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21章 叩首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ads_wz_txt();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m.

    血。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四处都是。

    眼前的到处倒下的都是人的尸体,每个人的喉咙处都存在这一个伤口。一眼望去,这些死去的人,每个人的伤势相同,可以说对方是死在一剑之下。

    手中的三尺青锋随手一甩,那上面的鲜血立时被甩了出去,落在地上化作了一团血斑,同时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白色的丝绸手绢,擦拭了下剑锋后,紧接着长剑这才缓缓入鞘。

    至于擦拭后的手绢,则是随意的丢在了地上。最终,手绢飘落,落在了一具尸体的脸上,覆盖了下来。

    独孤凤站在其中,回首四顾。

    每个见到她的目光的人都忍不住的朝后退却,刚才大家虽然拔刀相助,看不过去,但是在见到突兀的冒出了这么一个美丽的,杀人如杀鸡的女人,那确是一种畏惧。

    刚才的一切可是都落在他们的眼中,那只是一剑,一剑而已。

    围困女子的那些人就全部殒命。

    剑法如此高的人,可以说在这些江湖人的心中听都没听见,更别说见过了。现在见到了这样的人,反倒是心惊起来,生怕对方一剑亦将自己等人给了解。

    这种心态,颇有叶公好龙之风。

    回扫四周的视线收回,独孤凤的视线再度停在了面前这些尸体上,最后目光在其中一人身上的袖子上停了下来,那里是一朵红色的火焰花纹。而且,这些倒下去的人身上每个人身上都有这么一处。

    “……”

    转身,独孤凤这才转身朝马车的方向走去。

    “庄主!”

    侍女恭敬的呼声响起,而且身为侍女的女人也看得出来自家的庄主面色极为冷淡。显然是独孤凤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使得她的心态在这一刻明显的有些失衡。

    难不成……

    那些人庄主认识?

    这样的念头只是在心中升腾翻涌,但侍女丝毫不敢表现在脸上。只是恭恭敬敬的低着头等待着独孤凤的吩咐。

    马车上。

    那一身狼狈血迹的书生的眼神已经有了变化,不再像先前那般死寂沉沉,压根儿看不到丝毫的生气。

    这个时候见到一剑横扫了那些人的独孤凤,书生终于有了些人气儿。

    “嗯?”

    察觉到了书生的变化。独孤凤的眼神终于落在了对方的身上。

    只见书生颤颤悠悠的起身。因为逃命他几乎费尽了身体所有的力气,能够逃到此地都是靠着一腔心血而来。而在被人救下来后。这便失去的那股子劲。

    整个人陷入了一种极点的迷茫状态,似乎自己就会这么死去。

    而这个时候,他人终于有了一丝生气,让身体有了那么一股子的力气的是对方的剑。还有那剑上的血。

    颤颤悠悠的爬起身,随后便是双膝砰的一声跪在了独孤凤的面前。

    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但在这个时候这个一直倔强的书生终究舍去了那一身的尊严。

    “……”

    居高临下的看着面前这个跪倒在自己面前的青年书生,独孤凤的面色没有多少的变化,只是眼中闪过了一丝变化。这一跪,独孤凤自是清楚其中的含义。

    他想要自己教导他复仇之术!

    “求恩人教我杀人之剑!”

    脏乱的头发丝毫没有在意,书生俯首磕头。额头碰触在地上发出砰砰的声响,一连三个头,不仅让在一边的侍女面色有些凄然,也让独孤凤不由的叹了一口气。

    当第四个头磕下的时候。却是独孤凤阻止了。

    剑鞘下移,直接抵在书生的下巴上,道:“男儿膝下有黄金,你这一跪已经让自己什么都没有了!”

    “恩人!”

    闻言书生惨然而笑,抬着头,目光迎着独孤凤的视线,嘶哑着声音说道:“在下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我跪烂了膝盖,磕破了头,却也挽不回全家人的性命!”

    “只要恩人能够教导在下杀人之剑,我这一身随恩人而为!”

    声音破的如同破碎的瓦片在互相刮着的摩擦声。

    是求人,却也是无奈。

    书生眼下知道自己没有任何的本钱,唯一剩下的也只是自己这具残躯,也没有任何的资格去祈求救命恩人做什么,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能放弃,否则的话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至少眼下他还有一个复仇的机会。

    而面前这个女人,是他见到的第一个有机会有能力的人。

    微叹一声,独孤凤心情显得有些无奈。

    那人变了。

    而罪魁祸首便是那已经去了姑苏城的道公子岳缘。

    即便是到了今天,独孤凤也能够感受到当初的争锋的流毒,他们之间的交锋还没有变了。

    目光停在面前这惨兮兮的青年书生的身上,独孤凤自是能够感觉到对方身上那股子煞气,那是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挽不回了,一切都已经破碎丢失的最终疯狂。

    独孤凤可以想象,若是自己应下对方的要求,这个青年书生可以化作最狠辣的人,甚至没有了自己生命的人。比之当初的影子刺客还要恐怖。

    不过到了独孤凤这种境界,自是一眼能够瞧出面前的这个青年书生几乎是手无缚鸡之力,而且根骨也并不怎么样。

    比不上岳缘身边的小丫头。

    也比不上道公子的当初的徒弟寇仲和徐子陵。

    面前之人的年纪要比寇仲和徐子陵接触武学的年纪还要大,其根骨资质更是远远的比不上两人的武学资质。甚至,连岳缘的侍女卫贞贞也比不上。

    她之剑法太过讲究悟性,面前这书生怎能学会?

    而且以这样的年纪,太大,也太迟了。

    要知道,在她知道的人中以那般大的年纪学会绝学提升根骨的也没有几人,那么多的武学中也只有长生诀才有这个可能。但是这么多年来。长生诀也就真正的造就了三个人,顺带着造就了两派。

    再说即便是学会了自己的剑法和武功,独孤凤也不会认为面前之人真正的能够报的了仇。

    至少那背后的最终祸首青年书生只怕是无法的。

    “我的剑你学不会,亦不适合!”

    “再说你的年纪太大!”

    两句话。便已经打消了青年书生刚刚升腾起来的生气。只见对方身躯微微一颤,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萎靡了下去。

    不过紧接着独孤凤又说道:“不过我倒是可以向你推荐一人。他或许能够帮你!”

    “!!!”

    抬起头,青年书生仰头盯着独孤凤,颇有一种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

    “他自己造下的孽,该由自己偿还!”

    “书生。你去寻他吧!”

    独孤凤不知道岳缘的其他事,但在大唐里的事情她还是了解大概的,对于其她有一种矛盾的心态。既佩服对方的剑法,但又是将对方当做了对手。

    既在心底有着一种莫名的情愫,但她又将对方当成了对手。

    “小暖!”

    “你将他带往姑苏城,去寻道公子吧!”

    转头对身边的侍女吩咐了一声,示意侍女将这青年书生带往姑苏城。以她对岳缘的了解,眼下的情况估计岳缘还是呆在姑苏城。阴雨天气,对现在的道公子影响不小,尤其是身边还带着一个小姑娘的时候。

    “那庄主您……”

    侍女点头应下了吩咐。随即询问道。这话,显然是在告诉她独孤凤会出去一趟,从中直接改了行程。

    “我去碰碰运气,看能否见到一个熟人!”

    说完,人已经转身离去,人朝扬州的方向去了,在踏出了数步后,独孤凤玉手轻挥,只见马车猛的一颤,一柄黝黑的巨剑跳出了马车,落向了她的手中。

    巨剑入手,随意的舞了一个剑花。

    强大的气压压的地面上的灰尘朝两边扫去。

    巨剑横在腰间后,独孤凤这便飒然而去。

    目送着独孤凤的离开,青年书生终于反应了过来,虽说对方不会教导自己武学,但是却是给他留下了一个希望。只是,他有些不太明白其他的某些话。

    不过这样已经足够了。

    再度弯腰叩头。

    “书生黄裳谢过恩人!”

    伏地叩首,这是眼下书生能够付出的最大回报了。

    ……

    听香水榭。

    在分析探明了大轮明王鸠摩智的出声后,岳缘闭上眼,在心里有些哭笑不得。

    他从一开始就知道没有永恒的门派,也没有永恒的国家。

    创立纯阳,岳缘便知道纯阳派不会一直存在,即便是逍遥派同样也是。

    纯阳太傲。

    以黄老之术插手国家大事,虽是压下了佛魔二教,让道家重新走上了巅峰,但也为以后埋下了祸根。不是每个皇帝都会容忍一个插手国家大事的宗教,尤其是在华夏中原。

    盛极而衰,这是在岳缘离开大唐的时候就已经猜测到了纯阳的结局。

    不过所幸的是纯阳的道统没有断绝。

    而逍遥派则是太过孤高,站的太高,最终摔死了自己。

    可以说逍遥派出问题,最大的可能便是因为门派内部的问题。而当岳缘亲自面临的时候,他发现这种感觉终于还是不让人那么欢喜。

    “咳!”

    打了一个哈欠,右眼皮猛的跳动了一下,岳缘这才睁开了眼睛,看着面前戒备的大轮明王鸠摩智,对方手上蓄势待发的火焰刀并不让岳缘害怕

    在意。

    反倒是刚刚这突兀的产生的一个哈欠让岳缘很是意外。

    这是谁又在说我的坏话?

    独孤凤!

    莫名的,岳缘的眼前出现了她的模样。RP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