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34章 无情的人 下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轰!

    剑锋在铁链上摩挲而过,迸出无数的火星。

    即便是在大白天,在这白雾弥漫的半空仍然是看得清清楚楚。

    衣衫飘飞中,一白一金两道身影如仙女一般的在半空开始交手。

    叮!

    被独孤凤打了一个措手不及的师妃暄一个翻转,人轻微一侧便已经避了开来,但同时她那如秋水一般的双眸在这一刻已经不由的瞳孔微缩,这一剑让师妃暄惊讶。

    攻敌自救。

    招式未完全出,就已经锁定了自己出招的空间。

    自身所在的空间如同被罩住一般,整个的都凝固了起来,让人施展任何的动作都有一种隐隐被针对的感觉。

    这是!

    绝对不是独孤家传的碧落红尘剑法。

    虽说师妃暄曾经没有直接与独孤门阀的人交手,但是碧落红尘是什么样的剑法她是知道的,而面前独孤凤的剑招更像是高句丽大宗师傅采林的奕剑术。

    剑出奕敌。

    但却又与奕剑术不同,显然在师妃暄的眼中独孤凤的剑法得到了升华,走出了属于她自己的路子。

    素手拉着一条铁链,师妃暄被这一剑迫的急速倒退。因为先前的一句话,使得她已经陷入了下风。最终,在退无可退的情况下,右手上扬,只听铿锵一声,背后的长剑弹出了剑鞘。

    手握剑柄,挥手便是一抹寒光。

    璀璨!

    卷起了空中白雾,随剑缠绕,结合整个人身上的白色衣衫,师妃暄这一刻风华绝代,恍如九天玄女下凡。

    慈航静斋的镇派功法,剑典终于再度从她的手上开启了灼世的风华。

    一剑而出,似要扫荡这世间不平,似要再造乾坤天地,以证其的普世心愿。

    “哈哈!”

    “来得好!”

    眼光越来越亮,独孤凤在见到自己一剑迫的对方拔剑展现了剑典后,面上终于流露出了满意和兴奋的神色。这个江湖用剑的顶尖高手实在是太过稀少,试剑对她的剑法压根儿没有多少的提升。

    此刻见到师妃暄的剑典,终于让她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后,那终归有些郁闷的心态在这一刻一扫而空。

    手腕一翻一颤,剑招已经是再度变动。

    破剑式!

    应手而出。

    剑,破尽天下的一切剑法。

    无论对方是否是慈航静斋的剑典,还是其他的剑法,她都需要破尽一切,唯有破了这个,才让独孤凤有着足够的信心抵抗岳缘的那超出了世人想象一剑。

    身后的白雾纠缠环绕,随着破剑式应手而出,三尺青锋亦带动了独孤凤周身的气流。白雾凭空旋绕凝结,若说师妃暄的一剑乃是玄女下凡,视如天仙的话,那么在独孤凤的这边则是凝结变化,化作了九柄的三尺白色气剑在背后旋绕。

    紧接着——

    气剑轰然而出。

    面对彼此,双方彼此几乎都是全力出手,一剑试探过后,便是全力的剑决。

    下方。

    不知不觉间隐隐的苏醒了过来的方腊,迷糊的眨了眨眼,恍惚中只听到头顶上风如炸雷回想,狂风肆虐。闷哼了一声,摇了摇头,方腊这才脸色大变,回想起自己是怎么回事,为何在这里。

    想到这里,方腊猛然抬头,朝上方望去。

    这一眼,让方腊整个人愣在了那里。

    瞳孔猛然放大,茶色的瞳孔倒影中,那是一个飞天的仙女与携带着无数气剑的剑仙之间的争斗,恍若神话。

    ……

    “请!”

    彼此遥遥一礼,不管对方是如何身份,但在这一刻上双方彼此的礼仪却是不落丝毫,更不用说对方还是开封府的知府蔡京。在悦来客栈,双方一会交谈了一番后,彼此之间已经得到了属于自家的收获。

    再之后,便是道不同不相为谋。

    上至朝堂朝堂如此,下至江湖正邪两道也是如此。

    除去利益的纠葛,更多的便是彼此的目的方向不同。

    岳缘从对方的手上得到了关于明教在明面上的对方所知道的一切,作为回报岳缘则是给予了对方同样的回报。

    能够以王安石变法为目标的人,不管他身后是否奸名传世,但在这个时候面前的蔡京还是一个有着为国为民抱负的人,要知道王相公王安石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将其作为人生目标的。

    再说,岳缘自己在隋唐的时期,已经插手了历史,他知道历史有多黑,也有多暗。

    书面上的东西,远远不足以形容实际。

    这世间是没有绝对的公正的,即便是那些撰写历史的人,更多的还是操控在强者的手中。更何况,蔡京在宋俩朝中是一个在相位置上时间最长的人,四起四落。

    所以蔡京给出了明教的东西,而岳缘则是回报了他关于生命上的安危。

    同时。

    岳缘也向蔡京做了一个需要帮忙的托付,那便是尽量照顾一下此次赶考的一名书生。当然,照顾是对方考上后。

    目送着岳缘带着小丫头离开的背影,蔡京站在阁楼窗口默然无语。

    半晌。

    “回府吧!”

    收回视线,蔡京的眼中流露出一丝可惜,说实话在他的心中着实想将这个离去的华发青年收入囊中,但是看人的目光让他知道对方只怕是身份尊贵非常,这样的心思自然不会去提,否则的话那就算是搞笑了。

    身为开封府知府,未来的权相,岂会没有看人的眼光?

    而且,他也能够看出对方志不在此。

    所以,面对这样的结果蔡京唯有叹息。

    但即便是类似交易,但在蔡京的心底却已经将话记了下来,那个名叫黄裳需要照顾的书生,还有自身的安危。闭上眼,蔡京还能够清楚的记得对方的那句话——‘做下去,你将是奸臣,到时会有多少人会恨不得去你之性命’。

    梦想重要,身家性命也重要。

    没有命,哪里能够做成事?

    王相的结局是什么样,到现在还让人历历在目,甚至被斥之为乱臣贼子。既然王安石都能有如此结局,那么声名更赶不上王安石的他蔡京最终的结果只怕不会更好。

    想到这里,蔡京觉得为了未来,自己该是需要多平添一份需要交流的对象了。

    若是未来真有江湖人来刺杀对付自己,那自己的应对——唯有以江湖人对江湖人。

    轻轻一声叹息,最终人已经没入了门后。

    街道上。

    牵着小丫头的小手,岳缘却也有些唏嘘。

    世事如棋,乾坤莫测。

    当你决定踏下某一步的时候,后面的事情就已经远远的无法控制,人只能亦步亦趋的走下去。尤其是一个对于你看起来能够掌握,实际上却是发展的千差万里的时候。

    有时候,岳缘甚至在想若是当初在襄阳一战没有那般选择,而是选择和赤练仙子一起离开,在然后转战千里,发展义军什么的,或许就不会有眼下这种事情。

    但是为了洗去赤练的一身罪孽,让孩子知道自己的父亲乃是一个英雄,一个大侠。

    不想去做英雄大侠的岳缘却是做了一次大侠。

    然后——

    事情的发展就像是脱了缰绳的野马,开始狂飙起来。

    这样的结果当真让人哭笑不得。

    后悔吗?

    岳缘抬起头,望向了天际,半晌他发现在自己的心间找不到后悔这两个字。若是再度选择,岳缘当还是选择这样做。既说了一肩担之,那么就必须做到。

    人家或许不在意,但身为道侣的岳缘怎能不去在意?

    这是一个男人本该做的。

    “公子师傅,怎么呢?”

    昂着头,小丫头发现了自家师傅的变化,不由的用小手手指在岳缘的掌心里挠了挠,问道。

    “没什么!”

    “走吧!”

    感受到小丫头的动作,岳缘低头一瞧,看着小丫头那亮晶晶的眼眸,不由的一笑,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岳缘自然只能再度走下去。而且他隐隐的直觉中,只怕过不久就可以见到莫愁了。

    “噢!”

    嘟囔着小嘴,撅的足以挂酱油瓶,小丫头只能埋着头继续跟着走了下去。

    也不知道黄裳现在怎么样了!

    心中对书生黄裳,岳缘虽说有了安排,但是对方那个倔强固执的性子,还真是有可能发生意外,不过若是有着独孤凤侍女的看管,想来不会发生什么事。

    此时此刻。

    岳缘心中比较担忧,甚至将其认定了新一代传人的黄裳却是并没有岳缘想象中的那般安稳。

    迎着太阳。

    黄裳与诸葛小花两个大男人被一个女婴弄的完全不知所措,哪怕是黄裳在以前也有过孩子,但是读书人哪里会抚养婴儿?更多的是女人或者奶妈、侍女的事情。

    当这件事情摆在两个大男人面前的时候,两人顿时感受到了那种当妈的感受了。

    真心的累啊!

    这是诸葛小花和黄裳两人共同的感觉。

    不过在这种劳累中,却又有着一份舒坦和成就感,至少在眼下两个大男人其中一个已经学会了如何换尿布,另外一个则是寻了牛羊,备了鲜奶,以作人奶。更是知道了如何端着小婴儿,嘴里发出嘘嘘声让其放水。

    两个大男人学会这一点,无疑是极大的成就。

    但在心中一个觉得这比圣贤书更难,一个觉得自己学武的时候也没有这般累。

    带小孩……

    带出来的都是高手。

    彼此对视了一眼,黄裳感觉到怀中女婴再度尿了的他不由的一同叹了口气。

    恩人岳缘,那是顶尖高手。

    于是,岳缘的高手身份在黄裳的心中这般定义了。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