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76章 神雕结尾 大章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怎么会这样?

    厉工目瞪口呆,无言以对。

    他的目标只是小丫头,这是他这么多年来见到的有着最为出众资质的小孩子。自然而然的是想将对方收入自己门下,成为下一任的阴癸派掌门候选人。

    成就未来的阴癸派圣女。

    就如同数百年以前那般,阴癸派与慈航静斋的对抗中,各自最为出众的徒弟人选。

    甚至。

    在厉工的心中,这小丫头有着足够媲美当初数百年前那位圣女的资质。

    对比起来。

    郭襄的资质虽说也被厉工瞧在了眼中,但是年纪太大,不好控制。而小丫头年纪小,养大后完全足以改变她的思想。所以,在这一刻他一出手,便是抢夺小丫头。

    对郭襄的出手,厉工并没有发出全力。

    只是他完全没有料到的是郭襄这才一段时间不见,整个人有着长足的进步。虽说郭襄功力不够,交手的经验也不丰富,但是对方一出手便让厉工大为错愕。

    郭襄硬接了他的天魔手。

    而招式方法与前面岳缘破他的招式几乎是一般无二,只是远远达不到道公子的举轻若重和随意。但是郭襄的资质却也体现了出来,以出其不意掩其不备打了个厉工措手不及。

    在这一招下。

    厉工心态发生了变化,原本稳重的心思顿时化作了恼怒。

    掌力催发。

    强行硬破郭襄的招式,在击伤了郭襄的同时,巨大的力道气劲却也将她怀中的小丫头给掀飞了出去。

    在招式发出后,厉工内心已经充满了后悔。

    可惜的是,厉工已经是收手不及。

    其后。

    杨过几乎是眼眶炸裂,刚窜上城墙的他一上来便见到了如此场景,这让人如何能接受?满心为了襄阳,可是他完全没有想到在上城墙的那一刻见到的会是如此场景。

    郭襄吐血败退。

    只是郭二小姐压根儿没有去理会厉工,而是扭过头,想要看看小丫头的情况,却见那数丈外的半空里,一身红衣袄子的小丫头一双小手张开乐呵呵的笑着,小丫头咯咯的笑声却是在这其中平添了一份怪异和嘲讽。

    厉工见状,正要上前跃身飞出,将小丫头拉回来的时候……

    事情再度发生了变化。

    小丫头的身上力道忽然加大,整个人就好像凭空多了一个秤砣一般,从而彻底避开了厉工那扔出去的绳子,整个人朝下面坠去,以一种极快的速度。

    见状。

    所有注视到了这个场景的人,都不由的大惊。

    一些人ttp:///baoqingnanshenaojiaoqi/"&gt;薄情男神傲娇妻最新章节甚至已经是忍不住的闭上了眼睛,不忍去想象那副画面。

    一个不会武功的小女孩,从城墙上坠下,再加上眼下又是这般乱糟糟的局面,地面崩裂,恍若地震,没有人会认为小丫头没有危险,除非是有人救下来。

    只是现在城下……

    还有谁呢?

    城下。

    放弃了逃离的岳缘静静的等待着自己如同魔龙一样下坠,哪怕浑身上下鲜血遍布,脏兮兮的,却也不掩他丝毫的风采。

    襄阳眼下城破。

    岳缘知道襄阳已经守不下去了,襄阳一旦城破,蒙古大军以后将会是一马平川。

    虽说这城池是因为惊雁宫的缘故牵连,但是岳缘在内心里有着一种罪恶的感觉,襄阳城破只怕也会有自己的一份罪恶。人算不如天算,第一次,岳缘发现事情的发展超出了自己的预料。

    让局面整个走向了极端。

    只是这份心态不过只是在岳缘的内心里稍微纠缠了一下,便岳缘强行压在了里面,作为一个武功到了绝顶,只差最后一步的人来说,他的目标早已经明确。

    其他的事情都无法阻挡,也无法更改岳缘的心思。

    所以……

    即便是眼下无法施展天外飞仙,但坠入惊雁宫,却也是岳缘的一种打算。

    内里的战神图录不管是谁都想见识一番,他岳缘也不例外。

    而眼下他所处的局面,尤其是在对那魔龙施展了北冥神功而造成的后果后,岳缘想要更改自己的情况,眼下也只有这一路可以走。

    只是在这个时候,杨过的那一声凄厉的怒吼让岳缘意外了。

    抬头。

    见到的便是那已经飞在了半空,小手微张笑的开心无比的小丫头。

    这一幕入眼帘,即便是岳缘,在这一刻也是心惊胆战。

    岳缘不知道那已经崩裂的城墙上发生了什么,但想来也不会是好事,否则的话杨过不会这般凄苦的怒吼,而小丫头更不会无缘无故的给甩了出来。

    只有一个可能。

    那便是城墙上发生了意外,有人在交锋。

    “小丫头!”

    一声呼喊,看着那在空中不断坠落却仍然乐呵呵的小丫头,岳缘内心满是苦笑,他该去赞叹这一刻未来的教主胆子是铁做的吗?又或者是年纪太小,认为这种事情很好玩?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小丫头不知道危险为何物。

    无奈下。

    岳缘强行运转体内的真气,顿时原本已经慢慢安稳下来的真气再度暴躁,经脉撕裂一般的疼痛。面对如此剧痛,岳缘也不过是眉头微微挑了一下,随即右手遥遥伸出,却是再度强行施展出北冥神功来。

    嘴角鲜血再度汹涌而出。

    吸力爆发。

    立时将下坠的小丫头给生生的吸了过来。

    可以说,在某方面来说岳缘对小丫头的关心不下杨过。平常看不出,但在这个时候小丫头遇险的适合,哪怕是他的脑海里看到的是长大后的模样,但仍然是心中一惊一急。

    入怀。

    一手捂着嘴鼻,强行忍住那不断从嘴里、鼻子上流出来的鲜血,强行压制那体内那股从魔龙身上而来力量。使得这股力量不能像先前那般对其他人产生伤害,否则的话小丫头落在自己的怀里只怕结果……

    比从城墙上掉下来不会好上太多。

    啪!

    小丫头落入怀中,先是一怔,愕然的看着面前之人看了半晌,有些纳闷儿。

    小手摸了摸岳缘脸上那黏糊糊的鲜血,擦了下,小丫头的眼中尽是不明所以,瞪大着眼睛,小手抚摸着那沾染了龙血的头发,嘴角微微一瘪,似乎想要哭出来的感觉。

    “公子师傅!”

    半晌。

    小丫头终于认出了抱着自己的人是谁。

    看着自己的师傅那惨兮兮的模样,小丫头嘴角瘪了瘪,小鼻子开始抽动了,却是哭了。

    在小丫头的眼中,哪里见过自己的公子师傅会落得如此模样。

    她不知道功力相冲,被魔龙的力量生生反冲北冥神功所造成的内伤,她也不知道自己的公子师傅不是力量全失,而是从魔龙身上吸取了太多不属于自身的力量,导致暂时性的的失去了武力。在小丫头的眼中只知道自己的师傅好似摔了交,摔破了皮,流了好多好多的鲜血。

    因为摔跤她也经历过。

    蹭破了皮,那是很痛的。

    看着岳缘捂着嘴不断的吐血,小丫头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她只知道嘟着嘴吸着气,轻轻的凑上前吹着,似乎只要吹吹就好了,就不疼了。

    “呵呵!”

    看着怀中小丫头的动作,岳缘却是乐了。

    身上则是沾满了岳缘身上的血液,远远望去两个人一大一小在那里都是红艳艳一片。也不知道是鲜血的凄艳,还是本身衣服的红色,却是吸引了城墙上面其他人的目光。

    视线有些朦胧。

    迷离的目光中,岳缘似乎看到了那个携一叶扁舟游西湖的红衣女子,持伞转水。

    “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恍然中那成熟的声音和眼下小孩子一般的嗓音似乎在融合贯通,柔柔弱弱,似是呢喃似是感叹。

    同时。

    岳缘脚下的地面终于彻底的崩碎,整个连同所站的方圆大地,一同坠了下去。

    一手捂住小丫头的眼睛,岳缘就这样笑着,一大一小师徒两人就这样坠入了那突然出现的空洞,落向了那下面的未知所在。那里面,隐隐的还有龙吟咆哮。

    “啊!!!!”

    而整个襄阳的上空唯有那一声凄厉的嘶吼回荡开来。

    ……

    一个月后。

    这个震荡了世间,几乎将襄阳毁弃了大半的襄阳大战终于结束。

    没有人是胜利者。

    唯有谁输的更多而已。

    相比较起来,大宋输的更多。

    驻守在前方,抵抗了蒙古大军数十年的襄阳被破,对蒙古大军接下来的进攻可谓是一马平川。但是蒙古在破襄阳除了抵挡两路援军后,并没有立即进行下一步的进攻。

    反而是以襄阳为中心,重新聚集军队,以备下一次的行动。

    一战下来,蒙古方面的顶尖高手全部重创,其中思汉飞和蒙赤行几乎是垂危之死,而且前来攻城的十多万大军大半都折在了这场战争里。不是死在攻城中,而是坠入了那莫名多出来的巨大天坑空洞里。

    被那同样在里面的魔龙当做了饵料。

    这坑洞,最后也被人寻了出真正的存在。

    那便是惊雁宫。

    可惜的是一场大战下来,死伤无数,外加一头凶残的魔龙坠入其中,到头来却是没有任何人敢下去探个究竟。蒙古人不敢,而襄阳正道则是因为局势危险,使得人没有机会。

    尤其是郭靖的眼中,整个襄阳更重要。

    太过高大,太过大义的人,其实在某些时候是无情的。

    郭靖便是如此。

    翁婿、父女几人几乎当场闹翻。

    至于襄阳城其实也不是他们真正意义上攻破的,而是魔龙之乱导致的后果,使得襄阳无险可守。

    襄阳。

    原本的郭府。

    府中。

    蒙赤行在调息完毕后,这才开口询问道:“还没寻找到金刀驸马的踪迹吗?”

    “没!”

    算的上是成为了他蒙赤行直属属下的毕夜惊恭敬的回答道:“据闻城破之日,有一行白衣白袍持弯刀的宗教人士救下了郭靖夫妇。而郭破虏则是消失不见,郭襄则是逃离了襄阳。”

    “至于杨过夫妇则也是在与厉工交手一战后,离开了襄阳,不见了踪迹!”

    蒙赤行没有直接出声,而是整个人在那里沉默了。

    半晌。

    蒙赤行扭过头,目光落向了旁边还在咳血,整个浑身骨骼几乎被魔龙一尾巴打了个粉碎的思汉飞,询问道:“那些白衣白袍手持弯刀的人你认识吗?”

    “这让我想起了一个教派!”

    抿嘴沉吟了一会儿,思汉飞突然说道:“按道理来说应该不存了的!”

    “什么派?”

    “明教!”

    “波斯?曾经的山中老人?”

    “嗯!”

    两人简短的对话后,两人安静了下来,只有两人彼此的脸色并不好看。两人都是智慧之人,自然明了彼此话中的含义。

    虽说借由魔龙之乱后,捡了大便宜,得到了襄阳,也得到了进军大宋的最佳途径,但是在这一刻两人对视的眼中都看到了彼此间的眼神,那是完全没有任何的开心之色。

    他们几乎可以想象未来的时间里,即便是蒙古征服了大宋,只怕这也不会让人安稳。

    闭眼中。

    烽火弥天,一个叫明教的教派将会争锋相对。

    睁眼!

    蒙赤行已经起身,朝外面走去。

    “您准备……”

    思汉飞也不由起身,询问道。

    “回大漠,寻一个传人,为以后做准备!”

    蒙赤行的脚步一顿,回了一句。有句话没有说的是,他被岳缘算计,反手一掌盖天灵,重伤了他,更是斩断了他魔宗蒙赤行想要踏出最后一步的念头。

    对方所修的也是精神功法。

    比起八师巴的变天击地大法更为诡异,比他自己的《藏密智能书》更加的恐怖。以那样一招,生生的斩断了他蒙赤行想要踏足最后一步的期望。若不能在那上面突破,那么他蒙赤行将永远走不到最后一步。若想解除,只怕只有一个办法了。

    那便是那突兀出现在襄阳,使得半个襄阳损毁后,却又消失不见的惊雁宫。

    另外,一个道士,行事手段肆无忌惮,堪比魔门之人。

    这样的人理应去修习那道心种魔……

    “道心种魔!”

    呢喃了一声,蒙赤行这才再度抬步离开。

    目送着魔宗蒙赤行的离开,思汉飞只是叹息了一声,这襄阳一战没有人会期望会是这样子。哪怕是作为最终捡了便宜的思汉飞也不愿意。按照原本正常的估计,他攻破襄阳也不会损失这么大,耗费这么大的精力。

    眼下……

    他还有一大堆的问题摆在自己面前。

    与此同时。

    临安。

    皇宫。

    身为大宋的皇帝,也收到了自己的消息。

    “龙?”

    侧身懒洋洋的半趟在皇位上的皇帝,似乎对这个天下变成这样丝毫不在意,甚至他在前几天的时间里还重新确定了未来的皇位继承人,看样子好像是被蒙古大军给吓坏了胆子。

    “龙!”

    再度肯定了一声,中年皇帝的脸上的神色开始变化,似乎是害怕,又似乎是期待,又好似是其他的什么,又或者是贪念?在最后,这个暂时空无一人的宫殿里,皇帝的声音最终化作了笑声:“哈……呵呵呵……”

    半晌。

    笑声戛然而止。

    转而代之的是一声怯怯弱弱的声音传出:“来人!”

    “给尹总管传消息,朕有些烦扰,让他回来护驾!”

    “遵旨!”

    外面的侍卫退下,顿时整个皇宫又安静落下来,似乎是隔了千里远,都感受到了蒙古大军的熊熊压迫。

    襄阳门户被破,大宋在不久即将笼罩在烟雨之中。

    华山,山下。

    尹志平哪怕是赶的再急,当他凭借自身的轻身功法,突过蒙古大军的封锁来到襄阳后,也被那里的事情给震惊了。

    这哪里是战场?

    反而是一副天灾过后的模样。

    在乱哄哄的局面中,他不过是带出了两人——郭襄和传鹰。至于郭破虏则是被赶到的黄药师带走了,反而是郭靖和黄蓉夫妇不见了踪迹。夫妻二人都是固执之人,外人一般是无法劝告的。

    只是以郭靖的身手,应该不会出现什么问题。

    一人持倚天剑。

    一人背厚背刀。

    其他的人不是不见了踪迹,就是在乱局中分离了开来。

    一路脱逃。

    尹志平将郭襄和传鹰二人带到了华山,带到了他师叔太古子郝大通这里。

    “大哥哥和念昔……”

    玉手死死的握着手中的倚天剑,郭襄的脸上尽是担忧,虽说一路以来,都是在内心里不断的给自己鼓着气。她相信,以大哥哥的能耐自是能够保住自己和念昔的安危的。

    要知道,在战场上可是唯有大哥哥能够对那魔龙造成那般大的伤害。

    “还有那邪魔外道!”

    一提起厉工当时的做法,此时此刻的郭襄已经是满面煞气,若是可以的话,她郭襄定会将他们斩杀的一干二净。魔道之人,终究是魔道之人,死不足惜。

    “……”

    尹志平瞅了一眼郭襄,看着人家少女脸上爬满的煞气,他便知道郭襄的心性在此刻只怕是发生了变化。虽说郭二小姐还是那个豪气无双的郭二小姐,但是以后恐怕在行事方面会变得霸道起来,尤其是对邪魔外道的时候。

    只可惜,有些事情他也无可奈何,不好去说。

    最后。

    尹志平回头,目光落向了传鹰的身上,这个岳缘的儿子的身上,询问道:“你没事儿吧?”

    “没事!”

    很平静,没有痛苦的嘶吼,也没有任何其他的表情。

    留在传鹰的脸上唯有平静。

    但是尹志平知道传鹰的内心并不平静,仅仅看他时不时的抚摸着刀柄的模样,便知道事情不是那么简单。

    传鹰才不相信自己的那个父亲就会那么死,坠入那地洞,最终却是连同魔龙一起消失不见,他便知道事情不是那么简单。隐隐的,传鹰总有一种感觉,那便是天下人只怕都被他算计了。

    再说,在他的感觉中,背后的这柄厚背刀里也给一种熟悉的感觉。只是他现在功力境界不够,无法体悟那被父亲留在里面的东西。

    “尹前辈!”

    “郭二小姐,在下就不上华山了,在这里告辞!”

    心中有了决定的传鹰抱拳道出了自己的心思,先是朝救自己从那种乱局中出来的尹志平一拜,紧接着便朝郭襄抱拳道别。

    “你去哪里?”

    问话的是郭襄,对于传鹰,郭二小姐的印象并不是很好,这也是因为岳缘的缘故,但是在这个时候,郭襄确有一种担忧的感觉,就好像是一个长辈对晚辈的担心。

    “西北!”

    “干什么?”

    “杀鞑子,练刀!”

    “噢!”

    简短的对话,简短的回答。

    随后便是马声嘶鸣,马蹄声中,传鹰辞别而去。但他知道,若是以后郭家有什么麻烦或者相关的事情,他传鹰还是会出手帮忙的。不仅仅是为了这份情谊,还有那份侠。

    “郭襄,你上去吧!”

    “嗯?尹大哥,你不去?”

    “不!”

    目送着传鹰离开,尹志平便吩咐郭襄上山,眼下华山是一个不错的去处。只是出乎郭襄预料的是,尹志平似乎并不想上山。其中是什么原因,郭二小姐自是不知道。

    甚至。

    江湖上真正知道缘由的也极少,除了郭靖黄蓉夫妇,和曾经的全真七子里面的六人以外。

    郭襄自是不知道。

    不过见尹志平不上山,她也没有办法,彼此点点头,两人这便在此告别。对于父母和弟弟嫂子姐夫的安危,郭襄反倒是不怎么担心。只要父亲不犯傻,那么就没事儿。

    再说……

    当初大哥哥也不是做了安排么?

    心中念叨着岳缘和小丫头杨念昔的安危,郭襄上了华山。

    踏入华山上的时候,在半路郭襄见到了几个不知从何处前来穿着僧袍的负剑女人,正沿着道路下山而来。

    双方正面相遇,不由的彼此打量着对方。

    几个貌美如花,却又是穿着僧袍的女子,是尼姑却也不是尼姑,因为她们束着发,倒像是佛门的俗家弟子。

    只是莫名的,面前这几位女子的那种高高在上的气质,让郭襄不由的有些厌恶。

    “几位是?”

    眉头一挑,郭襄直接开口问道:“佛门何派弟子?为何出现在华山?”

    襄阳大战,佛门之人绝大部分龟缩,这让郭襄一直很不爽。眼下,见到佛门装扮的女子,心情不愉快的同时,话也不大好听了。

    “师门慈航静斋,我等前来华山拜访太古子前辈,为天下苍生安危谋求一份力量!”

    礼数,话语还有声音几乎没有让人挑剔的地方,就好似天生一般,但在郭襄的眼中确是训练过一般,结合佛门最近的做法,郭襄的心中隐隐大的越发厌恶了。

    “佛门……”

    “尔等不配啊!”

    手中倚天剑一横,郭襄竟是有直接出手的迹象。她郭家为了大宋打生打死,襄阳破一家人都是各自一方。在之前,佛门没有人出声,但在这一刻却是突兀的冒出来。这让郭襄有一种被人摘桃子的愤怒感。

    “姑娘是……”

    郭襄的反应让几女大为愕然,不明白面前这个俏丽的少女为什么会突然发脾气,几人对视了一眼,其中为首的一名靓丽女子开口问道。

    “襄阳,郭襄!”

    一句简短的回答,让几女不由一震。

    随即面色却是一喜。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她们……

    找到了师门未来最合适的圣女,纵观古今,郭襄是将是最适合的人选。

    ……

    白云飘渺如剑,寒风呼啸如刀。

    整个天下,却都是在这一战后,显得风雨如晦。

    而消失的人,却是为后面的数十年中江湖动荡彻底的拉开了局面。

    种下了今日之因。

    只等未来有人来收明日之果。

    等那个号称道公子的人。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