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63章 危机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罗衫轻舞。

    青丝飞扬。

    王语嫣就那么满脸泪痕的站在那里,微微闭着眼睛,忍着悲痛就那么一手轻按柳腰,一手负背站在那里。

    风轻吹过,直接荡起了王语嫣那早已经散开的秀发,飘扬的发丝将半张俏脸遮掩。

    对面。

    面对如此变化,在场的人都是愣在了那里。

    其中,尤其是以对王语嫣很熟的阿碧、风波恶和包不同的内心更甚,而且不仅如此,大理世子段誉更是被自己的神仙姐姐的表现给震的目瞪口呆。

    这……

    这眨眼睛,类似变身一般的感觉是何样?

    要知道王语嫣可是丝毫不会武功,虽说一脑子的武学知识,更是将那些知识融会贯通,但作为本身来说仍然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但刚才的表现,则是彻底的否决了之前的印象。

    连那个心狠手辣,恶心的星宿老仙在与神仙姐姐对了数掌后,竟然是生生的被吓的逃离此地……

    如此景象,无疑是让人震撼的所在。

    难不成是神仙姐姐一直隐藏着自己的身手,因为那慕容复?

    段誉心中猜测不已,不过很快便将这个念头否定掉,那么剩下的便只有一个可能,这个珍珑棋局乃是选择传人的缘故。段誉的目光观察的很是自信,他发现在王语嫣的右手大拇指上还多了一个扳指。

    目光微微上移,段誉的目光停在了王语嫣那微闭的双眸上,配合着那飘舞的发丝,那副姿态瞧的段誉不由一怔。

    这个模样!

    这个感觉!

    这个气质!

    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段誉的目光猛的收回,落在了身边阿碧的脸上。

    也感受到了段誉的目光,阿碧也回过头,目光朝段誉的脸上投去。

    彼此对视一眼,都从眼中瞧到了各自心中的震惊与愕然。

    外祖父!

    王语嫣脑海里回荡的乃是刚刚在洞窟里发生的一切,她万万没有料到那残废的呆在那洞窟里,模样与当初在燕子坞听香水榭见到的名叫岳缘的男子模样一般无二。

    头发。

    模样。

    甚至还有那一种隐隐的气质。

    如果不是听到对方彻底的否认了自己的猜测,王语嫣定会认错。确切的说,是无论是谁站在面前都会认错。反倒是对方能够一眼的瞧出了自己的身份,若不是其结果是这样,王语嫣还以为是那在段誉嘴中不知深浅的白发男子在做什么事情了。

    只是对方外祖父的身份不管怎么样还是让王语嫣的心中有一丝怪异之处。这怪异的来源不是因为对方的身份,也不是因为对方突然冒出来,而是因为对方的模样。

    不知怎的,在王语嫣此时此刻的脑海里一时之间存在的完全都是自己外祖父的模样,也是岳缘的模样。

    她很迷惑。

    为什么自己的外祖父会与那岳缘有着一张一模一样的脸?

    难道是所谓的双子?

    在这个时候,在王语嫣心中对自己的表哥的担心什么的都一时之间彻底的放在了脑后,满心的都是这些疑惑。除此之外,王语嫣更加迷惑的则是外祖父临死前的那份劝诫。

    小心外祖母!

    这到底是小心什么?

    还有逍遥派!

    一直宅在曼陀山庄的王语嫣,也不过是最近才出山,之前更多的时候都是在看书。她所有的知识都是从书本上学来,武学知识如此,为人处世也是如此。

    外祖父的这个问题无疑是告诉了王语嫣自己的母亲对自己只怕是隐瞒了太多的东西……想想也是,在曼陀山庄的时候,其他的事情母亲几乎不允许自己插手。

    甚至。

    王语嫣到现在也不知道自己的父亲名叫什么。

    可以说,阴差阳错下破了珍珑棋局,在让王语嫣收货了一身骇人内力后,更多的则是一头的雾水与迷惑。

    睁开眼。

    王语嫣瞧见的是站在对面全部愕然的阿碧、段誉等人。

    眨了眨眼睛,王语嫣低头看了自己一言,顿时露出了恍然之色。这才伸出玉手,将自己的头发朝后束拢了一下,她发现自己眼下的姿态有些糟糕。

    这与书上的形容,不大符合。

    “……”

    “……”

    王语嫣这般的模样与做法,顿时让在场的熟悉的其他人都是叹了一口气。尤其是段誉,在与王语嫣接触的这段时间里,他也十分清楚自己的神仙姐姐是一个什么状态。

    说穿了,王语嫣只对自己在意的人在意,对旁人是没有什么在意的。

    这段时间碰了不少的壁,王语嫣的这种性格段誉已经弄的清清楚楚,他是看起来有些呆傻,但是身为大理世子的身份能够傻到哪里去?确切的说不过是为人迂腐诚实了点。

    其他几人见状想要开口询问什么,但是场面和身份无疑不够。

    对于那洞窟的发生的情况,还有为什么王语嫣在短时间里变得如此厉害的事情,他们都是一心的疑惑,但是询问却已经不能开口了。若是在以往还可以,但是眼下见识了刚刚王语嫣对上丁春秋的手段,已经告诉了风波恶和包不同情况已经不同了。

    即便是对方是自家公子的表妹,但在这一刻两人都知道王语嫣已经踏入了江湖。既然踏入了江湖,那么就有江湖的顾忌。

    在将自己那散乱的秀发简单的弄了一下后,王语嫣便转过身朝已经重伤的苏星河踏步而去。在其他的事情之前,还有眼前的事情需要解决。譬如自己我外祖父的几个徒弟……

    只是在踏出去的那一步,却又再度让王语嫣的眼前浮现出了岳缘的模样。

    ……

    以同样的方式再度创造一个自己。

    这是眼下已经变身成女童的卫贞贞告诉自己的所谓亵渎的方法。

    亵渎什么的岳缘并没有在意。

    他在意的反而是对方做这件事情的举动。

    卫贞贞是一个很知道分寸的女人,在作为自己剑侍的时候,岳缘就了解卫贞贞的性子。再看灵鹫宫的模样,说穿了从骨子里卫贞贞还是保有着当初的那份善心。

    即便是修炼了那份由寇仲结合无数力量创造而出的武学,多少年来却也没有磨平卫贞贞心中的那份善良。

    “……”

    在卫贞贞那略显忐忑和期待的目光中,岳缘并没有对卫贞贞以自己的模样为标准再造一个替代品而生气,而是询问道:“是出现了危机了吗?”

    “唔!”

    一句点破其中真正的原因,卫贞贞闻言也只能点点头,紧紧的咬着小嘴唇,小脸上有一种自愧。

    卫贞贞的应下,彻底的表明了眼下灵鹫宫的危机。

    而以当初自己偷天换日的手段换脸,再造一个自己的替代品,只怕正是这份危机的缘故。

    贞贞说穿了,是不大适合那种阴谋诡计斗争的。

    哪怕是在她的话中,当初寇仲、徐子陵还有她三姐弟的局,更多的只怕也是寇仲和徐子陵的布置,缥缈峰负责的不过是提供人手而已。这是性子而已。

    但是……

    在当初岳缘需要的便是卫贞贞的这个性子。

    若是换做一个野心勃勃的人,那么只怕最终会让局面变得无可收拾,毕竟北冥神功若是流落在江湖上后,或者被人滥用后,只怕缥缈峰的最后下场比之魔门还要凄惨。

    毫无顾忌的掠夺他人功力为己用,在有见识的人眼中自是知道这是道家功法,但若是在一般人的眼中,这是赤裸裸的第一魔功。

    对江湖人来说,没有哪一门武功会让人这般忌惮和向往了。

    而卫贞贞,无疑是一个合适的人选,不会滥用这门武学,能够保证缥缈峰的传承。

    在这么多女人中,卫贞贞无论天时地利人和都在她身上。

    仪琳虽是同样善良,但时机和背景不对。

    小龙女不喑世事,时机也不对。

    卫贞贞是最恰当的人选。

    更何况,卫贞贞更是以唯我独尊功坚持了这么长的时间,不知从哪个方面,她已经做的足够好了。

    迎着卫贞贞的目光,岳缘微微一笑,脸上尽是欣然之色。

    在卫贞贞略带惊愕的目光下,只见自家公子伸出了双手,直接将她给抱在了怀里,随后柔情似水的在额头一吻。感受着那股温暖,还有在鼻子前盘旋的那股熟悉的味道,刹那间,那不过是六七岁大小的女童身躯恍若入了开水的虾,一双小拳头紧紧的握着,整个人都红彤彤的了。

    “贞贞!”

    “你已经做的够好了!”

    “这些年苦了你,接下来的危机就交给我解决吧!”

    卫贞贞的紧张岳缘自是感受的出来,对于这个不过是看起来跟小丫头一般大小的剑侍,对她的表现岳缘只是温和一笑。而且,卫贞贞虽然没有说,但在之前岳缘能够感受的出来,尤其是在抱过对方后,手中的真气更是在卫贞贞的体内调转了一番,岳缘能够察觉到卫贞贞身上的伤势。

    卫贞贞受过重创。

    “告诉我!”

    “打伤你的究竟是谁?”

    耳边回荡着自家公子的声音,卫贞贞终于强行忍住了羞涩,还有那股隐隐间有些灼人的热意后,面色似乎有些失神,失神的想起了那个打伤自己的人。

    伴随着失神的还有一份隐藏在眼底的心虚。

    ……

    西夏皇宫。

    文武百官无比恭敬的站在大殿里,而此时的西夏皇帝也是颇有些战战兢兢的端坐在皇位上。

    随即。

    “真是……”

    “一群废物!”

    只闻一声低沉的女声在大殿里回荡开来,如寒风过境,扫罗遍地尘埃。

    这句话落下,大殿里文武百官几乎同时双膝一软,全部汗如雨下的跪倒在地,哪怕是这个冬季时分,地处西北的西夏本身就算冷,但对比这道声音来却是万万比不上的了。

    甚至。

    连同皇位上的年轻皇帝也从皇位上滑了下来,双膝跪在了皇位前,额头触地,无比恐惧的等待着声音的主人的出现。

    万籁俱静。

    甚至连人的呼吸声都压的很低,在大殿里回响的只有那一步一步的脚步声,恍若踏在心头,随着每一步的踏出,都会让人忍不住不由自主的颤动一下。

    珠帘卷动。

    终于从旁边的入口处走进来了一个人,一个女人。

    步伐稳健,很难想象一个女子能够踏出这么沉重,稳若泰山的步子。

    越过跪倒在地的文武百官,那盛装女子终于走到了皇位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瞅了一眼那战战兢兢汗如雨下五体投地跪在皇位面前的皇帝。轻哼了一声,玉足轻抬,直接踏着皇帝的脑袋,借力转身从而一屁股坐在了本该皇帝才能做的皇位上。

    一身凤装。

    一身霸道。

    目光睥睨。

    端坐在皇位上,此刻代表着唯有她独尊。R1152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