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47章 高手的崩溃 上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大宋。

    境内。

    南方。

    一处隐秘的所在,与当下江湖中的名门正派不同。他们现在没有明面上的门派驻地,所有的地方也不过是一些极为隐蔽的所在。

    “惊雁宫!”

    抬起头,厉工那锐利的视线落在面前的弟子身上,那锐利的目光好似刀剑一般,让人觉得身上忍不住的去发麻,去起鸡皮疙瘩。

    “是的!”

    “掌门师兄!”

    “就是惊雁宫!”

    身为厉工的师妹符瑶红伸出那红色的香舌舔了舔那艳丽的嘴唇后,确定的点点头。至于那弟子,则是在厉工的这一眼下,不敢出声了。故而,作为阴癸派的长老之一,符瑶红替对方应了下来。

    说完后,符瑶红还朝那男弟子抛了一个媚眼,妖娆勾人。

    然而,这个让男人yu火焚身的眼神却是没有让男弟子感受到男人该有的兴趣,反而是在心中升起了一股冰冷之感。在派中,符瑶红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一般弟子都基本上知晓。

    这个貌美如花,却是心如蛇蝎的女人,最为擅长的便是男女欢合之术。人更是奸yin邪恶,专讲男女交gou采补之术。

    若是岳缘此时在这里的话,对于这个女人定然不屑一顾。

    这女人的功法比起白清儿可谓是差了数筹,完全没有白清儿那种姿态,更不用说婠婠了。符瑶红彻底的走入了弃徒,眼下的人就如同那艳尼一般,或许身份地位要高一些,但两人不过是同一路货色。

    真正的魅惑,可不是这样子的。

    “……”

    一边同为厉工师弟的烈日炎则是回过头瞅了一眼符瑶红,对于这个同师门的女人,他并不满意。在他的心中,本身一直对女人就不是很在意,不仅是别人,也包括本身自己门派中的人。

    符瑶红对门派男弟子的那种魅惑举动,虽说只不过是符瑶红随意而为,但是在烈日炎的眼中,却并不让他喜欢。

    “呵!”

    察觉到烈日炎那略带警告的目光,符瑶红玉手轻抚嘴唇,不由一笑,却是丝毫不在意。

    “……”

    收回目光,烈日炎不在理会这个让人讨厌的女人,而是直接开口询问起了掌门师兄厉工,道:“掌门师兄,这惊雁宫究竟是什么所在?”

    在门派中,真正掌握机密的是掌门人。

    虽说他们在阴癸派中都是长老身份,但并不代表着他们知道一切。

    每个门派都是如此。

    掌门人的手中握着最大的资源。

    显然。

    在符瑶红和烈日炎的心中,就丝毫不知晓惊雁宫是为何物。

    而坐在掌门坐位上的厉工,却是眉头紧皱,自然是知道的要比他们多。所以,这一刻,两人都不得不迷惑,却也忍不住想要询问起事情来。要知道,这隐隐间已经流传了整个江湖的传闻,那惊雁宫中可是有着无上绝学战神图录,记载着破碎虚空的秘密。

    这种的诱惑,只要是真正有着心思想要达到顶端的江湖人,都会有着自己的心思。

    “一个隐秘的所在!”

    “一个有着无上绝学,却也有极大风险的隐秘所在!”

    睁眼,厉工的面色显得极为凝重,这件消息本身在阴癸派中也是极为隐秘的事情,但是此刻却是不知被何人故意泄露了出来。那么显然这东西就已经不能作为秘密隐瞒。

    就像面前的师妹和师弟两人已经是满腹的心思。

    身为掌门的厉工自然知道这个时候不适合隐瞒,再说他也没有心思隐瞒,反倒是对这个消息的来源起了兴趣。

    脑海中回荡着的是身为门派掌门后,厉工所见到的隐秘信息。

    在数百年前,那前无古人后,声威赫赫的女帝都没有彻底的打开惊雁宫,更是挫折而归,可想而知里面的凶险。不过这份秘闻,倒也肯定了惊雁宫这个真实的存在。

    “是否是那所谓的战神图录,这就不太清楚了!”

    惊雁宫中究竟有着什么,从来没有人知道,厉工对这份传遍了江湖的小道消息抱有怀疑态度。

    符瑶红和烈日炎两人闻言面面相觑,没有想到会得到这样一个答案。

    不过肯定的结果,倒是让人觉得满意。

    “那掌门师兄……”

    蠕动了下嘴唇,柔媚中带着颤音的嗓音在大厅中回荡,符瑶红那狐狸一般的眼眸微微的眯了眯,试探的问了一声。话并没有说完,但是内里的意思确实明显的表露了出来。

    同样。

    烈日炎的目光也是落在了厉工的身上,等待着掌门师兄的回答。

    “自然是有着兴趣了!”

    咧嘴一笑,厉工的眼神在瞬间转换成了阴狠。在此时此刻,他的脑海中回荡的全部是当初在华山上自己一招未出完,便已经彻底的败下阵来的景象。

    第一次。

    在成为阴癸派掌门后,厉工第一次败得一塌糊涂,败的没有反驳的余地。甚至,在离开的时候,他都没有脸去问对方的姓名,那一刻可以说彻底的打击了厉工的信心。

    在回来后,厉工便开始了闭关。

    直到眼下惊雁宫的消息传遍了江湖后,这才重新出来。

    现在的厉工比起当初在华山的张扬多了一丝沉稳,更是因为当初那一剑,让厉工在接下来的武功精修中,废弃了旁枝末节,除却轻身功法和内功外,尽数的转为了手上的武功。在那个地方败下来,他就要在哪里爬起来。

    那一剑让他的手变作了血手,他就要以血手来做警示。

    “对了!”

    “掌门师兄,毕师兄呢?”

    出声的是烈日炎,对于这个同门师兄,他同样不太喜欢对方的性格。太过深沉,却是没有掌门师兄的磊落。虽说他自己奸狡狼毒,但他总觉得这个同门师兄长了反骨。

    “他……”

    神情微微一顿,厉工的目光似乎透过了面前的虚空,落向了那遥远的地方,落在了毕夜惊的身上。

    ……

    “呼!”

    粗重的喘息声在有些寂静的树林里回荡,毕夜惊此刻是满肚子的后悔心思。

    自己太心急!

    自己太心焦!

    断送了本身的大好局面。

    作为厉工的师弟,毕夜惊此次被派出山,便是为了追寻当初在华山一剑打败厉工的道士。

    那道士的模样很容易让人记住,不说对方的模样,单单就那一头的华发就足以让见过对方的人记下。相比较起来,华山的事情被他们抛在了脑后。在花费了数月的功夫后,毕夜惊终于在靠近大宋都城临安的地方发现了对方的踪迹。

    一名少女。

    一名小丫头。

    只是在毕夜惊的眼中,对方多出了两个少年,其中一个光头,好像是小和尚,另外一个则是模样俊朗,颇有味道。

    事情的发展,让毕夜惊猜到了开头,却是没有猜到结尾。

    即便是有着厉工的警告和提醒,但在真正面临岳缘的时候,毕夜惊却是发现这事情压根儿不是想象中的那样简单。双方不过在‘不经意间’的碰过了两次面,这便被人发现了自己的身份。

    而其中的理由,更是让毕夜惊想要吐血。

    “一看就不是好人!”

    这是郭襄的确定。

    于是,毕夜惊在接下来便成为了在场的少年少女等未来高手的磨练石。

    岳缘亲自压阵,以自身的实力对对方进行压迫,然后便是郭襄、传鹰以及小和尚张君宝三人轮着上与毕夜惊单挑,以磨练自身的能耐。必要的时候,还会发现三人围殴毕夜惊。

    最让毕夜惊觉得那道士惨无人道的是,对方甚至将那不过六岁多的小丫头也向丢石头一样的甩了出来,然后让她与自己单挑。

    这算什么?

    这算什么?!

    打赢了人家一个六岁的小丫头,你堂堂魔门高手好意思说出口?

    打输了的话……

    是个人都有自尽的心思了。

    这已经不是鄙视,甚至不是漠视,而是压根儿就没在意自己。

    第一次,毕夜惊首次发觉道士竟然有这么讨厌的人。

    “第一剑!”

    一根小竹棍,被小丫头使得似模似样,小手持着竹棍鼓着小嘴,整张笑脸弄的跟包子似的朝面前这个看起来就是坏人的大人打去。

    身形一侧,毕夜惊避开了小丫头的攻击。

    但是整个人的动作却是极慢,似乎极为的累,额头,浑身上下都已经是冷汗淋漓。

    哪怕是毕夜惊眼下有心想要一爪抓死面前这个可恶的小丫头,但是他现在却是没有丝毫的信心,不敢有丝毫的动作。因为在旁边,那华发道士持着剑,正在一边看着了。

    “好招!”

    虽说理所当然的被避开了,但岳缘却是给自己的徒弟小丫头给出了大声的赞扬,竖起了大拇指,道:“念昔,继续加油!”

    “公子师傅!”

    听到岳缘的夸赞,小丫头猛的回过头,笑的灿烂之极,跟一朵花似的。小嘴咧开,将那才长了一点点的门牙也暴露了出来。至于接着出招什么的,早已经被小丫头忘了个一干二净。

    “!!!”

    愤怒在胸口堆积,可是那堆压在自己身上的压力却是无比庞大,使得毕夜惊只能抵抗岳缘的气势,根本对小丫头怎么样。

    “继续!”

    岳缘朝小丫头挥挥手,示意她继续。

    于是小丫头再度挥舞起竹棍,开始施展剑法来,一个劲儿的朝毕夜惊的身上招呼。

    该死!

    士可杀,不可辱!

    毕夜惊终究是眼睛一闭,他决定不避了。

    这小丫头的攻击压根儿没有什么攻击力,主要的不过是那华发道士的气势与精神压力,心一狠下毕夜惊终于爷们儿了一把。

    啪!啪!啪!

    连续三下都是砸在了毕夜惊的大腿上,事实是果然没有丝毫的杀伤力。

    选择是对的!

    毕夜惊心中一喜,那华发道士的举动,显然不会在一时间杀了自己,对方想要借自己磨练那几个少年少女,所以他有机会逃跑。

    这个念头不过是在脑海中刚刚升起,就听又是啪的一声响传出。

    顿时——

    毕夜惊脸色一变,刹那间由红变白在到青。

    双腿一夹,双手捂着下面跪了下来。

    整个人都在抵抗岳缘的气势与精神压力,毕夜惊压根儿就忘记了自己身下还有一处男人都有的要害。而小丫头的这一棍砸的正好好处。

    “果然好招!”

    招式施展经过全部落在了郭二小姐的眼中,郭襄见状右手握拳,猛的砸在左手心里,发出一声脆响,赞叹道。

    旁边的传鹰和小和尚张君宝都不由的觉得胯下一紧。两人对视了一眼,一同转过身,走到了旁边的大树下。

    看着面前的叶落,一时感慨万千,探讨起佛法来。

    而岳缘则是一头的黑线。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