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32章 无情的人 上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人之关系,贵在心。

    尤其是江湖人,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更是感受一个眼缘。

    我看你入眼,那么你便是我的朋友。

    我觉得你不入眼,那么我要砍你。

    关于明教的另外一个当事仇人——

    黄裳虽说之前乃是书生,并不是江湖人,但在这段时间跟着岳缘等人混迹了一段时间后,结合自身的经历,却也有了一份江湖人的心态。正因为当初自己手无缚鸡之力让他真正的知道了自己的短处。

    本是孤寂一人,独自踏上复仇之路。黄裳也认为自己这般安静孤单下去,但是却没有料到人在途的时候会遇见一个趣味的人,让他那颗已经被仇恨淹没的心有了其他的跳动方式。

    黄裳不知道那个救了自己的锦衣女人去了哪里,也不知道岳缘是去做什么去了。有猜测,却是不愿意去想。

    他的目标很大,却也很小。

    复仇而已。

    一路北上东京,在短短的几天的交流,同行的诸葛小花已经瞧出了身边这个结伴同行之人的心态。是一种诡异,邪异的嗜血状态。很难想象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会有这样的存在。

    不难猜测,定是遇到了惨事。

    作为初遇的同行人,诸葛小花倒是并没有去问这个,毕竟外人的询问无疑是在对方的伤口上再度撒盐。

    不过在几天的时间里,两人倒是知道了彼此的意向。

    譬如说黄裳是准备参加科举,走试的路。

    而他诸葛小花则是准备走武举的路。

    就拿他手上背后随身而携带的那一杆银枪,便是最好的例。至少在黄裳的心,面前的这位穿着白色长袍,黑色的边自领部一直镶到腹部。态度沉稳,却又随意。

    要知道本朝武举可不比以前,现在的武举可同样是需要试的。

    韬武略不说。至少兵法之类的一方面需要有足够的体会,至少你也要能够纸上谈兵。

    黄裳不知道这个同行的诸葛小花武功究竟有多厉害,但是在他的心却是有着一种羡慕。若是他的资质本身就足够,却哪里需要去参加科举,以从道藏上寻得机会。

    一路北上,同行的两人见到的是大宋的繁华,却也见到了凄苦的地方。

    这不——

    在两人的身边,一行几个乞丐拄着朱棒敲敲打打的从道路的边上走过去。与一般所见的乞丐不同,这些乞丐不仅没有悲苦之色,反而是兴致昂扬。只差没有昂首挺胸的走过去了。

    “……”

    黄裳瞧得目瞪口呆,虽说他经历了追杀,但他最多的接触也不过是明教教众,在以往平常的时候以身为书生的那种矜持性哪里会近距离接触乞丐,而且还是这种与众不同的乞丐。

    即便是这段时间的经历,已经算是让黄裳算的上是一个半个江湖人。

    可见到这个场景的时候,还是忍不住侧目愕然。

    “丐帮!”

    “天下第一大帮!”

    反倒是诸葛小花没有黄裳这般的意外,毕竟黄裳的出身不同,眼界却也不同。比较起乞丐的不同。诸葛小花一眼便认出了这个在天下间号称第一大帮的弟。

    “丐帮?”

    诧异的侧着头,看了一眼身边的诸葛小花,黄裳不由的有些好笑,道:“天下第一大帮?讽刺!”

    不过紧接着在听了诸葛小花对丐帮简短的介绍后。却也让黄裳对丐帮不由的刮目相看。至少在他的脑海,比明教实在是好过太多。一群乞丐都能有如此英雄气概,这让明教如何自处?

    结合原本的仇恨,这让黄裳对明教越发的厌恶了。

    经过了短短时间里的交往。诸葛小花倒也明白黄裳嘴讽刺的含义。或许在江湖上不觉得如何,但若是站在另外一个高度上来看,这无疑太过讽刺。

    是对朝堂上的那些高官。是对大宋官家最大的讽刺。

    他想要参加武举,本来就没有将自己彻底的放在这个江湖,而是想超脱江湖,步入朝堂。

    这一路来,诸葛小花也不是没有想过侧面劝导黄裳,对方那浑身上下四溢的杀意恨意纠缠在一起,已经形成了一种诡邪之气。可惜的是黄裳才经历灾难不久,却哪里能够听的进?

    即便是被其视为恩人的岳缘也无法劝导,也只能选择一种迂回的方式让黄裳修道藏寻求复仇的力量的同时,以驱散那满心的戾气。

    一番努力无果,相反还差点让两人刚刚认识的人差点反目,诸葛小花便知道消磨对方心的戾气,这是一件需要长时间去做的事情。他眼下最为担心的还是黄裳在这股仇恨是否会迷失。

    这样下去不仅是对心的折磨,更是对整个人的折磨。

    “哎!”

    心隐隐一叹,诸葛小花能够感觉到对方乃是一个高傲之人,复仇之战是决不允许假他人之手的。否则的话,在这两天的接触,大概的猜测道了一些事情的诸葛小花定会拿着背上银枪亲自替这个一见如故的朋友报仇雪恨。

    只是高傲如黄裳,已经为了仇恨丢弃了自己尊严一次,却是再也不允许自己再度跪谢一次。

    事不过三。

    这便是黄裳的心态。

    即便是他能够理解诸葛小花的心思,但也会拒绝这份帮助。

    两人行行走走,离东京的距离是越来越近。

    在两天后,两人经过一处小镇的时候,却是遇见了一个恶人。

    一个抓婴儿的女恶人。

    对方的武功不差,而两人更是与之阴差阳错的撞在了一起。

    顿时。

    双方交手了。

    三枪。

    仅仅是三枪便迫的对方那个脸上两侧各带有三道血痕的年女弃刀,丢下了婴儿以作保命符而逃亡。原本诸葛小花还准备一枪了解这个凶恶的女的时候,却见对方将婴儿当做了保命符而丢了出来,再加上身边还有一个不会武功的黄裳,无奈之下只能放弃。

    “好可恶的女人!”

    目送对方逃离,诸葛小花手银枪枪花一甩,随即将银枪挂回了后背。同时回过头人望向了已经小心翼翼接过了被对方丢弃的婴儿而摔了一跤的黄裳。

    “当诛!”

    这是黄裳对逃跑的二娘的评价,如若不是他现在不会武功,只怕对方定会死在他的手上。话语落下,黄裳的目光这才注意到自己怀里的婴儿,婴儿面色有些发白,显然是遭受了什么非人待遇,此时正哇哇大哭。

    无比心疼的看着怀婴儿,黄裳一边轻轻的晃动着身,同时手则是不断的上下检查着怀婴儿身体,那深情柔和的模样。就好像看到了自己的孩一般。

    站在一边的诸葛小花安静的看着黄裳的动作,没有结婚生的他自是少了一份了解,但是却也能够看出黄裳对这个婴儿无比的心疼。所以安慰婴儿什么的,他诸葛小花压根儿就不擅长,自是交给擅长的人来做。

    “该死!”

    突然,黄裳面色大变,脸上尽是愤怒和难以隐藏的杀意。

    “怎么呢?”

    诸葛小花见状,不由问道。

    “孩的腿骨被人为的粉碎了!”

    黄裳轻轻的拉开婴儿身上的襁褓,指着那扭曲的小腿面色阴沉至极的说道。难怪孩会哭的那么渗人。一双小腿被人为粉碎这是何等的恶劣凶残!

    嘶!

    诸葛小花见识过不少凶恶的人,但还未见过如此凶残的做法。

    哪怕是杀了婴孩,却也比不上这样一寸一寸的捏断婴孩双腿这般残酷。心一怒,似乎是受到了感应。后背上的银枪发出嗡嗡的声响,转过身,诸葛小花就要离开。

    “你去干嘛?”

    “杀人!”

    “比起杀人,现在还是孩的事情最大!”

    黄裳也想直接杀掉那个凶残的女人。但是眼下婴孩的问题无疑是首要的大事。

    有着武功的诸葛小花能够看得出这婴孩身上的伤痕是才弄不久的,显然是被刚才被自己三枪撵跑受伤的年女人所为。所幸这个婴孩的生命力很倔强,很坚强。能够挺下来。

    一般的婴孩,只怕早被疼死了过去。

    两人一番忙活后,再加上寻了此地的最为出名的医生后,一番忙活外加恐吓后,终于将婴孩的小命给保了下来。

    下午。

    于小镇借宿的两人,一人抱枪而立,站在墙角喝着酒,看着天际的太阳。

    一人则是抱着婴孩,咿咿呀呀的哼着乡间摇篮曲儿,却是在安慰着婴孩入睡。

    站在后面的诸葛小花就那么安静的看着,就好像看一个父亲抱着自己的孩。目光收回,抬头扫了一眼天际那隐隐已经圆了的月亮,诸葛小花问道:“你与这个女娃儿有缘,是准备带着她吗?”

    这个婴孩是一个女婴。

    在抱上检查安危的时候,两人就已经发现了婴孩的性别。

    黄裳的态度,诸葛小花如何看不出来!如果对方能够收养这个女婴,倒也是一件幸事,无论是对他还是对女婴来说都是如此。

    “……”

    微微摇晃的双臂戛然而止,诸葛小花的话似乎点到他的心窝处。

    背对着的诸葛小花,自然是看不到黄裳面上的表情,但是他的动作却是告诉了诸葛小花对方的心情并不平静。

    半晌。

    黄裳怀抱着女婴起身,走到了诸葛小花的面前,将怀的女婴交给了面色有些愕然奇怪的诸葛小花,眼尽是不舍,当他将女婴彻底的放在了诸葛小花的怀里后,黄裳这才笑着说道:“我不能带她!”

    “带着她,会让我失去复仇的心!”

    看着那已经睡着,却又很累的女婴面孔,那滑嫩的小脸上让人看上去忍不住的想要香一口,指尖轻轻的碰了碰女婴的嘴角,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女婴砸吧了下小嘴,不由的将黄裳的指尖给含在了嘴吸允起来。

    “她,交给你了!”

    忍着心的那份舍不得,哪怕只是一天的时间,已经足以让某些感情发酵。黄裳轻轻的捏了捏女婴的小脸后,这便抽回手转过身朝外面走去,方向正是东京。

    “……”

    看着黄裳的背影,诸葛小花没有料到面前之人心思这般坚硬这般沉重,即便是如此也选择了放弃,而是坚守心的那份仇恨,不由叹道:“我突然发现,黄裳你真是一个无情的人!”

    “无情?”

    脚步微微一顿,黄裳没有回头,而是抬头看着那天际,迎着那有些刺目的阳光,沉默半晌,才道:“这是一个好名字!”言语有着一种难言的自嘲。

    有情的人怎能复仇?

    唯有无情方是正途。

    斩却心刚刚产生的一份温情,黄裳再度回归了先前的无情之心,步履不快不慢的朝前方而去。

    他,活着只有一个目的。

    那便是复仇。

    道是有情却无情,道是无情却有情。

    脑海,一直回荡的都是恩人岳缘劝诫的话。刚刚的举动是真的无情吗?

    黄裳只知道这个捡来的女婴跟在诸葛小花的身边比自己身边要好过太多,再说带着她,只会阻挡自己复仇的脚步,完全是一个累赘了。

    对。

    那是一个累赘。

    我是一个无情的人,是一个复仇的人。

    在心不断的这般肯定,黄裳面上终于恢复了平静。

    ps:再开下脑洞哈!(未完待续。。)RI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