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29章 明教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嘣!

    弯刀崩碎,化为漫天碎片。

    随后无数的碎片似乎受到了莫名引力的激荡,那飘飞在四周的碎片顿时如射出去的利箭,呼啸声中将四周冲来的其他明教弟子全部打倒在地。鲜血,疼痛,嘶喊,在这一刻彻底的回荡在了这座小镇。

    白衣男子面色狰狞,一双手臂上肌肉纠缠,汗水鲜血混合成了一片。

    瞪大的眼睛中尽是无边的杀意。

    可惜这杀意,这愤怒却是丝毫无法影响他现在的局面,救不了他,帮不了他。

    巨大的力道继续压下。

    手中紧紧的握着还残存的刀柄,庞大的力道从眼前这柄粗糙的巨剑上传来,无锋的剑刃落在肩膀上,压的他整个身子骨都嘎吱作响。隐隐的,他甚至感觉到自己体内的骨头上面都已经被这股巨大的力道给压出了缝隙,压出了痕迹。

    这个女人!

    怎么能这样强!

    瞪大着眼睛,盯着面前这个笑容满面的女人,白衣男子额头青筋暴露,不由扬天一声怒吼,只听砰的一声响,脚下石板碎裂,双膝一软整个人直接跪倒在地,在那里砸出了两个小坑。

    推金山倒玉柱。

    终究白衣男子抵不住这股力道,一直坚硬的膝盖,一直硬着的骨头终究是抵不了巨剑上的力量,被强行压跪在地。

    哼!

    一声闷哼声自口中发出,抬着头,白衣男子死死的咬着牙,任凭嘴角的鲜血横流,怒视着对方。他要让对方知道无论面对何种情况,都要让对方感受到那圣火的燃烧。

    “有骨气!”

    “可惜你终究抵不住我的剑!”

    独孤凤如同一个大魔头一般的笑望着被自己手中玄铁巨剑生生的压下来白衣男子,问道:“告诉我,你们明教的教主或者圣女是谁?她又在哪里?”

    “……”

    白衣男子怒视独孤凤,却没有丝毫开口的打算。面前女子如此美丽,却又是如此凶恶,远远比不上圣女大人,更不用说教主大人了,圣女与教主一心为天下,却哪里是面前这个浅显女子所能比的?

    心中愤怒的同时,白衣男子不由开口,直接一口带血的口水吐向了对方。

    即便是独孤凤美若天仙,但在白衣男子的眼中也只是异教徒,红fen骷髅一般。

    侧头。

    避开了对方的口水,但是独孤凤的面色却不好看了。

    这一生,她还从未见过有人敢向朝她吐口水的,哪怕是当初张狂如道公子也没有这般嚣张。眼神一凝,手中玄铁巨剑力道加大,外界清晰可闻的嘎吱声音从白衣男子体内爆出,强大的力量直接将对方压的低下了头,压弯了腰。

    该死!

    心中怒吼了一声,但是白衣男子凭借一腔血气如何能抵抗,只能眼睁睁的被这玄铁巨剑的力量给压到了下来,最终整个人几乎匍匐在地,连脑袋也贴在了地上。

    “回答我的问题!”

    居高临下,手中的玄铁巨剑仍然是不放松力道,压的下面的人喘不过气来。独孤凤的脸色冷若冰霜,冷的就像是背后那未出鞘的长剑。

    “呵!”

    “呵呵!”

    “我方腊岂会做这种叛教之事?你,太小瞧于人了!”

    话语落下,这名为方腊的男子就那么侧脸贴着地面,一边笑着一边吐着血沫,同时半张脸上浮现了一种圣洁与狂热之色,呢喃道:“焚我残躯,熊熊圣火。生亦何欢,死亦何苦?为善除恶,惟光明故,喜乐悲愁,皆归尘土。怜我世人,忧患实多!怜我世人,忧患实多!”

    听着这话,独孤凤的面色变得有些沉了,昂着头,扫了一眼那受伤在地仍然是随着这方腊的声音一起念叨经文的众明教弟子的做法,独孤凤便感觉这些人疯了。

    比之当初的佛道魔三教的弟子更加的恐怖,更加的煽动人心。

    “疯了!”

    最终,独孤凤只能这么感叹一句,也不知道是说四周的这些明教弟子,还是其他人。

    疯狂!

    正直!

    英勇!

    却又浑身带有魔性!

    这便是独孤凤眼中的明教。

    矛盾而又复杂,却又简单统一。

    你说它是好的,但它在某些时候却又是坏的,你说它是坏的,但它又是好的。面前的明教就是这么复杂,就好像一个精神分裂的人,曾经独孤凤没有接触什么,虽说知道些情况,但更多的也不过是从历史上了解,可眼下确实真正的亲身接触。

    正在这时。

    就在独孤凤有些发呆的时候,一个轻斥声传来。

    伴随着的是锐利的呼啸声。

    “放开方师兄!”

    来人是一个同样身穿白衣火焰图式衣服的女子,带着数个明教弟子,在见到面前场景后,出口警告的同时,却也同时出手了。直接拿出了一份只有军队中才有的弩箭,对着独孤凤就是一箭。

    箭出,带着呼啸声。

    甚至。

    在这短短的距离里,箭雨声音的速度相当。

    听到声音的时候,弩箭已经来到了独孤凤的眼前不远处。

    “嗯!!!”

    一声斥声,独孤凤手中压下的玄铁巨剑没有丝毫拿开的动作,人只是微微侧身,将后背上的长剑露在了其他人的面前。顿时那箭支似巧合一般的直接撞在了剑鞘上,发出叮的一声清脆声响,随后坠落下来。

    空下来的左手前伸,素指轻弹,直接点在了箭支的尾部。

    顿时——

    坠落下来的箭支如同再度被发射出去,甚至比来之的速度更加的骇人,直射来人。

    一声闷哼响起。

    手中的弩箭坠地,白衣女子左手死死的捂着右手,上面弩箭箭支横贯其中,却是在眨眼睛被独孤凤废了右手。但即便如此,女子也不过是捂了下手腕后,左手已经摸向了腰间的弯刀。

    “师妹!”

    见此情景的方腊终于不再念经文,而是满脸担忧的呼喊道:“小心,不要硬来,你们不是这个女人的对手!唯有圣女大人和教主大人才能制服对方!”

    制服?

    哈哈哈!

    独孤凤听了这话,脸上却是爬上了笑容,说实话眼下的她还真的想见识见识对方的剑法了。以往是不大合适,但眼下却没有了这份顾忌。

    “姑娘,转告你们的教主或者那什么圣女,告诉她,我在这里等她!否则的话……”

    说完,手中玄铁巨剑终于从方腊的身上拿了起来,舞了一个不怎么好看的剑花,带起阵阵劲风,随后双手握住剑柄,玄铁巨剑直接朝下面躺在地上的方腊身上插了下去。

    “啊!”

    女子惊呼中,只见那巨剑擦着方腊的鼻梁直接而下,半个剑身没入了地中。

    甚至,躺在下面的方腊能够清晰的嗅到这巨剑剑身上的铁味。

    “莫怪我心狠手辣了!”

    迎着独孤凤的目光,女子只能咬咬牙,显然对方将自己这方不少的人全部作为了人质,为了不让对方动手,她只能认命离开。对方的武功太强,能够媲美的唯有圣女和教主大人了。

    而眼下教主不在,那么只能寻求圣女大人了。

    心中念及,白衣女子便带着其他几人离开了,在离开之前,还用一种愤愤的眼神瞅了独孤凤一眼。

    目送对方离开,独孤凤心中却是越发的期待了。

    圣女!

    教主!

    来了两个人?

    但在期待的同时,更多的却是猜测。

    远处的角落里,两个脏兮兮的乞丐几乎吓的缩成一团,两人躲在角落里恨不得自己是隐形的,不存在的。先前那金色锦衣女人动手时候的霸道,着实将两个丐帮弟子给吓了个够呛。

    ……

    姑苏城。

    离开了燕子坞,岳缘对于段誉在那里的事情会如何,已经没有在意。

    不管他与同样在那里的鸠摩智这个从某种含义上是师兄弟的二人发生什么样的故事,又或者是段誉为了他的神仙姐姐还是什么的岳缘都没有去在意理会的意思。

    毕竟,途中岳缘已经提过帮助,但对方为了女人而拒绝,至于后面发生什么岳缘不再去想。

    事有轻重缓急,明显眼下对岳缘来说,明教的事情更加的重要。

    这一路回到姑苏城,倒是也算是有着收货。

    那便是黄裳接受了岳缘的提议。

    科举赶考。

    既然对方能够肯定道藏中有着他能够复仇的力量,现在已经为了力量而急眼的黄裳只能去选择。而且他也看出来了,如果自己不应下,岳缘也不会告诉自己其他的办法。

    思来想去,这是唯一的办法。

    没有办法下,黄裳也只能这般选择。再说恰巧的是黄裳在之前也参加过考试,在家乡还取得了不错的名次,去参加秋试完全有资格。

    不过岳缘倒也没有就这么将黄裳丢弃,让他自个儿去赶考,未免去东京的中途发生意外,岳缘顺手将独孤凤的侍女当自己的人给指使了,若是贞贞的话岳缘还会舍不得,但是别人的,就没有这个感受。

    在岳缘的安排下,小侍女只能再度陪同黄裳去东京赶考。

    对于这个安排,小侍女无奈至极,却也只能应下来。

    在藏剑山庄的日子,小侍女已经看出自家庄主与岳公子的关系颇为复杂。

    双方在姑苏城分别,黄裳和小侍女两人一行赶往东京,而岳缘则是带着小丫头朝另外的一个地方而去,那里正是印象中未来方腊起义的根据地的所在。

    或许,在那里能寻到独孤凤和明教。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