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24章 阴影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清风吹不动凝重的气氛。

    在呼啸的风声中,华山眼下的局势显得奇诡凝重之极。

    眼下,是太古子自蒙古破全真教之后面对的最为危机的时刻。

    只是身为全真七子有着全真七子的气度,面对来临威势赫赫的番僧和那些人,太古子不卑不亢,面色如常,只不过仔细瞧去便会发现他的面色其实隐隐间有些泛紫。

    “不知两位是?”

    拱手一礼,道家礼数做的风轻云淡,太古子郝大通目光落在前面两个为首之人的身上。在他的身后,最近这些年来所收的一些弟子,终究暂时性的的比不上原来的全真。

    “贫僧八师巴,见过郝道长!”

    番僧里面这个为首的俊伟大和尚,双手合十,微微躬身,佛家礼数一同施展。

    在这个时候,这不是单纯的个人问题,而是佛与道的问题。

    礼貌礼数,是必须的。

    八师巴!

    蒙古新任国师!

    太古子郝大通闻言眉头不由的一挑,这个人的称呼他听说过。虽然以前没有见过对方的面,但是对方在金轮法王死后受金轮的推荐取代成为蒙古的新国师,这个消息自然是清清楚楚的。

    只是郝大通没有想到这个最新的蒙古国师,是面前这个面容俊逸,一身上下荡漾着一种诡异魅力的大和尚。

    八师巴?

    站在旁边的男子,披肩长发,一身白色衣衫,衣摆乘风而扬。

    此刻听到这个名字,他慢慢的转过身,目光也落在了这个大和尚的身上,眼中光芒闪烁,似乎起了极大的兴趣,似乎有动手的心思。

    不过在察觉到太古子郝大通的目光后,他这才转过身,朝对方随意的拱了拱手,道:“在下厉工!”

    厉工!

    这便是男子的名字。

    简短的称呼,比之八师巴的话还要少。

    不过听起这个名字后,太古子郝大通却是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脸上产生了一丝奇怪之色。

    回忆了半晌。

    再度仔细观察面前这个似魔似道的人,太古子突然发觉对方与自己十几年前携人逃亡的时候遇见的那个人有些面善。

    沉吟了下,郝大通开口询问道:“不知道厉灵可是与阁下有何关系?”

    厉灵!

    厉工闻言顿时不由一愣。

    这个名字……

    对他来说,这个名字实在是太过熟悉。

    厉工的神情与眼神变化,自然是落在了郝大通的眼中,顿时他已经明了那当初仅仅是见过一面的厉灵只怕与眼前这个男子有着匪浅的关系。

    郝大通不同丘处机,没有那么强硬,话语之间都可以婉转。

    在丘处机的眼中正是正,邪是邪,但在郝大通的眼中不是如此,否则的话在他错手杀了孙婆婆后,也不会自己有了自尽也谢罪的举动。

    从这一点看上去,便知道郝大通的为人。

    “当初与厉道长相遇颇为投机!”

    “可惜这些年不见,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

    “若是可以,还请阁下帮忙带个话,就说华山太古子向历道长问好!”

    郝大通的话随意温和,就好像是遇见了朋友,一番言语下来在不知不觉间拉近了自己与厉工的关系,隐隐的使得两人共同的面对起蒙古国师八师巴了。

    “……”

    厉工没有出声,只是双眼微眯,人陷入了沉思。

    厉灵是什么人?

    与阴癸派是什么关系,外人不知。

    可是厉工很清楚。

    这家伙在追寻天道,化身道家之人四处云游去了。

    之所以不化身佛家,是因为对方曾经告诉过他一句话,那便是道家有飞升为仙的,佛家就只有坐化成佛的。所以,还是最终厉灵走了道家的路子。在外面游荡,都是一身道士打扮。

    这句话倒是让厉工有了思索。

    太古子郝大通与厉工的对话落在八师巴的耳中,并没有让他的表情有其他的变化。

    似乎这都只是俗言俗语,并不关他的事情。

    这是自信,也是自负。

    话,点到为止。

    郝大通的目光又落在了八师巴的身上,开口问道:“只是不知道蒙古国师杀气冲冲驾临贫道这小小的华山,是所为何事?”

    “贫僧为了一人而来!”

    双手合十中,八师巴温柔的嗓音如微风一般的吹进每个人的耳中,不突兀,也不杀气沉沉。

    就如同一个得道高僧,在劝人向善一般的循循诱导。

    一人?

    太古子闻言不由的皱眉,没有出声。

    这人是谁?

    肯定不是自己。

    那么剩下的唯有那个人了。

    确切的说是那个人的后。

    幸好!

    幸好在多年前他已经拜托其他人,被他人收为了弟子,而他郝大通则是以狸猫换太子的手段重新换了一个用来作假。别人的托付终究是托付,接下来就得千金一诺,无论如何也得保证对方的安全。

    只是当初的举动,不过也就是两人知道。

    现在这蒙古国师哪怕是踏破华山,却也得不到他想要的结果。

    其实这番举动,对八师巴也有些疑惑。

    但是力图参破超脱生死之大藏**,更是精修西域掌功灭神掌以及精神上的法门——变天击地大法。

    刚刚的话语中,已经被八师巴隐隐带上了其中的精神。

    他这次率众隐藏着前来华山,便是因为在魔宗蒙赤行的嘴中得到了消息。

    那便是太古子郝大通隐居在华山。

    而且虽说不太明了为什么全真七子中唯独去追杀太古子郝大通,但是在一番对话中,八师巴了解了其中的一到信息。

    那便是为了一个人。

    确切的说是为了一个人的后人。

    即便是在蒙古三人中,位列第一人的魔宗蒙赤行,在提起那人却也有着深深的恐惧。

    要知道这还是双方从未有见面过。

    因为那是一个不死的仙。

    蒙赤行的恐惧,确切的说不是恐惧那个人,而是恐惧这个姓所代表的东西。

    最终八师巴还是了解到了其中的大概,那便是传闻魔门据说因为对方一家子差点被连根拔起,佛门同样如此。乃至天下都成了那人师徒后人一家的玩物。

    而仙飞升而去,却又会以无上之力回转的消息确是出自同时魔门的阴癸派。

    据闻,这个消息是由那个将天魔功修炼到了十八层完满的女子从那道门中的两个盗天机的人口中得来的结果。

    可以说魔门与佛门自此便在那个姓氏下战战兢兢,被压了数百年。

    甚至佛门中那静念禅院分裂出来的少林寺从此再也不插手天下纷争的事情了,彻底的分裂出去,得过且过。缘由无他,当初的那一战的印象太过深刻。

    数百年来。

    魔门,佛门一直活在那人的阴影下。

    原本,魔宗蒙赤行对这个魔门中传递而下来的消息是不太信的。但是在十六年前,襄阳之战上任大汗蒙哥之死却是让人不由震惊。尤其是那光天化日之下,人化作青烟升仙而去的动作,终于让蒙赤行回想到了那个恐怖的传说。

    再度回忆起那这数百年来,江湖中暗中的交锋,无论是魔还是佛,都能够感觉到有一只黑手在拨弄着局势,操控着他们的生死。

    在这之间,佛魔不是没有反抗过。

    反抗的那段时间正是五代十国时期,只可惜最终的结果却是两道高层再度差点被杀绝。

    自此,再度沉浮下来。

    无数的人都成了那门骇异功法的养料。

    而这次,蒙赤行便拜托让八师巴一行华山,擒住那人在这个世界的后人。

    因为若按照以前那种方式继续下去的话,搞不好会再度重现当初的惨景。一个公子,一个女帝,便让天下天翻地覆,搅动了多少的江湖风雨,死了多少的人。

    因为有一个女帝就足够了。

    若是在蹦出一个儿子来,谁知道这天下会再度发生什么变化。

    仅仅是听闻女帝一词,哪怕是八师巴也能够大概的理解当初的情景。

    虽说八师巴不理解那种痛楚,但是理解那种恐惧。

    再说,此次前去中原华山,八师巴个人也有着一种感觉,会遇见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

    “看来……”

    “你们是一直没有放弃啊!”

    迎着八师巴的眼神,太古子郝大通侧了侧头,说道:“贫道一直很疑惑,你们这般究竟是为了什么?”

    “一个弱小的孩童,理应不会对你们产生影响吧!”

    埋藏在心底的疑惑已经有了十多年,是什么样的仇恨会使得然坚持这么长时间的追杀寻踪?

    一个大汗的生死,只怕还不够。

    虽说郝大通是江湖人,但是他也知道官场权利之争的黑暗。

    “……”

    八师巴无言中。

    一边的厉工则是面带邪笑的看着面前场景,同是一言不发。

    这事情越发的有意思了。

    眼光闪烁中,厉工盯着这个西域大和尚,却是有着一种想要一把抓死的冲动。不过比较起来,大家彼此的来意却是相同,这一点让厉工觉得意外,却又在情理之中。

    魔相宗,可是一直都在为外族做事了。

    蒙古国师八师巴的沉默已经代表了意见。

    “若是贫道说不呢?”

    太古子有着自己的骨气,对外族是绝对不会低头的。

    “华山自此不存!”

    出尘的僧人说的话却是血淋淋,尽显无边杀意。

    就在这时。

    一道飘渺的声音回荡在了众人的耳畔。

    “出家人如此杀意凛然,可不是正途啊!”

    一句话消弭了八师巴的杀意,却也吸引人众人的注意。

    阳光中。

    一人一剑,长剑横背,背对着阳光,一步一步的走了上来,印入了众人的眼帘。

    因为阳光折射的缘故,来人携带一身闪亮的紫耀之色踏上了广场。

    恍若紫气东来。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