经不下于一个高手的存在。

    昂首。

    大雕原本温和的眼神在独孤凤的这句话下,顿时一冷,如同捕捉猎物一般,仰头便是一声响彻整个山庄的雕鸣。

    紧接着便是大翅一扬,一翅膀拍在了旁边的假石上面。

    山石崩飞中,那块足有千斤重的假石竟然整个被大雕一翅膀给拍飞了出来,朝独孤凤的方向砸去。

    “哈!”

    娇若银铃一般的笑声中,独孤凤手中木剑直接划过假石,霎时巨石一分为二,一人一雕就这般在院落中交手起来。

    ……

    山路。

    崎岖的道路,如同乔峰未来的道路。

    乔峰、诸葛小花还有阿紫三人正在赶近路回中原。在雁门关,乔峰已经寻到了自己的出身。那由山壁上面拓印下来的文字。已经在三人的努力下寻到了懂辽国语言的人翻译了过来。

    在见过那份内容后,乔峰一个人站在野外喝了半夜的酒。在其旁边,则是阿紫一个少女陪同着。虽说阿紫脾气差,性子更是狠辣,但是在这个时候,她乖巧非常,在一边担忧的看着乔峰。

    诸葛小花只是在远处眺望,不由的有些叹息。

    父辈,身份的牵连,已经让人感觉到了乔峰内心的那种痛苦。故国乃是大辽。而养他成人的所在却是在大宋。再加上辽与宋却又是敌国。这几番纠结下的痛楚,外人很难想象。

    因为他乔峰乃是异类。

    既是大辽的异类,也是大宋的异类。

    诸葛小花在这个时候没有上前,是因为他知道这个时候,需要乔峰自己去考虑。外人,终究是外人,带了其他人的观点。

    就在这时。

    一声鸽鸣声响起。

    引起了诸葛小花的注意力。

    “嗯?”

    抬头望去,诸葛小花便见到那树枝上停留了一只信鸽,目光望去。看清信鸽脚上的东西后,顿时脸色隐隐一变。

    这是他几位师兄弟之间的联系方式。

    信鸽,更是受过专门的训练。

    这个时候送信,显然是他诸葛小花的三个师兄弟已经调查发现了什么。

    吹了一个口哨后。信鸽顿时落在了手腕上,拿过其脚上的空竹,在翻出里面的丝绸,打开了后。一见之后,便是让诸葛小花的表情一凝。

    “这是!!!”

    “查出关键线索了么!”

    右手缓缓的将丝绸合起来,诸葛小花的面色很是严肃。

    同为师兄弟。他自是知晓自己那三个师兄弟的厉害,能够查出这些来自是能够。再说,那么大的事情,牵扯到造反,自然不能是小事。造反这种大事,是不可能彻底的隐藏的。

    牵连颇大,不可能一切都在当事人的掌控中。

    只要一处露出马脚,被人抓住了,那么便会顺藤摸瓜寻到后面的东西。

    刚刚的线索中,已经隐隐的告诉了诸葛小花已经寻到了关键线索,这上面的证据正在指向一个江湖中的武林世家。

    参合山庄。

    慕容世家。

    若是再结合乔峰被人莫名掀开身份出身,以引乱丐帮,再加上上一次西夏一品堂的侵入,只怕事情的局面远远不是所想象的那么简单。经过这么长的时间接触,乔峰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诸葛小花自是清楚,无疑他是被算计了。

    包括杀害那些江湖名宿。

    一切都不过是引子。

    也许,慕容世家不过是被人摆在了明面。

    “怎么呢?”

    走在前面沉思的乔峰回过头,发现诸葛小花面色严肃,停下脚步问道。

    在一边,阿紫眨巴着眼睛盯着诸葛小花猛瞧。

    沉吟了一下,诸葛小花没有说话,而是直接将手中的丝绸递给了乔峰。

    面对诸葛小花这一举动,乔峰先是一怔,疑惑的看了对方一眼,还是接了过来。原本并不是很在意的打开了丝绸,但在一眼过后,乔峰的面色大变。

    “这!”

    “这不可能!”

    与此同时。

    信阳。

    小镜湖。

    岳缘带着阿朱、卫贞贞和小丫头,以及四大剑侍几人终于到了这里,寻到了阿朱的亲生母亲——阮星竹。

    只是在这里不见见到了阿朱的父母,却也见到了另外两个人。

    此时此刻,双方正在对峙。

    这两人正是四大恶人之二,段延庆与南海鳄神。(未完待续。。)R752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