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70章 出关 上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剑。

    舞动。

    带起一阵旋风,俏丽的身影如同被飓风所包裹。

    三尺青锋过处,陡留一片花落。

    阿碧安安静静的站在角落,看着眼前那手持利剑而舞的王语嫣,面上的神色很是严肃。但若是仔细观察,却能发现阿碧的眼中深处能够倒映出一丝高兴。

    是为了自家公子高兴,也是为了王语嫣高兴。

    只不过杏子林一次聚会,到最后还是没有见到自家公子,谁也不知道公子去了何处,而且甚至连自己的阿朱姐姐也在杏子林那混乱中走失了,不见了踪迹。

    不过好歹也没有太多的担心。

    慕容复武功是江湖中年轻一辈的顶尖高手,而阿朱当时更是牵着那岳公子的徒弟小丫头,想来阿朱姐姐应该是在那岳公子的身边。人家岳公子再怎么坏,也比不上那大和尚可恶吧?

    心中思索着这些,阿碧倒也不算着急。

    当然。

    以阿碧的见识,这些她那柔弱的性子是分析不出来这么多的,而是包不同和风波恶两人的分析。毕竟,两人走南闯北,在江湖上也有着自己的名号,自是见识不少。

    嗡——

    手中长剑颤动,发出一阵阵清脆的争鸣声。

    玉手横移,长剑横在了胸前,阳光照耀其上,被反射出了一条白色的长形痕迹,落在王语嫣的俏脸上,如同一杆白色的尺子横在了双眼之上。双眼微微一眯,王语嫣抬头,冷冽的目光朝站在一边的风波恶和包不同两人望去。

    “……”

    “……”

    包不同和风波恶一见到王语嫣这个眼神,都是不约而同的对视了一眼,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苦笑的表情。

    这已经是这几天来的第几次呢?

    摇摇头。

    但是面对王语嫣的这个冷冽的目光,两人也只能硬着头皮再度出手了。

    刀!

    风波恶的刀!

    扇!

    包不同的扇!

    慕容复的两大家将彼此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各自心中的想法,由于在一起共事多年,乃是同生共死的兄弟,可谓是一个眼神便能让对方知晓自己的想法。

    一刀一扇,从两个方向朝王语嫣打去,走的却是前后夹击。

    而且因为王语嫣在珍珑棋局后,得到了一身骇人的功力,再加上先前有过几次同样的经历,两人对王语嫣这个王家小姐并没有丝毫的轻视。一出手,便是全力。

    面对包不同和风波恶两人的全力一击,王语嫣不避不让,眼睛更是亮的吓人,目光所到处正是两人合招之处。

    破绽!

    对付的方法!

    找到了!

    长长的睫毛微微一颤,王语嫣手中的精钢长剑立时便是一剑斩出,剑锋过处,留下的是诡异的争鸣声,划破空气,剑气亦在地面上勾勒出一条飘渺的痕迹。

    叮!

    剑尖抵在了风波恶手上长刀的刀口上,刀剑交击迸出尖锐的声响,更是溅射出一溜的火星。哪怕是在大白天,亦能够让人很清晰的看到那迸射的火星子。

    “!!!”

    半空的风波恶浑身一颤,只觉得自己的这一刀还未施展完,便被王语嫣从中斩断,进退不得。早知道王语嫣在武学上有着自己独到的理解,熟读百家武学,更是能够指点自家公子。

    但在那之前,王语嫣不过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黄花丫头,但眼下……

    能够口述指导别人,换做是自己来,终究让风波恶再度感受到了这一股难受。前进不得,只能中途改招,退下。但是这一改变,却已经使得风波恶与包不同的合招无疾而终。

    一剑迫的风波恶中途改招的同时,王语嫣的另一只玉手已经化拳为掌,五根纤纤手指张开朝包不同手中的扇子抓去。

    “嗯!厉害!”

    包不同见到风波恶一刀无疾而终的结果,只能硬着头皮亲自硬上,但在面对王语嫣的那一只纤纤玉手,包不同发现自己的这一招正是将折扇送于对方的手上。

    这种结果,怎么可以?

    尤其是对方前不久还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丫头。

    于是,包不同亦是中途变招,在数息的时间竟是连连更换了十数种方式,但是王语嫣的玉手却也随着他的改变而一同改变。包不同每改一次招式,他便发现王语嫣的玉手亦随之改招,仍是破自己的招式。

    嘭!

    一声闷哼,包不同终究是棋差一招,被王语嫣一手拿过了手中的折扇,更是轻轻的一掌按在了胸口,真气隐隐勃发,使得包不同不敢有丝毫动弹。再回头,包不同便发现风波恶亦站在了自己的身侧,对方的脖颈上正搁着长剑。

    一招!

    败北!

    这种结果,让包不同和风波恶两人的情绪颇为低沉。

    彼此对视了一眼,苦涩的笑了笑,这样的结果两人虽然有过准备,但也万万没有料到两人竟然是在一招之间就败北。那种打击和失落感,在这一刻彻底的弥漫在了心间。

    “王姑娘!”

    “我们甘拜下风!”

    拱手抱拳示意,包不同和风波恶整个人抑郁了下来。想想也是,人家在前几天不过还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黄花丫头,但转眼间就化身绝顶高手一般,这样的神转变让两人如何能够接受?

    尤其是自己双方还在对方的手上走不过一招的结果下。

    “不!”

    “这还不够!”

    收回玉手,手中的长剑则是被王语嫣随意的丢在了一旁,对于自己一招打败包不同和风波恶,王语嫣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的开心之色。

    面对这种状况,包不同和风波恶更是有一种自愧,还有一种隐隐的恼怒。

    一招打败自己两人还不够,难不成还需要不出手仅凭一个眼神便将自己两人打败?

    似乎是察觉到了包不同和风波恶的情绪,王语嫣抬头,目光落在两人的身上,开口说道:“包三哥,风四哥,因为我对两位的招式很熟悉,所以破招并不意外!”

    王语嫣的解释并没有让两人的心情更好,那股淡然与认真的神色却是让两人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过想想也是,在之前的几次,王语嫣想要破招打败自己二人,还是需要一点点时间,但随着招式的熟悉和融会贯通,对王语嫣来说是越发的简单了。

    再说。

    因为双方关系的缘故,王语嫣确是知道他们的根底。

    即便是慕容复的武功根底,也在王语嫣的眼中了解了个差不多,除了家传绝学斗转星移外,其他的招式王语嫣几乎完全知晓。

    正因为太熟,所以才一招而已!

    这种回答,着实让两人开心不起来。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在包不同和风波恶的眼中,王语嫣那是一个妥妥的武学奇才。若说之前不过是武学知识丰富,以普通人的眼光便能够融会贯通遥控别人,那么在得到了这一身骇人的功力后……

    只怕……

    只怕慕容公子也不是王姑娘的对手。

    一想到这里,包不同和风波恶顿时沉默了,他们实在是不知道慕容复到时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哪怕是面前的少女,所求的不过是为了自己的表哥将对方打败。

    眼下还不够!

    王语嫣对于旁人怎么想并不理会,她眼下满心的目标都是藏剑山庄的那个女人。

    角落。

    段誉颇为情绪低沉的看着自己的神仙姐姐,时不时的叹上一口气。

    世事无常。

    他也没有料到,眨眼睛自己的神仙姐姐来了一次大变身,成为了一个顶尖高手。交锋的话,在段誉看来眼下的自己是万万打不过神仙姐姐的。段誉有一种感觉,神仙姐姐得到这么深厚的内力,只怕最终不是什么好事。

    信佛的段誉,觉得莫名接受这么一份厚赐,恐怕失去的会更多。

    甚至。

    段誉觉得当初若是跟着那岳缘岳公子一起离开,恐怕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一念及此,想到了岳缘,段誉却是又再度猜测起来,这岳公子眼下又在做些什么呢?

    那阿朱姐姐可应该是跟在对方身边了。

    ……

    灵鹫宫。

    三十六岛和七十二洞的人已经在四大剑侍的安排下,正在将最后的万载寒冰送上山来。

    在这之间,乌老大等人也决定了出手的时刻。

    退无可退。

    那便是不容再忍。

    灵鹫宫的人不将自己当人看,那么只有他们自己将自己当人看。至于以往的身份,还有先辈们的事情,却根本没有在意。以乌老大、剑神卓不等人凡为首人已经决定强行攻山。

    既然灵鹫宫需要这么多数量的寒冰,那么就代表着灵鹫宫的顶层出现了大问题,譬如那老妖婆只怕出现了走火入魔的情况。

    而这个时候,将是他们唯一的机会。

    为此。

    他们有过决定,一旦攻下缥缈峰,那么山上的人将会任凭门下弟子们玩弄,然后将灵鹫宫上上下下杀的精光。

    这便是他们商量过后的给缥缈峰留下的嘴中结局。

    就在三十六岛和七十二洞的人突然攻山,杀了个灵鹫宫措手不及的时候,在山顶处。

    因为防止山下的人渗透进入山顶,那些寒冰也调动了太多灵鹫宫的力量。这使得山顶在这一刻空虚起来,三十六岛和七十二洞的暴动攻山,使得灵鹫宫的人节节而退。

    很快。

    乌老大、卓不凡等人已经打上了山顶。

    密室。

    一直守候在外面的卫贞贞和小丫头还在埋头等候,甚至山下的暴动,攻山都没有给卫贞贞带来任何的影响。面对浑身带血的梅兰竹菊四人,卫贞贞只给四大剑侍留下一句话,那便是可以花费任何代价,也要守候到自家公子出关。

    外面。

    喊杀声!哭喊声!呻吟声!嘶吼声!刀剑声!

    声声入耳。

    卫贞贞的目光落在小丫头的身上,发现这个小丫头的脸上压根儿没有恐惧和害怕的情绪,对此她很是满意。只是卫贞贞哪里知道小丫头的出身地点和时间以及经历,已经造就了她那粗大的神经。

    江湖纷争,哪里能够比得上庞大的攻城战?

    更何况还见过魔龙!

    “公子的情况就交给你了!”

    蹙眉,卫贞贞听着外面的声音,一时间让她的心颇为烦躁,满是担忧。看着小丫头那淡定的模样,卫贞贞不由的有些感慨,自己这么多年的心态还比不上一个小丫头么?

    “哈哈!”

    “没办法了!”

    一声叹息,回头扫了一眼还是紧闭的石门,卫贞贞将小丫头留在门口后,随即整个人一双小手负背,缓步踏了出去。

    我,卫贞贞。

    天山童姥。

    是时候,让他们这些体会着公子的恩惠的叛徒们知道公子的威严了。

    PS:今天还是只有一更。这感冒感觉没有好多少,话说小四感觉那医生给挂的药水只怕就是葡萄糖来着,感觉没加其他的,还收那么多钱,完全没什么效果啊!

    一天下来,还是鼻涕眼泪一大把的,外加头昏昏沉沉的。明天换个地方去看看。R1152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