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69章 不是我吼的 下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意外!

    震惊!

    还有无可奈何!

    这便是眼下襄阳大战的情况。

    任谁也没有料到这本来应该是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惨烈攻城战,确是在岳缘的动作下生生的将攻城战变成了高手之间的混战。

    音波功不愧为大规模杀伤性的武功,在某一方面是值得严打,是值得禁止的。

    否则的话,襄阳城上一溜儿擅长音波功的存在,大家各站着方位,足可以将攻城的人生生吼死,可惜的是这个念头终究只能是个人想象。少林寺的和尚讲究慈悲为怀,即便是有人会狮吼功,却也不会这般使用。

    这世上,迂腐的和尚终究是太多。

    眼下,在襄阳城守城的江湖高手中会狮吼功的也就是自己一个,和尚更是极为少见。

    反倒是道士们接二连三的在襄阳城守卫战中倒下了不少。

    以护城河为界限,双方的高手终于在这里汇合,然后开始彼此的混战。蒙古方面想要拿下岳缘,而襄阳这边的人自然也不会袖手旁观,郭靖黄蓉夫妇出马,杨过也出手,甚至连那出山来到这里的其他人也出手了。

    以至于城墙上不过是普通的士兵,和传鹰、郭襄和郭破虏这些小辈们,其他武功普普通通的人则是同样守在上面,没有下去。

    嘭!

    劲气狂飙,激起泥尘飞扬。

    降龙十八掌与对上了天魔击三大散招。

    刚猛的力道带起阵阵龙吟,直接强硬的破掉了毕夜惊凌空之击,那扑面而来的劲风让人的眼睛都不由的微眯了起来。毕夜惊惊讶,骇异。

    高手之间交锋不仅仅单纯是因为彼此的功力高低,环境和气势的影响同样占有不小的部分。

    在毕夜惊的眼前,郭靖便是一个奇特的高手。

    功力不差。

    地利也不算什么。

    哪怕是从天赋机智上,郭靖也完全不怎么样,普普通通而已。

    但就是这么一个人却是天下间最为声名赫赫的大侠,除去上一任丐帮帮主洪七公去世后,天下间能够拍着胸脯说自己是大侠的就没有几个了,而郭靖和杨过翁婿二人却是能够,尤以郭靖为甚。

    降龙十八掌也不是非常精妙的武功,但是就是这一门武功在能够号称英雄的男儿手中,发挥出的战斗力足以称之为天下间最为刚猛的掌法。

    气势!

    一往无前,掌出无悔的气势!

    带着这守卫襄阳数十年的能耐,还有那满腔的热血,郭靖在这一刻可谓是绝强。在毕夜惊的眼中,他似乎再度回到了当初遇见岳缘的那一刻,还不了手,生生的被压迫的样子。

    甚至……

    比起岳缘来,在毕夜惊的眼中,郭靖已经强的离谱了。

    他不是岳缘那般的深不可测,但就是可测的地步却是打出无敌的气概。

    换句话说,降龙十八掌打的就是气势!这招式看起来平平无奇,但是在毕夜惊的眼中却不是如此,每一招每一式都迫的毕夜惊不得不硬接。

    砰!

    双方再度掌法交接,发出气劲的爆裂声响。

    毕夜惊再退。

    脚下已经踏出了数个脚印。

    “郭靖!”

    手指骨嘎吱作响,毕夜惊知道自己在连接了对方那极端气势下的数掌后,手指骨已经受到了伤害。隐隐作痛中,毕夜惊只能强行忍住,不过心中对郭靖已经是愤怒异常。

    面对毕夜惊的话,郭靖丝毫不言语,一双肉掌得势不饶人的直接朝毕夜惊拍去。刚刚交手之中,郭靖已经从对方的招式,以及模样瞧出了对方理应是大宋之人,但是却是为虎作伥,成为蒙古的帐下走狗。

    他的心中是不屑!

    是愤慨!

    郭靖知道面临蒙古的大军,若是前来救援的军队没有按时到达,或者被阻隔在半途,那么这一次的襄阳就真的危险了。而眼下道公子岳缘的做法,使得他看到了一丝曙光。

    所以,郭靖拦下了想要偷袭的毕夜惊,杨过则是拦下了思汉飞,至于黄蓉和其他高手们则是挡下了蒙古的其他高手。

    独剩下道公子岳缘对上了魔宗蒙赤行。

    ……

    吼!

    钟鸣,狮吼。

    两项共鸣,两相结合,产生的威力不得不让人刮目相看。

    即便是魔宗蒙赤行,正面相接的话,也会被震的头昏眼花,耳朵一直嗡嗡作响。

    所以,眼下蒙赤行唯一的任务,便是打破面前这个无上宗师手上的大钟。

    “令兄!”

    “你是顶尖高手,却用这样的功法欺负一些普通人,不觉得实在是太过丢身份了吗?”

    黑色的衣袖已经有些破了,那是刚刚他赤手空拳接了岳缘一音波功后,生生的震裂的。他蒙赤行虽说可以化精神为实质的能耐,但是却没有办法阻挡声音的传播。

    在这里,蒙赤行发现自己的功法似乎有些被克制了。

    或者说,天下间面对一个武功只怕一步就可以破碎虚空的人的全力施展音波功,只怕所有人都会觉得自己被克制。

    在蒙赤行的眼中,普通人的事情已经距离他有些远,他所求的不过是那传说中的破碎虚空。

    但因为家族的缘故,蒙赤行却也是蒙古的守护神。

    “呵呵!”

    闻言哑然一笑,只是因为嘴还是对着大钟,使得声音格外的响了不少。蓝白的道袍早已经没有了先前那么蓝白分明,战场上不管怎么样还是战场,这不是二人之间的决斗,可以注意衣饰。

    在这里,岳缘的蓝白道袍上已经有了不少的血渍。这些鲜血不是自己的,而是那些被生生震死的士兵的鲜血。而蒙赤行也没有了当初的平静与淡然,两只衣袖破碎,整个人的耳朵则还有些嗡嗡作响,使得他自己说话的时候,声音亦比平常大了不少。

    “既然你也离那一步不远,却又为何掺入这凡尘俗事?”

    手中大钟搁在了地上的尸体上,钟身上面早已经布满了划痕,还有鲜血,靠着大钟,岳缘的目光落在了蒙赤行的身上,至于身边其他人的交手却是在这一刻压根儿没有存在两人的心中。

    岳缘哪怕是心存漫步之念,但在这一刻他仍然会忍不住去帮忙守卫襄阳。

    他终究还是人,不是仙。

    哪怕有着一样的剑法,叫做天外飞仙,会让无数人认为是神仙。

    而蒙赤行人之高傲,亦可见,可是他最终却是为蒙古大业为努力,虽说一般情况下不会出手,但在某些时候却也是插手其中,就如同眼前。

    “……”

    听了岳缘的这句反问,蒙赤行沉吟了半晌,却是没有回答。

    但对于岳缘来说,保持沉默,便是最好的回答。

    要么在这里杀掉蒙赤行和思汉飞,断绝蒙古南下的来路,使得蒙古内部内讧,要知道忽必烈的大汗位子可不是那么稳的。一旦,思汉飞与蒙赤行死在这里,那么便能够给大宋最大的喘息时间。

    甚至,能够起死回生也不是不可能。

    目光游移,岳缘深吸了一口气,心中已经有所决定,要么就是在这里付出极大的代价杀掉两人,要么就是等待着惊雁宫开启,生生的将对方关在惊雁宫中。

    决定已下,手中大钟已经放在了地上。

    狮吼功再厉害,却也无法对顶尖高手有着极大的杀伤力,哪怕是借用了大钟扩大了其威力。最多只会给对方带来麻烦,会让人耳朵听不清楚,嗡嗡作响而已。

    但想要杀顶尖高手,狮吼功不够。

    右手一伸,握拳成爪,便是凌空一吸。

    嗡——

    一声清脆鸣响声中,一柄随意落在地上的长剑便被岳缘吸了起来,落入了掌心里。

    长剑并不是士兵的兵器,而是刚刚交手中那死去的双方高手的佩剑。

    剑上带有剑穗。

    长剑样式,则是全真教弟子的佩剑模样。

    长剑横在胸前,岳缘的视线停留在了剑身上面。

    长剑不过是精钢所铸造,却是远远比不上月缺剑。只不过,拿着虽说有些不大合手,但是用来杀人就足够了。

    柔情似水,目光若看着情人,左手以剑指轻轻滑过剑身,顿时那股嗡嗡的颤动越发的明显了。

    数丈外的蒙赤行见状,眼神不由一凝,他知道对方即将出手。

    无上宗师,令东来。

    闻名的便是剑法。

    破厉工,压毕夜惊,都是剑法。

    也只有剑法也许才是对方最强大的招式。

    “呵!”

    一声轻笑过后,蒙赤行功力也急速运转起来,那一双黑瞳哪怕是在白天却也亮的刺人。不知不觉间,蒙赤行的四周开始发生了变化,不知从哪个方向吹来的风荡起了他那破碎的袖子,隐隐的围绕着人打起了圈来。

    就在同时。

    其他在交手的人也隐隐的感觉到了变化。

    绝顶高手的巅峰对决,会让人莫名的产生一种压力。哪怕是将降龙十八掌施展出了无敌气概的郭靖也察觉到了这股难以言明的压迫之感。

    于是交锋的时候,大家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朝两边退去。

    吼——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空气中又是隐隐的传出了一阵阵龙吟狮吼。

    就恍若先前的那一声。

    只不过比较起来,似乎是距离的缘故,声音低沉了不少,而且也没有了先前那般恐怖的杀伤力。但是这仍然吸引了其他人的目光,不管是正邪,还是敌对的双方,高手们的目光竟然是不约而同的望向了那站在中央的岳缘。

    声音正是从那里传来。

    “……”

    众人的视线聚集在自己身上,岳缘自然一清二楚,但在这个时候,面色凝重的同时,岳缘也很想开口解释一下——这声绝对不是我吼的!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