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23章 前辈!晚辈! 下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嘎吱声响回荡。

    是车轮碾压着泥土石块,马车沿着大路径直朝姑苏城的方向而去。

    马车上。

    被侍女安排,重新换了一身粗布衣衫的书生黄裳正在就着葫芦里的水慢慢的吃着干粮,但身上还是有着不少的血渍。一路的逃亡,几乎让黄裳的身子骨到了崩溃的地步,但在这个时候,他还是仍然以极大的毅力坚持着。

    只是当坐上马车的时候,那么一股气儿总会有泄去的时候。哪怕没有完全泄去,但在侍女看来,书生黄裳的脸上终究多了那么一种极度的疲惫。甚至,侍女怀疑若是对方只有卸掉这股子劲,人会不会就此猝死。

    睁开的眼眸中,血丝几乎布满了整个眼球。

    一点一点的吃着东西,死死的咬着手上的干粮,那咬牙切齿的动作恍若在生吞死吃仇人的血肉,那一点一点的咬碎,在嘴里嚼的嘎嘣直响,只听得坐在前面赶马的侍女都不由得觉得后背莫名的升起了一股刺骨的寒意。

    死寂。

    冰冷。

    这便是在这一刻侍女心中的感觉。

    这书生……

    心中暗叹,嘴角上也不由的吸了一口气,虽说不是很清楚全部情况,但看先前的事情侍女倒也能够猜测得出这个青年书生的遭遇,有着这般的仇恨,无疑是被人灭了全家。

    也只有不共戴天的仇恨,才能产生如此的情绪。

    只是这书生的资质实在是太差了。

    想要学会庄主的武功剑法,书生自然不够格,一来是他的资质本身所限制,二来是他的年纪已经太大,失去了最佳的学武的年纪。想要报仇,单枪匹马无疑不行。

    而且,在侍女看来哪怕是他学会了武功,也不行。

    因为资质所限,已经限定了对方成长的高度。

    看自家庄主那严肃的表情,侍女便知道这书生所面对的情景要比想象中的复杂。要知道,自家庄主的武功究竟有多强,侍女并不知晓,她没有见识过全力爆发下的独孤凤的战斗力。

    但是名闻江湖的北乔峰和南慕容她却是知晓。

    慕容复在庄主的剑下不堪一击,而且丐帮帮主乔峰也不是庄主的敌手,讨玄铁无果这便是最好的证明。面临这天下间闻名的两人,庄主也不过是随意而为,但是在面临先前出现的那些人,庄主的脸色却是十分的严肃。

    显然,对方的背后势力只怕不小。

    而且主事人有可能极为厉害。

    否则的话庄主也不会暂时性的放弃再度去姑苏的打算,而是中途改换了路途,一个人离开。

    “咳!咳!”

    似乎是吃的太急,还是喝的太急,随着马车的颠簸起伏,书生则是不断的咳嗽起来,不一会儿手上已经沾染了不少的血迹,回首扫了一眼,侍女便发现者书生本身的伤势就不轻。

    想了想,侍女从怀中拿出了一个小瓷瓶丢给了对方,吩咐道:“这是治内伤的药,口服即可!”指点了一番用药的剂量后,侍女这才回过头专心致志的驾着马车,她可不想庄主的吩咐没有完成,而让书生死在了半路。

    “……”

    接过瓷瓶,书上黄裳怔怔的看着面前的俏丽背影,再度恭敬无比的行礼,道:“谢过小娘子!”随即便按照侍女的吩咐打开盖子吃了两颗药。药下肚后,黄裳便觉得自己的小腹中不由的升腾起了一股火热,原本胸口的闷疼顿时减轻了不少。

    小心翼翼的将瓷瓶收好,将干粮吃完后,书生黄裳便安静的坐在马车口,目光失神的望着远方。

    救命恩人所托付的人能够教他复仇的武功吗?

    隐隐约约中,黄裳对自己未来的日子并不抱太大的期望,捡回一条命已经是走来的大运,但想要报仇雪恨,他也知道这份难度十分的困难。可是不管怎样,现在的黄裳虽说看起来还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但是他却知道圣人道理在某些时候是解决不了任何的事情的。

    在必要的时候,武功才是唯一。

    不管如何,哪怕是做牛做马,跪死在素未蒙面的那人面前,他也需要求得报仇雪恨的路子。

    双手握拳,指甲将掌心掐的血流满手,在心中黄裳这么下了誓言。

    ……

    听香水榭。

    岳缘自然料不到独孤凤会让人带了一个关键的人过来,此时此刻他正在为大轮明王鸠摩智和大理世子段誉介绍前辈。对于他来说,眼前的人可以说都算的上是晚辈。

    尤其是两人的关系脱不了逍遥派。

    这份关系不管怎样,却是因为彼此的武功就此定了下来。只是在鸠摩智和段誉的心中却不是如此想象的。

    一个心中有鬼,哪怕是被人窥破,却也不愿意承认。

    一个则是打死都不愿意承认自个儿是大和尚的师弟,否则的话那算什么?天龙寺的事情怎么算?一想到这个,段誉就会不由自主的回想起那北冥神功卷轴上的留言。

    杀尽逍遥弟子……

    这大轮明王鸠摩智段誉一直觉得自己打不过人家!

    至于岳缘,到了眼下段誉也看出来人家不简单了。

    对比起来,反倒是小丫头非常的高兴。

    “前辈”这一词儿,听起来都感觉是一个十分美妙的东西,就好像当初自己师傅送给自己那雕刻出来的雕像一般。放下茶杯,正了正身子,小丫头十分严肃的端坐在那里,等待着两人的称呼。

    结果等了半晌,场面还是安静而诡异。

    这种景象,顿时让小丫头十分的不满。如果不是看起来自己现在个子太小,不是人家的对手,搞不好小丫头已经要自己动手教训这两个晚辈了。礼貌什么的,连小孩子都不如。

    “……”

    看着面前沉默外加表情纠结的两人,岳缘便知道被自己一言道破了心底的秘密,看透了虚实的鸠摩智和段誉已经彻底的落入了下风。单单从两人的沉默状态上便能够看得出来。

    这人究竟是谁?

    在鸠摩智的心底这个时候真正的猜测起岳缘的身份来,对方与李秋水之间的关系,而以前辈这一词来解释的话,这面前之人……年纪究竟有多大呢?

    身为吐蕃国师,这么多年过去,他仍然知道西夏的太后的身份……而且,修习了小无相功的鸠摩智更是知道这个门派的功法有着保持人之青春的效用。

    第一时间,鸠摩智怀疑的是对方的年纪究竟有多大?

    那一头华发难不成是自然而然的形成的?

    这个念头一起,却已经代表着鸠摩智的内心已经肯定了岳缘的前辈身份。

    而段誉则是另外一个念头。

    他很想上前询问一下对方是怎么知道自己所学的武功?要知道在无量山那里可是旁人都不知晓的。

    可是见房间里的气氛,段誉终究没有这个胆子。暂时性的段誉决定先不问,将问题暂时性的隐藏在心里。

    “还请阿碧阿朱两位姑娘安排几间房,我们暂时在这里落脚!”

    笑容中,岳缘回过头对站在旁边观察情况的阿碧和阿朱说道,态度温和笑的却是极为的好看。

    “……”

    “……”

    阿朱和阿碧闻言不由的面面相觑,眼前事情已经完全超脱了两女的把握,局面已经落在对方的手上了。

    两女总有一种恶客上门的感觉。

    没有提在参合庄将段誉火烧掉祭祀慕容博,经历了先前的事情鸠摩智并没有如原故事中直接道出要拿段誉进行活祭的打算,而是安静了下来。没有提出疑惑,也没有将段誉如何。

    岳缘看得出来,对方有许多事想要问,只不过眼下还不是时候而已。

    大轮明王是一个识时务的人,对自己没有把握,再加上自己破了对方的根底,使得他不得不等待最终的结果。

    至于段誉……

    也没有出现逃跑的迹象,反倒是几次想要询问什么,却又无疾而终。

    对此。

    岳缘自是把握十足。

    意外遇见两人,之所以点破两人的身份,岳缘便是想要为这个已经摇摇欲坠的门派做一些准备。否则的话,当逍遥派眼下最好的三人死后,剩下的最好的竟然是三个和尚。

    这样的结果对岳缘来说,实在是太过讽刺,太过打脸了。

    没看见或许没事儿。

    但是在岳缘亲身面对的时候,这种感觉无疑让人不喜欢。

    倘若是卫贞贞在此发现自己的门派成为这般模样的话,岳缘估计包子侍女定会气哭气恼了吧。以卫贞贞的性子定然会极端的自责。所以即便是岳缘穿越飞升到现在,已经对自己的经历有了大概的猜测,只差没有决定性的肯定了,但他在这一刻还是忍不住的想要插手。

    傍晚。

    听香水榭。

    这里原本是阿朱的住处,但因为岳缘四人的缘故,这里暂时性的成为了他们的休息之处。

    由于建筑是建在水上,潮起潮落,波纹荡漾,再加上那弥漫着的白雾,让人一眼望去有一种整个人也随着这水面左右荡漾摇摆起来,水声阵阵总给人一种舒缓的意思。

    让人忍不住的就那么躺在湖上,随着这湖水的荡漾而摆动。

    一大一小两人一时间站在窗口看着外面的潮涨潮落。

    不一会儿。

    一阵显得有些迟疑的脚步声在身后响起,脚步越来越近,最后却又在离自己三丈外的地方停了下来,徘徊了半晌,终于下定了决心,来人走到了岳缘师徒的身后。

    “果然第一个是你先忍不住!”

    “说吧!”

    “段公子,你想问什么?”

    看着面前这有些坐立不安的段誉,岳缘开口问道。

    然而对方的第一个问题,便让岳缘不由的愣了一下,一时间看着对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岳公子……”

    “你知道神仙姐姐吗?”

    这便是大理世子的第一个问题。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