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15章 段誉 中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岸边。

    作为吐蕃国师的大轮明王鸠摩智的俘虏,段誉一路来苏州的途中就想过不少次的办法想要逃离。

    可惜一来那大和尚的武功太高,二来他本身有些单纯,所思所想的办法会让人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的幼稚。哪怕是出身大理皇族,按道理来说出身皇族的人基本上都会那么一两手的手段心机。

    可在段誉的身上……

    至少在大轮明王的眼中,压根儿看不到那样的手段。在鸠摩智看来,段誉是妥妥的一个看书看呆了的年轻人,外加运气不错,仅此而已。否则的话,对方亦不会得到大理的第一剑法——六脉神剑。

    可以说一路以来,段誉思索的一些脱身的小计策都不过是被鸠摩智随意的破去,再加上段誉的一些幼稚表现,使得鸠摩智的心中亦不由的对其有些轻视起来。

    如果不是想要得到那份剑法,他堂堂大轮明王哪里会弄这些,带上一个拖油瓶。

    来到姑苏城后。

    暂时性的让段誉在岸边等候,而他大轮明王则是在与旁边的师傅开始探讨去燕子坞的船。

    显然。

    等待鸠摩智的情况与岳缘的情况都是一般,不言而喻的结果。

    无人愿意驾船去燕子坞。

    “……”

    段誉瞅着站在面前的那拥有着一头华发的年轻男子,还有那身着红衣的小女童,面上不由的一阵抽搐,这两人太笨了些吧?心中有些埋怨,但是在段誉想来只怕还是自己没有表现好,对方不能理解一般。

    于是这么一想,段誉便停下了不断眨眼睛的举动,准备实话实说,反正在他的眼中那华发男子虽说看起来病怏怏的模样,但不知怎的在段誉的心中却是有一种这人理应很厉害的感觉。

    可以说,在段誉的生活中,他很多事情不是看情况走的,而是根据个人的感觉走的,压根儿就没怎么在意过自身实力造成的安危。

    这武林江湖,除了那个小名叫狗咋种的石破天外,估计跟着感觉走的主角就是他段誉了。

    换句话说,便是这两人携带了最大的主角光环。

    就在段誉准备换办法想要岳缘帮忙的时候,没有寻到船只的大轮明王鸠摩智已经来到了段誉的身后,右手猛的在段誉的肩上一拍,顿时将段誉吓了个够呛。

    一张白嫩的脸庞,几乎在这一巴掌下吓成了惨白色。

    妥妥的一张小白脸了。

    “段公子,你在干什么?”

    大轮明王鸠摩智那略显魁梧的背影从段誉的背后站了出来,面带慈悲微笑,一手竖在胸前,端的一副高僧形象。先是笑着将段誉想要说的话给吓的堵在嗓子眼儿后,鸠摩智的目光这才朝岳缘望去,上下打量起来。

    气度雍然。

    身为吐蕃国师,大轮明王自然是见过真正的顶层人士。

    那一份贵气,那一份气度,都在告诉大轮明王眼前的这个少年白头的年轻人的身份不简单。难不成这年轻人乃是大宋的王爷什么的?

    这份念头不得不让鸠摩智在意。

    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段誉,鸠摩智心说这大理世子的眼光还着实不错,在某方面还是有看人的目光。

    就在鸠摩智打量岳缘的时候,岳缘也在打量着面前的这个大轮明王。

    可以说,在这个世界佛门中,除去少林寺那个扫地的藏经阁老和尚外,剩下的和尚只怕便是这大轮明王最为厉害了。而且,说穿了对方虽说身为佛门之人,却是一直在打佛门的脸。

    原因无他,鸠摩智使用的武功一直都是道家功法。

    是小无相功。

    是出自自己门下的武功。

    要知道当初自己离开大唐的时候,这门功法亦不过是提出了理论,虽说自己已经借用自身的长生真气模拟天下武学,但最终的运功方法并没有完全的告诉卫贞贞。

    不过有着徐子陵和寇仲的帮助,卫贞贞以北冥神功打底,创造出小无相功并不意外。

    甚至可以说,逍遥派与纯阳派可以说两者的武学同出一脉,都是以长生诀为打底。

    而大轮明王用道家武学模拟佛门武学,来打佛门的脸,这样的事情对于岳缘来说无疑是一件喜闻乐见的事情。

    视线在大轮明王的脸上微微停留,鸠摩智脸上神采夺目,整个人宝光流动,显然对方是将小无相功修到了一定的境界,而且哪怕是现在的鸠摩智拥有的也不是佛家的沉稳,反倒是有些像独孤凤在山庄里所说的后期那些刚出山的纯阳道士。

    神采飞扬。

    这是好听点的说法,若是以不好听的词来形容,那便是跋扈、自以为是。

    唯一不同的是,当初的纯阳是势大,取代了慈航静斋的地位,以天下为己任,外压佛魔二教,内主导大唐皇室皇位更替。可以说,盛极的纯阳将黄老之术发扬到了极致。

    几乎可以用这样的话来形容那时的纯阳,那便是纯阳在,则大唐安保太平盛世。

    若纯阳灭,则是大唐步入衰弱乃至灭亡的时候。

    就在两人互相打量的时候,小丫头也在抬头看着面前这个打扮有些奇特的大和尚。

    眼神发亮,小丫头的目光则是在对方那大耳朵上停留了半晌。

    小脸上尽是讶异,尽是看到稀奇的目光。

    “大和尚,你要去那燕子坞?”

    眨巴着眼睛,小丫头出声了,开口询问道。

    “嗯?”

    低下头,鸠摩智的视线这才扫了一眼站在自己面前的小丫头,目光隐隐的赞叹了一声,这般气质模样,这小女童长大后定是一个祸国殃民级别的美女。

    哪怕是鸠摩智乃是高僧,亦不得不承认小丫头有这个潜质。

    对于小丫头嘴中的大和尚之称倒是没有在意,不得不承认鸠摩智在平常的时候,模样与形象都还是不愧他那高僧的形象,唯有在某些时候才能看出大轮明王的跋扈来。

    “这位施主也是去往燕子坞?”

    从小丫头的话中,鸠摩智已经了解到了岳缘准备去往那里,但是鸠摩智仍然忍不住的重复性的问了一遍。

    “是啊!”

    点点头,岳缘没有丝毫的隐瞒,看着鸠摩智,笑道:“既然大师也是去燕子坞,要么我们合一个船,也算是凑一个伴,如何?”

    温和的笑容满面,言语中虽是一种探讨的口吻,但是仍在不知不觉间有着一种居高临下的味道。

    果然身份不简单。

    心中讶然,算是对自己的猜测多加了一份肯定。只是这样一来,无疑对接下来的事情有不好的影响。大理与大宋的关系,可不是吐蕃与大宋,尤其是两者的江湖中更是如此。

    若面前之人乃是大宋的贵族,那么若是知晓段誉乃是大理世子的话……

    以段誉一路来的做法,难保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不过……

    “咳!”

    吹来的冷风带起了湖面的水汽,让岳缘不由的缩了缩,双手更是紧了紧肩上的坎肩,那副病怏怏的模样在这一刻彻底的深入了大轮明王鸠摩智的心中。

    若是这般,又能奈我何?

    吐蕃本身就不算与大宋亲近。

    相反。

    吐蕃与西夏的关系倒是要好点。

    心中念头急闪,很快鸠摩智便已经有了打算,道:“既然如此,那两位施主便与小僧一起前往燕子坞吧!只是不知施主是前往燕子坞是看望故人,还是……”

    “不是!”

    “只是听闻姑苏的风景不错,除去寒山寺外,显然就是燕子坞了,在下对山水之色颇好,自然想要前往一观!”

    鸠摩智的心思,岳缘自然明了,只是在这个时候岳缘却是瞎扯了一通。与独孤凤一见,岳缘很清楚自己隐瞒了东西,而独孤凤也隐瞒了东西,她来到这个世界便是与南慕容试剑,只怕不是那么简单。

    自然而然,岳缘想要去燕子坞一瞧。

    再说慕容家的许多武学也与逍遥派脱离不了关系。

    两相结合下,使得岳缘暂时放弃了西行去寻缥缈峰的想法,而是转而去最近的姑苏城了。

    好山水之色?

    大轮明王闻言不由一愣,却是在心中越发肯定了对方的身份。

    “原来如此!”

    点点头,鸠摩智表示已经明了。

    两人的对话,落在在一旁的段誉的眼中,则完全是另外一副场景了。

    段誉用一副看笨蛋的眼神盯着岳缘,心说鸠摩智这大和尚是什么性子他自是清楚,你这病秧子若是落在他的手上哪能讨得好?原本他还琢磨着让对方帮忙脱身的,眼下结果是对方也跳进来了。

    站在鸠摩智的身后,段誉不断的用眼神示意着,但可惜的是自己的好心好意似乎被对方视而不见。

    “哎?”

    “这位公子身体果然有毛病,要么还是在下出点钱,去看一下吧!”

    对于段誉的眼神岳缘早就察觉到了,在岳缘看来现在的段誉不得不说是有着一个善良的性子,只可惜他对于对方的警告完全是视而不见,因为从某方面来说,这个已经身具了逍遥派传承的大理世子也让岳缘有着兴趣。

    “……”

    段誉闻言不由的无奈不已。

    面对鸠摩智那足以吃人的目光,只能尴尬而笑。

    很快。

    在大轮明王鸠摩智的动作下,他寻到了一艘小船,一行四人上了船。

    也幸好鸠摩智没有忘记自己不会划船,也没有忘记世家公子一般情况下也不怎么会划船,所以大轮明王还是寻了一个船夫。

    小船摇曳中,朝着姑苏燕子坞的方向而去。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