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26章 同游 下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冷!

    没有言语可以形容的冷。

    那是一种站在高处,太过寂寞,太过无敌的孤冷。

    八师巴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女人,而对方则是站在面前的这个持着剑,一身白衣如雪,站在那里眺望着云海的剑者。

    八师巴见过不少的用剑高手,但是没有一人能让他产生一种这般面临高山巨岭,就恍若布达拉宫西南的那一座高昂提拔的雪山。

    他设想过自己的变天击地大法面临这种高手会产生什么样的情景,但是他却没有料到当施展后,所面临的情景会是如此模样。这与他想象中的不同。

    如果不出意外,这便是这精神上所构成的情景已经在隐隐间被对方开始影响。

    对方的精神,出乎预料的强大。

    哪怕他八师巴精修无上精神奇功变天击地大法,但在这个时候,他堂堂蒙古国师却也没有了任何的自信。

    单纯以精神上的武力正面对决,只怕不是对方的敌手。

    “白云城主!”

    “叶孤城!”

    “你不出剑杀了我吗?”

    玉手轻拢秀发,已经化身为女人的八师巴柔声问道。

    “杀你?”

    微微侧身,男人那看起来毫无感情的目光落在了面前这模样绝美的女人身上,对方身上有着一种佛家的出尘味道。眉目微微一合,他对女人的提议似乎并不感兴趣。

    “是啊!”

    “我知道你的谋朝篡位的计划,若想这个消息不被泄露出去,你就得杀了我,不是吗?”

    精神上的交锋早就开始,此刻的八师巴恍若就是一个真正的女人,早已经没有了高僧的气度,有的只是女子的娇气。当然还有她这个女人的真实身份,由敌人培养出来的秘密杀手。

    前来刺探消息,却不料知道了那样让人震惊的计划。

    于是。

    一起被变天击地大法拉入精神幻觉中的八师巴与道公子两人开始了交锋。

    “也是!”

    “果然还是杀了你好!”

    “所以,留神了!”

    转身,右手抚上剑柄,随着铿锵声响起,眼前乍起一道寒光。

    天下无敌的剑招——天外飞仙乍现。

    在面前这白云城主出剑的刹那,一股心悸到极点的感觉顿时传遍全身。

    变天击地大法虽是精神上的奇功,但对外界的感知也无疑非常的强。

    这一剑出鞘,八师巴便知道自己不是对手。

    但是这一次的对决,八师巴却不能容许自己失败,否则的话他只怕走不出华山。

    刹那间,一身功力凝聚顶点。

    方圆三丈里的一切东西似乎在那强大的精神下都凝固了下来。

    剑光闪过。

    一切再度归于平静。

    八师巴化身的女人已经逃出了王府,一路鲜血淋漓。

    没死。

    但是八师巴却没有任何的高兴情绪,他很明显的感觉到对方在出招的时候收去了力道,并没有杀意。否则的话,哪怕是他也无法逃脱那美的不敢看的一剑。

    就好像那白云城主似乎是专门留下自己的命,留下她专门去告密的可能。

    第一局。

    八师巴VS道公子!

    八师巴,败!

    逃的很快,也没有人追。

    在路上,重伤的八师巴遇见了一个男子,一个拿着折扇,长着四条眉毛的男子。

    在昏迷的刹那,八师巴知道彼此的精神对决进入了第二幕。

    大雨滂沱。

    这是一个让人讨厌的天气。

    硕大的雨滴砸在青石板上发出啪啪的声响,直敲的人的心越发的抑郁了。

    八师巴一个人就那么安静的站在雨中,任凭那飘飞的大雨砸在自己的身上,模糊了视线,甚至模糊了感觉。

    此刻的他不是布达拉宫的高僧,也不是蒙古的新任国师。

    而是一个女人。

    一个身为杀手的女人。

    一个从王府中逃出来的女人。

    只是在这个时候,身为杀手的八师巴发现自己竟然没有了没有了一直以来的自信。

    雨水沿着鬓角的秀发滑落,在这个精神世界里,他这一刻是女人,心态也是女人,双方的对决在变天击地大法施展的那一刻已经开始。

    回想起刚刚的一切过往,八师巴不觉得自己的安排是哪里出现了纰漏,被对方发现了破绽。

    在这里,八师巴与道公子是杀手与被算计的人。

    “出来吧!”

    “我看到你了!”

    娇柔的声音回荡在雨水中,显得柔柔弱弱。

    “哈!”

    一声轻笑,随着脚步声的出现,四溅的雨水中出现了一把白纸伞,一名身穿黑色长衫,一手举着伞,一手拿着折扇的男子出现在了她的面前。面前的男子模样俊朗,但是最吸引人的却不是他的长相,而是那嘴上的两撇胡须,修的和眉毛一样整齐漂亮。

    就好像一个人最终长了四条眉毛。

    除此之外,便是这个人身上的那种随意的感觉让人忍不住去瞩目。

    一个举伞遮雨的男人。

    一个被与淋的如落汤鸡的女人。

    “让你发现了!”

    来人站在了她面前三丈处停了下来,用一种很是怪异的表情打量着对方:“蒙古国师八师巴!”。

    “贫僧是该称呼你为陆小凤还是道长呢?”

    与此同时。

    八师巴化身的美女则是用一种柔柔的语气反问道。

    “你一说这个我就很郁闷,这世上怎么能有你八师巴这样恶心的和尚?”

    听到对方的这句话,岳缘终于不满了,哪怕他此刻已经化身了陆小凤,有着风流多情的性子,但看着面前这个长的国色天香的女子,想到对方实质上是由一个大和尚化身而出的,就如吃了苍蝇一般的让他不爽。

    哪怕是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这是第一次让岳缘感觉到这种感觉的。

    “嘻嘻!”

    面前的女人压根儿看不出是八师巴的化身,就如同现在的岳缘看不出他是岳缘。女子闻言不由哑然一笑,虽然面前的大雨朦胧了视线,但是对于她的身手还是没有多大的影响的。

    眼下的她能够清楚的看到对方脸上那如吃了苍蝇一般的难受表情。

    “这便是我的变天击地大法!”

    “这是你我的精神上的时空旅行,却也是你我的对决!”

    “单凭武力,贫僧不是阁下的对手,但是在这里未必!”

    哪怕是在刚刚的精神故事里,这一刻被对方挑出了自己的身份,原本一步一步的精神影响变成了精神正面上的对决。幽怨的眼神落在对方的身上,她这才继续说道:“再说你不是风流多情之人么?就这么看着奴家这般淋着雨!”

    “停!”

    “你再说下去,我已经忍不住立即就要杀你了!”

    手中折扇一收,遥遥指向对方,一提起这个岳缘就忍不住心中郁闷。

    “皮囊乃是外相!”

    “精神才是最重要的!”

    “陆施主也何必这么在意?”

    “你我一夕情缘,确切的说也该是我埋怨你睡了我,可是阁下也得到了一个很大的消息不是吗?再说我已经放下,陆施主又何必为此执着不已呢?”

    “太过执着,人容易入魔!”

    玉手空空,手上的武器在刚刚的逃亡中已经被打掉了,但是哪怕是面临此人,八师巴还是保持着镇定。

    眼前这个有着四条眉毛的男子,不是之前的那个白云一般的男人,远远没有那般恐怖。

    只是她完全没有料到自己的话似乎挑动了对方的什么神经,那风流多情的男人直接变成了混蛋。

    人物的性别,并不是阻挡高手的东西。

    白纸伞飘飞中。

    四条眉毛的男人动手了。

    这是风雨中的相杀。

    噗!

    鲜血喷飞中,女子的娇躯凌空坠地。

    八师巴再败。

    瞬间,人再度昏迷了过去。

    也许是因为多情风流的缘故,四条眉毛的男人并没有杀她,而是接过那落地的白纸伞,摇着折扇一步一步的去酒楼里喝酒找女人去了。

    再度清醒的时候,八师巴便发现自己躺在了床上。

    睁眼的刹那,她便看见了那端坐在旁边正安静的看着自己的男子。

    优雅俊俏非常。

    望上去犹若贵公子一般。

    此刻对方正满面温和的笑容摇着扇子,正看着自己。而在这贵公子的身后,则还是站着几个貌美如花的女人。

    在睁眼瞧清面前人的刹那,八师巴便知道双方精神上的对决第三局已经开始了。

    而且,八师巴诡异的发现自己这个精神世界已经在隐隐中被对方所主导。

    回想起前两局的失败,八师巴觉得自己该重新换一个方式。

    譬如——

    目光落在贵公子身后的几个貌美的红颜知己,八师巴觉得自己找到了方法。

    弹琴。

    **。

    奏曲,

    舞蹈。

    终于,化身为女人的八师巴觉得自己已经渐渐的走进了对方的心间,是时候进行致命一击了。

    只是事情的发展,让八师巴彻底无言。

    正因为她争宠的缘故,使得她被那几个红颜知己排挤,其中一个女子发飙了。

    诡异!

    强大!

    墨发整个飘起。

    一种八师巴从没有见过的诡异混元拉扯的气场出现,生生的将她给拉近了其中,最终被全身骨骼在这种诡异的拉扯力道下彻底崩碎。

    刹那间,重伤临死。

    这是什么情况?

    大和尚八师巴彻底的懵了。

    最后痛定思痛,八师巴觉得自己的这一次精神对决是自己想错了,不应该化身女人,应该化身男人才是。

    接连三次的创伤不仅是让八师巴精神上受到了极大的打击,而且身体也同样有着内伤了。

    为了进行最后一搏,八师巴搏命开启了第四场精神交锋。因为眼下这场精神争锋已经被对方主导,为了搏命,八师巴不得不如此进行。

    这一次,他化身为男人,决定从对方的女人身上入手。

    ……

    变天击地大法施展后,在太古子郝大通的注视下,这蒙古国师八师巴与道公子岳缘开启了一场诡异的交锋。

    对视。

    对峙。

    没有任何的动作,就那么彼此的对视着。

    不过一会儿,太古子郝大通便发现那蒙古国师脸色发白,额头尽是豆大的汗珠流淌,嘴角更是血迹蔓延。渐渐的汗珠越来越多,一身僧袍几乎湿了个通透。

    甚至,蒙古国师八师巴的七窍已经开始流血了。

    显然这一场诡异的交锋是道公子占据了上风。

    这一场交锋可谓是让人大开眼界。

    就在太古子郝大通放心,觉得这诡异的对决会是岳缘胜利的时候,场面突然发生了变化。

    噗——

    一口鲜血仰天喷出,岳缘手中月缺连着剑鞘强行插在了地上。

    而蒙古国师八师巴同样也是鲜血喷出,左手生生的捂着自己的脖子,随后双膝一软跪在了地上。

    彼此的脸上尽是难以言明的震惊!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