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01章 秀才乞丐!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白云飘渺。

    远远的看去,美丽如画。

    青山璀璨,在那碧绿的色彩中究竟掩埋了多少?

    人?

    兽?

    还有历史?

    又或者江湖传说?

    清风吹过,荡起地面上的树叶,吹的那枯黄色的树叶在空气中打着旋儿,摇摇曳曳,飘来飘去显出一种寂寞的味道。

    在这样的日子,能够闲的看树叶飘飞的人不是正陷入爱恨情仇的男女,就是准备吟诗作赋的读书人,又或者是纯粹的闲的无聊之极的人。而在这里,就有一个闲的无聊到极点的人。

    这是一个乞丐。

    身上那打满补丁的衣服,和那乱七八糟的头发,以及手中的竹棒都告诉旁人他的身份。

    而且乞丐也不是普通的乞丐。

    在他的身上有着几个小布袋子,明事理知晓江湖事的人都知道这几个小布袋子有着何含义。

    显然乞丐是一个有着身份的乞丐,是丐帮的人。

    手中的竹棍静静的放在身前的石头上,然后这乞丐就那么怔怔的端坐在那里,看着那被风不断吹起飘落,再吹起再飘落的枯叶,静静出神。微乱的头发随意的披在身侧,乞丐就那么安静的看着那飘飞的落叶。

    配合他那本身还算干净俊朗的面孔,这个年轻的乞丐颇有一种文艺的架势。

    结合起来,倒是让人觉得乞丐的身份更少,相反让人觉得更像是一个读书人,一个秀才。

    若是配合着萧瑟落叶,在吟上一手诗词,那端的是让人期待的场景。只是这年轻乞丐似乎压根儿没有这个打算,他只是坐在那里静静的看着枯叶随风而舞,看着那枯叶被清风搅的不安宁。

    就好像……

    眼下这个江湖!

    而那树叶就似身处在江湖中的人。

    而他……

    算得上是那吹起枯叶的清风么?

    最终。

    清风消散,被风吹的到处飘飞的枯叶飘然中坠地,除了挪动位置外,却没有受到丝毫的损害。

    “!!!”

    年轻乞丐见状不由的一愣,神情不由一变,随即脸上浮现出了一丝苦笑,自言自语道:“风不够,枯叶丝毫不伤!”

    “不过……”

    “只要枯叶挪动了位置就可以了!”

    “若想损伤枯叶,风再大点就行了!”

    略带涩意的笑容转化为温和的笑意,年轻的俊朗乞丐拿起搁在旁边的竹棍轻轻的敲着那飘飞到自己面前脚下的枯叶,捣了两下后,俊朗乞丐似乎发觉自己的这番动作显得太过幼稚。

    于是又收了动作,弯腰将那片枯叶捡了起来,搁在了眼前静静的观察着。随后,却又是带着有些腼腆的笑容,开始折叠起这片枯叶来。

    “那么大一个人了,还玩树叶吗?羞也不羞!”

    一个清脆的,柔柔的童音猛的在乞丐的背后响起,吓的乞丐那折叠树叶的动作戛然而止。

    “……”

    缓慢的转过头,甚至让人听到了他脖颈扭过来发出的声响,面上的笑意在听到这个清脆童音的刹那戛然而止。定格的笑意,在转过头以后已经是不着痕迹的转化为了恭敬的笑容,俊朗乞丐笑着询问道:“杨姑娘说笑了……全某还是自认为也有一些童趣的!”

    说着话的同时,俊朗乞丐也在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小姑娘。

    一身大红色的袄子,头上更是戴着一个小巧却又有一份霸气的帽子。整个人更是长得粉嘟嘟的,显得可爱至极。哪怕他是一个乞丐,见到这个女童,心里仍然不免有一种想要伸手捏一把对方脸蛋的冲动。

    此时此刻,女童正一只小手放在腹前,一手背在身后,端的极有架势。就好像是一个大人物驾临一般无二。人虽小,但却有属于自家的一种朦胧威势。这般拿捏姿态,他也只是在帮中听闻朝堂中才会存在。

    譬如什么小王爷,小公子之类的。

    面前这个姓杨的小姑娘,年纪虽小,却已经有了这样的气度。

    内心赞叹的时候,俊朗乞丐却也不免埋怨自己没有警惕之心。不过只要一想起面前这女童的黑暗之处,霎时那股子心态便已经消散了。仅仅是一个徒弟便是如此,那么那个人……

    “啊!”

    不由的抿了抿嘴,吞了口口水,强行压下心中的惊忧,只要一想起那个人,他就有一种忍不住想要发颤,双膝发软的感受。虽说他在江湖上并不是有着太大的声名,更多的还是借着帮派的声势以及帮主的威势。

    但是他自认自己是一个能够看人的人。

    但在那人的面前,虽说对方看起来不过是一个病秧子,可惜在他的眼中仍然是深不可测。直到现在,他仍然记得数个月前遇见对方两人的那一幕。

    虽说当时一大一小两人比之乞丐还不如……

    “杨姑娘,你来是……”

    将心中的那些念头压下,俊朗乞丐这才开口问道。

    “公子师傅,寻你有事!”

    “你跟我来!”

    红衣女童脆脆的道了一声,随后慢慢的转身,朝前面慢慢走去。

    “……”

    俊朗乞丐看着面前不过是个子才到自己腰部的女童,沉吟了下,便跟了上去。他这次前来这座小镇,不正是为了此事而来么?

    ……

    步子不快不慢。

    女童的步子小,迈不出大步,再加上本身似乎也不着急,就这么慢悠悠的。而跟在后面的俊朗乞丐则只能亦步亦趋的走在后面,时不时的走了几大步后,也要稍微的停一下。

    说实话,他从来没有这般走过。

    虽说他号称秀才,但在丐帮里绝大部分的人行事方法都是来去匆匆,不会这般悠然。若是他人走在后面的话定是等不及,或者直接将女童抱在怀里带着走,但是他没有。

    他先是略感不大习惯,在慢慢的适应了一下后,这才慢悠悠的跟在后面。

    曾经的身份,让他有着这个不慢不快的心态。

    很快。

    一小一大,一前一后。

    两人来到了客栈的房间。

    女童还没推开门。

    便已经听见了里面那沉闷的咳嗽声,见状,一直面色淡然没有变化的女童脸色终于有了变化,小脸上尽是担心,几乎是用冲的方式推开了房门,小跑了进去。

    “公子师傅!”

    “喝茶!”

    女童如同一个小大人一般,踮起脚将旁边的茶壶拿了过来,倒下了一杯茶水,这才端了起来递给了那坐在靠窗位置,身着奢华锦衣的白发男子。面色苍白,好似太长的时间没有见过太阳一般,对方现在正一手持着手绢捂着嘴,不断的咳嗽着。

    而他的另外一只手,则是拿着一柄小巧的雕刻刀,在面前的桌子上则是摆着一个完成了一半的木头人。

    看那凹凸有致的身材模样,那个木头人理应是一个女人。

    也许……

    是在雕刻他的情人吧?

    目光在进屋后,俊朗乞丐就已经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一番。最后的视线停在了那白发男子的身上。与当初一见不同,眼前的男子没有曾经初见时候的落魄,反倒是这一身锦衣,还有那围在脖颈处的雪狐毛皮更显奢华贵气。

    就好像当初的两人是逃难的贵人。

    眼下不过是恢复了本来该有的形象而已。

    “念昔,辛苦了!”

    一口饮完女童递过来的茶水,岳缘伸手摸了摸小丫头的头,这才转过头,将目光停在了那站在门口的乞丐身上,开口说道:“全冠清,好久不见!看你养的白白胖胖的,这几个月来日子还算过的不错。”

    “呵呵!”

    在丐帮里有着不错的名声的十方秀才全冠清闻言那还算俊朗的面上不由的爬上了苦笑,抱拳作揖,行礼道:“公子可莫要这么说,全某这几月来可谓是战战兢兢的了。”

    “生怕不能完成公子交代的事情!”

    “不过好在没有发生意外,公子的交代的还是让全某完成了!”

    “公子,您看,是不是该给我解……”

    未尽的言语,还有那想要说却又不敢说出口的话,全冠清这个时候如芒在背,整个人在岳缘的注视下已经没有了先前的那般随意,而是整个人都有些坐立不安起来。

    岳缘没有出声,只是安静的端坐在那里,一手抱着小丫头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一手轻轻的放在桌子上,食指随意的敲打着桌面,发出长一声短一声的轻响。

    听着声音,全冠清只觉得压力越来越大,似乎面前是一座深沉如渊,看不见底的悬崖,让人不敢去看,低着头,他的脸上已经是汗渍遍布。

    仅仅是在岳缘的目光注视下,不一会儿他整个人就感觉湿透了一般,一身的衣服几乎能够拧出水来。

    半晌。

    敲击桌面的动作停了下来,岳缘侧了侧头,讶异道:“你在害怕?”

    “……不,不怕。”

    全冠清摇了摇头,以看不出任何肯定的姿态回答了这个问题。

    “那还是我与念昔两人长得太过恐怖,让你不敢抬头看我们?”

    点点头,岳缘表示明白,但是他却没有丝毫放过的打算,而是继续问道。

    “也……也不是!公子与杨姑娘那是世间难见的人,公子可貌比潘安,姑娘亦能压下西施貂蝉。”

    全冠清觉得自己整个头皮都已经隐隐有了发凉的感觉,但是话里却是不敢有丝毫的隐瞒。汗液滴落,在短短的时间里,全冠清脚下的木板上已经湿了一片。

    闻言。

    小丫头乐的笑了,笑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虽说不知道潘安和西施貂蝉是哪位,但这是夸奖,小丫头自是喜欢的。

    而岳缘则还是那么安静的看着对方,看着对方恨不得将脑袋埋在胸口的十方秀才全冠清,不言不语。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