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64章 比较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西夏。

    皇宫大殿。

    此时此刻这里没有庄严的气氛,唯有让人连呼吸都觉得困难的沉重。

    庞大的压力,还有气势笼罩整个皇宫大殿。那跪倒在地的文武百官,没有一个人敢抬头去观看那端坐在皇位上的女子,每个人头上都已经是冷汗遍布。

    即便是有人看见了对方坐上皇位的方式,一时间却也没有人敢开说说一声。

    整个大殿里,甚至静的只有呼吸声隐隐入耳。

    以及那一滴滴的汗水落在地上破碎的声响。

    女人正大光明的坐上皇位,无论在哪里都是逆天行事,但在眼下的西夏皇宫却是无人敢说一句话。因为他们都知道,这西夏与其说穿了是皇帝在掌握,倒不如说是太后在掌控整个西夏。

    一直以来,太后都是在后宫,似乎不怎么出来,最多也不过是话语中遥遥指挥。

    可以说,在现在的西夏官场,文武百官真正知道太后的厉害的不过是数人,更多的人已经不是死去,就是解甲归田。但是面对对方如此正大光明的踏上皇位,有人不敢说,但这并不代表所有人都会一直保持沉默。

    半晌。

    跪在后面的一名年轻言官终于忍受不住这份压力,猛的抬起头瞧了一眼。一眼之下,立时气得七窍冒烟。在他的眼中,西夏堂堂的皇帝正匍匐在那美丽的不像话,似是神仙的女人的脚下,就如同一条狗一般。而那女子则是端坐皇位之上,左腿轻轻的架在自己的右腿上,玉足正放在那匍匐在边上的皇帝的脑袋上。

    这一幕。

    无疑冲击了他的思想。

    试想堂堂皇帝岂能如狗一般的匍匐在地?任凭一个女人如此作践?即便是她是太后也不行!

    一想到这里,年轻言官也忘记了先前那份降临的恐怖气势,强行撑起身,目光直视那端坐在皇位上的靓丽仍如少女的女子,开口说道:“太后,臣有话说!”

    “噢?”

    凤装下的年轻女子微微抬头,目光投在那发言的年轻言官的身上,沉吟了下,收回目光,眼皮微合,道:“准!”

    “……”

    如针刺一般的眼神落在脸上,让年轻言官的面皮都感觉到一种刺疼的感觉,尤其是对方那随意一瞥的眼神,更是让他差点吓的停止了呼吸,比较起来皇帝的气势确实远远不能与太后相比。

    但是……

    这里是西夏。

    亦不是中原。

    不能存在一个女人爬在所有男人的头上,就如同中原历史中的那个女人一般。即使大家都知道眼下西夏的掌控者真正的是太后,但也不能容忍这么明目张胆。

    所以,即便是死他也需要挽回那些被吓住了的大臣的心,要让皇帝知道这满朝文武还有人是皇帝的忠心臣子。

    “臣!”

    “恭请太后移位,那里不是太后当坐的!”

    西夏皇宫大殿里,此刻只回荡着这么两句话,然而这两句话却是让整个大殿的气氛再度凝重了几分。一时间,大殿里不断绵延响起不少的吞咽口水的声音。

    不仅如此。

    还有许多大臣在趴在地上的同时,也悄悄的用目光瞅着这个胆大包天的年轻臣子。

    “……”

    没有出声,留在大殿里的只有无声的沉默。

    年轻言官轻轻的抬起头,见到的是那凤装笼罩下的一张似笑非笑的玉脸,正在盈盈笑着看着自己。感受到这股似笑非笑,又似赞叹的目光,年轻言官竟然是不堪这份笑意,整个面色不由的红了一下,随即又猛的低下头去。

    啪!啪!啪!

    一道略显清脆的掌声突然在大殿上响起,引得不少的大臣都悄悄的抬头瞅了一眼,发现鼓掌的正是那端坐在皇位上的太后。顿时,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面下的地面上,似乎上面有着什么好看,值得钻研的东西。

    唯有那出声的年轻言官感到一丝意外,本能的一种不妙自心间升起。随即,他便听到太后的声音在大殿上回荡。

    “很久!”

    “很久很久没见到像你这般胆大的臣子了!”

    “作为赏赐,夷你三族!”

    面带笑意中,端坐在皇位上的女子如此下了吩咐。

    “!!!”

    年轻言官闻言不由一怔,随即脸色大变,喊道:“太后,臣没有任何错误,你这是滥杀无辜啊!”

    “皇上!”

    凄厉的呼喊,让还是跪在一边的皇帝也不由的颤抖了一下。但是面对言官的凄厉呼喊,年轻皇帝仍然无动于衷。

    见皇帝无动于衷,还有满堂的文武大臣,年轻言官便知道只怕自己的结局已经在这太后的一句话中落下,已经陷入了绝望的他自是不会放弃,仍然想在言语中搬回自己的情况,喊道:“你们难道想就这般看着吗?看着李秋水祸乱宫廷,祸乱江山吗?”

    被拖行下去的年轻言官还要说什么的时候,只听的啪的一声,一块巴掌宽大小的板子直接被士兵砸在了嘴巴上,顿时扇的鲜血淋漓,声音也被阻挡了回去。

    在支吾声中,言官被拖了下去。

    大殿中。

    在这个时候,跪在地上的文武百官这才轻轻的呼了一口气,若是在让那言官继续说下去的话,那结果只怕不是死一个人,被夷一个人的三族这么简单了。

    死的好!

    死得妙!

    没有将自己牵扯进去……

    这是在场绝大多数的大臣的心中想法。

    但在这份危机过后,紧接着的问题仍然不小。否则的话,太后那一句‘一群废物’自不会出口了。不少大臣彼此对视了一眼,随即便想起了貌似今天上午收到的最新消息。

    此次一品堂出去的人在大宋境内全军覆没,甚至连堂堂主帅赫连铁树也栽在了里面,成为了大宋手上的俘虏。

    这种结果……

    无论是谁的主事人都需要负责。不过让其他人松了一口气的是这次的废物定是指一品堂的高手,担上关系的唯有江湖人和军队上的人,政务上的官员并没有牵扯。

    但是不得不承认,这种情况着实丢脸。

    也难怪太后会如此愤怒,一直在宫中久不出现的太后一出场就给了所有人一个下马威。

    “说!”

    “结果如何!”

    面对着太后的询问,在朝堂上剩下的一品堂负责人只能硬着头皮,将所得到的消息一点一点的告诉了在场的众人。

    “也就是说堂堂的一品堂负责人,赫连铁树成了俘虏?”

    这样的结果,在听了过后,女子紧接着便是大发雷霆。

    顺手罢免了不少的官员,最后更是重新安排了一品堂的负责人,这个新的负责人名为赫连勃勃。

    最后。

    女子思索了一番后,做了吩咐,那便是让赫连勃勃重新带着一品堂的人作为特使前往大宋,将赫连铁树给换回来。当然,这只是表面上的任务,真正的任务则已经在不知不觉间用传音入密的方式做了安排。

    那便是接洽大宋境内最近出现的一个新教派,名为明教。

    “下旨吧!”

    “皇帝!”

    居高临下对还跪在边上的年轻皇帝做了吩咐后,李秋水这便起身在文武百官的恭敬声中离开了。

    ……

    其他地方的事情如何变化,岳缘眼下并不清楚。

    甚至。

    岳缘所期待的回答也没有从卫贞贞的嘴中得到。这并不是卫贞贞在故意隐瞒,而是在这一刻岳缘的身体状况终于彻底的爆发了开来,庞大的灼人热气回荡在大厅中。

    “公子!”

    “你受伤了?不对啊!”

    站在一边的卫贞贞见状立时大惊,这股庞大的热劲着实让人觉得恐怖。

    无奈之下,岳缘也只能暂时放弃继续询问的打算,将自己的要求直接提了出来。当卫贞贞听到万载寒冰的要求后,她的眼睛不由一亮。显然,自家公子的这份要求,恰到好处……不,确切的说是正中下怀。

    因为卫贞贞虽说修炼了由寇仲创造出来的奇功唯我独尊功,但这并不代表她一直这样逆反而来。

    清醒太久,在某些时候是一种负担。

    在有些时候,卫贞贞选择了一个更为妥当的办法。

    那便是冰封。

    再加上地利的缘故,无疑缥缈峰有着足够的准备。

    随着卫贞贞的带领下,岳缘很快便来到了她闭关的地方,随后岳缘在卫贞贞的注视下进入了那寒冰洞中。

    看着洞口的关闭,目送着自家公子整个人已经在借着那准备的寒冰中开始泄火气后,卫贞贞这才长呼了一口气,肉呼呼的小手不断的拍着自个儿的胸脯。

    刚刚最后的那一个问题,已然让卫贞贞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

    转过头,卫贞贞便是不由一愣。

    在她的面前,一身红衣的小丫头正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那一双瞪大的眼睛中似乎在不断的释放着杀气。

    小丫头,你这什么眼神?

    “噢!”

    “这就是公子新收的徒弟,也算是我的小师妹哦!”

    一双肉呼呼的小手学着岳缘的模样负在身后,以一种大师姐的口吻看着小丫头,说道。

    小师妹?

    师妹什么的小丫头不是很清楚,但这个小字无疑让小丫头并不喜欢。于是在阿朱还有梅兰竹菊四大剑侍的注视下,猛的走到了卫贞贞的面前,

    着卫贞贞站着。然后伸出小手在两人的头上比划着,比划了半晌,小丫头乐了。

    按照她的比划,自己要比对方白衣女童高了那么一点点……

    这是什么比法?

    卫贞贞瞧得眉头直皱,按照这红衣小丫头的比法,怎么比都可以啊!迎着对方那兴冲冲的目光,卫贞贞也立时反击,伸出小手也按照刚才小丫头的比法也来了一遍。

    不是平移,而是斜向下的移动。

    一番比较后,卫贞贞伸出了一个小拇指,比出了我比你高了一大截,就是大师姐的意思。

    小丫头见状立时大怒,立即又伸出胖乎乎的小手再度比了起来。这一次比较的结果,是她比对方高了一个头。

    一边。

    梅兰竹菊四姐妹和阿朱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两个个头一般无二,年纪看起来也是一般无二的女童开始互相攀起个头的举动来。四姐妹还好,没有出过灵鹫宫,而且也见过童姥的这般模样,自是不意外,但是阿朱整个人就糊涂了。

    这情景不对啊!

    先前在岳缘与卫贞贞谈话的时候,阿朱已经凭借自己的三寸香舌从四姐妹中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也算是从某方面知道天山童姥的身份。

    只是眼前这幅场景……

    她们是在骗我吧?

    这明明是一个小孩子啊!

    自从跟着岳缘走后,阿朱就觉得自己的观点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发生了某种不为人知的变化。R1152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