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40章 朝花夕拾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马车急。

    马蹄急。

    站在路边的岳缘师徒刚刚站定身体,听到身后一群大喊大吼外加马蹄声响起,随即转过头正准备看后面追敌的时候,前面那疾奔的马车在转弯的时候整个竟然出了问题。或许是转的太急,或许是赶车的人没有操作号,整个马车横翻在了地上,整个马车连同马也被拉倒在了地上,四蹄朝天,车马在一起朝路边滑去。

    灰尘四溅。

    还有马匹的凄厉嘶鸣。

    作为骑过马的人,岳缘自是一眼瞧得出来,那拉马车的马并不怎么好。毕竟大宋不比大唐时期,这个时代的马匹一直都属于稀缺资源,即便是江湖中有着不少的马匹,但对比起大唐和明朝时期马匹都是小数目。

    哪里像隋唐时候,一个帮派里面都会有骑兵。

    而眼下,虽说平常都有着马匹,但是那种顶尖好马却是可想而不可得。这赶车的马匹更多的都是质量低下的马匹,一些劣马而已,当然后面追的人的马匹则是要强上些许。

    在江湖中,想要一匹好马同样是很难。

    譬如,就拿岳缘曾经见到的丐帮帮主乔峰来说,他更多的时候还是用脚走路。或许正是因为这样,乔峰将脚上的轻功练的着实不错,既有足够的耐力,也有相应的爆发力。

    啪!

    马车摔的很急,出乎了岳缘的预料,也出乎了那群追来的人的预料。

    见状。

    岳缘已经带着小丫头踏步跃了过去,要知道那马车里可还有一个婴儿的。当岳缘上前,一脚踏在那车轮上后,顿时将自己能够爆发出来的功力爆发了出来,千斤坠定住车轮。

    只听咔擦一声,车轮虽说定住了,但是强大的惯性还是让马车的底座彻底的分离了开来,给崩成了两部分。

    不过借着这股力道,马车倒也削减了不少的惯力,最终撞在了一块石头上后,这才停了下来。

    而这个时候,这里只有凄厉的马鸣以及婴儿哭。

    一手扯开木板,岳缘终于看见了里面的情况。

    憔悴美貌女子头似乎撞到了什么,已经磕破了皮,丝丝鲜血沾染了发梢,更是将额头染红了一片,但即便是这样,女子仍然将怀中的婴儿死死的保护着。

    仅此动作,就能够看出女子与怀中婴儿的关系只怕是母子或者是母女关系。

    也只有对自己的孩子才会在发生车马全翻的时候,仍然不忘记了怀中孩子的安危,而对自身的安危丝毫不顾。

    至于那个驾马车的仆人则是被甩飞了出去,摔在了地上晕了过去,除了摔伤外,倒是没有什么生命危险。岳缘扫了一眼,便不再去注意,而是将注意力放在了马车中的女人的身上。

    当岳缘将对方弄出来后,那追上来的人也拉着缰绳停了下来。

    骏马嘶鸣。

    “看你还往哪里跑!”

    “跟我们回去!”

    “妈妈可是在等着你回去叩头谢罪了!”

    三个身着青衫的男子同时停了下来,刚刚岳缘的身法动作都让三人不敢小觑,不过三人倒也没有在意。只不过目光反倒是在岳缘那一头华发上瞧了两眼过后,其中的两人反倒是将注意力落在了小丫头的身上。

    其中为首的男子则是居高临下的对被岳缘搀扶出来的憔悴女子

    妈妈?

    而岳缘则是闻言转过了头视线落在了这三人身上,一身青衫,完全是小厮打扮,而嘴中的那声‘妈妈’之称一般用在的地方可只有一个,那便是青楼。

    作为曾经某个时期的青楼常客,岳缘对于青楼的一些规矩可谓是清清楚楚。

    侧过头。

    岳缘便发现那憔悴女子的脸上已经是极端的恐惧,怀抱着婴儿的她几乎躲在了自己的身后,战战兢兢的说道:“奴不会回去的!”

    “嗯!!!”

    为首的青衣小厮顿时面色阴沉了下来,看他的模样似是要动作的样子。

    不过因为岳缘挡在了前面,几人无法直接动手。

    而且因为身份的缘故,三个青衣小厮倒是瞧人算得上是有着自己的眼力劲,在见到岳缘师徒身上的锦衣之后,便在心里确定了面前的男子乃是非富即贵的存在。

    以所在的背景虽说未必害怕,但不招惹麻烦却也不怕麻烦。

    “咳!咳!”

    “得饶人处且饶人!”

    “几位,如此迫一个弱女子,实在是太过了些吧!”

    就在为首的小厮想要动作,岳缘侧身踏了一步,挡在了面前,阻止了对方接下来的动作。

    “嗯?”

    “这位公子可是要阻我天香楼办事呢?”

    随着为首小厮的动作,身后的两人则是摆弄着马匹朝两边围了起来,隐隐的将岳缘师徒还有那憔悴女子围了起来,用一种劝导的口吻说道:“公子这一路应是从开封府而来的吧,有些事情公子还是不要理会的好,这毕竟是我们自家的事情!”

    语气温和,但内里却是明摆着恐吓。

    “哈!”

    岳缘闻言不由乐了。

    他是有多长的时间没有被人专门这般恐吓呢?

    记得上次似乎还是师妃暄所代表的佛门了,其中的道门大宗师宁道奇的来意是这般外,其他的时候都极少。可是眼下,面前不过是三个青楼小厮却也这般猖狂,难不成是因为自己身上的打扮太过柔弱了些?一个病公子的模样,好似什么人都可以欺负?

    “即是当今的皇帝在我面前,我要保的人没有人能够阻止!”

    伸手拉了拉小丫头,岳缘迎着对方的视线,笑道:“我可不仅仅是江湖人啊!”

    说完。

    右脚轻轻的踏地,目光朝那三匹马的眼睛扫去。

    顿时。

    似乎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一般,骏马嘶吼,开始慌乱起来,如同惊马了一般。

    措手不及之下,三人直接被马给颠下了马背,其中一人更是被两匹马给踩了两蹄子,生生的将人踩的吐了血。其中为首小厮正想要大骂的时候,抬头不由的与面前的华发男子对视了一眼。

    只是这一眼——

    那双眼睛!!!

    恍若野兽,毫无感情。

    就如同立于九天的魔神,俯视地上的蝼蚁一般。

    这一眼,竟然生生的将已经到了嘴边的怒骂给生生的压了回去,打了一个寒颤,整个后背更是寒气直冒,整个人几乎无法站稳。

    “你等着!”

    “这事不会这样完的!”

    说完,小厮已经让另外一人扶起了被马踏了两脚的一人,三人拉了两匹还有些受惊的马,顿时慌乱的逃离了这里,竟是连回头瞅一眼的胆量都没有,留下的只不过是一句狠话而离开了。

    目送着三人离开的背影,岳缘伸手随意的从旁边的树枝上摘下了三片树叶,随手一扬。

    三片树叶立时激射而出。

    呼啸声中带起了三道血线,随后岳缘便转过了身,对躲在自己身后的女子说道:“好了,我替你解决了麻烦了,该说说是怎么一回事了!”

    “……”

    瞳孔睁大中,憔悴女子看着面前这个长得好看至极的白发男子以三片树叶杀了三个小厮,便知道对方是传说中的江湖高手。意识到自己已经得以逃脱,得救之后,女子左手束拢了下那有些乱糟糟的头发,随即抱着婴儿双膝跪在了地上,就要磕头谢礼。

    在女子弯腰的刹那,岳缘便知道对方的动作。

    一手扶住了对方,制止了对方的磕头的举动,然后静等着女子说出对方的经历。

    很快。

    面对救命恩人,憔悴女子还是道出了自己的经历。

    她的身份说普通却也普通,说不普通倒也不普通。她是开封府天香楼的花魁之一,因为恋上了一个人,她不仅被破了身子,甚至还怀上了对方的骨肉。

    可是对方因为身份,无法娶她,但是女子却也心甘如愿。

    只是作为花魁,乃是天香楼的摇钱树。

    破了身,怀了孕的花魁哪里有多少的用?

    靠着往日的情分,替天香楼赚了不少的钱财与情报,女子好不容易生下了儿子,可是天香楼的老鸨却是想要生生的将孩子溺毙。这让女子惊恐害怕至极,只能想方设法的让仆人带着自己逃出来,惹这番跟上来的正是天香楼的小厮来擒她回去交差的。

    将那赶车的人唤醒后,岳缘便带着两人,还有借着那小厮留下来的无主之马,暂时带着对方逃去,却是换了个方向,向西而行。

    一路赶路,一边听着对方的故事。

    不过在这其中,岳缘倒是颇为意外的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一个青楼需要里面的女子专门刺探情报,甚至还在钱财之上,这一点让人觉得诡异。

    这个做法让岳缘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脑中念头急闪,最终确是定格在了一个组织上,那便是魔门阴癸派。

    有了这个突兀升起的想法后,岳缘本着救人救到底的念头,在将憔悴女子母子还有那个车夫带到了一个算得上是安全的地方后,却又发生了一件事情。

    那便是因为女子赶路逃脱的缘由,使得怀中的婴儿受了寒,着了凉。

    四周并没有医生,在女子那种绝望祈求的目光中,岳缘只好再度帮忙,用长生真气替婴儿治疗了一番,治疗寒气的同时也算是被先天真气洗刷了下筋骨。

    若是有其他的江湖高手在此,定会认为这个婴儿极端不错,是一个值得收为衣钵。

    只可惜岳缘没有这个打算,有了小丫头当徒弟,再加上眼下行侠仗义亦不过是在消磨体内的影响,顺着心意而行。

    “好了!”

    “在这里,你们应该能够安稳的待下来!”

    “那什么天香楼想要找到姑娘你想来是不大可能了,不过你们当要隐姓埋名了!”

    一处小镇子,岳缘将对方安置在了这里,而且女子身边还有一个忠心的仆人,想来只要不被人发现也不会有什么问题。看那日头西斜的样子,岳缘觉得是自己离开,去查明教的时候了。

    “多谢恩人相助!”

    女子闻言抱着孩子盈盈一礼,“我们母女感激不尽!”

    见女子似乎有难言之隐,想要继续说什么,岳缘倒也不在意对方似乎是得寸进尺,毕竟一个青楼女子这般情况下着实困难,可不是普通女子,她是万万比不了的。

    “噢?”

    “还有什么事尽管说就是!”

    见对方那怯弱的模样,岳缘笑道。

    似乎是笑容让对方有了勇气,对方沉吟了下这才说道:“公子乃是我们母子的救命恩人,无以为报,也不知道以后何时会才能遇见恩人,还请恩人为孩子取个名,让我们母子得以铭记!”

    身为女子的直觉,尤其是在青楼中久居的花魁女子,这种直觉往往都是对的。

    “……”

    闻言岳缘也不由的一愣。

    他没有料到对方的请求会是这个,而且似乎他也从来没有为人取过姓名,甚至连自己的儿女亦没有。这一次突然听到这个请求,一时间让岳缘不由的有些感慨。

    迎着对方的目光,岳缘点头应下了,“有没有相应的信物?”

    “啊!”

    “有!”

    女子先是一怔,随即一喜,她自己本身也算是有才华之人,取名字自身也可以,但是为了这个无以为报的恩,她只能借此表达自己的心愿。至于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以身相许什么的,那对于她来说完全是笑话了。

    再说面前这个华发的男子虽说只是在短时间里接触,即便是她也不得不承认对方太有魅力,哪怕是孩子的父亲亦是万万不及的。若是在以往还在青楼的时候,只怕她会自荐枕席,但眼下……

    从怀中掏出了孩子生父送她的玉佩递了过去。

    接过女子递过来的玉佩,岳缘入手一看,发现这是一块上好的纯白羊玉,温润无比。在上面则是雕刻着一朵牡丹花,再度平添了一份贵气。从侧面提示着孩子的生父的背景并不简单。

    “牡丹花!”

    抬头,岳缘再度扫了一眼天际的斜阳,沉吟了半晌,结合自己救下的时候,岳缘给出了自己的答案:“朝花夕拾,就叫惜朝吧!”说完,岳缘便将羊脂白玉递还给了对方。

    “惜朝……”

    呢喃的重复了一遍岳缘给孩子取的名字,女子自是听出了其中的含义,顿时感激不已。这个名字,与她自己原本所想的本就相差不远,是最适合孩子的名字。

    “对了!”

    “恩公,若是在外您一定要小心!”

    似乎想起了什么,女子用一种担忧的语气嘱咐道:“天香楼背后的背景势力极大,一般的江湖人是根本不敢招惹的!”

    对方的这话让岳缘明白了会什么在这段时间里对方一直想问却又最终压下去不去询问自己的姓名,只怕是害怕那天香楼大的骇人的背景,给自己带来无穷追杀吗?

    不知道恩人的名讳,就给恩人免去了一个危机。

    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蕙质兰心的女子。

    “哦?”

    岳缘对这个问题有了兴趣,很想知道这个背景究竟是什么,便顺着对方的语气笑问道:“难道是官府吗?”

    然而,岳缘的这句笑问却是让女子的表情显得极为的严肃,迎着岳缘的目光,女子深吸了一口气,这才悠悠的道出了那天香楼的背景:“正是官府,它的背景乃是六扇门!”

    六扇门!

    在大宋,六扇门几乎堪比明朝时的锦衣卫,可不是一般的所在。

    六扇门与青楼的合作只怕是不仅仅是各取所需。

    只是女子的担忧对岳缘来说并不在意,挥挥手,拉了一下毛绒坎肩后,岳缘这才说道:“没事,这一点你不用担心,我自会解决!”为了抹平对方的担忧心思,岳缘转移了话题,问道:“对了,我还不知道这孩子姓什么呢?”

    见恩公并不在意,也许是技高胆大,女子倒也松了一口气。听到岳缘询问孩子的姓氏,顿时女子的脸上流露出了一丝笑意,那是充斥着爱意和不悔的神色,抚摸着襁褓中婴儿的脸,回道:“姓顾哩!”

    顾?

    顾惜朝?

    这名字……

    霎时,岳缘不由的愣了一下。

    与此同时。

    东京。

    诸葛小花和黄裳两人一起赶到了京都,在寻了客栈住下来后,诸葛小花暂时将婴儿交给了黄裳照顾后,他一个人则是负着长枪来到了一处所在。

    这是每个京都人都几乎知道的地方。

    这里有一个硕大的牌匾。

    上书三个大字。

    六扇门。

    而在那牌匾的侧面,除了点缀着官家的玉玺痕迹,还有一个龙头雕刻,以表圣眷恩厚。

    也许是因为漆的缘故,那龙头从侧面望去,在夕阳余晖照耀下,闪烁着青色的光芒。

    刺目。

    夺眼。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