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227章 天下第一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秦王登基。

    虽然没有大张旗鼓的灭佛,但是内里外面都在针对佛门却是不出的事实。

    普通的寺庙倒还简单,只不过是许多的僧人被迫还俗,还有规定不是任何人都能够剃度的,剃度需要官府知晓。作为这一点,寇仲如此做也是没有办法。

    中原大地陷入战乱时间不短,再加上当初杨广三征高句丽死了不少人,眼下全国上下的人口剧减。

    眼下情况,寇仲无法暂时向门阀世家动手,但是对佛门却是没有丝毫的顾忌。

    寺庙中,有多少和尚尼姑是因为战乱逃避剃度的?

    比起来,道门则是没有这样。

    因为道门一旦这样伸手,搞不好又是汉末当初的情景。

    佛门门派中,慈航静斋与静念禅院便是最主要的打击对象,帝踏峰被破,一山峰的尼姑被抓了绝大部分,有着小部分的人逃脱了,但是寇仲仍然没有忘了追捕。

    甚至,为此他的干姐姐卫贞贞亦出手了。专门以针对慈航静斋。

    比起女人来,男人的情况就要好对付的多。

    未等这边的人动手,静念禅院已经出现了分裂,一部分人死扛不退,除去了逃离的和尚,便被高手剿灭,而另外一部分的和尚则是南下,创立了一个名叫少林寺的小寺庙。

    不烧香,不传教。

    教义极大的进行了修改。再加上这群人中有着当初营救秦王的十三大棍僧,使得寇仲只能压下心思,暂时不去理会。毕竟,成为皇帝金口玉言,哪怕是当初做戏的话,也不能随意更改。

    尤其是当对方还没有闹事,更是夹着尾巴做和尚的时候。

    所以这样的事情,只能暂时压下。而且眼下对寇仲来说,最重要的还是突厥的问题。另外便是寇仲对商人的态度了。一直以来就不算很好,尤其是曾经背叛过邪王投靠在道公子门下的魔门天莲宗,更是如此。一直以来,寇仲都有着防备与警惕。

    天下间发生的事情。轰传天下。

    局势与事情的变换,使得无数人的目瞪口呆。

    独孤阀在这次的事情中,战战兢兢,极为低调。宋阀则是大批的人马从南北上,以作防备。

    西域。

    中原的事情一天三变,在新皇帝于泰山封禅后所做的一举一动,已经证明了邪王石之轩的猜测。

    立于屋顶。

    父女两人迎风而立,石青璇的怀中则是抱着女儿明空。

    祖孙三人就那么的呆在那里。

    “……”

    石青璇没有说话,但是她是什么样的大概心情,石之轩却是能够猜的出来。当由人传来的隐秘情报。据说帝踏峰被破后,石青璇便将自己关在房间足足有两天的时间。

    “这段时间或许还没事儿!”

    “但一旦到了与突厥的战争结束,那么传教就必须隐秘了!”

    “明空是教主!”

    “明教是为她准备的!”

    对比起来,石之轩倒觉得道公子比自己更加的无情,当然真实情况是如何。石青璇不说,他只能在心里猜测。不过,有一个感觉,那便是孙女明空应该不会出现任何的危险。

    缘由无他,石青璇的手上有着信物——金银铃铛。

    有着这个东西,便是手中最大的筹码。

    但也因为这个铃铛,让石之轩也颇为说不清道公子岳缘的态度了。

    热风袭过。

    衣袂飘飞中。石青璇的目光眺望了东北方向,那里是帝踏峰的方向。

    时间渐转。

    很快又一年过去。

    因为刚刚统一,手上力量没有完全整合,使得寇仲在面临突厥的时候吃了一个大亏,被弄的灰头土脸的。最终,好不容易回到了长安的寇仲。就已经在心里发誓要将突厥给弄死。

    就在寇仲野心勃勃的想要复仇的时候,华山纯阳,却是再度迎来了一件盛事。

    除去寇仲因为有事,还有没有彻底稳固的状况下无法抽身来华山,也是为了避嫌外。其他的许多人都来到了华山纯阳。

    据闻,在这一天,闭关两年多的道公子将正式出关。

    要在华山剑论天下。

    论天下第一。

    这一天的纯阳,十分的热闹。

    甚至为了防止出现大的纰漏,在年前岳缘就拜托鲁妙子以寇仲原本的模样做了一张人皮面具,让人带上以扮演与徐子陵一同出席。显然,岳缘是在为后面做准备。

    一切的一切,对于他来说,已经准备的差不多完好了。

    房间。

    “还是没有找到吗?”

    一身金色道袍的道公子岳缘在卫贞贞的帮助下,重新束拢头上的一头白发,同时对站在旁边的徐子陵开口问道。

    “师傅!”

    “对不起!”

    徐子陵听到这里,脸上也流露出了无奈与惭愧。寻找小师弟或小师妹的事情,哪怕是他与寇仲帮忙,可是仍然寻不到对方的踪迹。不过想想也是,慈航静斋眼下被弄的这个样子,几乎彻底的毁灭,也不难想象。

    再说以师妃暄那样的高傲的人,只怕是不那么容易出来的。

    显而易见,她是在躲着岳缘。

    真心不知道师傅与师仙子两人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故事,连孩子都有了。关于这点,徐子陵与在当皇帝的寇仲两人有事咩事的时候就会在有机会的时候都会探讨一番。

    八卦心思,在某些时候任何人都存在。尤其是人还没有到成仙成佛的时候。

    “哎!”

    “没事!”

    摇头叹了一声,岳缘的目光落在了正在忙活着的卫贞贞的身上,扭过头对正在自己身后帮忙西哲腰带的白清儿,说道:“看来贞贞的话已经成为现实了!”

    “只是她没有什么,是在与我赌气!”

    身后的白清儿闻言一笑,娇艳的面容上满是笑意,说道:“当时公子应该在打败了师妃暄后,应该将她就地惩罚的!”

    “哈!”

    摇头一笑,岳缘苦笑道:“当时那种情况……鞭长莫及啊!”

    这一句话卫贞贞和徐子陵倒是没有什么反应。倒是白清儿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的一下面色通红,玉手握成拳头轻轻的在岳缘的肩膀上敲了下。她,第一次见成语还可以这么用。

    “对了!”

    “秀珣呢?”

    似乎想起了什么。转身观看,却没有见到商秀珣,岳缘不由问道:“她该不会去了厨房吧?!”语气虽是疑惑,但是里面的含义却是肯定的。

    就在这时。

    房门突兀的被推开了。

    一身蓝白道袍的单腕晶猛地从外面钻进来一个头,笑嘻嘻的对着徐子陵招呼道:“子陵!子陵!快出来,外面有很多有意思的东西哦!”

    “……”

    徐子陵顿时眉头就是一阵乱跳,整个人有一种想要跑人的冲动。

    房内。

    卫贞贞与白清儿见状都不由的轻笑开来。

    “去吧!”

    “也快要开始了,这里不用你了!”

    岳缘也是不由的一笑,在当初他对单腕晶的那股子劲就有些无奈,幸好眼下不是针对自己。那就没事了。比起徐子陵来,他面对的事情却是更大,这样的小事不值一提。

    在众人的笑闹中,徐子陵也是面带红晕的走了出去,一把拉过调皮的单腕晶离开了。

    一刻钟过后。

    “走吧!”

    “开始了!”

    房门推开。阳光中,一身金耀的纯阳掌教道公子走向了太极广场。

    山上,隐秘处。

    眼下道门为国教,颇为势大,其中尤以纯阳为甚。

    天下江湖中谁人不给面子?

    哪怕是魔门中的安隆,这一刻也是在邀请中规规矩矩的上山,没有任何的动作。独孤阀的尤楚红、独孤凤也带着小雕来了这里。甚至连那名闻天下的尚大家都在此。甚至憔悴的侯希白也来到了这里。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会以正道途径上山。

    譬如阴癸派的现任掌门婠婠,在当初上山后经由岳缘的影响下,她的天魔功竟然莫名其妙的踏入了第十八层的境界。眼下,她便是悄悄来到这里,因为她对有些女人很是羡慕。但因为门派重任,却不能太过张扬,毕竟到现在她师傅祝玉妍还没有找到。

    除了婠婠外,还有一个女人同样隐藏在这里面。

    那便是石青璇。

    华山。

    这还是她石青璇第一次来了。

    所谓的论剑并不是真正的比试,而是道公子施展那绝顶的剑法。以对天下江湖人的震撼。当然,在岳缘的心中并不是如此,他是要借此向天下人说明——她们即将降临。

    要彻彻底底的神话这一切。

    在无数人的目光下,道公子轻身飞向了两仪门顶端,施展了真真正正的彻底实力爆发下的天外飞仙。

    白云荡荡。

    轻风絮落。

    华发飞扬中,这彻底全力爆发的天外飞仙让华山上下所有人震惊无比。

    空气如水纹一般的波动起来,那天际的白云更是似乎受到了什么牵扯,生生的给拉了下来,弥漫在了整个纯阳上下,太极广场更是似乎陷入了仙境。

    面对如此情景,所有人都痴迷了。

    随即白云幻化,那云雾朦胧中,仙女出现了。

    一身蓝白道袍,持拂尘,背负长剑的绝美道姑;一身白衣如雪,清冷如仙的仙女;一身红衣飘飞,手持日月扇,头戴冠冕的霸气女子;一身僧衣长衫,双手合十的小小女菩萨;一身银饰叮当作响的异族女子;腿脚微瘸。一脸倔强的少女……除此之外,在这里竟然还有其他的仙女,只是对方身形有些模糊,完全看不清楚。

    但是这前面的人,却是在所有人面前栩栩如生,就好像是真的一般。

    在这其中,婠婠、石青璇、商秀珣、独孤凤、卫贞贞等女人确是面色一变,隐隐中她们看到有些人那特异的警惕与杀气。

    就拿此时此刻站在了婠婠面前的红衣女子,两人就那么面对面的站着,各自笑着不出声。

    而在石青璇的面前。则是看到了一身道袍的绝美道姑。

    所有人都对这一招不是人间的剑法震惊了。

    然而——

    事情却是再度出乎了岳缘的意料。

    这个……

    不对啊!

    人多了!

    额头汗水直流,招式使用出后,岳缘发现问题并不是那么简单,或许是自己只怕没有考虑完整。他想要将借此一招。将人拉过来,却是在这个时候诡异的发现了事情的变化。

    在外人的眼中,众仙女身形幻化,却是突兀的出现在了岳缘的身边,随后仙女拱身,就那么生生的拉着道公子消失在了茫茫云海。

    唯有数女在这个时候没有震惊,每个人的脸色都极为诡异。在刚刚,她们听到了那些由云朵幻化出来的女子的声音,她们说话了。每个人的神情说不出是愤怒还是什么。

    那句话,只有五个字。

    那便是‘我们在等你’。

    至此。

    其他人震惊。

    这是——破碎虚空!

    自此。天下间承认破碎的道公子乃是天下第一,纯阳声势更上一层楼。

    ……

    三年后。

    “这画不行,重新换一张!”

    飞马牧场,商秀珣愤怒不已,在这几年里。每到这一天她都会愤怒不已。好好的未来道侣,竟然被那一剑招来的‘仙女’给抢走了,这如何不怒?

    破碎虚空?

    那种情况绝对不是!

    思来想去,商秀珣终于找到了一个好办法。

    在她的面前端坐的正是侯希白,而侯希白已经画好了一幅画,那上面正是道公子持剑的模样,在他的身边白云飘飘。仙女环伺。

    眼下的商秀珣正是对侯希白的这幅画极为不满,她不满的是那画上的仙女,指着那上面的女子说道:“再画一幅,这白云可在,但上面的女人一个都不要!”

    “……”

    侯希白闻言不由苦笑,可是愤怒中的女人惹不起。于是抬笔只能再度画上一幅,同样也将道公子的月缺剑画了下来。

    在画好后,商秀珣便将这幅画让人重新临摹,挂在了她名下的客栈里。

    为了寻找道公子的踪迹,最后商秀珣将客栈更名——悦来客栈。

    无论天下间有谁找到人或者是剑。都大大有赏。

    时间为永久有效。

    而在这个时候。

    巴蜀。

    一处雄伟的山间。

    一群身旁白衣持刀的人正在保护一个娇小的女孩儿在那里看着前面的景色。

    “嗯!”

    铃铛声响中,小女孩儿一身小锦衣,一副小大人的模样望着眼前,脆脆的说道:“在将来,我定要在这里建立一座大大的佛像,让它看着那一直不出现的爹爹!”

    “是!”

    “教主!”

    四周的其他人则是一同单膝跪地,躬迎教主法旨。

    而就在这时,情势立变。

    一名赤足女子从林间飞出,以极为恐怖的身手转眼间便将这些身手绣着圣火的白衣弟子杀了个干干净净,四溅飞出的鲜血更是滴滴的落在了小女孩儿的脸上。

    面对如此情景,小女孩儿丝毫不显害怕。

    她只是安静的看着自己的下属被面前的绝顶高手杀了个一干二净,不哭不闹也不笑。

    “哈!”

    婠婠轻轻一笑,为了寻找最佳的传人,她踏遍了千山万水,最后终于在巴蜀的时候遇见了一个让她很是满意的女孩儿。这个女孩儿便是面前的小女孩儿,她模样可爱娇美,年纪小小已经有了绝顶美人的胚子。

    不仅如此,小女孩儿那扎着的包子头,在两边的‘包子’上各系着一个铃铛,左金右银。而且这铃铛的样式,她有一种熟悉的味道。

    当初的道公子破碎虚空事件,在旁人眼中那是飞升,在她的眼中却也不是。她也想要弄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而眼下,她终于寻到了机会。

    “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笑声中,婠婠妖媚的笑容回荡在林间,问道。

    昂头。

    铃铛脆响中,小女孩儿清脆的嗓音在风中飘荡。

    “明空!”

    “我叫,武明空!”

    时空轮转。

    四川。

    乐山。

    一身金色道破的道公子,迎着凉风吹袭,那白发飘飞中,他却是立在一座佛像下面,正抬头呆呆的看着面前的这座巨大的佛像。

    佛像俯视。

    公子仰视。

    半晌。

    似乎是讨厌这佛像的目光,岳缘身形窜动,人以极为恐怖的轻身功法上了大佛的头顶,随后盘腿坐了下来,侧着头然后用一种奇怪的目光眺望着远方。

    那里。

    青山绵绵。

    ——————————大唐篇,完结。

    ps:

    大唐篇至此结束,有些东西不会写出来,需要大家想象推断(玩基三又看本书的童鞋是最容易的),另外还有一些东西会在后面的章节里展现。

    晚上将开始新篇章。

    这些女女的故事并没有结束,只是开始,就像开始的赤练仙子她们一样。RO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