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09章 过往的真相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山庄。

    后院。

    岳缘与独孤凤两人凭肩而立,一起站在亭子里注视着前面的池塘。

    池塘里的荷花早已经凋谢,转而代之的是清脆色的莲子,如同向日葵一般的顶在那里,吸引着人的注意力。而在池塘对面的角落里,小丫头已经换了一身衣衫,大红色衣服换成了淡金色的锦衣,此时此刻她正与大雕在一起捉弄着什么。

    “感觉一直有些奇怪!”

    目光收回,视线从小丫头的身上挪转回来,落在了身边岳缘的身上,独孤凤剑眉微蹙,心中总存在一种莫名的感觉,这种感觉从那天见到岳缘的那一刻起就存在了。

    确切的说是见到小丫头的那一刻起,就让独孤凤的内心存在了那么一种诡异的熟悉却又陌生的荒诞感。

    迎着岳缘那略显疑惑的眼神,独孤凤玉手前伸,食指遥遥指向正在和大雕做着什么的小丫头,道:“我总觉得自己应该见过她!”

    “嗯?”

    眼睛微微瞪大,岳缘的脸上流露出了一丝意外。

    目光随着独孤凤的动作移动,在远处,小丫头正埋头跟大雕摆弄着什么,丝毫不知道这边发生的事情。

    见过……

    双眼略微有些失神,独孤凤目光从小丫头和大雕的身上收回,投向了天际,心中对自己的这份直觉越发的肯定,只是让她颇为纳闷儿的是她回想不起当初自己曾经在何时见过。

    只是纵然回首,独孤凤也发现自己也没有见过那么一身大红袄子的小姑娘。

    倒是大的当初见过一次。

    而让独孤凤有些诧异迷惑的是,即便是到了这里,她仍然不能够分辨当初和氏璧之争时所见到的是真还是假,又或者纯粹是幻觉?不过,在她的内心里,真的已经是她的猜测了。

    结合自己的飞升,再加上当初的遭遇,她已经知道道公子早已经不是那么简单了。

    “……”

    对于女人的直觉,岳缘一向敬谢不敏。

    比直觉,男人永远无法与女人相提并论。当初在那样状态下爆发下的天外飞仙,在事后从婠婠的嘴中侧面得知了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借由和氏璧的精神力量,强行召唤了她们。

    确切的说,这算得上是一种精神上的投影,借由和氏璧的精神异力展现了出来。

    于是……

    各个时空的女人,在机缘巧合下交锋了一次。

    而结果自然是婠婠、师妃暄和独孤凤三人退却了,和氏璧被师妃暄一剑破碎,这才打破了当时的似真似幻的场景。

    对比起那些女人来说,道公子岳缘的情况更让独孤凤在意。

    破碎虚空。

    独孤凤完全没有料到所谓的破碎虚空会是眼下这般情况,虽说她取了巧,但没有想到破碎虚空不是去了所谓的仙界,而是跨越了时间刻度,从数百年前的大唐来到了树百年后的大宋。

    拿大宋来说,温文尔雅。

    礼仪上足够,但是骨子里的那种阔达以及对外面疆土的渴望却是生生的被阉割了。

    这对于出身大唐,有着广阔疆域的大唐人独孤凤来说,她自是将自身摆在了一个高度,俯视这里。不过武者到了她这个地步,她所追求的也不是再度的破碎虚空,而是曾经的心中的些许执念,那便是破天外飞仙。

    另外剩下的便是对秘密的好奇了。

    那个创建纯阳,号称道公子的岳缘。尤其是在这里再度见到了岳缘后,这份迷惑已经彻底的在独孤凤的心中生根发芽了。只等它慢慢的长大,最终好奇心害死自己的那一刻而结束。

    比较起来。

    对比起独孤凤的疑惑,岳缘的心中也有同样的心思。

    只不过是对他离开大唐后,大唐后面发生的事情的猜测和推测,而独孤凤无疑是一个极佳的人选。

    “你离开时,那里怎么样呢?”

    单手负背,一手扯了扯肩上的毛绒,岳缘询问道。

    不问商秀珣,不问婠婠,不问师妃暄。

    自是因为站在面前的也是一个女人。

    不管对方如何,在一个女人面前你永远不要去道另外一个女人的好,除非是在你母亲面前说你夫人的好,或者在你夫人面前说你母亲的好。提起这个,岳缘倒是希望独孤凤自己来说。

    在山庄这几天来,倒是独孤凤的问题更多。

    “唐灭了呗!”

    回首,独孤凤浅浅一笑,话中却是丝毫不在意,倒颇有一种你明知故问的意思。

    “不过我倒是佩服岳兄你的狠辣。”

    “李世民……其实早已经死了吧?”

    独孤凤飞升的时间并不长,在当初岳缘飞升后,她的剑法和功力就如同打了激素一般,一日千里,在极短的时间里便踏入了大宗师境界,成为天下间剑法顶尖高手。

    为此,她还曾经专门去与高句丽大宗师傅采林论剑。

    曾经岳缘因为时间,未与傅采林一战,在最后却是由她独孤凤代替完成了。

    这事情,独孤凤自然不会去说。

    相反。

    当时整个国家初建,李阀内部充斥着诡异的色彩。

    玄武门之变。

    外加李阀弃佛选道,认老子李耳为祖,生生的在佛门的身上踩了几脚,给了极大的创伤。其中道门的选择,原本站在佛门立场上的散人宁道奇的沉默,无疑都在向外面诉说着什么。

    这番景象在明眼人的眼中,都看到了其堪称波云诡异的场面。

    内中究竟藏着什么,有心思的人都在内心猜测着。

    很快。

    结合这些看起来诡异的事情,已经有人察觉到了事情出现了极为恐怖的变化,加上李世民偶尔表现出来的习性,无疑正是如此。譬如,独孤凤的奶奶尤楚红就怀疑李世民被换了。

    但是这种心思只能与熟悉的人说说,甚至只能埋在心底,确是不敢提出来。

    毕竟当时道家、宋阀还有纯阳结合起来的势力实在是太过庞大,绝对不是哪个人愿意去面对。只要暂时性的不影响他们的利益,那人究竟是谁又如何呢?

    即使有人提出来,但其下场不过是消失。

    能肯定李世民早已经死去,人被换这个事情,还是独孤凤到了这个世界后,查看了唐史后,这才肯定下来。毕竟模样相同,实在是让人难以分辨。

    让独孤凤肯定的缘由,那便是有着魔门背景的长孙皇后的死,以及他接连不断的废太子。在当时看来或许不是如此,但在眼下的独孤凤眼中看来那却是在清洗皇族内部察觉了不妥的人。

    只怕是那些皇子造反,争夺太子之位,都不过是那人随手而为。

    至于女儿?

    不能自相残杀,那么就只能送出去了。

    回想起来,哪怕是独孤凤出身世家大族,见多了阴谋诡计,见多了权利争夺,但是如同这般的举动还是让她不由觉得寒毛直竖,冷到了骨子里。

    “已经数百年了,他早已经成为黄土一堆,这并不意外!”

    迎着独孤凤的目光,岳缘却是温和一笑,不承认也不去说明,而是暗中偷换了时间概念。

    “哈!”

    “岳兄,你知道我的意思!”

    “我想那太宗应该是岳兄的徒弟寇仲吧!”

    拍拍手,在后面的侍女拖上了一本书籍,独孤凤拿在了手上,素手抖了一下,这才说道:“事情的真相其实已经在历史中记载无误。岳兄,你就不需要隐瞒了!”

    “牺牲一个家族内部的人,比起天下大战起来的损失,实在是小的太过可怜,可以忽略不计了!”

    挥挥手,岳缘抬眼看去,发现独孤凤手上拿着的是一本唐史。

    顿时。

    哑然失笑。

    也是。

    在外人看来,或许正常,但在经历过此事的人看来这却是真相。

    一本史书这便足够了。

    看着岳缘的笑容,独孤凤便知道对方已经承认了。只是得到了想要肯定的结果后,独孤凤的内心却是突兀的充斥了一种担忧,侧着头,一手束拢了下耳边的秀发,道:“岳兄。”

    “嗯?”

    “我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

    “你究竟哪句话是真的?”

    “……”

    面对独孤凤的询问,岳缘回过头,认真的说道:“都是真的!”

    “可在我看来却都是假的……”

    “你所求的是为了什么?”

    独孤凤不知道历史还是那般的历史,只是表面上没有变化,但是内部的内容却已经是焕然一新,在她的眼中,道公子的所作所为看起来布局,落子,但是真正意义上只怕不是为了这个,而是其他。

    局,却是很大。

    独孤凤看着沉吟不言的岳缘,内心中虽是对那个布置在大唐的局之深显得让人震撼,惊讶。但是另外一方面,她的内心却又冒出了一股子邪恶的幸灾乐祸。

    这局因你而起,却又是因你而破。

    开局的人身份妙,收局的人身份亦绝妙非常。

    独孤凤觉得有些事情她绝对不能说太多,还是让这个思虑太深的道公子自个儿去想象,那才是让人喜闻乐见的了。

    ……

    无量山。

    山洞。

    纵观古今,一身带着挂的大理世子段誉此刻正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的石洞里面的景象。

    绝美的石雕。

    简直是梦中的神仙姐姐。

    此时此刻段誉的注意力完全被这绝美石雕所吸引,却是压根儿就没有注意到旁边的基座上的痕迹,按理来说应该还存在着另外一个雕像的。

    呆萌的状态中,段誉觉得他找到了梦中的人儿了。

    心念及此,望着墙壁上的刻字,段誉规规矩矩的跪下,磕头。

    磕一千个头。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