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段誉的第一个问题。

    出乎了岳缘的预料。

    原本岳缘还认为对方是会询问无量山武功秘籍的事情,但是万万没有想到在这种情况下大理世子张开的第一个问题确是他的神仙姐姐。

    这是要走火入魔的节奏啊!

    回过头,岳缘上下打量着面前这个书生打扮的大理世子,对方眼下的情形让岳缘想起了曾经的自己,当初初入神雕的时候,在遇见了赤练仙子后也是如此这般的表现啊。

    只不过与自己不同的是,段誉心中真正看上的却是一个素未蒙面的老太婆,最终只是选了一个替代品而已,对方则已经不是他所想象所认为的原人了。

    “……”

    一时间,岳缘也没有找到好答案去回答对方。尤其是对方那种想要探知的神情,让岳缘一时沉默了下来。无论任何一个男儿,都曾有过眼前的这副模样。

    更何况多情的人。

    两人对视了半晌,岳缘点了点头,表示自己认识他嘴中的那个神仙姐姐,至于对方是否认识自己就不能说了。反正,在这个时候岳缘决定还是对段誉来一个善意的谎言。

    试想,若是天山童姥与李秋水交锋的时候,在一边的不是虚竹,而是段誉的话……

    那种场景只怕是太美,让人无法想象。

    就在岳缘与段誉谈论的时候,又是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响起。

    三人都听到了这个声音。

    回过头,瞧见的不是大轮明王鸠摩智,而是这听香水榭的主人阿朱。

    “阿朱姑娘!”

    “你这是……”

    目光上下扫了对方一眼,岳缘便知道阿朱这个时候前来定是有其他的事情,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岳缘来这里是如此,对方来自己面前同样如此。

    同时。

    岳缘的目光也不由的扫了一眼远处的暗处角落,那里大轮明王双手合十不言不语的站在那里。

    ……

    第二天。

    一早。

    岳缘轻轻的拍了拍在旁边压根儿就没有好睡相的小丫头,使得其在迷迷糊糊中醒了过来。因为年纪小的缘故,小丫头自从同自己一起坠入了惊雁宫后,他都是带着小丫头的。

    吃饭,睡觉,玩耍。

    小时候还好,但若是大了,就不太好了。

    毕竟小丫头眼下也就自己一个熟人,而且连自己的父母也看不到,这对于一个孩子无疑是一件让人难受痛苦的事情。可以说,眼下的岳缘几乎是将小丫头当自己女儿养的。

    正所谓既是徒弟也是女儿,只是一想到对方长大后,哪怕是岳缘也会觉得这事情让人头疼与无奈。

    不过眼下……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小丫头迷迷糊糊的擦了下嘴角的口水,这才站起身穿衣裳,走下去开始洗漱。

    一早在阿碧的忙活下,岳缘一行四人在这里吃了个早饭。不得不说,四人虽然都不是直属逍遥派,但是四人都与逍遥脱不了干系,这种有意思的关联倒也让人觉得有些意思。

    甚至,岳缘有一种错觉,这天龙八部的故事只怕除去乔峰外,剩下的人都与逍遥派脱不了太大的干系,甚至连乔峰自己也是牵扯其中。与其说这是大侠与人生立场的故事,倒不如说这是逍遥派的内斗。

    只是因为岳缘昨天点穿了段誉和大轮明王的身份,反而使得阿朱和阿碧遭受的压力小了不少,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大轮明王不在提要携带段誉去祭拜慕容博,反而是一个人颇有些阴沉着脸在思索着什么。

    想的东西,自然不会是好事。

    岳缘在见鸠摩智的第一面便知道这个和尚十分的桀骜不驯,这是一个极度追求武力的人,可以说对方从某方面陷入了一种魔怔状态。岳缘点破了对方的隐藏身份,反倒是让鸠摩智心有戒备。

    这个大轮明王,想要压服对方除非是全面压迫才有可能。

    只是眼下……

    感受着体内那仍然似乎是滚烫的想要汹涌而出的真气,岳缘只能再度施展长生真气以阴寒真气相处融合以同化这股力量。

    简单却又美味的早点,不得不承认阿碧在侍女这一职业上做的很是不错,从某方面比起来,阿碧比阿朱更适合侍女的身份,她的胆子没有阿朱的大,但那种柔中带坚的持久则是让人喜欢的,也将姑苏女儿的特点展现的淋漓尽致。

    而阿朱则是比阿碧多了一份刚强,狡猾。

    就拿为人处世来说,阿朱是进取型,而阿碧则是保守型。

    说不上谁好谁不好。

    早餐过后,只是未到岳缘提出其他的事情的时候,这听香水榭再度来了人。

    随着扁舟触碰到墙壁,开门的声响后,顿时让房间里的几人都是一诧。

    还有人?

    是慕容复吗?

    彼此对视了一眼,在心中都不由得猜测起外面来人的身份,而南慕容便是最佳也是最为妥当的猜测。甚至,阿碧和阿朱的眼中也不由的冒出了欣喜之色,若是自家公子回来定然是最好的,这里的一群恶客让两女颇为无奈。

    “……”

    大轮明王鸠摩智也是眼中闪过一丝欣喜,目光瞅了瞅岳缘,没有出任何的声音。

    而段誉则是东张西望,目光直挺挺的瞅着门外,对这个名闻江湖的南慕容他大理世子还是颇为好奇的。

    嘎吱——

    房门被推开,没有丝毫敲门的动作。

    就好像这里是人家自己的家一样。

    这番做法顿时让阿朱和阿碧两人的脸上呈现了喜色,只是这份喜色还未彻底的爬上脸庞,便凝固在了脸上。

    门外。

    出现在那里的是一个女人。

    这是!

    岳缘见到对方,脸上不由的浮现了讶异之色,而同时阿碧和阿朱两女的脸色则是沉了下来,极为的不好看,隐隐的眼中更是冒着怒火,似乎想要将对方吃掉的模样。

    而段誉和大轮明王鸠摩智两人则是诧异非常,不约而同的用一种疑惑的目光扫了一眼出现在门外的女人后,在将目光落在了阿朱和阿碧两女的身上,眼中尽是询问。

    两女的表现告诉了他们,两人都认识出现在那里的女人。

    “见过岳公子!”

    出现在门外的正是独孤凤的贴身侍女,一身淡金色紧身衣彰显藏剑山庄的奢靡特色,不逊曾经的世家风采。上前对着岳缘盈盈一礼,至于大轮明王和段誉只不过让她随意的扫了一眼便不在意,随后这才对阿朱和阿碧两人说道:“我们又见面了!这一次再度叨扰了,还请见谅!”

    “又是你们!”

    阿朱唰的一下就站了起来,身后的椅子朝后跌了去,可想而知她此刻的激动心态。阿碧则是抓着阿朱的手臂,轻微的使了下劲,示意阿朱不要太过激动。

    “你家庄主呢?来这里又准备是为了什么?”

    言语中没有丝毫的客气,尽是质问。阿朱的如此表现让大轮明王和段誉都不由的聚集了注意力,显然对这种情况都有些在意与好奇。

    在阿朱和阿碧的心中却是难忍愤慨。

    上次的印象太过让了两女深刻,所谓嚣张跋扈莫过于此。

    既是有着对独孤凤不好的印象,连带着对她的侍女也没有好印象。

    “自是有要事!”

    朝两女点了点头,侍女随后朝岳缘投去了一个笑容,道:“还请岳公子移步,庄主有事拜托公子!”

    “嗯!”

    点点头,岳缘便起身带着小丫头一起走出了门外,随后便在外面看到了一个收拾整齐干净,身躯挺拔,脸色苍白的青年书生。即便是已经重新打扮梳洗,但岳缘还是一眼瞧出了对方的不堪与疲惫。

    那眼神中充斥的是期望。

    更是一种隐藏着的仇恨。

    “这便是我家庄主说的岳公子!”

    侍女朝青年书生微微一笑,随后指着岳缘介绍道。

    一头雾水的岳缘正在猜测着事情的时候,便见那青年书生眼神不由一亮,随后衣摆一甩,双膝一软,整个人如推金山倒玉柱一般的跪倒在地,发出砰的一声响。

    一个叩首。

    随后便是一句:“请恩人交我复仇之术!”

    然后,再加上侍女转告的独孤凤的那句话,岳缘顿时傻眼了。

    这是什么情况?

    哪怕是岳缘经历太多的事情,但是眼前的景象却是第一次首见。望着面前的青年书生,岳缘很想询问自己是不是睡过你的先祖又或者长辈什么的,还是怎么的了,否则的话独孤凤为什么会道出造孽这样的词汇来。

    至少,直到现在岳缘自认为自己没有做出太过造孽的事情。

    沉吟了半晌,也没有想出是哪里的问题,而独孤凤显然隐瞒了东西,岳缘最后开口询问道:“你叫什么?”

    “恩人!”

    “小生姓黄名裳!”

    青年书生抬头,很是认真的道出了自己的名讳。

    黄裳!

    这便是面前书生的名字。

    也幸好大宋的皇帝俗称官家,称呼皇帝亦是陛下二字,否则的话这个名字岂能叫出来?

    好名字!

    面色不变,但是自身的气息却是突兀的一荡,望着面前这个写下了九阴真经的书生,岳缘一时沉默了。但对比起对方的身份,岳缘更在意的还是独孤凤那句转告的话语。

    他造的孽……

    明教!

    不觉间,岳缘在心中似是猜到了什么。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