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27章 精神奇功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噗!

    噗!

    各喷一口鲜血,原本理应是一面倒的精神交锋,在这一刻终究发生了意外。

    在太古子郝大通的注视下,竟然成为了两败俱伤之局。

    惊愕莫名之下,太古子郝大通一个纵身上前搀扶起已经快要摇摇欲坠的道公子岳缘来,而其他的华山小道士则是先前因为交锋中受到了创伤,伤员不少。

    面色苍白,整个额头已经布满了冷汗。

    在郝大通搀扶的时候,他都能够感受到道公子此时此刻的身体显得非常的僵硬,整个人在发生着一种奇怪的颤动中。

    “了空!”

    在凑近的时候,太古子郝大通终于听见了从岳缘嘴中蹦出的一个名字。

    听起来,好像是和尚的法号。

    只是这个和尚是谁?

    郝大通并没有听说过,即便是现在的少林寺里也没有这样法号的和尚啊。

    此时此刻岳缘只觉的自己的头颅头痛欲炸,整个人有一种要化身万千,舍身合道的冲动。在刚刚的第四幕交锋中,虽说八师巴在其中取得了一些优势,但是最终还是落入了下风。

    只是在最终的时候,岳缘准备取命的时候,却是被对方发现了自身精神上的纰漏,发现了当初与飞马牧场与了空和尚交手时落下的问题。

    顿时。

    精神对决崩溃,在八师巴搏命舍死的引爆下,这份问题终究在此刻爆发了。

    哪怕本身是岳缘用这一次的精神对决来解决这个问题,想要借用八师巴的变天击地大法尝试,但是岳缘还是没有料到这爆发出来的问题会这么的厉害。

    对比起他来,蒙古国师八师巴更加的凄惨。

    双膝跪地。

    左手死死的捂着自己的脖子,七窍流血,面色苍白,双眼更是微微凸出。

    在八师巴的四周,那些跟来的番僧立即将国师紧紧的围了起来,死死的保护着。在他们的眼中,从没有料到自己心中无敌的高僧会遭受如此之大的创伤。

    在这个时候,八师巴强撑着一口气,死死的盯着那被太古子郝大通搀扶着的道士。

    好半晌,

    这才发出了一阵奇怪的声音,与先前的轻柔声音不同,这个声音显得很是沉闷,似乎不是用嘴发出的,而是用腹部开口说话。

    正是腹语。

    因为嗓子在刚刚的交锋中,受到了一种奇诡的精神上的重击,无法开口说话了。

    “好刀!”

    这是八师巴用腹语开口说出的第一句话:“贫僧一直以为道者只是剑才这般厉害,没有料到你的刀更加的厉害!”

    在刚刚第四幕的精神交锋中,若不是彻底落在下风的八师巴发现了对方精神上留下的隐患,那留在那里的佛家高僧的气息,而八师巴用自家的精神作为引子引爆了那隐患,否则的话,他堂堂蒙古新任国师,就会死在这一次的精神交锋中。

    一直捂着脖子的左手终于缓缓松开,暴露在了众人的眼中。

    那里。

    有着一个小红点。

    没有被人攻击,没有被人用力捶打,要知道以八师巴的实力,一般的人只怕是无法在那脆弱的地方留下痕迹的。

    而刚刚的那一场诡异交锋,双方没有明面上的接触,却是已经在八师巴的脖颈上留下了痕迹。

    那是一处刀痕。

    小巧的刀痕。

    若不是最后八师巴绝处求生,发现了那暴露出来的隐患,将其引发,否则的话那最后的一击,他万万是避不开的了。

    避不开,那便是死。

    可即便是这样,仍然在八师巴的脖颈上凭空留下了痕迹,更使得八师巴的喉咙受到了巨大的创伤,完全说不出话来。

    “咳!”

    在太古子郝大通的搀扶下,岳缘终于忍住了那隐患爆发带来额阵痛,一头汗水的扭过头,迎着八师巴的目光,对视了半晌,岳缘回了一句:“渣男!”

    “和尚,你果然会下地狱!”

    面对对方的嗤笑,八师巴喉咙里发出了一阵咯咯的声响,顿时嘴角再度蔓延出了不少的鲜血。

    “哈哈!”

    “阿弥陀佛!”

    使用腹语勉力的念叨了一声佛号,八师巴这才继续说道:“不过对比起这个来,贫僧更为惊讶的还是道者的修为!”

    “道者所修习的东西,竟然与破贫僧的是同样的方式!”

    “走的都是精神修习方法!”

    先前的四段精神交锋,开始的时候,局面就已经被对方所主导,这已经让八师巴大为惊讶。这与一般的绝顶高手的精神交锋并不一样。

    唯一的解释,那便是对方精修的也是与他八师巴一样的精神奇学,类似变天击地大法的存在。

    那持剑的白云城主!

    那风流多情的四条眉毛!

    还有那风流倜傥的盗帅!

    甚至后面第四幕的人,都是对方本身自己。

    就如同佛家八师巴的精神之修是因果轮回,那么对方这华发道士的精神之修便是化身万千以求己道。

    正因为是同源,在这搏命的交锋中,八师巴察觉到了对方的一丝根底。

    只是对方的方式或许威力更玄更厉害,但是比较起自己来,八师巴的却没有了那么多的问题。

    “……”

    面对这个出身布达拉宫的大和尚的话语,岳缘只是沉默,并没有言语,似乎是默认了对方的话。

    “可是大和尚,无论如何,这一次的交锋,你败了!”

    “你踏不出华山了!”

    四目相对。

    八师巴感受得到对方眼中的杀意,解脱一笑。

    挣开了搀扶的弟子,随即双膝盘坐在地,双手合十,一声低沉的腹语‘阿弥陀佛’中,就此没有了声息。

    顿时。

    围在八师巴四周的其他番僧立即一同叨念起了往生经文。

    一阵经文过后,番僧便抬着八师巴的身体,一阵风似的离开了华山。可惜的是岳缘哪怕是想要留下这群人,但是在这一刻却也是有心无力,脑袋的一阵阵钻心的疼痛使得他根本抽不出手。

    而太古子郝大通同样无可奈何。

    华山受创,先不说这里的伤患,再加上受到了创伤的道公子也无法让郝大通放下心来,再说谁也不知道那群番僧有没有后手。一番纠结下,套谷子郝大通也没有追上去,留了下来。

    望着那群番僧离去的背影,岳缘有一种直觉,那便是这八师巴只怕没死。

    要知道佛门可是存在一种类似寂灭涅槃的功法。

    换句话说也就是所谓的假死。

    不过即便是没死,八师巴在遭受那一重击,也会让他在十几年的时间里无法恢复圆满。对于大宋来说,也算去了蒙古高手方面的一臂之力。剩下的唯有魔宗蒙赤行和思汉飞两人。

    ……

    与此同时。

    在山下。

    被一剑差点削去了手掌的阴癸派掌门厉工带着一群人却是遇见了两个人。

    确切的说是两个女子。

    一个少女,还有一个不过六岁的小丫头。

    双方突然的碰面,使得两方都有些措手不及。

    眼中光芒闪烁。

    厉工炯炯有神的盯着眼前的这个身穿黄色衣衫的少女和红色衣服的小丫头,眼中尽是惊讶与意外。

    因为他发现了两个好苗子。

    一等一的好苗子。

    此刻的厉工的怀里正抱着小丫头杨念昔,一双手正运用真气查探着小丫头的资质,而在他的面前郭襄郭二小姐则是被无数的刀剑搁在了脖颈上面。

    短暂的交手,郭襄哪怕是再聪慧,却也不是厉工的对手。

    “好资质!”

    “绝顶的资质!”

    厉工的眼神越发的亮了,眼中尽是欣喜,目光落在怀中的红衣小丫头的身上,这个小丫头还有面前的那个少女都让他厉工有了想收徒弟的打算。不!确切的说,是已经将想法化作了行动。

    哪怕是对方拒绝,厉工也想强制性的收为徒弟。

    这是自上了华山后失败下来后,郁闷的心情首次好转。

    “唔——”

    犹如小老虎一般的瞪大着眼睛,哼哼着的小丫头杨念昔非常讨厌这长发男子的举动,一双肉呼呼的小手化作小掌啪啪的打在厉工的脸上,可谓是左右开弓猛扇耳光。一双腿也不断的踢着厉工的胸膛。

    可惜的是人小力气也小,对于小丫头的举动,厉工没有丝毫的愤怒,反而是开心之极。

    这种性子!

    这种资质!

    这正是他厉工想要的徒弟!

    这是为了阴癸派准备的最好的未来的掌门人选。在厉工的眼中,浮现的已经是小丫头雄霸天下的能耐,压制佛道魔唯我独尊的景象了。

    “喂!”

    “那人不人鬼不鬼的家伙,放开我侄女,要抓的话抓我!”

    郭襄怒目而视,在此刻她的心中满是后悔,不该不听大哥哥的话,答应小丫头从躲的地方出来上山寻人的,这下可好,没有走大路,走小路反而是上山与下山的人撞见了个正着,“否则的话我大哥哥,我姐夫,我爹爹,我娘不会放过你的!”

    打不赢找家长!

    面对少女的这般举动,厉工没有放在眼里,在他的眼中真正重视的人还是先前那个道士。

    笑了笑,任凭小丫头踢打着自己,厉工的视线落在了郭襄的身上,面对对方的恐吓丝毫不在意,开口问道:“呵呵!小丫头,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郭襄!”

    郭二小姐没有丝毫隐瞒,在这一刻她也不能隐瞒。

    “!!!”

    厉工闻言不由一愣,随即开口问道:“你父亲叫什么名字?”

    “郭靖郭大侠!”

    说起自己的父亲,郭襄那是满腹的自豪。

    厉工闻言不由愣了。

    这天下间,单论声望,无论正邪魔道,没有人不对镇守襄阳数十年的郭靖夫妇不佩服。哪怕是敌人,即便是心怀怨恨,但也不能不赞叹郭靖夫妇的作为。

    他厉工哪怕是魔门中人,也是如此。

    想要以一己之力逆天的人,他是佩服的。

    眼前的少女理应是郭靖的二女儿,那么怀中的小丫头,那应该算是郭靖的孙女了。

    扫了一眼还在提打着自己的小丫头,厉工沉默了半晌。

    突然将小丫头放了下来,挥挥手,示意那些看住郭襄的人退开后,看着小丫头跑到了郭襄的身边,死死抓着自己小姨的大腿,回头怒视着自己。

    沉吟了半晌。

    厉工挥了挥手,说道:“你们上山吧!”

    “郭二小姐,你回去襄阳后告诉你姐夫,在襄阳城破之日,将是我厉工前来襄阳接手徒弟之时!”

    说完,厉工便带着一群阴癸弟子错身而过,朝山下走去。

    “襄阳是不会破的!”

    虽说有些讶异这诡异之人的做法,但是郭襄对于对方的话还是很是愤怒的,高声回了一句。

    “哈哈!”

    张狂的笑声中,厉工头也不回的挥了挥手,一行人消失在小路的尽头:“那些番僧我帮你解决算数,算是我厉工对未来弟子的礼物。”

    声音回想在山间。

    只留下郭襄一个人呆呆的站在那里发愣,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小丫头则正在埋头寻找石子,准备继续砸人中……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