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37章 种魔 上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魔头!

    挥手让方腊等其他明教弟子退下,而师妃暄则是带着独孤凤借着铁链锁住的物事踏上了面前这座绝壁。作为在这里寻找的一处根据地,加上明教有过大光明寺之祸,无疑师妃暄重新寻了一处足以安稳的地方。

    类似这样的可以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险地,无疑是最佳的所在。

    就如当初的慈航静斋所在的帝踏峰那般让人隐秘,让外人一时难以所见。

    随着铁链拉升的过程,独孤凤站在上面居高临下的看着下面,以她的眼力劲自是瞧得出这个所在相当不错,如此绝峰险壁在这天下间并不多见。而且,一般的江湖人士极难上到这顶端。

    除去耗费大量的民力外,能够安然上山的恐怕只有武功和轻功都到了一定境界的人才能够。

    而这两者师妃暄无疑都有。

    至于这里乃是师妃暄手上明教的根据地所在,乃是大本营,但是对于独孤凤来说,她丝毫不惧。先不说对方究竟来了这个世界多长的时间,只怕也比自己早不到哪里去。

    而且独孤凤对自身的武功有着足够的自信,即便是面对明教圣女与教主二人的同时进攻,只要她强行爆发出那一直作为压箱底的绝技的话,只怕等待最后结果的只有三败俱伤。

    在剑法上,她独孤凤除去对岳缘的天外飞仙没有把握外,天下间其他的任何剑法她都惧。

    没有把握的事情,对于顶尖高手来说她们都是有着心中想法的。

    山顶。

    白云缭绕。

    恍若一片仙境。

    倘若门派根据地,这山着实不错。

    踏足这山顶,独孤凤便发现这里并没有想象中的严密。眼中,这山顶上稀稀落落的坐落着数座房屋,看其木材的新旧,就能够发现这只不过是建立了几年的时间而已。

    而且,独孤凤还发现了这里不存在佛家佛陀菩萨雕像什么的。

    要知道师妃暄出身佛门,原本她独孤凤还以为这里会有什么金身之类的存在,但眼下一瞧,显然没有。若有所思的扫了师妃暄一眼,独孤凤发现对方正出神的看着前方那飘渺的白云,并没有察觉自己的目光。

    在师妃暄的带领下,独孤凤跟随着来到了一座客房,两人相视对坐。

    独孤凤没有问这明教教主是何人,而师妃暄也没有打算道出这个教主的身份。

    “直说吧!”

    “告诉我你想说的!”

    对于面前的香茗独孤凤没有心思去品,而是目光盯着师妃暄,她想要知道这个魔头一词从何而来,是单纯因为佛门还是其他?说实话,对道公子岳缘的故事她独孤凤已经有了兴趣了。

    “给!”

    师妃暄并没有直接开口说明,而是从一份玉盒中里拿出了一份卷轴,然后递给了独孤凤,随后用点头示意对方观看。

    “……”

    扫了一眼师妃暄,独孤凤有些诧异,但还是接过了对方递过来的卷轴,随后在师妃暄的注视下缓缓的打开了卷轴,然而打开后只是第一眼,便让独孤凤不由的一愣。

    因为面前的这卷轴并不是她想象中的那样出自慈航静斋又或者什么,而是出自魔门——阴癸派。

    “嗯?”

    抬头,再度看了一眼师妃暄,独孤凤这才继续看下去,她发现这上面压根儿不关道公子的事情,甚至没有岳缘丝毫的信息,猛一看并没有记载着什么,但细看下却发现并不是如此。

    这卷轴上面记载着的是女帝期间一些关于魔门的秘闻。

    其中这卷轴上面便是记载着当时的邪帝龙鹰的一些事情。

    “道心种魔?”

    呢喃了一下这个凸显的功法名称,从卷轴上独孤凤看到了这门功法乃是天魔功中最为神秘诡异莫测的功法,一直以来这门功法就不见了踪迹,唯一知道的便是曾经的邪帝向雨田。

    在隋朝唐初,这门功法几乎外人根本不知道,唯有不知道踪迹的向雨田知晓。

    目光没有移开卷轴丝毫,这卷轴上面全部是关于道心种魔的猜测和推测,而且以独孤凤的目光能够看出这里面的记载猜测都不是出自一人之手,而是出自好几个人的手一起记载下来的。这是数十年乃至上百年的研究。

    寻思了下,独孤凤在这上面猜测出了好几人的手笔,譬如师妃暄、譬如邪王石之轩,譬如女帝……而且这上面的文字有着明显的时间分段,前期是什么,后期是什么,都有不同的理解。

    而这时间段,便是以这魔门邪帝龙鹰为分割。

    气质迷人!

    对女人有别样的吸引力!

    还是一种精神功法。

    盖上卷轴,独孤凤抬起头,深吸了一口气,即便是以她现在的境界在见到如此多的绝顶高手的猜测叙说,在心中都有一种眼界大开的感觉。独孤凤不得不承认魔门武学根底着实深厚,能够与佛道在一起堪称三教的存在,不是一般的世家能够媲美的。

    “就凭这些,还无法确定吧?”

    放下卷轴,独孤凤问道。

    迎着独孤凤的视线,师妃暄知道这上面有一句话没有写下去,那便是对修有剑典的女子的吸引力。

    回想那一场渡魔,师妃暄转过头来总发现其中有些问题,似乎自己并不是想象中的那般强硬。

    “不!”

    “还有其他的!”

    师妃暄浅浅一笑,在独孤凤的目光下道出了其他的真相。

    随着她的话一点一点的道出,独孤凤的眼睛不由的瞪大了开来,脸上尽是惊愕。

    ……

    右手抚在叶二娘的头上,岳缘的目光却是落在了那已经退避了三丈距离的段延庆的身上。

    “啊哈!”

    粗重的喘息声从叶二娘的口中发出,在岳缘当胸一掌下并没有死去,而是整个人陷入了一种莫名的疼痛中,失去了力量,恍若一条都抖断了脊椎的蛇。

    一手死死的抓着岳缘的衣摆,叶二娘惨白着脸色抬起头,看着这个突然给了自己一掌,嘴上说着要行侠仗义的华发男子,眼中尽是仇恨,尽是不甘。

    恨对方的出手,恨自己的无能。

    不甘的是自己的孩子还无法找到。

    “可悲之人自有可怜之处!”

    似乎是察觉到了叶二娘的目光,岳缘这才收回视线,看着身下之人说道:“放心,我会给你机会!你的故事我听说过,是可悲,却也可憎,所以我留给一年的时间去寻找你的孩子。记住,你只有一年的时间,之后便是你毙命的时候!”

    惊雁宫地底不见天日的一年多时间,在抵抗消化体内龙元力量的时候,岳缘对自身的掌控再度增加了一层。虽说在眼下功力发挥不出多少,但在其他方面确实有着足够的提升。

    在其体内留下气劲这样的暗门,对岳缘来说不过是随意而为。

    “……”

    昂着头,叶二娘原本已经尽化作不甘与愤恨的目光在听了这话后渐渐消失,转而代之的是喜悦。

    随着岳缘的嘴唇微动,传音入密了一段话之后,叶二娘的瞳孔放大,脸上充斥着疑惑不信之色。感受到叶二娘眼中的不可置信,岳缘点点头,示意自己的话是真的。

    随后,叶二娘埋头磕了一个头后,顿时起身蹒跚着离开了。

    对叶二娘来说,她一生中最在意的不过两件事。

    仅此而已。

    目送着叶二娘离开,岳缘呼了一口气,虽说在外人看起来或许是自己正义迂腐,但是在岳缘的心里却是知道李探花对自己的影响基本上已经被压制,没有了什么。

    这不比曾经,当初虽然遭受了反噬,使得整个人几乎陷入了分裂状态,但在与八师巴的变天击地大法的交手中,岳缘的情况已经寻到了解决办法。

    重创八师巴的同时,也找到了解决自己危局的路子。

    融合贯通,对岳缘来说已经是举日可待。

    在地底的时候,岳缘可不仅仅是在维持着北冥长生真气对龙元力量的吞噬。精神上的问题,基本上已经解决,眼下唯一的担忧便是体内两股力量的交锋,这只需要时间就足以解决了。

    留叶二娘半命,去寻找自己的儿子,更是传音入密的方式点出了她与少林方丈的关系以证明真实性,在告诉了对方她儿子大概的方向,岳缘这番做法可与李探花本身的性格看起来相温和,但实际上却是格格不入。

    岳缘留下叶二娘的命,半是为了行侠仗义,更多的还是随手对佛门留下的布置。

    转过头。

    段延庆并没有逃跑,也没有在岳缘转过身背对着自己的时候发动偷袭。

    目光隐隐,眨眼睛四大恶人一死一重伤而逃,一个被点了穴道丢在了树下,江湖中闻名遐迩的四大恶人转眼间便弄的只剩他段延庆一人。迎着岳缘的目光,对方并没有立即出手,段延庆似乎察觉到什么,视线丝毫不避,腹部鼓动,腹中语立时而出。

    “阁下!”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耳边回荡的是段延庆那诡异低沉的腹语,但岳缘并没有立即回答对方,而是用手指束拢了下被小丫头弄的有些乱的头发,侧着头打量着对方,目光上下游移,目光最终定格在了对方那一双精钢拐杖上。

    岳缘在想一个问题。

    他是行侠仗义杀了段延庆,还是留着他呢?

    杀了对方,能够让作死的段誉的妹子有二分之一几率变成亲生妹子,而留着对方又有什么作用呢?

    一时间,岳缘迟疑了。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