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74章 教导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天山。

    在那里虽然是缥缈峰乃是最为强悍的门派,一统天山四方。

    但在这里,并不是只有灵鹫宫存在。

    在旁边。

    便存在着一处寺庙。

    名为小金刚寺。

    算是西域金刚寺的分支之一。

    若是在以后,金刚寺或许会猖狂,但自从缥缈峰现世以来,以缥缈峰为中心,所有佛门势力都受到了极大的压迫,尤其是这些想要插手天下纷争的佛门之人更是遭受了重创。

    除了在中原的少林寺没有受到影响外,但其付出的代价便是与静念禅院的彻底分离,一分为二。

    当初的十三棍僧不得不说,选择了一个做好的保存方式。

    倘若不是那样的话,只怕其结果不会被岳缘一把大火烧成了白地的静念禅院好到哪里去。

    再说,按道理,在缥缈峰四周的一定范围内是不允许存在佛门的。但这小金刚寺的存在,无疑是一个异数。原因无他,是因为在这寺庙里保存着一件关于逍遥派的东西。

    但在这一天,仍然规规矩矩的寺庙,却是迎来了一个不容拒绝的客人。

    威震天下,在某些人的心目中堪比终极魔头一般存在的天山童姥驾临了。

    四大剑侍。

    卫贞贞。

    阿朱。

    还有小丫头。

    除此之外,便是一群其他的持剑姑娘。

    可以说在队伍中,除了岳缘一个男人外,剩下的全部乃是女子。

    一日后。

    岳缘一行人离开了这处寺庙,留下的只有一片死地。

    同时。

    在这里面带走了一样东西。

    返回的路上。

    梅兰竹菊四大剑侍则是站在后面,远远的跟着,四胞胎姐妹的目光时不时的在前面的那个身形挺拔的男子的背影上停留半晌,在察觉到旁边有其他人关注自己的时候,立即收回视线,装作巡视。

    这般自欺欺人的表现,却是在四姐妹心中心知肚明。

    开始还好。

    在那岳公子未闭关前,在四姐妹的眼中只觉得对方模样极俊,颇为好看外,剩下的便没有多少其他的感受了。但在岳公子出关后,四姐妹便发现对方的身上似乎多了一些什么东西。

    隐隐的,对她们有着一种异样的吸引力。

    会让人忍不住的想要靠近对方,感受着那股温暖。

    四大剑侍的表情变化,卫贞贞并没有在意,她此刻正在和小丫头争论着什么,以引开小丫头的注意力,免得小丫头去捣乱岳缘的正事。

    树下。

    阿朱正抬着头,眯着眼睛看着那在自己面前飘荡的葱绿色杉树针叶,默然无语。

    而在她的旁边,则是双手负背站在一边,同样看着面前的景色。

    两人半晌无语。

    自那天因龙元的力量爆发,岳缘将阿朱吸进密室中后,做了不该做的事情后,阿朱原本顽皮的性子很明显的降了下来,变得温婉起来。而且,若是在以前还有不少话会说,但在这几天,阿朱一直沉默不言。

    显然。

    那天的事仍然让阿朱心怀芥蒂。

    不得不说,阿朱本身对岳缘是有着不错的印象。在她的心目中,关于岳缘的印象是一直在变化着的。

    那天在苏州城寒山寺外,见到的是那低着头站在岸边雕刻着什么的岳缘,还有那一身红衣小红伞的小丫头,一大一小两人那么安静的站在那里,无疑是吸引人的目光。

    在那一刻,除了撑船的阿碧并没有怎么在意外,阿朱的脑海中无疑留下了印象。

    她见过不少人,见过不少的江湖人,却从没有见到那么一种让人感觉孤寂和落寞的人。

    接下来。

    再度见面便是燕子坞听香水榭了。

    那一刻,见到了岳缘那贵公子气质下的霸道。

    顿时,开始有的好印象便被这份霸道消去,转而代之的是另外一个印象。

    但是在杏子林的那一刻,这份印象竟是再度转变,替她挡下了谭婆的耳光,无疑让阿朱心怀感激,紧接着在混乱中又再度救下了她,这便在这份感激中平添了一份救命之恩。

    可是——

    俗语说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

    只是事情真正的发展到这个地步的时候,阿朱傻眼了。

    不过她也知道当时的情况不容出现意外,而且总不能让那两个七岁女童代替吧?这一想,那种情况下阿朱是唯一的选择。

    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

    但反过来说,美女同样难过情关。

    对于女人来说,她并不祈求对方是多么的天下无双,盖世豪杰,只要是属于她的英雄就足够了。无疑,岳缘有着条件。只是事情的发展,让事情的发展出现了诡异的跳跃性发展。

    省略了其中的不少步骤,没有用水到渠成,而是径直来到了开花的这一步。

    再加上岳缘出关后的行事方法,使得阿朱脑海中对岳缘的印象越发的复杂与模糊了。

    哪个是他?

    哪个才是真正的他?

    侧过头,视线落在岳缘的侧脸上,阿朱的眼中有着一种难以言明的迷惑。

    迷惑自己的心,也迷惑对方。

    “……”

    似是察觉到了阿朱的目光,岳缘回过头,朝对方淡淡一笑。

    四目相撞,使得阿朱有些措手不及。

    偏过头,面颊微红,阿朱玉手轻抬,束拢起耳边的秀发,以遮掩自身的尴尬。

    就在岳缘想要说什么,以改善眼下这种尴尬的关系的时候,便听身后不远处四大剑侍的惊呼。

    “???”

    对视了一眼,岳缘与阿朱一同转过身,在看清了身后发生的事情后,两人顿时愕然了。

    场地上。

    卫贞贞和小丫头打起来了。

    两个七岁上下的女童正倒在地上滚来滚去,一红一白两道人影已经在地上混成了一团。

    梅兰竹菊四大剑侍见状又不好上前拉扯,为了确保天山童姥的威严,四人立即将等候在四周的其他人全部给撵了出去。

    这是什么情况?

    即便是岳缘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更是解决了龙元的隐患,但在这一刻面对这种景象的时候,他还是愣住了。

    卫贞贞眼下虽然身材不过是七岁上下的女童模样,但是其中的缘由已经不是原版想象中的那么简单。落得如此模样,却也是曾经李秋水的突袭一掌,才使得唯我独尊功变成这般情况。

    但总的来说,卫贞贞并不是小孩子。

    可面前的情况,却是两人跟小孩子一般的打了起来。

    一眼望去。

    岳缘便知道只怕是小丫头先动的手,打了卫贞贞一个措手不及。

    卫贞贞着实没有想到这个公子收的小师妹会是如此的暴躁,性格更是如此的果断,说打就打。明明先前说明的指教一下对方的武功根本不是这个样子啊?

    招式呢?

    套路呢?

    这些都哪里去呢?

    她哪里想到小丫头说扑上来就扑上来?

    如同野兽一般的进攻方式,以极快的速度的进攻。

    公子究竟给这小师妹教了什么武功?

    一边用那肉呼呼的小手丫使劲的推开小丫头那拽着自己头发的手,一只小手手张开使劲的捂在小丫头的下巴上,想要将对方的脸推开,而在心中卫贞贞一肚子的郁闷,对坐在自己身上的小丫头的方式着实感到无可奈何。

    指教武功,哪里是如同眼下这般?

    尤其是感受到了自家公子还有阿朱等人的目光后,卫贞贞的小脸蛋如同入了锅的虾,整个通红。

    “唔……”

    被卫贞贞的小手撑着的下巴,压根儿无法让头低下,小丫头的嘴中发出老虎一般的吼声,似是要用牙齿咬对方。可是,虽然小丫头将卫贞贞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但是并没有取得真正意义上的优势。

    努力了半天,发现自己还是无法将头低下后,小丫头那如墨一般的眼珠顿时一转儿,空下来的那只小手已经摸向了自己的身后。

    在岳缘等人的目光中,小丫头从自己的身上摸出了一根绣花针,然后以肉眼不及掩耳之势的朝卫贞贞的屁股蛋子上扎去。

    随后——

    “啊!”

    一声惊呼,真气爆发。

    小丫头被真气冲的飞了出去,惊呼声中后襟被岳缘一把抓住,就那么凌空的提在了手上。

    张牙舞爪了一番后,小丫头这才发现自己是落在公子师傅的手上,顿时小脸上笑的可爱至极,似乎刚才的那番用绣花针扎人的人根本不是她。而卫贞贞则是站在地上不断的跳着,小手使劲的揉着自己的小屁股。

    “你们在干吗?”

    站在卫贞贞的边上,岳缘一手提着小丫头的衣襟,开口询问道。

    “啊!”

    “哈哈哈!”

    “公子,没什么!”

    “和小师妹玩闹了!”

    卫贞贞一边揉着屁股蛋子,一边弄着自己被抓乱的秀发,小脸红彤彤的如同被蒸了一般,整个头上更是在东张西望中冒起了青烟。

    尴尬!

    实在是太过尴尬了!

    “贞贞!”

    “嗯?公子!”

    诧异的抬起头,卫贞贞发现自家公子的脸上的神色很是认真,显然是有正事。

    “小丫头算是你小师妹,你身为师姐,负责教下她!”

    叹了一声,在惊雁宫中,岳缘真正教导小丫头的时候并不多,除去在压制暴躁的龙元力量的时候,他还需要注意防备那被襄阳的整条护城河所淹没的魔龙。

    再加上环境的缘故,真正意义上缺少太多的东西。

    所以,重见天日的小丫头身上有着一股子野性与狠辣。

    想想那为国为民的郭靖的孙女,竟然生生的被自己教导成了这样,这与长大后的她可谓是天差地远,岳缘在有些时候也会琢磨自己是不是将对方给带歪了。

    贞贞虽说是自己的侍女,但是对方带人的方面却也不差。

    再说——

    接下来还有其他事情解决,到时自己的精力更是会被拉下不少。

    眼下,卫贞贞是最佳的选择。

    迎着自家公子的目光,卫贞贞的视线又落在了小丫头的身上,点了点头。

    ……

    扬州。

    藏剑山庄。

    院落。

    无数的长剑插在地上,形成了一片由长剑组成的剑林,在这些宝剑中最为引人瞩目的则是一柄玄铁巨剑。

    但在此刻,这柄巨剑同样也是插在了一块巨石之中。

    独孤凤孤身一人立于剑林之中,左手负背,右手则是呈剑指微微下垂。

    屏息。

    运气。

    在角落。

    则是站立着一只人形大雕。

    正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看着那些长剑似乎凭空受到了影响,发出了无数的嗡嗡颤动声。

    猛的。

    独孤凤忽然睁开了眼睛。

    右手剑指沿着虚空划过,落下一痕,随着这一剑指,四周的剑林同时一颤,似乎是受到了什么拉力一般,除去那柄巨剑外,其他的长剑都不约而同的从土中拔了出来,凌空三尺而立。

    但紧接着只听一声闷哼,独孤凤一口鲜血喷出,那悬空的无数长剑尽数落地,发出一地叮当声响。

    “不够啊!”

    一声轻叹,缓缓的撇过头,独孤凤的视线停在了那柄没有丝毫动静的玄铁巨剑上。

    轻抿那有些诡异的发乌的嘴唇,感叹了一声。R1152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