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25章 同游 上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

    眼睛不由睁大,太古子郝大通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个背着阳光而来的男人,脸上尽是意外与震惊。

    怎么可能!

    脑子里,首先出现的便是这个感叹。

    这是这个震惊不过才产生不久,在太古子郝大通的心中就已经换成了另外的一种心情。

    那便是惭愧与内疚。

    与郝大通不同的是,蒙古国师八师巴则是在这一句话下,缓缓的转过身,目光流转,落在了对方的身上。能在这样的情况下,无声无息的出现在这里,对方是一个绝顶的高手。

    无声无息。

    这人的招式功法,应该走的是飘渺的路子。

    因为自身修习功法的缘故,八师巴能够感觉的出来面前之人的厉害。果然,这中原江山,藏龙卧虎。蒙古大军南下,生生被堵了这么多年。

    “阿弥陀佛!”

    念叨着佛号,八师巴双手合十,朝来人微微行了一礼。

    与上任国师金轮法王不同,八师巴永远要显的云淡风轻,哪怕是杀人的时候,还是如此。

    即便是先前说要踏破华山,却也是那般的轻柔。

    “出家人当慈悲为怀,可莫要太大杀意琳琳,否则的话会下地狱的!”

    “放下屠刀,我渡你成佛,如何?”

    脚步停下,那闪耀的光辉终究暗淡了下来,露出了那一身道袍。这一次的道袍与曾经的蓝白道袍和金耀道袍微微显得有些不同,这一次的道袍主打以紫黑白色为主,上面同样有着金属装饰。

    若说当初的那是年轻,那么眼下的便是深沉与成长。

    这是在路上重新定做的一套服饰。

    话虽然轻柔,却也同样杀气腾腾。

    目光落在面前这个俊逸大和尚的身上,岳缘微笑着盯着对方。

    对方的云淡风轻。

    岳缘的飘逸潇洒。

    此刻两人仅仅是对视了一眼,便察觉到了彼此的杀意。

    至于一边的阴癸派现任掌门厉工,反倒是在岳缘打量了一眼后,便没有去注意。

    对比起来,在他的面前这个大和尚八师巴才是在场其他人中最为厉害的。原因无他,不管怎么说阴癸派的人终究是曾经交手过,阴癸派内部的功法有许多岳缘也颇为了解。

    譬如阴后祝玉妍和婠婠的天魔功。

    譬如白清儿的姹女大法。

    再说,现在的阴癸派理应没有了天魔功的踪迹。

    而且刚刚上山的时候,岳缘已经用自家的精神隐隐的试探了一下那看起来嚣狂霸道的厉工,对方强则强,但是他的功力并没有收敛,还存在那种能放不能收的阶段。

    与魔门的人交手众多,都大概的有所了解。

    但是佛门——

    尤其是西域佛门番僧,却是从未交手过。

    即便是当初的金轮法王也不过是匆匆而过,并没有直接的交手。

    西域容易出妖僧。

    这是江湖中的一种隐藏的实话。

    不论在哪个武侠世界,西域佛门斗会出现妖僧,妖异、邪鬼而且强大。

    面前的大和尚八师巴虽然不是西域之人,但是他是藏传佛教之人,出身西藏布达拉宫,除去精修西域掌法灭神掌外,最擅精神方面的修为。其著名的功法便是那变天击地大法。

    一种出自布达拉宫的精神上的奇功。

    一想到这里,岳缘就不由的再度回想起了当初自己在飞马牧场与禅主了空的一战,最终对方在死前也使用了类似的方式。使得他现在的精神上仍然隐隐有着纰漏。

    对这种精神上的奇学,没有人不会不在意。

    哪怕是他现在的功力已经驾临极限,但是面对这种奇功仍然不可小觑。

    “佛说!”

    “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面对岳缘那赤裸裸的杀意,八师巴神情不变,尽显高僧淡然之色,没有金轮法王的狠戾,却是不减风采。

    对方的来意显然已经确定,是保华山的。

    对于八师巴来说,这人已经是敌人。从对方踏足这里的时候,八师巴身体里的真气已经急速运转,变天击地大法已然准备就发,言语中已经开始了试探。

    对方的身手之高,让八师巴想起了魔宗蒙赤行。

    不!

    确切的说,魔宗蒙赤行甚至无法给人眼前之人那种大海深渊之感。

    就在岳缘与八师巴对峙的时候,在一边的厉工终于是眉头一挑,很是不忿。

    这道士是什么意思?

    从隐藏的黑暗中爬起来,刚踏入江湖的厉工有着挑衅天下的心思,但是在这一刻,却是首次发现阴癸派再度出山的第一次行动,便受到了影响。不说从蒙古跑出来一个武功奇高的大和尚,眼下更出现了一个华发道士。

    结果那道士比那和尚更让人愤怒,对自己不过是匆匆一眼,忽视而过。

    对于厉工来说,这比挑衅蔑视更加的让人愤怒。

    “我说那道士!”

    “你是瞧不起厉某么?”

    衣袍无风自舞,显然是厉工因为被对方忽视的态度,准备动手了。

    听闻这句话,岳缘微微侧头,终于斜视了一眼来人。

    阴癸派自唐朝过后就在走下坡路,同样慈航静斋也是如此。

    这种举动!

    这个眼神!

    顿时让厉工的愤怒彻底爆发了。

    长发飞舞,就要动手。

    就在厉工抬手的刹那,顿时站在那里的道公子岳缘动了。

    身形幻动。

    带起无数的人影,以几乎堪称瞬移的速度出现在了厉工的面前,铿锵声中,寒光闪过。

    飘扬的发丝忽然断裂。

    被风吹的往后飘去,最终落在了阴癸派的一名女弟子的脸上。

    “啊!”

    一声惊呼,彻底的戛然而止,声声的被堵在了嗓子眼儿里,一行的阴癸派弟子无比惊恐的看着眼前,无比的骇异与震惊。

    滴答!

    一滴鲜血啪的一下落在了地上,溅起了一快艳丽的痕迹。

    右手微扬。

    掌心有着一条血痕,深可见骨,鲜血正沿着这条痕迹不断的往下滴着。

    厉工还是保持着出招的动作,身体前倾,人却是就那么定格在了那里,一动不动。

    “……”

    瞳孔收缩,眼睛瞪大,厉工就那么怔怔的看着前方。

    半晌。

    “好快的剑!”

    在厉工的脖颈处,正是搁着那墨色的剑鞘,月缺剑仍然在剑鞘中没有出过剑鞘的样子,似乎先前那隐隐想起的出鞘声不过是人的幻听。而在厉工的背后,则是背对着站着岳缘。

    右手后伸,手中月缺连剑带鞘的就那么随意的搁在厉工的脖颈上。

    脸色苍白。

    第一次,厉工受到了人生中最为惨重的打击。

    这一剑绝对是传说中大宗师的境界。

    确切的说是这半剑。

    因为在刚刚那极端的一招交锋中,厉工的招式没有施展出来,便被打断,同时对方的长剑出鞘了。

    仅仅只出一半,便已经斩伤了厉工的手掌。

    若不是厉工反应及时,一身的武功在刹那间超常发挥出来,那么这一刻他的手早已经被斩断了。可即便是这样,仍然在掌心上留下了深可见骨的痕迹。

    比起掌心上的疼痛,更痛的还是厉工的心。

    魔功初成的他,还没有来得及享受横行天下的畅快,便在华山上受到了如此重创。对方的剑若是全出,只怕在这一剑下,他厉工就会死在这里。

    “咳!”

    隐隐的一声咳嗽,嘴角已经蔓延出了血迹。

    “我败了!”

    没有任何的举动,厉工只是用低沉的嗓音回道。

    “离开吧!”

    “此后莫要上华山!”

    月缺剑收回,岳缘转身欲厉工错身而过,人朝蒙古国师八师巴的方向走去。

    刚刚收剑没有杀人,不是岳缘的心软,而是太古子郝大通的目光,使得岳缘暂时性的的收了手,剑只出一半。

    郝大通有请求。

    显然事情只怕与自己有关。

    以后再杀的话,也有时间。

    现在的阴癸派,对岳缘来说,远远没有当初的阴癸派那么可爱了。

    连掌门都换成男的了,可想而知这些年来阴癸派过的何其苦逼。要知道阴癸派本来是与慈航静斋一般模样,都是女子为主的派别。而且眼下厉工的武功也比不上当初的阴后和婠婠。

    什么也没有说,厉工猖狂而来,偃旗息鼓而去。

    在离开华山前,厉工回头瞅了一眼岳缘的身影,双眼紧握,鲜血淋漓中,这才转身带着人踏步而去。

    武功!

    不够!

    远远不够!

    厉工一边下山,一边咬牙切齿中下定了决心。

    他要转修门派剩下的最高级的魔功心法——紫血大法,以报今日之败。

    一剑迫退阴癸,眼下剩下的便只有蒙古国师八师巴一行番僧了。

    “施主,好剑法!”

    一双黑漆漆的眼睛闪闪发亮,让人看上去犹如夜明珠一般闪闪发光,刚刚这道士与厉工的交手,虽然是在眨眼间,但却也是瞧在了八师巴的眼里。

    “国师!你想看吗?”

    抬眉,岳缘笑着问道。

    八师巴不由一愣。

    那剑!

    虽然还未完全出鞘,就已经快的,美的让人不敢看。

    八师巴有一种直觉,若是看完了这一剑,只怕自身也会留在这里。

    低头,双手合十,八师巴低吟道:“剑太美,平僧不敢看!”

    这一剑,已经让八师巴知道自己的灭神掌不是对手。

    剩下的,留给他的唯有一个机会。

    那便是——

    变天击地大法!

    双眼一瞪,八师巴与道公子四目相对的同时,这门出自布达拉宫的无上精神奇功已经施展。

    刹那间。

    两人的瞳孔不由的同时一缩,表情一起定格。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