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63章 来临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襄阳。

    夜晚。

    晚上的襄阳已经采取了宵禁,其实自襄阳成为抵抗蒙古关键之地后,这里的情况已经变得很严格。宵禁,是几乎都会采取的办法。可以说,在这个时候走在街道上,都会被城卫军给拉进去关着。

    毕竟在这样的时候,蒙古人的探子或者是为了更好的管理,都必须进行宵禁。

    夜风呼啸。

    连续三道身影接连不断的从屋顶上踏风而来。

    脚尖点过房顶,竟然是不带丝毫的声响,虽说是三人,也唯有岳缘的道袍和那一头的华发在空气中引人夺目。

    “好轻功!”

    黑衣人身形旋转,隔空就是一掌,劈空掌力直接朝身后追逐而来,悠闲的如踏月寻香的道士击去。空气震颤,那极度凝实的掌劲直接迎面而去。

    所说是在黑夜,这也只是掌劲,但是在岳缘感觉中那扑面而来的不是掌劲,而是一块铁块。

    在那随意的一掌之下,空气竟然给人一种被压实的错觉。

    面对这突然的一击,岳缘只是一侧,衣袍飞舞,真气波动,顿时便错开了,整个人更是空中临时转向,再度加快了速度,这种飘渺的身法立时让黑衣人不由的再度赞叹了一声。

    砰!

    反倒是后面追了上来的厉工面对这一掌避之不及,上手便是七十二路天魔手,爪与掌气交击发出了一声闷响,而且他的步伐亦被这一击给阻拦了下来。

    人坠了下来,顿时便被前面的两人给拉开了距离。

    但是对于这个来说,厉工更在乎的还是面前两人那种对自己忽视的感觉,那道士不说,而且那黑衣人也同样如此,这便让厉工很是愤怒了。

    ……

    同时。

    郭府。

    郭靖一个人安静的看着夜空,什么也不说,只是那一道背影显得有些凄凉。

    仍然脸带担忧的黄蓉则是无比心疼的看着自己的夫君,看着自己的靖哥哥一个人在那里默然无语。

    最终。

    在松开了自己女儿和程英的手后,黄蓉上前自后面抱住了郭靖,喃喃了一声:“靖哥哥!”

    刚才那个出现的黑衣人据说乃是蒙古皇族的守护者——魔宗蒙赤行,对方前来不是为了前来抓走郭靖,也不是去对这里的小辈们动手,而是转告了一些话。

    魔宗蒙赤行不是一般的人,他是现今魔门中最强的人。即便是厉工也比起差了一筹,哪怕是蒙赤行眼下还没有到达他的巅峰阶段,但是仍然不愧他在魔门中的身份。

    对于郭靖,即便是蒙赤行,也不会天真到用自己的功法在对方的脑海里种下必败的心思。因为金刀驸马是一个无比固执的人,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失败。

    这是一个坚信自己最终会胜利的人。

    哪怕是他明知道眼下蒙古占据大势,可是在郭靖的心中仍然有着那一份单纯的坚持。那几乎是源自灵魂里的信仰,这不是功法能够影响的。

    所以……

    蒙赤行换了其他的方式,用其他的话去影响。是的,只需要稍稍影响一下,便足以,在临近战争的时候,任何思绪的波动都会让人产生波动,那么体会在战争期间,就有机会了。

    让战争的胜利天平朝蒙古方面偏移的机会。

    哪怕是思汉飞有着足够的大军,有着新武器,但是当初蒙古在襄阳栽了不少跟头,不能不防备。要知道以往,那一次不是信心百倍而来,可是最终结果都是惨败而回。

    这一次,蒙赤行前来襄阳不会是顺手而为。

    郭靖是一个重情之人。

    重情之人容易被情影响。

    尤其是那种沉淀的感情,一旦被引爆出来,终会产生让人诧异的影响。

    而引这一次的东西,则正是华筝公主和托雷二人的话。

    蒙赤行研究过这个金刀驸马,哪怕是郭靖心坚如铁,但在这两人的遗言下终究会产生些许影响。

    在黄蓉从后面环腰抱住郭靖后,郭靖那出神的表情终于被拉了回来,回复了清醒。

    “没事!”

    “蓉儿!”

    大手轻轻的拍了拍黄蓉的玉手,郭靖笑着说道。

    后面。

    看着面前这一幕的杨过则是一手怀抱着小丫头,一手拥着郭芙,顺便在安慰面色有些苍白的程英。心中却是对那突然出现的黑衣人高手,甚是忌惮。

    果然。

    蒙古哪怕是当初的国师金轮法王已死,但是仍然伤不了蒙古的根本。死了一个法王,却是在后面再度出现了三大高手,若伤不了根本,那襄阳最终还会是一直被针对,被围攻。

    而在这个时候,杨过除此之外,则是心中想象着猜测着岳缘与那人的交锋起来。

    至于来到这里的郭破虏和传鹰两位少年,则是根本没有吸引他们的注意力。

    与此同时。

    襄阳城墙上。

    沿着那笔直的高大城墙,三道身影接连不断的踏足其上,交手其中。

    其中,正是岳缘以一敌二。

    不!

    确切的说三人乱斗。

    更多的是岳缘以一敌二。

    面对厉工的七十二路天魔手以及魔宗蒙赤行藏密智能书的围攻,整个人道袍在真气的激荡下鼓荡不已,发出砰砰的声响,就如同那在年夜才会炸响的鞭炮一般。

    没有携带剑,亦没有带刀。

    岳缘就那么凭借一双手对抗两人。

    砰!砰!

    双掌与厉工和蒙赤行的掌心相交,空气中如同炸响了一个闷雷之声。

    “哼!”

    一声闷哼自厉工的嘴中发出,嘴角已经在这一击下蔓延出了血迹。整个人暴退出去,在他的手臂上更是不断的蔓延出了冰晶,竟是在这一击中受到了长生真气的剧烈侵袭。

    正是在刚刚的真气交锋中,厉工自身的魔门真气被打散,才使得长生真气直线而入。

    而蒙赤行则是满脸惊讶,在月色中,他那本身就已经苍白无比的脸色,在这个时候闪过了一丝少女一般的红晕。那一双眼珠更是如那夜空中的星在闪烁,一眼看去甚至要比那繁星更加的闪亮,吸引人。

    “无上宗师!”

    “令东来!”

    蒙赤行道出了面前道士的名讳,他一直有过猜想这个突然冒出江湖的人的厉害,即便是从毕夜惊的口中有所了解,但在真实交手后,蒙赤行便知道自己比对方差了不少。

    刚刚的一手与厉工的感受不同,蒙赤行诧异的发现自己的真气在没入对方体内后,便如同如入大海消失的没有踪影,随后那份真气好像在对方体内转了一圈,吃饱了被贿赂一般竟然又再度转了回来,反击自己。

    不仅如此,其中的力道还包含了一边厉工的真气。

    这份诡异的武学让蒙赤行不由的想起了曾经由魔门奇才石之轩创造的一门魔门奇功——不死印法。

    丝毫不惧群战的功法。

    似乎是想到这里,蒙赤行的面色变得凝重起来,这道士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他知道功夫到了极点,那是万法归一,但是这不能不让蒙赤行去怀疑这个。

    魔宗蒙赤行还清楚的记得自己师门曾经的先辈就是被道士给生生的坑死的。

    该不会……

    这惊雁宫也是这般情况吧?

    师门中曾经的记载在这个时候突兀的出现在了蒙赤行的脑海里,却是不得不让人去迷惑。要知道,武功到了一定境界的时候,直觉往往是需要信任的。

    就在蒙赤行莫名起了退却的心态的时候,却听岳缘开口说话了。

    “你是阴癸派掌门厉工吧?”

    目光扫了蒙赤行一眼后,岳缘的视线落在了已经在运功驱除寒冰的厉工,开口问道。

    “正是厉某!”

    厉工听到这里,内心里终于有了一种想要大声咆哮的冲动,几次的相遇到现在你才有问自己的名字的时候,这让厉工一时间想要忍不住去泪流满面。

    自己堂堂阴癸派掌门难道就这么没有存在感吗?

    迎着厉工那说不上是委屈还是高兴的眼神,岳缘扯了扯嘴角,评价道:“阴癸派还是掌门人是女的时候才是最厉害的时候,妖男终究比不上妖女!”言语中尽是感慨。

    当初阴后祝玉妍、婠婠在的时候,阴癸派可谓是魔门中最强的门派,她们野心勃勃想要一统魔门,哪里轮得到魔相宗的人作风作雨。

    再说妖女可以勾引人,但妖男的话……

    更让厉工心闷的还是一边的魔宗蒙赤行却也是点头赞同。

    顿时。

    让厉工几乎憋屈的想要吐血。

    “你去吧!”

    “我曾经应下过某人,会对阴癸派网开一面。”

    挥挥手,岳缘示意厉工退下,说道:“对了,小丫头那是我的徒弟,可不想你们阴癸派插手!”

    “嗯???”

    厉工怒视着岳缘,他与毕夜惊不同,如果真是侮辱,那么厉工绝对会鱼死网破。性子的不同,终会导致为人处世的不同。再说,在厉工的眼中岳缘亦没有拿剑,战斗力大打折扣。刚刚的交手,也让厉工觉得自己与对方并没有差的太远。

    对此岳缘没有说话,只是用眼神朝其背后示意了一下,随即便转过头,面向了蒙赤行。

    受到提醒。

    厉工回过头不由的朝自己背后一瞧,这一眼之下他的脸色霎时变得苍白。

    后背上。

    不知何时已经被人用手指刻下了无数的笔画字迹,正是七十二路天魔手的破除手段。

    厉工的表情变化不在岳缘的眼里,此刻他的目光则是紧紧盯着蒙赤行,道:“魔宗蒙赤行,眼下就是你了!”

    “既然来襄阳做客,那么就不要这么早离开了,那是我们身为主人的失礼!”

    言语中尽是客道之语,可在蒙赤行的耳中,却是能够知晓这是对方赤裸裸的杀意。

    “那只怕会让令兄失望了!”

    言语交锋也是交锋之一,随着蒙赤行话语的落下,顿时凭借着武者极端的敏感,岳缘已经察觉到地面开始不规则的颤动起来。

    同时。

    如在海边观浪,一阵轰隆隆连绵不绝于耳的声响从远方隐隐的传来。

    正是蒙古大军先锋部队来临了。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