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60章 南下 下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襄阳。

    今日前来的并不止魔宗蒙赤行一人。

    他带着自己的随从,缓步踏入了襄阳城,入住了悦来客栈。对于高手来说,高墙什么的并不是阻挡。当初郭靖守卫襄阳的时候,以武林江湖人士抵抗,甚至不去开城门,便是因为这个缘故。

    靠窗而坐。

    作为蒙古三大高手第一人,魔宗蒙赤行在蒙古人的眼中地位尊崇,可以说被他们看成了神。

    思汉飞是皇族第一高手,但是比起蒙赤行来,还是差了一筹。

    所以,他也只会称之自己为皇族第一高手,而不是蒙古第一高手。要知道,这身份地位,可谓是有着资格才能去称呼。

    “……”

    一杯店里最好的酒水,就那么随意的放在面前,蒙赤行没有任何去理会的心思,之所以点菜也不过是为了防止受到不必要的注意,这对他来说是一种小麻烦。

    以魔宗的能耐,麻烦不过是如沾身的灰尘,抖一抖就可以随意的拭去。

    但在有的时候,不沾染岂不是更好?

    可惜。

    蒙赤行久居高位,武功高强,哪怕是经过了化妆,但在这里仍然会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修练《藏密智能书》的人,气质都与众不同。

    那人是谁?

    在角落里,一名江湖人士举目望去,对于这个有着奇诡气质的男子似乎有着极大的兴趣。

    只不过在与对方对视了一眼后,竟然使得他有了一种自愧的感受。

    似乎面前的人乃是王,乃是圣,自己太过卑微,举目眺望那是一种亵渎。就如同那传说中的菩萨或者神佛。

    “金刀驸马结合武穆遗书,果真厉害!”

    抬眼扫过那繁华的街道,在这种即将战争来临的情况下,仍然没有什么人心浮动,能够认认真真的过着日子的老百姓,这里的情况无疑值得夸赞。

    要知道,以往在蒙古大军进军其他地方的时候,更多的还是无秩序的慌乱。

    “嗯?”

    “这目光,小二有问题!”

    “不,是客栈有问题!”

    同样,与国师八师巴一般无二,蒙赤行修习的也是一种关于精神上的武学,不同于八师巴的变天击地大法,他的则是另外一种。本来,蒙赤行也是想修习魔门至高武学——道心种魔。可惜的是,蒙赤行失败了。

    作为修习精神功法的人,在敏感程度上都有着独到之处。

    只不过是被小二多扫了几眼,便已经被蒙赤行察觉了。

    只是在蒙赤行的心中,这些都不重要而已,他没有心思去理会去在意这份事情。因为现在的他,注意力已经被那行走在街道上的另外一人所吸引。

    街道。

    身为阴癸派掌门的厉工,也来到了襄阳。

    之所以来这里,便是因为蒙古大军即将南下,厉工在内心里终究有些担心。他不是担心郭靖夫妇的问题,也不担心襄阳城破后究竟会死多少人,他只是在担心自己那个一定要收下的未来徒弟。

    那份资质,只能由阴癸派来培养。

    前来襄阳,为的就是准备将未来的徒弟给带走,免得中间出现意外。

    “嗯?”

    “这感觉……”

    脚步忽然停下,厉工猛的站在了那里,体内真气在这一刻已经运转起来,整个人无比的戒备。刚刚那一闪而过的感觉,差点让厉工没有察觉,如不是中间发生了些许波动,否则的话,他厉工也只会认为这是意外。

    但现在,厉工觉的有人在看自己。

    那是一个顶尖高手。

    在这一刻,他想起了那个曾经一剑打败自己的无上宗师,但是仔细想却也觉得不对。

    猛的回过头,厉工顺着感觉朝那里望去,却发现并没有任何的异常,似乎刚刚的那种如芒在背的感觉不过是错觉而已。

    “!!!”

    再度回过头,厉工的脸色已经变得凝重起来。战争临近,果然襄阳就开始变得鱼龙混杂起来。

    “哼!”

    冷哼了一声后,厉工便加快了脚步,转身消失在了巷道。

    客栈。

    收回目光,蒙赤行的眼睛仍然微微有些让人觉得发亮。在闭上眼调息了一会儿后,这才恢复了开始寂无,毫无生机。就如那盲人一般,蒙赤行再度安静的用筷子加了点菜,却是没有往嘴里送的打算。

    “这人不是!”

    否定了自己的猜测,蒙赤行则是下了决定,若没有在襄阳寻找到有用的东西,那么他便会加快速度凭借自身的能力,借由蒙古高手,来强行破除图谱。

    不过,蒙赤行隐隐的有一种直觉,那便是他觉得自己或许不需要寻找,也许会有人专门送上门来。

    ……

    “刚才这个感觉!!!”

    已经吃完饭后,传鹰一个人站在外面,安静的看着院子里的落叶,有些迷惑。

    那一瞬间,传鹰心中起了一种心悸的感觉。

    就好像,在那个时候,天下间出现了一个他生命中的宿命对手一般。在那一刻,传鹰有一种突然想要拔出厚背刀,一刀斩却下去的冲动。

    “你没事吧?”

    看着传鹰迷惑的样子,岳缘颇为奇怪,作为一直站在背后观察传鹰的他,当然发现了传鹰在餐桌上的那突然变化。不仅如此,除去了比较粗心大意的郭襄,还有年纪太小的杨念昔,其他人都察觉到了他的动静。

    “唔!”

    “没事!”

    回首望着岳缘,传鹰总觉得有着一种怪异的错觉,在未寻到母亲之前,彼此之间都有着一个疙瘩,所以岳缘再如何,对方也不会全心全意的去接受自己。

    对于这一点,岳缘早已知晓。

    所以,他才会铸造厚背刀,才会在隐隐约约间也将惊雁宫的事情透露给了传鹰。

    父子之间彼此知晓,却又不会专门去说明。

    以男人之间的方式去解决。

    这便是眼下岳缘与传鹰的比较特殊的父子处世方法。

    时间渐过。

    很快便来到了晚上,在这期间,岳缘则是借用了黄蓉的丐帮弟子,开始满天下的宣传惊雁宫的下一步消息。

    随着夜幕降临。

    郭府也渐渐的陷入了黑暗,唯有那丝丝烛火在夜间闪闪发亮。

    挂着的灯笼点缀其中,夜风呼啸,行走在其中,这是在战争来临前难得的安静。

    譬如——

    杨过和郭芙,夫妻二人并行其中,小声的说着什么。也许是孩子,也许是其他夫妻间的点点滴滴。

    郭靖郭大侠则是与他的蓉儿妹妹两人也走在角落里,只不过彼此之间在此刻说的不是其他,而是回忆起当初认识来。曾经的那个小乞丐,曾经的那个骑着小红马的憨厚少年。

    这一幕,让岳缘愕然了。

    侧过头,看着身边那挂着的灯笼,岳缘伸手拨弄了一下那灯笼,陡然发现自己这个时候身边竟然只有自己一个人。

    要知道从神雕开始,无论何时,在他的身边都会存在着一个女人。

    赤练仙子。

    跛脚姑娘。

    小尼姑仪琳。

    东方教主。

    剑侍卫贞贞。

    而现在……怎么会只有自己一个人呢?

    若是莫愁在这里的话,一家三人行走在其中该有多好。正在岳缘乱想的时候,一个轻微的脚步声出现在了岳缘的身后,随着一声温柔如水的呼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大哥哥!”

    “嗯?”

    转过身,岳缘的视线停在了出现在面前的郭二小姐的身上,面露讶色。

    一身淡黄色的长裙,没有拿剑,整个人身上都肆无忌惮的展示着她的青春魅力。夜风呼啸,刮起鬓角的秀发,乱了发丝,也乱了人的心。

    “我们走走吧,大哥哥!”

    郭襄的话轻轻的飘在了岳缘的耳朵里,不见曾经的女汉子的豪爽,第一次出现的是女儿的温柔。

    “……”

    迎着郭襄的目光,岳缘张张嘴,似要想说什么,但在见到那盈盈如水一般的一双大眼睛后,那句话终于被在喉咙口停了下来,生生的咽了回去。最终化作了一声叹息:“那,走走吧!”

    并排而行。

    “大哥哥,能不能说说那莫愁姐姐的事情吗?”

    虽说也听说过赤练仙子的故事,但是那只是外人的诉说,都说那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但是在某一刻,郭襄听到了故事里的另外一个人,一个要将赤练仙子的罪孽一肩担之的男子。

    那是一个童话。

    尤其是对一个年轻的少女而言,哪个少女不怀春?

    谁不想自己的生命中未来有这么一个男子。

    郭襄有之。

    一个说,一个听,就这样悠悠的踱步在后院林间。

    一角。

    郭破虏抱着已经在睡的香甜的小丫头,同传鹰两个少年爷们儿就那么呆呆的坐在亭子里。

    两人面面相觑。

    许久。

    郭破虏出声了,道:“习惯就好!”

    “……”

    传鹰的嘴角抽了抽,不知道该如何去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了,尤其是在见到郭靖夫妇和杨过夫妇的举动,无疑告诉了那是什么情况。但是让传

    没有想到的是这自己父亲与郭襄那算是什么事?

    这种情形,只怕不是那么简单单纯的大哥哥和妹妹吧!

    传鹰很聪慧,他自然看出了其中的不妥。

    传鹰觉得应该提醒下他什么,就拿杨过大侠夫妇的和睦感情来说话,要像杨过大侠学习,正当传鹰准备有所动作的时候,不远处的杨过夫妇走的好好的,终于不知何时却发生了矛盾。

    郭芙那低声抽噎的声音传来,时不时的还传出郭芙使劲的拍打着杨过胸膛的声音。

    顿时。

    传鹰哑然了。

    而与此同时,夜空中一道愁怨无比的玉箫声传出,霎时吸引了传鹰的注意力。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