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03章 漫谈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这样的结果自然不能满意。

    不过岳缘倒是能够大概的推测出来结果。

    以赤练仙子的性子,她只怕不会留下孩子,而是自己与龙女还有两个徒弟跋山涉水的寻找自己的踪迹。而孩子,因为眼下环境的缘故,她带在身边只怕是太过危险。

    以蒙古人那禽兽一般的嗜血性子,其凶残绝对要比民国抗战时期的小日本更加的凶残。

    让别人带,做出这样的选择自然是可能的。

    而借以笑傲世界的经历与刚刚与杨过和尹志平的对话,岳缘便知道赤练仙子将孩子托付的对象只怕就是全真教,而且最主要的负责人应当是太古子郝大通。

    江湖中人重诺者极多,全真七子虽然在某些方面不讨人喜欢,但是他们在某些方面确实算的上是江湖人的表率,一诺千金不过如此。

    只是眼下全真教被灭,郝大通也不知道究竟藏在了哪里,一时之间无法得知。

    寻思着,岳缘琢磨着过段时间去趟华山,看看郝大通在那里没有。

    而眼下岳缘却只算的上是与杨过和尹志平两人匆匆一会。

    因为接下来的时间里,尹志平需要快马加鞭的赶回临安,他需要做其他的准备。这些年来,郭静夫妇能够凭借襄阳一座城池阻挡了蒙古大军这么多年来,除去了江湖人还要老百姓的帮忙,在皇宫的尹志平也提供了极大的帮助。

    只是尹志平因为练功的缘故,这些年来越发的像女人了。而且,隐隐的有一种龙女的样子,就如同穿上了嫁衣的小龙女。

    刚刚在准备进襄阳的时候遇到,便是因为杨过送尹志平出城的缘故。

    翻身上马。

    一身粉衣的尹志平在将长剑挂在了马侧后,一个男人展示出了女儿身才有的奇特英气,这才拱手道:“后会有期!”

    “两位保重!”

    “保重!”

    “保重!”

    岳缘与杨过也同样拱手回礼。

    说完,尹志平手中缰绳一抖,骏马嘶鸣声中,马蹄扬起,朝东边的方向而去。

    “十六年里,这一次是我与他的第三次见面!”

    望着尹志平离去的身影,看着那粉色衣裳在迎风飘舞,站在旁边的杨过突然开口说道。

    十六年?

    三次面?

    岳缘闻言眉头不由的一挑,显然这句话告诉自己两人的恩怨情仇只怕还是不会那么简单。只是有些东西时间长了,在国仇的面前,变得醇厚起来,就如同一杯苦酒。埋藏的越久,在最后出现的不是苦,而是一种芬香了。

    回想起刚刚双方碰面的突然一剑,岳缘知道自己只怕是成为两人和好如初的缘由之一。

    “曾经的过错,以这样大的代价偿还!”

    “从某方面来说,你我都不如他!”

    听着杨过的感叹,岳缘却也明白。眼下的尹志平已经是彻底的去了势,入宫做了宦官。那一身的粉色宫衣,虽然颜色不一样,但是款式岳缘却是认的明白,当初自己与莫愁入皇宫,便看到过这样的衣衫。这一份决心,可不是一般人江湖人能够下定的。要知道当初的尹志平虽然是受到了雌性激素的影响,加上修炼先天功错误,但是这不代表人家不能人道。

    想到这里,岳缘也不得不赞同的点头说道:“是的!你我都不如他!”

    道公子与杨过在某方面来说都是心性坚定之人,但从另外一方面说却又都不是。当初的杨过有着一见杨过误终生的形容,而眼下的道公子已经比这话更加的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

    杨过还好,而道公子……

    “对了!”

    “岳兄,这些年究竟去了哪里?”

    杨过不得不询问,当初可是在光天化日之下,看到岳缘于半空化为了飞灰,而眼下却是再度复生了……

    “哈!”

    “一言难尽!”

    一声笑,确实满含着苦涩与懊恼,抬起头望着那天边已经西斜的斜阳,岳缘喃喃道:“知道道家的百日飞行吗?我这个情况算是吧!又或者称呼破碎虚空也可以!”

    一言难尽!

    确实是一言难尽!

    有些事情,让人怎么去说?

    回过头,杨过上下打量着岳缘的那一头华发,还有那眉角的涩然,便知道道公子的日子只怕不是想象中的那样美好。

    既然一言难尽,那便不用明说,理解就可以。

    虽说当初两人之间隐隐的有些矛盾,在各自的心里都有些厌恶彼此,但是有句话说过,每个人最讨厌的其实便是自己。因为两人的身上有着太过相似的地方。

    “看这情形,襄阳最近才经过一场大战!”

    目光落在那明显有些斑驳的城墙,还有那隐隐的血腥味,岳缘与杨过两人并肩朝城里走去的时候,同时开口问道。

    “嗯!”

    “比起曾经的蒙哥来说,现在的忽必烈比其更难缠,也更心狠手辣。”

    “刚刚的这一场战争,已经是今年的第三次了,听闻大理那些地方已灭,现在的大宋已经是日薄西山!”

    杨过的性子与郭靖不同,他看出了现在的处境,南宋的危局越发的危险,尤其是在皇室与高层大部分人物还在镜花水月的时候,他便为郭靖夫妇这数十年来的行为感到不值,为尹志平入宫做宦官感到不值。

    “……”

    抬头。

    岳缘闻言没有说什么,有时候值不值得是一回事,但做不做是一回事。并不是所有的东西,都能用价值去比对的。

    就如同郭靖那般。

    郭靖虽憨厚,但是他人不傻。

    而杨过比起其父杨康来,更是一个天一个地。尤其是在郭靖这样的人的影响下,自从他成为郭靖的女婿后,杨过就已经可以称为真正的大侠了。

    就譬如刚刚行走在街道上,旁边的老百姓笑嘻嘻的礼貌招呼——神雕大侠。

    当今天下,在明面上能够称呼大侠的只有三人,在洪七公死后,便只有两个了。那便是郭靖与女婿杨过。其他的能够称侠,但是少了个大字。

    望着杨过不断的挥舞着右手与四周的人笑着打招呼样子,岳缘便知道刚才的话虽是事实,但也只是杨过的唠叨之语,仅此而已。

    “对了!”

    似乎想起了什么,岳缘突然扭头朝四周巡视了下,开口问道:“你的那只大雕呢?”

    “雕兄?!”

    笑着与他人打完招呼,收回右手,杨过侧着头望了岳缘一眼,这才说道:“雕兄已经陪伴我十几年了,在这些年大小战不计其数,它已经累了!我让它回去了!因为接下来的战争将会越发的庞大,雕兄在此,无疑会遭受到重点攻击,它不能出意外!”

    “岳兄,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说到这里,杨过的语气很是疑惑。

    “噢!”

    “没什么,只是杨兄弟的神雕大侠称号,此刻少了神雕,总觉得差了点什么!”

    脑海中闪过自己那丢给独孤凤的小雕,也不知道眼下究竟什么情况了,岳缘的嘴上却是如此说道。

    “哈!”

    摇头失笑,杨过倒也没说什么。

    走走停停。

    岳缘与杨过两人的再度见面,却是恍若老友一般。

    时间终究会消磨一切,却也会让某些东西越发的醇厚。

    或仇恨!

    或情爱!

    或恩怨!

    十六年的时间,对于杨过来说,那些只能成为过往,眼下他最大的精力与郭靖一般,还是在蒙古的上面。边谈边聊,两人之间的对话不多,双方的语气都显得有些低沉。

    两人一般无二的少了年轻时的年少轻狂。

    一个是年纪增长了许多,一个是经历了太多。

    “郭大侠和黄帮主,眼下可好?”

    说了些其他的东西后,岳缘终于问道了郭靖与黄蓉。

    “岳父和岳母两人都还不错!”

    “在蒙古未灭,他们是不会生病什么的!”

    说起这句话,杨过的语言有些像2玩笑之语,却也是最佳的形容。郭靖这一辈子在与蒙古死磕,而黄蓉则是陪着丈夫一辈子与蒙古死磕。

    也正因为如此,现在的黄蓉已经没有了年轻时候的可爱与俏皮,她全腹心思都放在了她的靖哥哥身上。

    可以说若不是黄蓉,以郭靖在为人上的太过耿直与正直,不仅会受到排挤,甚至只怕也会有杀伤之祸,就如同当初的岳武穆一般无二。作为妻子的黄蓉,变得有些心机,有些斤斤计较,特爱针对隐藏的危险。

    黄蓉之所以成为这样,也不让人意外了。

    若没有黄蓉在这方面的帮衬,只怕郭靖压根儿坚持不到这么长的时间,他不是死在蒙古人的手里,就是死在自己人手里。

    而其中有着最大的感受的便是杨过了。

    就在岳缘沉思失神的时候,杨过则是转身在旁边一处贩卖梨子的地方开始买水果来,同时一阵娇滴滴的笑声响起。

    压根儿没有感觉到杀意与恶意的岳缘只觉得自己的腿上似乎碰见了什么东西,啪的一声响,顿时低头望去。

    目光所及处,是一个不过六七岁上下的小丫头。

    小丫头一身喜庆的大红色衣衫,如一团毛茸茸的火球,可爱至极。

    只不过好像是因为太过顽皮了些,也不知道在哪里沾染了不少的锅灰,小脸上黑一块白一块的。

    刚刚撞在岳缘的腿上,让小丫头一个屁股蹲儿的坐在了石板上面。

    此刻小丫头正抬着头,用黑亮的眸子瞅着岳缘的那一头奇怪的白发。

    两人一大一小正彼此对视着。

    半晌。

    小丫头小手抓着岳缘的衣摆从地板上爬了起来,顿时岳缘的道袍上留下了两个黑漆漆的小巴掌。

    随后,小丫头咧嘴一笑,露出了一口已经缺了门牙漏风的小嘴,满脸高兴的叫道:“爹爹!”

    一声爹爹让岳缘不由的悚然而惊,这小丫头该不会是叫的是自己吧?

    这个念头刚升起,便听身后杨过那很是慈祥爱怜的声音回荡在自己的耳边:“乖!你怎么又跑出来呢?姑姑没有陪你?”

    “姑姑不见了!”

    “我是替爷爷奶奶娘亲还有舅爷叫爹爹回家吃饭的!”

    小丫头脆脆的声音在耳边飘荡,不用回头便能够感受到小丫头那兴奋的表情。

    回过头。

    岳缘望着将那小丫头抱了起来的杨过,目露疑惑。

    似乎察觉到了岳缘的迷惑,杨过这才笑着说道:“岳兄,这是我与芙儿的女儿!乖,告诉这位叔叔你的名字!”

    听到自己父亲的吩咐,小丫头很是听话认真的盯着岳缘,吸了吸鼻子,用袖子擦了下鼻子,这才张开了那缺了门牙的小嘴,用一种脆生生的口吻很是认真的自我介绍道:“叔叔好!人家叫杨念昔哩!”

    “!!!”

    刹那间!

    岳缘的眼睛瞪得比老大,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的小丫头。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