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16章 段誉 下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湖面。

    船上。

    段誉站在最后,眉头微蹙,仍然在心底思索着逃离的方法。

    只是段誉年纪不大,再加上读书读的有些呆萌,若是聪慧机智的话定能寻到逃离的方式,那便是水路。大轮明王鸠摩智出身吐蕃,那个高山所在,一般的人哪里会游泳?

    若是寇仲和徐子陵两小子在此,定然会琢磨到这个问题。

    不过比较起来,两小子的运气就压根儿比不上段誉了。但在动脑子的方面,段誉就远远的比不上别人了,这小子的心思全部是在女人的身上,可以说与其父亲段正淳是一个性子。

    父子两人虽说不是亲生的,但性子倒也承上启下了。

    唯一没有段正淳好运的是段誉的妹子都是在情人和亲妹妹之间转换来转换去,换谁来都会被折腾个半残。

    “……”

    目光隐隐的扫了一眼段誉,对方脸上心忧的表情清晰可见,他可是没有丝毫收敛,就这般的摆在明面上,丝毫不在意大轮明王鸠摩智的感觉。

    视线收回,岳缘很快便与大轮明王鸠摩智聊起天来。

    双方开始由随意的话聊上,渐渐的便转移到了佛道的话题上,甚至连在一旁担忧自身安危,害怕被当做活书给烧在了坟前的段誉也凑了过来。段誉身为大理世子,但在佛学上有着自己的见解。

    不过说来好笑的是,这船上除去岳缘和小丫头外,大轮明王鸠摩智和段誉两人其实都算是佛家的拥护者,一者本身便是番外高僧,而大理段氏皇族更是出了名的和尚多。

    但要论起武功根底的话,两个佛家门徒,身上所有的武学恰恰是道门武学。

    大轮明王鸠摩智修习的乃是小无相功。

    而段誉更是身兼北冥神功(不完整版)与凌波微步。

    两人的武功根底都是出自逍遥派。

    哪怕是鸠摩智会吐蕃绝学火焰刀,而段誉更是会号称天下第一剑的六脉神剑。但为两人武学拓下底子的武学却恰恰是道门武学,这让人想来不得不说是一种讽刺与好笑。

    大轮明王鸠摩智横扫天龙寺,推少林,与其说是佛门之间的争斗,倒不如说是道门武学再度与佛门武学的一次对决。

    一个说道,两个在论佛。

    很快。

    穿过一片水雾笼罩的地方,在船夫的动作下,结合着来过一次的鸠摩智有着经验,进入听香水榭倒是并没有花费什么力气。

    小舟穿过浓雾。

    不过一会儿便来到一处临岸建造的船舶边。

    这个船舶很小,估计最多也就是能够装下三艘大小的小船,在除去那里存在的一艘木舟后,这新来的扁舟一到便已经挤去了不少的地方。

    听香水榭。

    便是这里的名字。

    岳缘看着这里,发现这处建筑颇有些像吊脚楼一般,更多的建筑物本身还是在水面之上的。所谓听香水榭并不大,说穿了不过是慕容复两个侍女阿碧和阿朱所呆的地方。

    也是进入慕容山庄的桥头堡。

    甚至可以说,在外人的眼中,这里是唯一进入慕容山庄的通道。

    举目眺望,岳缘发现慕容山庄建在这里倒是去了地利,地方既险,城市更是有着繁华,不似深山老林。慕容家选择在这里,定是为了以后做准备的。

    要知道在宋一代,造反的人终究都是在沿河或者沿湖一代,偏东南。

    山东、浙江、安徽三地都是。

    慕容山庄建在这里,无疑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施主!”

    “请!”

    在船上,双方随意的说起佛道之说,岳缘的话让鸠摩智不由刮目相看,这华发贵公子在道教一说上有着自己独到的理解。而大轮明王鸠摩智在道家上的理解同样让岳缘诧异。

    不过深想一下,倒也不让人意外。

    能够将小无相功修习到深厚的地步,那么他在道法上的理解自然不差。

    要知道逍遥派的武学与纯阳派共用一门典籍,那便是长生诀。

    只是两者的分别是因为职责的不同,也使得后期两家之间的武学发生了变化,但根子上自然还是长生诀。不同的是纯阳派完完全全的乃是道法,而逍遥派则是掺杂了其他的门派武学和知识,化为己用。

    譬如易经。

    譬如魔门的不死印法。

    在鸠摩智的心中更是如此。

    他有一种遇见知音的心态。这贵公子不仅在道家之说有这一手,同样在佛家一说上有着独到的理解,虽说更多的在对方的口中带上了丝丝的鄙视。但鸠摩智不得不承认,对方的有些话足以让他震耳聩聋,刮目相看。

    至于段誉……

    在这一刻,被两人不经意间的忽略了。

    确切的说段誉在没有妹子的时候,存在感一般都是很低的。

    ……

    听香水榭。

    阿朱一个人在镜子前面忙活着,拨弄着那些属于她自己的小玩意儿。至于阿碧则是一个人呆呆的撑着下巴,望着窗外的湖面发呆。

    “咦!!!”

    就在阿朱以为阿碧会这么发上一天呆的情况的时候,阿碧却是整个人突然从那种失神状态中清醒了过来。

    “是公子回来了!”

    话音刚落,便听外面停船的地方发出砰的一声轻响,显然是停靠之人不小心碰撞到了柱子之类的发出的响声。显然,是有人来着听香水榭了。在思念的情绪下,阿碧并没有任何怀疑,几乎跳将起来,就要出去。

    只是她的动作刚刚做出来,便被阿朱给拦了下来。

    “阿碧!”

    “那不是公子!”

    阿朱拦下想要出去的阿碧,脸色很是认真的说道。

    “嗯?!”

    阿碧闻言不由一愣,随即也反应了过来。仔细琢磨了一下,还真有可能不是公子。对慕容复来说,听香水榭太过熟悉,哪怕是他的四大属下也对听香水榭非常的熟悉。

    以他们的熟悉程度,停靠船只完全没有必要碰出这么大的声响。

    唯有不熟悉的人才会闹出这样的动静。

    再说,以脚程来算,眼下慕容复也不到回来的时候。

    听阿朱这么一说,阿碧也明白了。

    两女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惊愕,要知晓这听香水榭可是从来没有外人进来过啊。在姑苏,慕容山庄的声名极为不简单。在苏州城,几乎没有人敢这么明目张胆的进听香水榭。

    先不说他们是否知道水路,就是知道亦没有人敢这么来。

    而眼下……

    收回目光,阿朱深吸了一口气,一把将阿碧拉在身后,随即上前开了房门,朝外面走去。

    “挺会享受!”

    脚下轻轻的踩了踩木板,岳缘扭头扫了一眼四周,嘴上赞叹。都说姑苏多园林,眼下一座水上建筑听香水榭便已经有了园林的氛围。不得不承认,慕容家先不说野心,单单就享受上在这江湖只怕除了独孤凤外,就剩他们了。

    而段誉则是被鸠摩智连拖带拽的给带到了上面。

    随即他也被这里的风景所吸引。

    反倒是大轮明王鸠摩智没有欣赏风景的心思,与先前不同,现在他基本上已经快要到了目的地,有些事情就需要考虑是否出手与否了。经过刚刚在船上的对话,这姓岳的贵公子究竟会武与否,使得鸠摩智完全的摸不准了。

    以他的眼光自然看得出对方在道家上面有了极为深厚的理解。

    要知道能够有着这般认识的人,在佛门那是高僧,在道家……

    若说之前大轮明王还能够认为对方没有武力,乃是一个病秧子,但是眼下却是不敢肯定了。

    第一次。

    大轮明王鸠摩智有了一种摸不清对方根底的感觉。

    鸠摩智的目光岳缘没有丝毫在意,反而是带着小丫头在这里欣赏着景色,临窗望水,总会给人一种心胸开阔之感。就如同登山望云川,乃是异曲同工之妙。

    于这样的地方,对武学境界都会有着辅助作用。

    而单纯的比起水来,山则是更好。

    可以种田,可以垦地,亦没有水边长久的湿气。无疑来说,山川要比单纯的湖泊强上太多。这正也是天下大派几乎都是占山而存。伊水而存的不是水匪,就是帮患。

    就在岳缘带着小丫头四周打量的时候,这靠里的一间厢房的房门突然被打了开来。

    在几人的目光中,从里面走出了两女娇俏的少女。

    走在前面的少女容貌秀丽,娇俏灵动,但从眼神中能够看到一股子倔强,正是阿朱。而这听香水榭确切的说是阿朱的居住所在,阿碧反而会是在不远处的琴韵小筑居住。

    走在后面的则是一名个头稍矮了一些的少女,一身淡绿色衣衫,相貌清丽。此刻走在后面,正用柔柔的眼神打量着莫名出现在听香水榭的四人。

    “你们是……”

    阿朱清脆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没有丝毫的客气,对于她来说,眼前的四人的出现那可以算得上是恶客临门。总之,只怕对方没有好心思。当她开口质问问的时候,先是打量了一下那个番僧大和尚,视线最终却是停在了岳缘的身上。

    段誉继续被忽略中。

    一身悠然的贵公子气度。

    尤其是那一头白发更是吸引注意力。

    一大一小。

    两人身上都让人忍不住去侧目。两人的随意,就好似不是到了别人家,而是来到了自己的家。

    在这一刻,阿朱已经认定了此次前来的四人中,这华发贵公子只怕是主事人。

    更重要的是——

    这两人她有过印象。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